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332.第332章 332 平等交谈

    “你怎么敢!”史蒂文顿时就暴怒了,他为了这个剧本付出了无数心血,绝对是前所未有的,而雨果这样一个小小的演员居然敢质疑自己的专业和专注,这简直是让史蒂文失去了理智,“你不知道我内心的煎熬,你不知道我所承受的痛苦,你不知道我为这部戏付出的精力,你不知道那些真实画面对我的冲击,你不知道那段历史对我的意义……你算什么,你有什么资格站在那里对我冷嘲热讽,你又有什么资格站在我面前和我说话?”

    雨果举起了自己的双手,做投降状,他没有开口反驳,也没有正面对抗,只是静静地站着,让史蒂文将内心的怒火全部都宣泄了出来。

    雨果知道,面对家庭时,史蒂文寻求的是温暖;面对朋友时,史蒂文寻求的是慰藉。但无论是凯特-卡普肖还是罗宾-威廉姆斯,显然都不是史蒂文发泄怒火的对象,因为他们都是友好提供帮助的来源。但是当负面情绪压抑到一个程度之后,就必须发泄出来,否则只会让自己内伤或者崩溃。

    雨果自己就是一名演员,他知道这种感觉,“西雅图夜未眠”时期他是撰写了歌曲,让情绪得到了平复;而“辛德勒的名单”时期他却寻找不到寄托,内心的煎熬也让他几乎被推向了边缘。所以,史蒂文需要发泄,他也需要,于是火星就撞上了地球。

    等史蒂文都说完之后,雨果等待了一会,看着大口喘气的史蒂文,确定他没有再次开口之后,雨果这才说到,“所以,只有你一个人内心煎熬,只有你一个人承受痛苦,只有你一个人又如此丰富的心理活动?”雨果并没有大吼大叫,依旧保持了刚才的冷静,但却皱着眉头,浓浓的嘲讽意味宣泄而出,“那些大屠杀的幸存者们是什么?他们只是摆设吗?难道你没有看到那些女士们因为淋浴而崩溃留下的眼泪吗,难道你没有看到那些老人们被要求脱光衣服时脸上的羞愧和挣扎吗?”

    “你!”史蒂文大声吼了起来,他整个人站了起来,气势千钧地朝雨果迈开了大步,但他却因为太过气愤而说不出话来,只能用右手食指指着雨果,然后颤抖着自己的手指愤怒地看向雨果。

    雨果却没有退缩,而是孤注一掷地迎了上前,“我怎么了?你让我饰演一名纳粹,难道我就享受其中吗?难道你没有看到我为了饰演好这个角色有多么的挣扎和痛苦吗?但我没有抱怨没有喊叫,因为我知道,比起里贾纳、比起路德格他们,我的痛苦根本算不上什么,我没有亲身经历过那段岁月,我所谓的‘感同身受’都是屁话!你的也是!”

    雨果的话让史蒂文脸色顿时变得铁青,导演罗曼-波兰斯基曾经亲身经历过那段岁月,他八岁的时候就在克拉科夫,当时纳粹将犹太人从克拉科夫的隔都转移到普拉绍夫时,他逃了出来,这也就是后面“钢琴师”故事如此真实的原因。

    但是史蒂文却不是这样,他出生在美国的辛辛那提(Cincinnati),在一个平凡的家庭成长起来,在他早年生活,最糟糕的经历大抵也就是父母离婚和学业糟糕了。雨果的话,无疑刺痛了史蒂文内心的痛苦。不久之前在参观奥斯维辛集中营时,史蒂文只是震撼,却没有“失声痛哭”,为此,史蒂文十分自责,因为他意识到,自己并没有真正经历过那些辛苦的岁月,这也使得“辛德勒的名单”压在他肩头上越发沉重起来。

    “让我告诉你,”史蒂文极端愤怒之后,反而压低了声音,就好像是随时可能被引爆的不稳定火药合成物一般,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到,“我有能力将你带到波兰来,我也一样有能力让你回去好莱坞,而且,未来你将找不到任何一份工作!任何!”

    “这就是你对我的回应?就好像你在拍戏拍到一半时,因为自己痛苦得难以自已就选择了逃避,让整个剧组担心你、让你的妻子你的孩子你的朋友担心你、让所有人都等待着你?而现在,面对我的指责,你能给我的回应,就是开除我?”雨果死死地紧咬着牙齿,不让自己在史蒂文那凶狠的眼神里落下风,其实此刻雨果也有些魔怔了,一开始他只是想要激将一下而已的,但是当所有情绪都宣泄出来之后,雨果也失去了理智、刹不住车了,内心所有的烦躁、恐惧、挣扎、痛苦,在这一刻也都全部爆发了出来。

    其实雨果和史蒂文一样,需要发泄。

    “所以,你就是一个懦夫!懦夫!”雨果掷地有声地说到,“你不敢面对那些痛苦?那些头发都快掉光、走路都快不行的老人们都愿意直接面对那段残忍的历史,你却没有勇气?这就是你给我的答案?”

