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324.第324章 324 不寒而栗

    对于路德格的看法,雨果并不介意,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外貌和笑容习惯对于饰演阿蒙-戈斯这个角色一点帮助都没有,他很清楚地知道这一点。

    但是先后经历了“亡命天涯”、“西雅图夜未眠”两次截然不同角色的准备之后,雨果就明白了一点,演员必须不断挑战自己的极限,除了让二十五岁的雨果去挑战“小鬼当家”男主角这样不可思议的角色之外,演员只有在不断的挑战和尝试之中,才能寻找到属于自己的表演道路,同时也能够将自己的表演领域不断拓宽。

    如果一名演员在接到角色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我不行”,那么他是永远都无法取得突破的。

    其实在饰演具有反转效果角色的演员之中,雨果最佩服的莫过于凯文-史派西(Kevin。Spacey)。撇开凯文-史派西所饰演的角色,单纯从外貌上来说,凯文是一个典型的美国中产阶级男人,舒展的眉眼、光滑的额头、温和的笑容,就是这样一个看似并不锋芒毕露的大叔,露出笑容之后却有一种醉人的成熟魅力。

    但就是这样一位温和迷人的大叔,却以两个名垂电影史的坏蛋而为人们所知,第一个是“非常嫌疑犯(The。Usual。Suspects)”里唯唯诺诺、毫不起眼的反派角色金特,另一个则是“七宗罪(Se7en)”里从容不迫将警。察玩弄于股掌之间的无名杀手,前者为凯文拿下了奥斯卡最佳男配角小金人,后者则让凯文在影史邪恶角色榜单上占据了一席之地。

    事实上,百老汇出身的凯文在纽约的大大小小舞台上不断磨练自己,而后又在电视小屏幕上打磨自己多年。这些丰富的表演经验,让凯文在表演过程中有一种慑人的魄力。雨果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七宗罪”里,他所饰演的无名杀手主动到警局自首,从容不迫、优雅冷静,与人们印象中被恶魔化的连环凶手截然不同,他就像是一名知识渊博的学者,然后将警。察们一步步带到自己设定好的陷阱里。这种魄力,与凯文自身成熟、温和、迷人的气质完美结合在了一起,反而形成一种无法取代的邪恶气息。

    类似的角色还有“沉默的羔羊”里的汉尼拔医生,由安东尼-霍普金斯饰演,这位优雅专业的心理医生,单单从外貌上来看就是一个和善的老人,浓厚的书卷气让他看起来像是一位智慧长者,但他却可以在谈笑之间“说”死一位囚犯。安东尼嘴角没有干涸的血液在那绅士有礼的笑容之中渗透着骇人的光芒。

    对于雨果来说,凯文-史派西、安东尼-霍普金斯就是他的榜样,他必须打破自己外貌所带来的固定模式,用内在的气质制造出反转效果,从而将那种不寒而栗、毛骨悚然的邪恶气息深入骨髓地展现出来。

    雨果在史蒂文-斯皮尔伯格试镜的时候,就曾经做到了一次,他现在所需要的,就是将那一次的经历变成惯性,延续到整个电影的拍摄过程中去。

    雨果知道自己是非科班出身的,有许多不足,虽然他在过去一年时间里跟随着乌玛、亚历克斯上了一些表演基础课,也经过无数练习,但表演不是数学或者物理,套进正确的公式之后就能够得出答案的,表演需要模式也需要打破模式,需要经验也需要遗忘经验,只有无数的尝试和学习才能够取得进步。

    对于阿蒙这个角色,除了增肥计划之外,雨果将自己大部分时间都花费在了研究角色的经历身上,为什么阿蒙会对犹太人如此厌恶,为什么阿蒙的个性会阴晴不定,为什么阿蒙会玩世不恭却又深情不渝……由于阿蒙的特殊身份,没有人为阿蒙撰写一部传记,他也不值得别人为他撰写传记,但为了饰演好这个角色,雨果却必须将阿蒙的故事勾勒出来。

    通过和路德格、里贾纳等人的聊天,雨果一点一点将阿蒙这个角色的血肉补充出来,当然,雨果脑海之中拉尔夫-范恩斯所饰演的阿蒙也是样本之一,雨果试图通过里贾纳等人口中一些零散的细节将阿蒙这个角色勾勒出来,可能只是一个习惯,感冒时咳嗽会用手遮挡住嘴巴;可能只是一个眼神,将犹太人当做空气或者物件一般对待的眼神;可能只是一个动作,利落的敬礼手势……就是这种看起来并不重要的细节,雨果脑海里却可以产生无数化学反应。

    勤能补拙,这一点对于雨果来说是十分重要的。

    “所以,你们认为魔鬼应该是怎么样?青面獠牙、血盆大口、鲜血淋漓?”雨果慢慢地消化着路德格和里贾纳的故事,然后微笑着询问到。

    路德格被雨果这一句话说的愣了愣,其实真实的阿蒙-戈斯虽然不是超级大帅哥,但也是一个颇为英俊的男子,这估计也是史蒂文会选中雨果的原因,但路德格却认为,雨果这是在强词夺理,因为阿蒙-戈斯的那种邪恶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而雨果眉宇之间的阳光和温柔却相距十万八千里,“总之不是你这样的!”

