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384.第384章 384 心有灵犀

    “其实站在家里窗台前,看着外面的景色,也很美好。”查理兹靠在窗台边上,让心中对雨果描绘景色的向往平复下来,“太阳刚刚爬到了图书馆大楼的顶端,门口只有小半部分可以看到阳光,昨天晚上下了一场小雨,门口那棵松树现在还湿漉漉的,晶莹的水珠在暖暖的阳光里很是明显。恩斯特正在楼下的垃圾桶旁边絮絮叨叨、骂骂咧咧的,我觉得应该是亚历克斯昨晚丢的垃圾没有进入垃圾桶里的原因。”

    说到这里,查理兹低低地窃笑起来,雨果站在原地,脑海里很轻易就描绘起家门口的景象,栩栩如生的景象就彷佛在他眼前上演一般。

    “隔壁那栋楼的那只流浪猫就坐在巷子的转角处晒太阳,我觉得对面三楼的费恩太太肯定又主动给它喂食了,因为它看起来很是满足的样子。”查理兹的视线顺着下坡路一路往下看着,现在还是一天刚刚开始的时刻,整个街道都在逐渐苏醒过来,有一种悄悄打破静谧的喧闹,热闹却不嘈杂,“哦!大卫-查尔斯先生正在卸货,他旁边可真多蔬菜,我看到了一大筐西红柿,颜色真漂亮。旁边那条小道上,那个总是穿着超级短运动裤的男人又在跑步了,他今天穿了一件紧身背心,上帝……嘿,雨果,上次我们看到那个穿着红色晚礼服遛狗的女人又出现了。”

    “什么?她今天还是穿着那套晚礼服吗?”雨果眉毛微微一挑,顿时就来兴趣了。

    “是的,还是那套红色晚礼服,今天换了一定黑色的大圆顶礼貌,还有黑色的长手套,完全就是奥黛丽-赫本在‘蒂凡尼的早餐(Breakfast。Tiffany’s)’风格。”查理兹踮起了脚尖,试图拉近一下自己和下面日落广场之间的距离,兴致勃勃地说到,但随即查理兹的声音就充满了失望,“噢……她的狗不是那只拉布拉多了,今天居然是一只贵宾,你说,那只拉布拉多是不是去世了?”

    “我们一共就看到她三次,三次都是不同的狗,谁知道呢。”雨果也是一脸的不确定,低沉地说到。

    发现那位女士是一次早晨的意外,主要是身着晚礼服盛装出来遛狗,这实在是太稀奇了,轻而易举就吸引了雨果和查理兹的注意,他们两个人都猜测着这位女士选择如此盛装遛狗的原因,大概是因为这位女士现在身边已经没有任何家人了,她唯一的伙伴就是自己的宠物狗,所以隔三差五,她就会选择早晨出来遛狗,盛装打扮,就好像是参加一场盛大的派对一般,享受着行人的目光。

    那位女士的姿态和步伐都是如此优雅,从来不顾忌行人诧异的目光,只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迈着稳健的步伐,从日落广场前方缓缓经过。

    “路口那间咖啡店生意还是那么好,真是不可思议,不是吗?”查理兹把视线从红衣女士身上挪了开来,转到了日落广场边上的那间咖啡屋门前,准备上班的人们都选择在那里购买三明治、面包和咖啡,所以总是门庭若市。

    雨果哈哈大笑起来,“那家喝起来像猴子尿的咖啡店?那真是太可怕了,我强烈怀疑他们是怎么把那咖啡喝进肚子里的。”

    雨果就这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因为担心稍微移动一下步伐就会失去信号。倾听着查理兹描绘着家门口的景象,明明他现在离家里有几百英里,却彷佛他和查理兹两个人就站在客厅窗台前,喝着咖啡聊着陌生人的八卦一般。雨果感受不到自己微微发麻的双脚,就只是这样站立着,周围的黄沙漫天在视线里徐徐淡出,空间上的距离因为心理上的零距离而变得微不足道。

    “你今天学院的课是下午的吧?”雨果对查理兹的表演课都十分了解,其实很多时候,他和亚历克斯都是在向查理兹学习一些表演基础的,特别对于雨果来说,虽然他没有系统去学习表演专业,但能够多了解一些学院派的演技课程,这对于雨果来说是受益匪浅的。

    “对,下午两点。”查理兹点了点头,“你呢,今天和明天在盐湖城,之后呢?有计划吗?”

