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275.第275章 275 一无所有

    雨果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就好像从沉睡之中刚刚苏醒过来一般,将内心所有的负面情绪都排泄出去,感受着筋骨折腾所带来的酸痛,舒爽地长长吐出一口气。此时雨果终于彻底从山姆的角色之中走了出来,脑海里汹涌的情绪都平复了下来,雨果可以清晰地感受到湖边吹来的凛冽寒风,同时还带来了工作人员们欢笑的声音。

    雨果快步走下楼,用轻松的声音询问到,“在享用夜宵,有我的份没有?”

    “快,快,都要被吃完了,只剩下骨头了。”有人哈哈大笑地回应到,大家都骚动着表示对雨果的欢迎。

    二楼的房间里,那台电话就这样静静地放在床头柜旁,彷佛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般。

    约瑟夫看着雨果下楼来,心里也不由松了一口气,刚才他就察觉到了雨果的不对劲,虽然他留给雨果独处的空间静静思考,但还是难免担心,现在看到雨果脸上又重新扬起了笑容,这让约瑟夫紧绷的肩膀也松弛了下来。

    约瑟夫走了上前,递了一瓶啤酒给雨果,雨果瞪大眼睛看了过来,“明天还有拍摄呢。”

    “没事,偶尔醉一次,不会有太大影响的。”约瑟夫还是把啤酒放到了雨果的手里,“喝点酒,大醉一场,之后一切就都会好起来的。”

    雨果的视线落在了手里的啤酒瓶上,不由莞尔,“难道你就不担心跨年之夜的情况再次出现?那明天的拍摄可就要耽误了。”

    “你是说你喝醉了之后,像疯子一样一路上大喊着乌玛的名字,一间一间酒吧去找她,那样的事?”约瑟夫带着点点调侃的语气说到,结果就看到雨果一张脸顿时黑下来了,“我那天醉成那样了?你们也不拦着我,哦,上帝!”

    雨果懊恼地捂住了脸颊,那天喝醉酒之后的事他真的没有太多印象了,断断续续的只有一些零散片段。现在被约瑟夫这样一提醒,雨果这才知道,原来自己那天晚上居然做出那么丢脸的事,果然是酒精误事!

    雨果那懊恼又烦躁的表情并没有太多伤感,可以看得出来,他已经不介意再提起过去那些事情了,约瑟夫原本还以为自己多嘴了,但看到雨果的反应之后,总算是彻底放心了下来,“我和卡尔两个人拉着你,都没有拦住,亚历克斯和查理兹在旁边都已经笑得不行了,你后面跑得和豹子一样,只有莱昂纳多一个人跟上你了,后面你们两个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雨果也想了起来,那个晚上自己的朋友们全部都在身边,不断安慰着自己,还一起欢笑一起庆祝,嘴角的笑意不由就勾勒了起来,“我和里奥去找乌玛了……哈哈哈哈。”雨果想起自己和莱昂纳多两个人狼狈的模样,不由是哈哈大笑起来。

    “雨果,今天你的表现太出色了,真的是太感谢你了。”诺拉走了过来,手里也拿着一瓶啤酒,对着雨果举了举,“还有,感谢你的夜宵。”然后诺拉仰头就喝了一大口啤酒。

    雨果却是呵呵地笑了起来,“诺拉,这拍摄才开始而已,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杀青呢。”雨果的话语让大家都哄堂大笑起来,“既然得到了导演的许可,那我们喝酒可就不算是过错了。”

    话音落下,雨果对准了啤酒瓶口,直接仰起头,就开始把啤酒灌到了胃里,原本只是打算喝一口的,但等反应过来时,大半瓶都已经下肚了。约瑟夫站在旁边也没有阻止,他知道雨果刚刚恢复过来,也许大醉一场确实能够将所有的历史都留在过去,然后以全新的姿态迎接明天。

    看着雨果喝酒豪爽的模样,诺拉连连惊呼,“嘿,我可没有允许你喝醉,明天还有拍摄任务呢!”

    而剧组工作人员立刻就开始起哄了,“诺拉!好不容易喝一次酒,就喝一瓶也太不过瘾了!”旁边还有人在不断呼喊着,“雨果!一口干!一口干!一口干!”

    雨果酒量一般,但是喝酒却很干脆,不会推三阻四,所以他举起了酒瓶,把剩下的三分之一也都倒进了嘴巴里,然后举起酒瓶往自己头顶上一倒,“呼,那么,现在轮到谁了?”

    “哦,哦!雨果下挑战书了,快,快,我们可不能认输。”工作人员不是老油条就是年轻人,最喜欢起哄,特别是喝酒的场合,气氛很快就被炒热了起来。

    诺拉本来是想要阻止的,因为明天还有一大堆拍摄任务,但诺拉却发现,约瑟夫并没有阻止雨果,她也不由想起刚才结束的那场戏,雨果似乎有些入戏太深,拍摄结束之后雨果也消失在她的视线里,约瑟夫更是一直安神不宁地看着二楼。诺拉虽然不是演员,但她却知道,演员调整自己状态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所以仔细想了想,她也就没有说话了。

    连续喝了三瓶啤酒,由于喝得太急,雨果也觉得脑袋有些晕乎乎的了,他本来就不是酒量好的类型,突然整瓶整瓶地灌啤酒,胃部一下就翻滚起来,要不是雨果及时坐下来调整一下,估计现场就要吐出来了。

