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322.第322章 322 庞大剧组

    每一个国家每一座城市都有其诞生的历史,从无到有,或者走向辉煌或者平静如水又或者回归虚无,即使是像纽约这样现代化十分鲜明的大都市,都可以在曼哈顿下。城区寻找到这座城市久远的历史痕迹。而像西。安、柏林、伦敦这样充满历史底蕴的城市里,就更是如此了,几乎在每一个城墙砖块上都可以寻找到岁月的痕迹。

    克拉科夫也是如此,这座建立于七百年前后的城市,是整个中欧地区最古老的城市之一,十四世纪初到十七世纪初还以首都的身份见证了波兰的兴衰,是当时欧洲著名的文化中心之一。但是经历了十八世纪瑞典人的入侵、十九世纪前后两次波兰与奥地利的争夺之后,克拉科夫就逐渐衰落了下来,在经历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风霜之后,这座城市几乎陷入了一片寂静,生命迹象几乎彻底绝迹。

    位于波兰南部西里西亚(Slask)的贝斯基德山脉北麓,由南向北有一汪清澈见底的汩汩泉水从山上缓缓流下,经过山地、丘陵,在比得哥什(Bydgoszcz)附近折返北流,流过北欧平原,最后注入波罗的海(Baltic。Sea)的格但斯克湾(Gdansk),这就是整个中欧和波罗的海水系的第一大河流维斯瓦河(Vistula)。克拉科夫就宁静的坐落在维斯瓦河的上游两岸。

    战后重建的克拉科夫此时又恢复了一千年前的静谧和典雅,维斯瓦河波光粼粼的蓝色河边缓缓穿过城市的中央,两侧的翠绿草地在阳光之下闪烁着迷人的光芒,肥硕的比目鱼、悠闲的野鸭、繁忙的货轮将河边点缀得繁忙异常,水面上风平浪静、水面下湍急暗礁,河水就这样一路奔腾着朝波罗的海的方向前进,彷佛将这座城市的伤痕和痛苦都徐徐带走,让时光将所有战争、炮火、生离死别都沉淀在了城市的骨髓里,把平静重新披在了街头那伤痕累累的建筑和街道上。

    走在这座城市的街头,比起纽约这样的繁华国际都市来说,这里安静得就像是阿肯色州(Arkansas)的乡村小镇,但是静下心来打量街边的建筑,就会发现,这是一座充满故事的城市。

    比如说建立于十四世纪的雅盖隆大学(Jagiellonian。University),人们会告诉你这所大学是中欧最具有文化气息的大学之一,而在二战期间,整座校园的教师都被纳粹残忍的杀害了,甚至还可以在那青石板堆砌的校园小道上看到那鲜红的血迹残留在石缝里。

    比如说城市一侧根本不显眼的一块墙角,人们会告诉你这就是隔都的所在地。所谓的隔都,就是纳粹抵达克拉科夫之后,第一次将犹太人圈养起来的地方,数千名犹太人被强迫生活在拥挤不堪而肮脏的环境里,惶惶不安地等待着自己血统所带来的灭顶之灾。

    比如说旧城区古城广场的南面山上,可以看到一座城堡,人们会告诉你那就是波兰历代国王居住的华威城堡(Wawel。Castel),而其中的大教堂就是他们加冕以及死葬之地。而古城广场周围的教堂、修道院、钟楼和方塔都各有各的故事,教堂尖塔掩映下的哥特式、文艺复兴式和巴洛克式住宅也都见证了当年的灾难,每一处建筑都有说不完的故事,即使在这里逗留一个月也不一定能够了解到这座城市的冰山一角。

    经历了长达十五个小时的长途飞行之后,雨果和史蒂文-斯皮尔伯格等人抵达了华沙,然后又达成汽车经历了四个小时的摇晃之后,就恍若搭乘时空隧道一般,一步一步地走进了一段遥远的历史。

    其实二战结束的时间算不上太遥远,距今还未满五十年,但是半个世纪的沧桑却让雨果彷佛看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与自己风马牛不相及的世界。

    走到旧城区的大街上,雨果不由自主在想,半个世纪以前,犹太人被纳粹军队用枪炮威胁着,一步一步走进隔都,告别自己锦衣玉食的生活,走向一个恐惧的未来,更为可怕的是,他们根本没有意识到着就是死亡的开端,仅仅一墙之隔,就让他们从人类变成了畜牲,从天堂进入了地狱。如果是自己,那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呢?

    雨果很难描绘出一个清晰的景象,担忧?恐惧?焦躁?自己每一个前进的脚步都是告别自己的生活、走向纳粹为自己挖掘的陷阱,脚步沉重得几乎无法迈开,那么,自己有勇气像“钢琴家”瓦拉迪斯罗-斯皮曼(Wladyslaw。Szpilman)那样逃跑求生吗?又或者自己会被巨大的恐惧压垮不堪一击?还是说,期待着超人会出现拯救水深火热的犹太人?

