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290.第290章 290 进退两难

    雨果有些不知所措,他知道就是迈克尔-杰克逊最信任的孩子,将迈克尔世界里最后的一丝光辉都剥夺走了。

    迈克尔心目中最纯洁的孩子们都远离他而去,这也让迈克尔的精神和身体都陷入了崩溃的边缘,而旷日持久的审判透支了他的身体,他对药物的依赖进一步加重,精神状况日益消沉。在第二次娈。童案结束之后仅仅四年时间,伟大的流行音乐之王突然撒手人寰,离开了这个世界。

    其实两起娈。童案,完全就是媒体一手炮制的杯具。

    第一次,乔丹-钱德勒是因为父亲利益熏心,有目的地想要敲诈迈克尔,所以联手媒体酝酿了这次风暴,在整个事件的推动过程中,媒体都一直在有意无意地将罪名按在迈克尔头上,就为了刺激报纸的销量。而乔丹在父亲的指使下,咬紧牙关坚持自己对迈克尔的指控;在紧要关头,迈克尔的二姐也站到了弟弟的对立面,在丈夫的迫使情况下,也对迈克尔落井下石,最终导致了这场杯具。

    而可笑的是,钱德勒一家虽然依靠敲诈迈克尔拿到了两千两百万美元,从此过上了富翁的逍遥生活,但良心的谴责却从来都没有停止。迈克尔去世之后不久,乔丹的父亲就开枪自杀,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而乔丹也公开对媒体承认,那一切都只是一个谎言,所有都是他父亲捏造出来的,他只是按照父亲的指示说谎而已,他根本不知道会对迈克尔产生那么严重的影响。

    第二次事件更为荒谬,得到了迈克尔无偿资助的加文-阿维佐一家,因为媒体的胡乱揣测而陷入了娈。童案,一开始阿维佐一家都极力为迈克尔澄清,强调没有任何。性。侵犯发生,但是后来他们因为不想离开迈克尔的梦幻庄园,显然是想要一生都过着依靠迈克尔的米虫生活,于是阿维佐一家开始翻供,将枪头瞄准了迈克尔,用一堆捏造出来的谎言来指证迈克尔。

    这一次,在事件之中占据主角的是媒体,阿维佐一家的证言漏洞百出,但媒体却一直在渲染迈克尔就是有罪的,甚至在审判开始之前就为迈克尔判刑了。而洛杉矶检察院为了赢得瞩目,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也配合媒体,接受了案件的诉讼,这显然与罗德尼-金事件如出一辙,最终媒体也得逞了,将迈克尔送入了监狱囚禁并且开始接受审判。

    可惜,漏洞百出的证词还是被识破了,经历漫长的审判之后,迈克尔无罪释放。

    可以说,在这两次案件之中,媒体对于公众人物新闻的恶意追逐,绝对是推波助澜的高手,而孩子和他们背后利益熏心的家庭则是罪魁祸首。一个对孩子充满了热爱的人,却最终因为太热爱孩子而被人抓住把柄,攻击毁谤杀死了他,不得不说这是迈克尔-杰克逊一生中最大的讽刺,也是对美国社会世态炎凉的最大讽刺。

    雨果知道这一切,他知道即将在今年夏天爆发的一切,他知道迈克尔即将面临的一切,那么,雨果应该怎么办,他应该提醒迈克尔吗?

    雨果知道自己不是圣人,没有拯救别人的责任和义务,但是他不想要看着迈克尔这位伟大的流行音乐之王被这种下流、无耻、恶心的毁谤所吞噬,他也不想要看到迈克尔的音乐才华就在这令人作呕、令人厌恶的八卦之中逐渐被消磨殆尽,他更不想要看到2009年六月二十六噩耗传来时世界各地一片哀悼的画面……

    其实对于历史的必然性雨果一直都是知道的,所谓的蝴蝶效应在历史河流里会被无限放大,电影“蝴蝶效应(The。Butterfly。Effect)”和“环形使者(Looper)”就说明了这一点,简单来说,如果雨果回到八十年代,阻止了陈雨果的父亲和母亲相遇,那么就没有陈雨果了,是不是也就没有之后的雨果穿越了。

    所以,雨果现在站在历史的一个节点,根据自己对未来二十年的了解,然后去改变历史,是否会对整个历史发展产生改变,又是否会严重到抹杀他的存在,这些都是不确定的。

    但反过来说,雨果所知道的这个历史本来就有变化了,比如说“死亡诗社”原本的演员就不是雨果-兰开斯特;然后在过去一年时间里,雨果也改变了许多历史,比如说“闻香识女人”和“义海雄风”的演员都改变了。

    而且,退一步说,雨果也不愿意眼睁睁地看着迈克尔就这样踏入陷阱,虽然他才和迈克尔刚刚见面,而且迈克尔也不是荣耀至死这样摇滚乐队的引导人,但雨果却不会否认自己对迈克尔的钦佩和崇拜,他也不想要再次亲眼目睹自己偶像的坠落。

