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309.第309章 309 当局者迷

    好不容易喝了三大口冰牛奶,这才让雨果的舌头免于起泡的危机,感受着自己舌头传来的麻木,雨果不由扯出了一抹讽刺的笑容,自己这又是何苦呢?既然亚当三番两次都表达了不想要和他联络的愿望,而传说中的母亲莉娜更是不知所踪,那么他又何必一直纠结于此呢?

    这是兰开斯特的家事,不是他的。这样以来,不是正好吗?反正他的灵魂已经更换了,现在家里又没有更多烦心事需要他担心,那他完全可以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全心全意地冲刺事业,这不是正如雨果心里所愿吗?

    可是……可是为什么心里总是觉得有些闷闷的呢。雨果靠在水槽旁边,郁闷地低下了脑袋,如果说特蕾西的事、乌玛的事、安东尼的事都还是可以解决,雨果是绝对不会低头服输的,那么家庭的事雨果就真的束手无策了。

    郁闷地坐到了沙发上,打开电视机烦躁地按着电视频道,看到居然有电视台在重放经典的“雌雄大盗(Bonnie。And。Clyde)”,于是就把电视固定在了这里。可是思绪却很难安静下来,不知道过了多久,查理兹抱着一个枕头披着一床毯子就走了出来,在雨果身边坐了下来。

    雨果看了查理兹一眼,把视线收了回来,这才意识到,他根本没有在看电影,完全走神了,“你怎么起来了?我还以为你睡着了。”

    “你电话讲那么大声,吵得我怎么睡。”查理兹的话让雨果直接噎住了,然后虚无地笑了起来。查理兹把整个人都蜷缩在了沙发上,“最糟糕的时刻已经过去了,刚才吃了阿司匹林,感觉也好多了,躺在床铺上觉得不舒服,就过来坐沙发了。”

    雨果翻了一个白眼,“那刚才我问你要不要坐沙发,你又说不要。”

    “女人的心就是随时都在改变的,你不知道吗?”查理兹淡定地说到,雨果不由无语。查理兹看了眼电视屏幕,也有些心不在焉的模样,然后为了转移注意力,就拿起了桌面上的“洛杉矶时报”,头版头条就是“毒蜘蛛第六条死刑罪名成立”。

    虽然是头版头条,但却没有图片。不过提起毒蜘蛛的名号,估计美国人很少有不知道的,即使是查理兹这个“外来户”都耳熟能详了。毒蜘蛛就是艾琳-沃尔诺斯,美国历史上最骇人的女连环凶手,在1989年到1990年期间,先后有七名色胆包天的男子钻进她一手编织的毒网,肉。欲。之欢过后就是死亡陷阱。

    艾琳-沃尔诺斯于1991年二月落网,六月份的时候她承认了自己所有的罪状,但她拒绝承认是自己蓄意杀人。艾琳是一名妓。女,她表示那些男人在行事过程中对她进行暴力行为,她是正当防卫进行杀人的。由于艾琳的辩护,案件前后多次提起了重新诉讼,但在不久之前终于正式落下了帷幕,虽然艾琳承认自己一共杀害了七个人,但由于其中一名受害者的尸体始终都没有找到,所以法院只对六起杀人案作出了判决,先后判定了六次死刑。

    “很有趣,不是吗?”查理兹看着手里的报纸,撇了撇嘴说到。

    雨果把视线也投了过来,“什么?”

    查理兹把报纸递给了雨果,然后看着电视说到,“电视在播放‘雌雄大盗’,新闻则写的是艾琳-沃尔诺斯。”

    雨果立刻就明白了查理兹的意思,其实在历史上大部分合伙作案的案件之中,都是男人占据主导权,但是“雌雄大盗”的现实原型却是相反的,邦妮才是他们连环作案之中的主控者,拍摄成为电影之后也是影史上少数女性占据犯罪主导的作品,一鸣惊人。而艾琳-沃尔诺斯,就更不用说了,美国历史上鲜有的女性连环杀手。

    雨果看着艾琳的故事,却觉得莫名地熟悉,仔细想了想,然后就反应了过来,艾琳不就是电影“女魔头”的现实原型吗?而“女魔头”之中艾琳的扮演者就是此刻坐在自己身边的查理兹,恐怕查理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在十几年之后饰演这个叫做艾琳-沃尔诺斯的角色。

    “的确很有趣。”雨果虽然心情沉重,但却也不由自主笑了起来,“看来你电影功课做得不错。”一年之前,查理兹对电影的了解几乎为零,但现在却能够对“雌雄大盗”这样的经典电影有所了解,的确是一个进步。

    查理兹撇了撇嘴,没有做出回应,她知道自己的电影功课还差得远了,“你不觉得艾琳说得有可能是真的吗?为什么法院不听她的陈述呢?”