    “如果是这样,那就不要拍摄这部电影,不要开启这个项目!”雨果内心的汹涌肆无忌惮地宣泄了出来,他现在也进入了一个忘我的状态,站在他面前的人到底是谁也就根本不在重要了,“我们拍摄这部电影的真实意义就是为了重现那段历史,警示后人。这一点,我相信你比任何人都清楚,而我们就是你手中的棋子,都在为了这一个真实而动人的故事所努力,不仅仅是你,我们每一个人都在努力,我们每一个人都在煎熬,但你却选择做一个懦夫?真是太可笑了。”

    雨果的话语让史蒂文就这样愣在了当地,整张脸刹那间变得煞白,可是雨果的话依旧没有说完,“如果你要开除我,那……那就这样做吧!”雨果的话语稍微停顿了一下,但还是义无返顾地说了出来,担忧却坚定,这是他的选择,即使要面临一个不确定的未来,“因为我不会选择成为一个懦夫!”

    史蒂文这时才缓过神来,认真地打量着眼前的少年,彷佛今天才第一次见面一般。雨果的那双琥珀色眸子此时绽放着无比坚定的光芒,迸发出毫不退让的勇气,那双柔软的双唇仅仅绷成了一条直线,点缀着坚强和韧性,而那军人般利落的发型此时更是将他俊朗的脸庞勾勒出沐浴战火之后才残留下来的铁血和强势。

    史蒂文发现,他从来就没有真正认识过雨果这个人,仅仅从外貌上来看雨果就是一个阳光明朗的年轻人,但事实上雨果的气质里却充满了无数可能性,不仅将阿蒙这个角色演得让人瑟瑟发抖,而且还展现出了他内心的无比坚强。

    想到这里,史蒂文嘟囔了两声,试图说点什么,但却发现话语在喉咙里打转,什么也说不出来。史蒂文从1971年入行到现在,已经是第二十二个年头了,他见过各式各样的人,也见过比雨果更加强硬更加强悍百倍的人,但眼前的雨果却是如此有说服力,让史蒂文无从反驳,他最后也只能低声说到,“我只是想要缓缓情绪……缓缓而已。”

    史蒂文揉了揉自己发疼的太阳穴,终究是没有再继续坚持下去,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彷佛想要将内心的郁闷和纠结都抒发出来一般,“不过,你说得对,这部作品的拍摄过程,对每个人来说都是煎熬,我是导演也是制作人,我才更应该肩负起这种责任,而不是独自躲在屋子里自我疗伤。”

    史蒂文这段话说得很含糊,雨果也只能听一个一知半解,但雨果却没有去打断史蒂文,因为他知道史蒂文不是真的在向他倾诉,只是在试图理清一个思绪而已。经过一番宣泄之后,雨果也逐渐冷静了下来,内心的黑暗彷佛伴随着那一声声喊叫一点一点被击散,但雨果知道,这只是暂时的,除非电影结束拍摄,否则他是没有办法彻底从角色之中走出来的。即使如此,短暂的释放还是让雨果紧绷的肩膀稍微放松了一些。

    屋子里很安静,彷佛过了半个世纪一般,雨果看到史蒂文激动的神色终于彻底平复了下来,然后这才开口说到,“你想到过,会是我来找你交谈吗?”

    “没有。”史蒂文摇了摇头,他以为会是制片人凯瑟琳-肯尼迪(Kathleen。Kennedy),她从“外星人E。T”就开始一起合作了,两个人至今合作了将近十部作品,是最为亲密的合作伙伴之一。

    雨果并不意外这个答案,他耸了耸肩,“事实上,我也没有,当罗宾说出这个提案时,我觉得他一定是疯了。”

    “是,这真是一个糟糕的主意。”史蒂文轻笑了起来,虽然只是一点声音,他的嘴角根本没有办法往上扬,但终究还是笑了。

    听着史蒂文的话语,雨果也不由轻轻嗤笑了一声,刚才的整个经过实在是有些不堪回首,雨果现在唯一记得的就是,他对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大吼大叫了,至于具体的内容,则显得有些模糊——当人陷入愤怒时往往会口不择言,以至于事后不记得自己到底说了什么。

    “我想我应该离开了,剧组还在等着你。”雨果沉默了一会,指了指离开的方向,然后迈开了脚步,他和史蒂文不是朋友,所以两个人互相咆哮完之后,气氛颇为尴尬,所以离开应该是一个更明智的选择。

    看着雨果离开的背影,史蒂文突然开口说到,“难道你不怕我真的把你开除吗?你知道,我真的会这样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