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296.第296章 296 乐队鼓手

    “滚!”福金说出这句话之后,视线里这才看到了来人,是雨果和约瑟夫,意识到对方没有恶意之后,福金却也没有表示歉意,只是收回了视线,看向了满地的狼藉。

    雨果对福金算不上了解,真正的交谈也十分有限,所以他有些无奈地看向了约瑟夫。

    约瑟夫作为福金的室友,自然是更加了解他的,约瑟夫知道,福金没有再继续赶他们走,其实就是示弱的一种方式了,约瑟夫走了上前,指了指满地的狼藉,“所以,需要帮忙吗?”

    福金没有抬头,就这样静静地站在原地,地面上被掀翻的架子鼓随意散落,一把木吉他则被倒扣在了地上,也不知道弦断了没有,一个键盘架子已经被折断了,而键盘更是早就不见了,还有两个吉他盒子丢在了地上,其中一个破了一个大洞。按道理说,应该还有贝斯盒子和键盘盒子之类的,但都不知所踪,估计是被踢到了远处。

    雨果抬起头看了看四周,纽约的行人又再次匆忙行走起来,看着满地散落的乐器,不少人都迫不得已绕道而行或者从乐器上空跳过去,这让雨果看得心脏不由忽上忽下的。作为一名乐队出身的音乐人,而且还是十年如一日得囊中羞涩的乐队成员,雨果实在无法接受乐器就这样狼狈地扔在地面上的事实,且不说它们是否收到了损伤,如果说被莽撞的行人踩了一脚,那才叫真正的痛心疾首。

    雨果再次看了福金一眼,发现他依旧一动不动,也没有理会约瑟夫的打算,不得已之下,雨果就走了上前,把散落在四周的乐器都捡了起来,然后拿回来,以架子鼓的大鼓为中心,堆放起来。约瑟夫见状也过来帮忙。

    雨果看着四分五裂的架子鼓,还好每一个部分鼓面都没有损坏,只是里面是否有内伤就不得而知了,雨果倒是知道如何组装架子鼓,过去帮助荣耀至死的鼓手立夏做过无数次这项工作,但雨果不确定福金是希望把架子鼓组装起来,还是放进箱子里准备离开,所以他也就没有动手。

    雨果捡起了倒在大鼓旁边的吉他,心疼地细细打量起来,还好没有断线,琴箱音孔之类的也都没有损坏,看来在刚才的打斗之中没有受到太大影响。不过由于摔在了地上,音质肯定是有影响的,需要重新调弦。一般来说,调弦都需要有钢琴作为音准来进行衡量,但雨果对吉他足够熟悉,而且音准的天赋十分出色,所以他可以在没有钢琴的帮助下进行调弦。

    雨果下意识地就抱着吉他开始进行了调弦,这已经成为雨果十年音乐生涯养成的一种习惯了。

    听到了吉他弦音,福金似乎终于缓过神来了,看向了正在调弦的雨果和站在旁边一脸遗憾打量着乐器的约瑟夫,用力咬了咬唇瓣,开口说到,“刚才十分抱歉,还有,谢谢。”一如福金的个性,说话干脆利落,从不拖泥带水。

    约瑟夫抬起头看向了福金,“没事。”然后他指了指福金白T恤上的鼻血和污渍,“你还好吗?”

    福金利落地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有问题,“抱歉让你们看到了一场闹剧。”

    正在调弦的雨果这才开口说到,“每一支乐队都有自己的矛盾。”其实这和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是一个道理,乐队就是一个小团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个性、自己的思想、自己的报复,难免都会发生冲突。有的乐队顺利解决了矛盾,得以一直延续了下去,比如说林肯公园、U2乐队;有的乐队则没有能够在矛盾之中坚持下去,最终解散,比如披头士,比如绿洲乐队。

    福金看了雨果一眼,就他所知,雨果现在可没有乐队,但他随后想想,以雨果那惊人的才华和对乐队的深刻了解,雨果应该是很早很早以前就开始玩乐队了,只是现在没有乐队罢了。福金下意识地就认为雨果肯定是经历过这一切。

    福金长叹了一口气,直接就坐在了那个破洞的吉他盒子上,“今天乐队本来打算在纽约进行街头表演的,我们说好从洛杉矶一路表演到纽约,然后在这里停留一个月,再一路表演回去洛杉矶。可没有想到,乐队成员却喝酒误事,搞砸了演出。真是糟糕透顶了。”说完,福金还暴躁地踢了踢另外那个完好的吉他盒子。

    虽然福金的解释很简单,但雨果却可以从刚才的情形推测出一个大概。估计就是福金认为他们的乐队需要累积更多的表演经验,提出了这个从西岸到东岸,再从东岸一路回西岸的表演计划。