    “不知道,我们打算在盐湖城待几天也都没有计划呢。”雨果呵呵地笑了起来,“盐湖城是在犹他州(Utah)对吧,周围也不知道有什么值得去看看的城市。”

    “你可以去科罗拉多州(Colorado)的丹佛(Denver)啊,要不然就是怀俄明州,如果往俄勒冈州或者华盛顿州(Washington)走的话,就要绕一个大圈子了。”查理兹的整个地理位置感显然就比雨果要出色太多了,说起来是一套一套的。

    “呃……”雨果无言以对,查理兹说了那么多,雨果都知道这些地方,但却对于它们的方位没有任何概念,这东南西北的问题实在太过错综复杂。

    查理兹不由翻了一个白眼,“你还是问尼尔他们吧,反正这个方向性问题他们也不会让你做决定的。”

    “嘿,没有方向感不是我的错!”雨果郁闷地说到,有些东西真的是天赋问题,即使是用百分百的汗水也很难弥补。

    在电话这头,查理兹甚至可以清晰描绘出雨果脑袋里一团毛线的模样,不由呵呵笑了起来,笑过之后,查理兹却没有听到雨果的任何回应,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按道理来说,雨果对于路痴这种玩笑根本就不会介意的,怎么突然就没有声音了,“雨果?”难道是没有信号了,“听得到吗?”

    “是,是!我就站在原地没有动,听得到。”雨果连声说到,但声音里确实是没有了刚才的兴奋。

    查理兹一头雾水,但静下心仔细想想之后,查理兹就明白了过来。怀俄明州,这是夏延的所在,也就是雨果的故乡,换而言之,也就是雨果父亲亚当现在所处的地方。雨果之前就考虑过,到底要不要回去之间和亚当面对面交谈一次,但始终没有下定决心。这一次,雨果距离怀俄明州就只有几百英里而已,所以雨果再次犹豫了。

    “如果你想去的话,就去吧。你知道,你躲不过的,明天去还是一个月后去,都是一样的,差别就在于,一个月后再去的话,你必须承受这一个月时间的煎熬。”查理兹突如其来地说到,虽然她没有提到任何关于怀俄明州或者亚当-兰开斯特的事,但电话听筒里却无比清晰地传出雨果那轻轻的叹息声,查理兹知道,她猜对了。

    “是,你说得对。”雨果其实就是在犹豫,他到底要不要亲自到怀俄明州去看望他父亲。这对于雨果来说,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因为这是他穿越过来之后第一次亲自面对兰开斯特的家人,这让雨果有种恐惧,他不知道自己会有什么反应。

    是强烈排斥,排斥亚当以自己父亲的形象出现;是激烈反应,兰开斯特残留在自己灵魂里的意识开始挣扎;还是不知所措,面对亚当之后根本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虽然雨果现在已经完全适应了兰开斯特的身份,但面对亲情的时候,感觉总是不一样的。

    不过查理兹说得对,如果雨果决定要和家庭化解矛盾,那么面对亚当只是迟早的事,他的犹豫没有任何帮助。“只是,我真的太久没有回去蓝切斯(Ranchettes)了,不知道是否还记得回去的路。”

    虽然说亚当是在夏延市这个大范围区域里,但实际上雨果的家乡应该是在蓝切斯,这是位于夏延东南部拉勒米县(Laramie。County)下面的一个小镇,行政管辖隶属于夏延。这是一个十分迷你的小镇子,四十九平方英里(一百二十六平方千米)的大小,仅仅只居住了不到四千人,而且镇子上的人口已经有近十年时间没有剧烈的变化了。

    可以说,这就是偏于一隅的安静小镇,甚至在地图上都找不到它的存在。

    “当你踏上那段旅途时,你就会记得的。”查理兹微笑地说到,“那是永远都不会忘记的记忆。”回家的路,永远都不会忘记,她也是如此,虽然她现在根本就不想记起来。想到这里,查理兹的笑容就僵硬在了嘴角,然后在阳光之中徐徐消散了下来。

    雨果似乎也察觉到了查理兹低落下来的情绪,开口说到,“你又想起你父亲了?抱歉。”雨果记得查理兹告诉他,她父亲是车祸去世的。

    查理兹长长吐出一口气,“没有。”她简单利落地说到,却是让雨果愣了愣,“我想起我妈妈了,她昨天还问我是不是要给我打钱呢,她发现我已经有段时间没有向她求救了,还以为我做了什么不好的事呢。”

    雨果被查理兹那带着调侃的语气逗笑了,虽然他感觉到了查理兹转移话题的意图,但他也没有戳破查理兹的想法,而是顺着话题说到,“你最好祈祷你妈妈永远不要知道亚历克斯个男生。”亚历克斯这个名字在美国也有很多女生会使用,所以查理兹都是这样欺骗她妈妈的。

    查理兹皱起了鼻头,“哼哼,放心,我才没有那么笨。”

    “哦,妈妈,刚才接电话的那个是过来家里修暖气的工人,我正在厨房里,不得已拜托他接电话的。妈妈,真的,我是说真的!”雨果捏起了嗓音,学着查理兹的声音着急地说到,这是上次亚历克斯误接了查理兹妈妈的电话之后,查理兹慌忙之间漏洞百出的补救手段,只要想起当时查理兹跳脚的模样,雨果就笑得不可遏制,可惜笑得太开心,结果乐极生悲,重心一下没有站稳,往后退了一步,然后咯噔一下:电话断了。

    这坑爹的信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