    事实上,也许超人因为是“美国产”的,所以他不会拯救犹太人,因为美国人讨厌犹太人;又或者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所谓的超人,只是人们丧失了生活的希望之后为自己寻找一个活下去的理由罢了。

    雨果进入“辛德勒的名单”剧组之后,根本没有时间兴高采烈,也没有时间去思考自己得到这个角色将会带来多大的后续影响,事实上,除了史蒂文确认雨果将会出演阿蒙-戈斯这个角色的那一刻,欣喜若狂的情绪刹那间摧毁了雨果的所有防线,让他不顾一切地在史蒂文面前就狠狠握紧了拳头,用这种直接明了的方式表达了自己内心的兴奋。但在那之后,雨果就没有时间去思考更多的问题了。

    比如说自己拿到了阿蒙-戈斯的角色,那么布拉德怎么办,特蕾西和朗又怎么办;比如说特蕾西现在是不是阵脚大乱、不知所措;再比如说自己依靠“辛德勒的名单”取得成功之后是否会在未来的对抗之中赢得优势……

    这些问题都不能算是问题,因为这是别人的事,而且是还没有发生的事,雨果没有必要把情绪放在这些问题上,有这样空闲的时间,他宁愿花费更多精力在剧本的阅读和角色的研究上。

    阿蒙-戈斯,这个邪恶到可怕的角色,是雨果对自己的一次颠覆,挑战难度之大超过了雨果之前三部电影的任何一个角色,在雨果看来,即使是阿尔-帕西诺、杰克-尼科尔森这样的老戏骨,也必须摆正态度,认真对待角色,才能够将自己的演技发挥到最好。所以,雨果没有放松的余地,也没有得意的空隙。

    遗憾地告别了尼尔和佩德罗,将寻找鼓手和键盘手的事暂时交给了他们两个,雨果两天之后就在约瑟夫的陪同下,与剧组汇合,抵达了克拉科夫。

    “辛德勒的名单”是一个无比庞大的剧组,就雨果这两天遇到的成员就至少有几百人,而远处用视线丈量的群众演员更是人山人海,三万名群众演员到底是什么概念,雨果很难做出一个准确的判断。

    在这样一个剧组里,不要说雨果了,就连男主角连姆-尼森都“微不足道”,他们这群演员都是为剧组而服务的,没有所谓的核心更没有所谓的大牌,就是剧组的一份子,然后齐心协力为这部鸿篇巨著一起出力。

    雨果所饰演的阿蒙-戈斯在电影的前面三分之一都没有戏份,他是作为普拉绍夫集中营负责任身份出现的,所以一直等故事发生到普拉绍夫集中营时才轮到雨果出场。但雨果之所以如此着急就进入了剧组,自然不是无所事事的。

    剧组原本打算在克拉科夫的隔都遗址上展开拍摄,但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却收到了全美犹太人协会从纽约发来的一封急电,“请勿惊扰亡魂,让他们安息吧。”史蒂文读完这篇短短的电文之后,沉默不语,随后立刻下令全体剧组成员撤离克拉科夫集中营,在城市的郊区搭建了相同的布景。与此同时,才刚刚和雨果一起抵达波兰的史蒂文又独自一人离开了剧组,重新飞回纽约。史蒂文没有借助任何通讯设备,而是亲自抵达纽约向犹太人协会表达了歉意,这一份诚意打动了犹太人协会,也使得剧组的筹备工作得到了极大的支持。

    等史蒂文重新回到克拉科夫之后,剧组就在简单一句“开机”的话语之下就拉开了序幕,而雨果则同时开始了自己的增重工作。

    历史上真实的阿蒙-戈斯其实就是一个小混混,没有任何学识,他十七岁就参加了纳粹青年团,在奥地利参加了大量纳粹活动,被奥地利当局通缉之后,逃亡了德国,并且因为他反犹太人意志坚定和拍须溜马能力出众,很快就得到了上司的赏识,一路高升。

    这样的一个人物,显然不会是克拉克-肯特那样救世主的个性,纳粹烧杀掠夺的生活让他生活十分滋润,身材的丰腴只是其中一个侧面,而相比于犹太人的骨瘦如柴他臃肿的肚腩更是刺眼非常。

    雨果为了饰演好阿蒙-戈斯,增重在所难免,虽然史蒂文没有设定具体的增重数据,但雨果的目标是为自己增重三十磅(十四公斤)以上,并且需要刻意把六块腹肌模糊掉,养出一个啤酒肚。这个增重过程就显得非常“痛苦”了,好吃好喝、注意适当有效的增肥锻炼,只为了糟蹋自己的身材,任务确实艰巨,只是让待在一旁的约瑟夫白眼翻得都快要翻过去了。

    除了增重之外,雨果每天都会抵达剧组观看电影的拍摄,他固定会阅读原著小说、剧本,然后去揣摩故事的精髓,而参与剧组拍摄可以让他身临其境的体会到历史的真相;而克拉科夫的大街小巷也都可以看到雨果探索的身影,他试图用这种方式去寻找当年二战时期在这座城市留下的创伤,去核对自己通过图书馆和纪录片寻找到的历史事件,去验证自己通过人口相传时所听闻到的故事。

    显然,雨果收获颇丰,仅仅是呼吸着克拉科夫的空气,雨果就可以触碰到这座城市的脉搏,感受着那遥远的记忆。

    其实对于雨果来说,最为煎熬也是收获最多的过程,是和集中营幸存者们坐在一起聊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