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345.第345章 345 知音难寻

    如果要讨论古典钢琴技巧,雨果估计会站在原地目瞪口呆,挤牙膏一般半天也挤不出个所以然来,他不是科班出身,对技术的了解自然没有那么专业;但是对于一名出色的乐队键盘手,雨果却有自己的理解。

    键盘手的技术很庞杂,单纯来说需要快、准、顺等等,在整个键盘演奏过程中,如同源源不绝的波涛一般在键盘上演奏出一阕狂想曲,不仅需要快速,而且需要准确和细腻,更需要流畅。但真正考验键盘手的,其实还是乐感,不仅仅是节奏,更多是对音乐的理解。

    这一点对于所有乐器演奏来说都是一样的。

    同样一首歌,同样的技术特征,为什么在不同人的演奏之下可以一分高下?这就是乐感。任何一次演奏所反映的,是演奏者的内心,他在心底对音乐作何理解、有何感想、情感是否产生共鸣、又是否能够打动观众,这才是真正的高下差异,同时也是乐队现场演奏的精华所在。

    观看乐队的演唱会,同样乐队同样歌曲,在不同场次演唱会却可以产生不同效果、引起不同反响,这就是乐队的魅力。

    其实单纯说基本功,雨果、尼尔、佩德罗,都是十分扎实的,他们的基本功都是扎扎实实地经过时间累积、无数次练习锤炼出来的,这都没有任何问题。眼前的阿方索也是如此。

    阿方索在演奏梦剧院乐队这首经典的“拖我下去”时,虽然雨果可以听出技术上的几个纰漏,但是阿方索对整首歌的理解,将个人情绪淋漓尽致地在整首歌里发挥了出来,那种浑然忘我的投入却将所有瑕疵都掩盖出了,绽放出让人目眩神迷的光芒。

    阿方索的演奏风格和他热情洋溢的个性十分相似,奔放豪迈,情绪音符如同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旋律之中的每一缕变化都印刻在了他的脑海里,出神入化的技巧让雨果想起了巅峰时期的乔丹-鲁达斯。阿方索之所以会出现技术漏洞,一方面是因为紧张,一方面则是因为生疏,雨果不会忘记,在此之前,阿方索已经有三年时间没有系统训练了。而今天阿方索在他们面前勇猛地挑战了“拖我下去”这首歌,也显示出了强大的信心。

    雨果不得不佩服阿方索的天赋,只有真正在地下摇滚圈子里打滚多年的人才会知道,这个圈子里埋没了多少天才,无数天赋惊人的音乐人都不为人所知,原因有很多,也许是因为没有得到机会,也许是不屑于站在公众面前,也许是沉迷于酒精或者毒。品而过早堕落,也许是因为现实压垮了梦想的脊梁……但不可否认的是,摇滚圈子里从来就不缺乏天才,缺少的只是展示他们的平台。

    所以每年世界各地的摇滚音乐节总是让真正的音乐爱好者趋之若鹜,因为那才是摇滚圣地,不受流行音乐的影响,不受市场走向的侵蚀,只是单纯为了心中挚爱的音乐。

    可惜的是,再出色的天赋也抵不过时间的冲刷,演奏到歌曲最后四分之一时,阿方索明显有些跟不上了,出错的几率大大增加,整个人的气势更是一落千丈,梦剧院乐队的技术风格印记明显褪色,变得苍白起来。

    尽管如此,阿方索还是没有放弃,他咬紧着牙齿,坚持到底,将整首歌演奏了完毕。当最后一个乐符画上句点时,阿方索闭上了眼睛,站在原地大口喘气着。“拖我下去”这首歌的键盘有多么高难度,听者皆知。

    佩德罗转头惊讶地看向了雨果,用嘴型说到,“真是一个疯狂的伙计!”显然刚才阿方索的表现说服了佩德罗,而他的个性一贯如此,真心喜爱着音乐,不管之前个人感官如何,只要有真材实料,他就愿意表示出自己的钦佩。所以,佩德罗才不管阿方索是不是什么汽车销售员,有实力就值得称赞!