    晕晕乎乎地躺在沙发上,周围的工作人员顺势就开起了夜宵派对来,还有人又一溜烟跑出去买酒了,雨果可以清晰地听到耳边那忽远忽近的吵杂声和喧闹声,眼前的人群开始晃晃悠悠地摇晃起来,这让雨果意识到,自己有点醉了。

    闭上眼睛,就可以感受到一种轻飘飘的腾云驾雾的感觉。雨果的右手下意识地在沙发靠手上轻轻拨动着,在别人看来也许就只是手指的弯曲而已,但如果有人仔细观察,就可以发现,其实雨果是在做勾吉他琴弦的动作。

    雨果只觉得脑海里那迷茫一片的云雾之中,一阕旋律宛若凛冽的泉水一般汩汩流淌。

    “是否还是死亡比较好?是否还是放弃比较好?他们说没有了她,我的生活会更好,他们带我去街上的酒吧借酒消愁,我强颜欢笑但其实一步也不想走。”

    所有的错杂情绪化作一句句歌词,用吉他的弦音演绎出来,那充满沮丧的歌词就好像是雨果和山姆两个人内心的真实写照,伴随着旋律的流淌而出,将内心的负面情绪都宣泄出来,记忆里的伤心和痛苦就像是遭遇了橡皮擦一般,一点点消融在旋律之中。

    “他们说喝点酒,你就会把她忘记,但痛饮过后,我就知道她一直在我心里。他们知道不久之后一切都会过去,他们以为我发了疯,但对于我这是最好的感觉。”

    雨果嘴角的笑容就这样伴随着旋律勾勒起来,在那酣畅淋漓的情绪宣泄之中,迟钝的雨果十分清楚所有一切真的结束了,没有狗血,没有逆转,没有其他可能性,就这样结束了。

    “我的兄弟都在身旁,努力想要让我保持冷静,因为一路上我都在大声嘶喊你的名字,我发誓若现在能与你相见,我就能让你回心转意,回到我身边。我知道自己已经喝醉,但我还是要把话说出,这次她一定能听进去,即使我自己发音已不清楚。我打通她的电话,对她大声倾诉:我依然爱着她,但她却什么都不说。”

    雨果躺在沙发上,闭上眼睛感受着酒精让自己忽高忽低的颠簸感,耳朵边上的喧闹和嘈杂反而让他脑海里的旋律越发清晰明了,就如同一道明亮的阳光穿透乌云一般,徐徐洒落下来。

    “于是我跌跌撞撞,穿过栅栏和铁轨,我知道只要当面告诉她,她就会恢复理智,虽已醉得不省人事,但我依然走到她家门前,若她见我如此受伤,必定会重新回到我身旁。”

    雨果的脑海里不自觉地开始回放过去的点点滴滴,跨年之夜时那些模糊的记忆开始逐渐清晰起来,他和乌玛在“最后的分析”首映式上第一次交锋,而后两个人又意外相遇,再就是乌玛的主动探班……所有回忆的画面都是如此清晰,但却又徐徐地在吉他清冷的弦音之中被击得粉碎,化作一阵烟尘,成为记忆的土壤。

    “我的兄弟都在身旁,努力想要让我保持冷静,因为一路上我都在大声嘶喊你的名字,我发誓若现在能与你相见,我就能让你回心转意,回到我身边。我知道自己已经喝醉,但我还是要把话说出,这次她一定能听进去,即使我自己发音已不清楚。我打通她的电话,对她大声倾诉:我依然爱着她,但她却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说(She。Said。Nothing)。”

    这没有任何修饰的陈述歌词,却在一种苍凉的演绎之下充满了震撼心灵的冲击感,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在脑海里勾勒出来的逐渐高昂的嗓音之中完全释放出来,让雨果的情绪没有任何阻挡地发泄出来。爱人离去的痛苦,就好像一把匕首插入心间一般,鲜血淋漓,这个画面栩栩如生地从雨果的歌声之中描绘出来,在眼前形成一幅画卷。

    “噢,我想要听到她的话,但她却什么都不说。噢,我一无所有,我已失去一切(I。Got。Nothing)。噢,我想要听到她的话,但她却什么都不说。噢,有时爱情会让人发狂,噢,你双手颤抖,瘫倒在地上。当你意识到已无人会守候在你身旁。”

    副歌的曲调开始不断飙高,将歌词完全撕裂,就好像是破碎的洋娃娃,洒落下漫天飞絮,却也将内心所有的悲伤、痛苦、挣扎、纠结全部撕碎。

    “是否还是死亡比较好?是否还是放弃比较好?他们说没有了她,我的生活会更好。噢,我想要听到她的话,但她却什么都不说。噢,我一无所有,我已失去一切。噢,我想要听到她的话,但她却什么都不说。噢,我一无所有,我已失去一切。”

    雨果就这样静静地躺在沙发上,胸口急剧地喘着粗气,所有负面情绪都化作旋律消失殆尽,这让雨果猛然睁开了眼睛,彻底清醒了过来,他前所未有的清楚意识到:这就是结局了。

    这首刚刚创作的“一无所有(Nothing)”,也许就是他和乌玛之间最真实的写照,也许以前有点什么,也许一切顺利的话未来会多点什么,但现实就是,现在他们之间什么都没有,一无所有。

    所以,这就是句点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