    其实这个计划从客观来说是很值得提倡的,不仅因为丰富的表演经验会让乐队实力更上一层楼,而且东西岸音乐氛围的差异,再加上公路旅行的表演经历,都可以增长乐队的眼界。但问题就在于,第一,这个计划消耗时间消耗费用十分艰巨;第二,这趟旅程本身就充满了无数困难和挑战;最后,长达几个月的共处,这就意味着乐队成员二十四小时都要待在一起,增加了矛盾产生的可能性。

    所以,福金提出建议之后,遭受到了乐队的强烈反对,不管如何,最终还是成行了。并且他们成功得从西岸来到了东岸。但是一个多月的坚持让乐队的矛盾累积到了一定程度——雨果不知道他们之前的旅途中是否爆发过,可从今天爆发的激烈程度就可以看出积怨已久,今天当那个叫做布朗的家伙因为喝酒耽误了表演,彻底引爆了双方的怒火。

    从刚才的情况来看,虽然布朗和另外两个人是一伙的,但五名乐队成员估计彼此之间还是有各自的矛盾,就好像刚才帮助福金那个人最后也还是和福金吵了起来。

    雨果颇为诧异地抬头看向了福金,满眼的意外,“我以为你的乐队不仅小有名气,而且具备实力呢……”雨果这话又直接又伤人,潜台词就是说“你们乐队现在看来不怎么样嘛”,看来今天在凯瑟琳和福金两位直肠子的影响下,雨果说话的风格也犀利了不少。

    福金对雨果的话却是一点都不介意,“就是因为有一点名气所以才得意忘形了。”一脸的嘲讽,显然对于乐队伙伴的表现格外不满。

    雨果仔细回想了一下,福金所在的乐队应该是崭新一天,他之前和尼尔、佩德罗在一起时间久了,对洛杉矶地下摇滚音乐圈子也有了一定的了解。崭新一天算是这个圈子里中等水平的一支乐队,表演机会很多,但乐队成员水平参差不齐,其中作为鼓手的福金名气最大,也是乐队的领军人物。由身居“幕后”的鼓手享有乐队领军位置,这对于目前主唱或者吉他独领风骚的摇滚环境来说,实在显得有些头重脚轻。

    其实在雨果看来,一支乐队一定要有一个灵魂人物,不管这个人物是什么位置,主唱也好鼓手也罢,他一定要赋予这支乐队足够的精神,然后将乐队凝聚在一起,这才能使得乐队成长起来。

    以前荣耀至死的灵魂人物是主唱苏子男,雨果一直都很佩服他,不过后面伴随着雨果的创作天赋逐渐得到了发挥,雨果对于整支乐队的影响一直在加剧,还好,荣耀至死的小伙伴们都是从一开始就聚集在一起的,就连顶替因为吸。毒。过量而去世的张小夜的第二任吉他手顾晓乖也跟随乐队有七年多的时间,所以他们的凝聚力还是十分强劲的。当然,最重要的原因也是因为雨果没有和苏子男争锋的想法,相反两个人之间惺惺相惜、互帮互助的融洽关系,反而让乐队得到了迷笛摇滚音乐节的青睐。

    但显然,崭新一天这支乐队里,渴望得到瞩目的人却没有足够的能力成为乐队的灵魂,这也就导致了乐队内部矛盾不断扩大。

    这的确有些讽刺,要知道崭新一天还是在洛杉矶地下摇滚圈子打滚而已,甚至没有走上全美国的地下摇滚圈子,居然就有人目光短浅地开始得意忘形了。倒是福金的眼光十分老道,他就想带着乐队走向全美国,然后让乐队实力更上一层楼。难怪乐队的灵魂是福金,而不是那谁谁谁。

    “谁都希望能够跟随一支乐队一直走向音乐梦想的最高点,但生活并不总是能够遂人意的,不是吗?”雨果对于乐队的了解可是远远胜过演员行业,所以福金仅仅是说了三言两语,雨果就已经可以看出问题的实质了。“如果这支乐队没有办法成功,就选择另外一群合作伙伴,寻求新的火花,这不是很正常吗?以你的实力,我想愿意邀请你的乐队应该有不少吧。”

    福金在洛杉矶底下摇滚圈子里的鼓手之中,确实是算得上一号人物,可惜被崭新一天那些不思进取的队友们拖累,始终没有能够更进一步。

    福金知道雨果说得对,但他却摇了摇头,“舍不得。”他在崭新一天这支乐队里投入了太过精力太多回忆,离开队友也许并不困难,但离开这支乐队,却没有那么容易。

    一句“舍不得”让雨果就这样愣住了,其实他又何尝舍得荣耀至死,脑海里对队友们的思念开始翻江倒海。雨果扯出一抹无奈的笑容,然后深呼吸了一下,看向了福金,“舍得,从来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说到这里,雨果顿了顿,忽然想起了什么,然后嘴角浮现出古怪的笑容,“嘿,福金,我的乐队到现在都没有鼓手呢,你愿意加盟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