    “路德!”里贾纳在旁边制止了自己的老友,路德格的态度是十分不礼貌的,而且有故意针对雨果的味道,这并不合适。

    但路德格却愤愤不平地嘟囔到,“阿蒙是不会笑的,就算会笑,也让人害怕得瑟瑟发抖,根本不像这个傻小子一样。”路德格不是不喜欢雨果,相反,雨果这样礼貌温和的人让人感觉十分舒服,一看就像是一个好人样,很找人喜欢;但如果让雨果来饰演阿蒙-戈斯,那就太让人别扭了,特别是路德格亲身经历过阿蒙统治的那段阴暗时期,就越发觉得不靠谱了。

    “那……你觉得应该怎么样才比较合适呢?”雨果那和煦的声音传了过来,就好像是冬日里的暖阳,但路德格却总觉得有点奇怪,因为雨果说话的节奏似乎变慢了一点而且更加小心了一些,彷佛担心惊动别人一般,可是这种变化并不明显,所以路德格不确定自己的感觉是否正确,但莫名地,内心就有些烦躁,路德格觉得自己肯定是因为雨果这接二连三的提问而感觉到厌烦了!“你知道,这是我的工作。”

    “总之……”路德格内心的烦躁几乎压抑不住,嘴里一边说着,一边抬头皱着眉头看向了雨果,但就是如此抬头一眼,却让路德格剩下的话语全部都卡在了喉咙里,就好像是在突然遇到了红灯的十字路口,一排汽车齐齐紧急刹车,刹那间让整个路口都变得臃肿起来。

    只见眼前的雨果依旧坐在自己的面前,他的姿势和动作都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嘴角的笑容收敛了一下,浅浅的挂在嘴角,彷佛在咨询一个最简单不过的问题罢了,而这抹笑容就是在保持礼仪。但是那双琥珀色的眸子却好像突然坠入了深渊一般,那清澈的阳光刹那间消失不见,只留下一片深不可测的晕眩,那一片清澈的褐色之中有着让人不寒而栗的冰冷,就好像是张大着嘴巴的野兽,一动不动地等待着猎物主动送上门。

    明明是同一张脸,明明是同样的打扮,没有任何变化,但是那眼神就在自己的注视之中不断变得深邃、更加深邃,那幽冷的眸子让自己脸上的表情就这样冻结凝固。恍惚之间,路德格在那双眸子里看到了他无数次在噩梦里见到的身影,他只觉得周围所有一切都被冷冻住了,气温开始伴随着眼前男人嘴角笑容的逐渐消失而不断往下降,就好像他被一片冰天雪地所包围一般。

    就连路德格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他浑身上下开始颤抖,就连牙齿都在隐隐打架,他正在竭力压制着自己转身逃跑的冲动,因为他知道,如果他有任何动作,阿蒙会毫不犹豫地开枪结束他的生命。路德格不能动弹也不敢动弹,他就这样看着眼前的男人,冰冷而邪恶的眼神,帅气而冷峻的脸庞,笔挺而潇洒的制服,但是那种隐藏在美丽皮囊之下的恶魔却不动声色地举起了自己身后的死神镰刀,谁也不知道这把镰刀什么时候就会落下来,然后收割自己的生命。

    路德格只觉得自己害怕了,他真的害怕了,他没有办法动弹也没有办法说话甚至没有办法做出表情,只能呆滞地看着眼前的男人,浑身上下瑟瑟发抖让他几乎以为自己就要失禁了,他已经很多年没有感受到这种恐惧了,仅仅是一个眼神就让他回到了那一段不堪回首的黑暗岁月里。

    不止是路德格,坐在旁边的里贾纳也刹那间被惊恐虏获了心神,他倒吸了一口凉气看着眼前的男人,根本没有办法开口发出哪怕一个元音,周围所有人都在这个男人的注视下缓缓闭上了嘴巴,然后胆怯地低下了脑袋。刚才还欢乐活泼的气氛,彷佛刹那间就被冰冻住了。

    里贾纳试图深呼吸一下,但第一次却失败了,他不得不再次调整呼吸,再呼吸,“请……请停止……停止。”好不容易,里贾纳才说出了这句话,然后他就看到雨果朝自己看了过来,那一抹慑人的光芒让他已经苍老无力的心脏刹那间就紧缩在了一起。

    “阿蒙-戈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