    尼尔倒是没有佩德罗反应那么直接,他对音乐的理解会更加深刻一些,对技术的了解显然也更加丰富一些,他可以听得出来阿方索刚才演奏之中的漏洞,同时也可以看得到阿方索演奏完一首歌之后筋疲力尽的状态,所以他没有说话,而是站在原地细细地思考着。

    阿方索平复了一下内心翻涌的情绪,睁开眼睛看向了雨果,“所以,我完工了,你们觉得如何?”阿方索对于自己的失误自然是再了解不过了,三年时间的空白,仅仅是不到一周时间的练习,显然很难弥补,但阿方索却一点都没有遗憾。因为只有真正全身心投入表演之后,阿方索才知道,自己是多么想念这种感觉,那种深入骨髓的喜悦,让他觉得就好像在云端漫步一般。

    倾听优秀的音乐,任何时候都是一种享受,“梦剧院乐队,出色的选择。”雨果脸上也勾勒着开怀的笑容,可以看得出来他真的很喜欢。

    “你知道这支乐队?”阿方索显得很是意外,梦剧院乐队虽然说在去年取得了突破,但依旧是不被瞩目的独立小众乐队,特别是他们在乐队配置了键盘手,这与目前的主流摇滚格格不入,所以始终没有能够真正意义上的广为人知。

    “当然,我也是希望在乐队里设立键盘手的人,我怎么可能不知道。”雨果理所当然地说到,“不过我最喜欢的不是刚才那首歌,而是‘学着生活(Learning。To。Live)’,还有‘大都会(Metropolis。Pt。1-The。Miracle。And。The。Sleeper)’,经典中的经典。当然,他们整张专辑都出色的不像话。”如果要细数“想象和词汇”这张专辑的经典曲目,估计每一首都可以拿出来讨论许久,所以雨果只是按照个人喜好说了两首罢了。

    “确实!”阿方索没有过多解释,只是用了一个加重语气的词汇表达了自己内心的喜悦,能够碰到一个有相同爱好的音乐知音,可不是一件那么容易的事,“只是那两首歌吉他的风头都盖过了键盘,这可不是我所追求的。其实,我最喜欢的是‘玻璃月之下(Under。A。Glass。Moon)’……”

    然后雨果和阿方索就异口同声地说到,“那段单人演奏!”说完之后,两个人都露出了相似的笑容。

    “玻璃月之下”里副歌部分的吉他独奏经典得无以复加,堪称是摇滚音乐历史前百名的单人演奏。其实这也是梦剧院乐队受到当今主流影响的符号之一,高超的技术和繁杂的编曲让人眼花缭乱,这与二十一世纪编曲普遍简单、格式化的风潮截然不同,如果说二十一世纪流行音乐已经成为了流水线上的产物,那么九十年代处于黄金年代的音乐市场绝对是经典佳作层出不穷。

    虽然阿方索只是和雨果简单聊了几句,但两个人却意外产生了共鸣,这让阿方索顿时就兴奋了起来,佩德罗站在旁边却有些心痒难耐了,插话说到,“被你们这样一说,我都觉得没有听过这支乐队的歌,是一个巨大遗憾了。雨果,你家里有他们的卡带吗?”

    “当然,在我的书架上,我可不愿意错过这样的经典。”雨果笑着说到,这也是来到九十年代之后的另外一个福利,当年喜欢的音乐现在都可以找到黑胶碟或者卡带,雨果都纷纷会买下来收藏,这可是进入二十一世纪之后很难办到的事。

    雨果回过头来,看着尼尔那兴趣盎然的神情,也知道他和阿方索聊天聊得有些兴奋了,连忙说到,“我们看过你的表演了,那现在轮到我们了,所以,你有什么想法?”

    阿方索想了想,“我听乔说过,你会创作?而且你自己也提过,你们对于乐队有自己的构想,你们就是想要制作自己喜欢的音乐,所以想要寻找一群志同道合的伙伴,真心实意地做音乐。所以,我能不能看看你制作的音乐?”

    如果让阿方索一一去看雨果、尼尔、佩德罗表演,而不是作为一个乐队整体进行表演,这就显得有些割裂了,所以阿方索考虑了一番,还是把注意力放在了乐队整体上。一支乐队要取得成功,其实技术都是基础而已,真正能够将乐队融合在一起形成一个整体的还是乐队的音乐构想。

    对于阿方索的要求,算是意料之外但又意料之中的情况,雨果转头和尼尔互相看了看,其实平时他们两个人都有一些创作,不过尼尔还是正在学习过程中,他对于雨果的创作也是绝对佩服的,所以尼尔点了点下巴,示意让雨果做决定。

    雨果转过头来自己琢磨了一下,其实他过去的创作倒是不少,不过却没有固定的一个风格,他基本上是天马行空得将所有思绪都转化成为音符,有“晒伤(Sunburn)”这样的民谣,也有“锂(Lithium)”这样的垃圾摇滚,不过既然现在是把乐队作为一个整体来考虑,那么选择能够发挥乐队整体实力的音乐显然是更加明智的。

    雨果决定好之后,转头看向了尼尔,“可以帮忙打铃鼓吗?我想演唱‘不要为往事而懊恼(Don’t。Look。Back。In。Anger)’。”

    “优秀的选择!”尼尔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在这样的场合选择这样一首歌,确实是值得回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