    所以,雨果觉得,自己应该提醒迈克尔。

    但问题是,应该怎么提醒?雨果觉得这个问题十分棘手。

    难道说直接大喇喇地提醒迈克尔,“嘿,你要注意那个乔丹-钱德勒哦,他会利用谎言对你进行诬告”,且不说迈克尔是否愿意相信雨果的问题,单说这句话是预知未来的情况,就没有人会当真了,估计雨果说出来之后,迈克尔就认为雨果是神经病了。

    更何况,雨果是一个刚刚认识的人,就连朋友都算不上,而乔丹-钱德勒已经和迈克尔认识了大半年,并且是迈克尔最信任的孩子,真正的孩子,迈克尔要相信谁这是再简单不过的一个选择题了。

    还有,雨果不会忘记,迈克尔是一个警戒心十分强的人,他愿意和雨果搭话就已经是破天荒的事了,按照平时的风格,迈克尔估计一秒钟都不会停留,转身就离开,就好像他宁愿迟到也要推迟时间在黑暗之中悄悄进入剧院里一般。

    雨果和迈克尔第一次见面,就要去提醒对方未来还没有发生的危险,雨果怎么都觉得迈克尔会把自己当做神经病看待。其实自己被认为是神经病倒无所谓,重点是自己的警示没有起到作用,迈克尔依旧处于危险之中,那就太糟糕了。

    雨果顿时觉得很无力,他现在就处于一个进退两难的位置,似乎找不到一个更好的办法来解决。

    看着眼前说起孩子就露出温柔笑容的迈克尔,雨果还是决定尝试一下,刚才迈克尔就说“也许,这个世界上只有孩子才不会说谎了吧”,雨果仔细想了想,点了点头对迈克尔的话表示了肯定,“当然,孩子就是天使,他们总是能够看到这个世界上最纯净的一面。”这是事实,雨果的话也让迈克尔微微点头表示了认可。

    随即,雨果又说到,“所以父母对孩子的教育就十分重要,因为父母就是孩子学习的对象,就好像在一张白纸上绘画一样,父母手中的蜡笔是什么颜色,孩子就会显现出什么色彩。”这话让迈克尔愣了愣,因为这让他想起了他那严厉凶狠的父亲。雨果的话语还在继续,“很多时候,孩子什么都不懂,只能遵从父母的指示。”

    雨果隐蔽地看了一下迈克尔的反应,然后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的语气,像是闲聊一般接续说到,“我之前就听说过,有父母利用孩子的纯洁去偷东西甚至是抢东西,人们根本不会对孩子有警惕,所以很容易就被孩子得手。”虽然这种事情进入二十一世纪之后越发猖狂,但在历史长河里却屡见不鲜,也算是有理可依了,“也许,孩子是最纯洁的,但父母身为大人却不是,当父母被利益蒙蔽了双眼时,他们就会指使孩子做出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事。也许,这也是这个社会的一种悲哀吧,同时也是教育之所以重要的原因。”

    迈克尔沉默下来了,雨果却不知道是好还是坏,他已经尽可能隐蔽地将警示透露出来了,而迈克尔那安静的表情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其实不要说迈克尔了,就连约瑟夫都察觉到了不对劲。

    平时雨果并不是一个不知道分寸的人,但今天雨果不过和迈克尔第一次见面而已,就把话题带到了如此深刻严肃的位置,这实在是有些不礼貌。约瑟夫不由偷偷拉了拉雨果的袖子,然后瞪大眼睛看了雨果一眼,似乎在询问着,“你在干什么!”

    但雨果却无法回答约瑟夫,只能微微皱起眉头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心中有数。

    约瑟夫看到雨果那严肃的表情,根本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也不由愣住了:雨果,这是在计划什么吗?

    雨果当然知道自己鲁莽,但这已经是威力最小的版本了,他和迈克尔算不上是朋友,也不知道未来是否有再次见面的机会,特别是在迈克尔长年累月都不会走出他在比佛利山庄的梦幻庄园豪宅的情况下,谁知道下次见面是什么时候,也许就是在乔丹-钱德勒事件之后了。所以,雨果不得不冒险,他自己也是有苦难言。

    雨果此时前所未有地感受到,在历史长河里,其实个人的力量真的很渺小,就好像他即使知道九一一事件会爆发,但他依旧无能为力一样,他不是超人,也不是美国漫画里的英雄人物,更不是耶稣降世,他没有能够拯救世界,同样也没有能够改变别人的命运。

    雨果可以明显感觉到,迈克尔听到自己的话之后,情绪明显沉淀了下来,而且两个人之间的物理距离虽然没有任何变化,但心理距离似乎在悄无声息地拉大。看来,迈克尔内心的警戒又开始筑墙了,难道,就要这样失败了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