    “你是说正当防卫?”雨果没有弄清楚查理兹的重点,开口问到。

    查理兹点了点头,“你看,艾琳一开始就承认了自己杀人的事实,她从来没有否认过,那么为什么在杀人动机上要说谎呢?反正她坐牢的事实已经是无法改变的了。”

    雨果张了张嘴巴,他想说的是:查理兹说得有道理。因为雨果知道艾琳-沃尔诺斯在十二年后接受了死刑,其实这中间十二年艾琳一直坚称自己是正当防卫,但2001年她却改口承认了自己是蓄意谋杀的,并且放弃了法庭提供的免费律师服务,让死刑尽快得以执行。在“女魔头”拍摄之前导演的非正式采访之中,艾琳以为摄像机已经关闭录像了,她坦诚到,其实她真的是正当防卫,但是她不想再挂着“死囚”的名头继续苟活下去了,所以选择了刻意认罪,一心求死。

    但查理兹却没有给雨果解释的机会,她直接就打断了雨果的话,“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正当防卫和蓄意谋杀的罪名不一样,责罚也不一样,但我还是觉得这件事背后肯定有人们所不知道的真相。但人们就一心一意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揣测事实,根本不愿意挖掘真相,就好像罗德尼-金一样。”

    雨果不知道查理兹为什么突然就愤怒起来,当然,此时就有最好的一个解释:生理期。所以雨果明智地选择了闭嘴。

    查理兹看到雨果的表情,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冲动,她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然后生硬地转换了一个话题,“所以,你刚才和你父亲说了什么?听起来情况不是很好。”其实雨果和亚当之间关系的僵硬根本就不是什么秘密,同住在一个屋檐下,或多或少都是知道的。

    说起亚当的事,雨果就不由自主想要叹气,虽然被查理兹打断了一下,但雨果的心情还是很烦躁,“他让我不要给他打电话,不要因为那些记者的事就找他哭诉,要我自己堂堂正正地去面对去解决问题。上帝,他就只会胡乱揣测,我可没有想过要找他哭诉,而且就算要找他帮忙解决问题,也不会是现在,天知道那些传闻过去了到底多久。”

    关于母亲莉娜的事,雨果还是没有说,毕竟他自己也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想说也无从入手。

    查理兹听着雨果的话,却是陷入了沉思,沉默的时间之久让雨果几乎以为查理兹都睡着了,不得不在查理兹眼前晃了晃手掌,查理兹这才反应过来,她沉吟了一下,“雨果,你有没有想过,他其实是关心你的。”

    “什么!”这就是雨果最直接的反应了。

    查理兹却并不着急,接着说到,“你看,首先他是知道那些传言的……”

    “可是几乎所有报纸都在写,他怎么可能不知道!”雨果打断了查理兹的话。

    查理兹看了雨果一眼,示意说他闭嘴好让她继续说下去,“我是说,他会专门留意你的新闻,当然也有可能是镇子上其他人告诉他的,但无论如何,他还是知道了。而他虽然是让你不要去烦他,但同时也是在暗示你说,你应该堂堂正正挺起胸膛去面对,因为你没有做错,没有必要害怕那些记者。”

    “可……可是他明明是觉得我太丢脸!”雨果对查理兹的解释目瞪口呆,他显然没有想到这样的可能性,最主要是亚当的语气实在太恶劣太凶狠了,根本无法联想到如此深刻的层面上来。

    查理兹耸了耸肩,“当然,这也是解释的一种。但我说的,也是一种可能性。”查理兹并没有斩钉截铁地否认雨果的说法,“但雨果,你要知道,他是你父亲,至少,你们还有联络。”后面半句话查理兹没有说,但雨果却知道,那是在说,“不像你那完全消失的母亲……”

    于是,雨果沉默了。难道真的是他当局者迷,没有看清楚事实的真相吗?可是亚当每次的态度却又那么糟糕……雨果又想起了一个人居住的恩斯特。

    雨果靠在了沙发上,揉了揉眉头,低声问到,“查理兹,那你父亲呢?也是这样吗?还是说女儿和父亲的关系不是这样的。”雨果倒是开始羡慕“西雅图夜未眠”里山姆和乔纳的关系了。

    查理兹却是愣了愣,瞄了雨果一眼,然后小心谨慎地说到,“我父亲去世了,车祸去世的。”查理兹的声音显得有些慌乱。

    雨果顿时就不好意思起来,“抱歉,我不知道……真的对不起。”提起别人家里的伤心事,这可不是一个好主意。

    查理兹长长吐出一口气,“没事,我已经习惯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