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274.第274章 274 一通电话

    雨果有些慌乱地想要寻找到一个救生圈,但空荡荡的房间里却没有任何可以让他攀附的东西,雨果只觉得胸腔里的氧气开始变得稀少,他不得不猛地一下把窗户推了开来,让华盛顿湖面的风如同一股气浪一般狠狠地撞击在他的脸上,将他所有的表情都冲走,虽然凛冽的狂风让他几乎无法睁开双眼,但他还是固执地瞪大着眼睛,让双眸承受着风刃的刺激,彷佛用这种方式就可以将大脑纷乱的思绪都沉淀下来一般。

    但可惜,雨果失败了。

    雨果的脑海里不断回放着爱人永远离去的悲痛,他的潜意识深处似乎知道这是属于山姆的情绪,但雨果却无法自拔,他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入戏太深之后,他和山姆融为一体,以至于根本没有办法将故事和现实分辨清楚。所以,这种巨大的悲痛瞬间上涌,将雨果淹没。

    华盛顿湖上空的狂风不断吹来,这使得雨果的眸子开始变得极度干涩,紧接着就被湿润所充盈。雨果慌乱地闭上了眼睛,他转身靠在了墙壁上,大口大口地呼吸着,虽然身体里的山姆正在悲伤地泪流满面,但雨果自己的情绪却不希望被眼泪泄露了自己的软弱,这两种情绪就好像两个截然不同的人格在雨果的脑海里打架,那种宛若要撕裂雨果精神意识的痛苦不断消耗着他的体力,让他不得不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只有这样他才能缓解内心那几乎要将他折磨致死的痛楚。

    好不容易才让情绪缓缓地沉淀了下来,雨果的视线里出现了床头柜上的固定电话,他不自觉地就伸出手去抓住了电话听筒,他也不知道这个动作到底是山姆还是自己做出来的,但在他意识到之前,他就已经握住了听筒,然后拨通了一连串电话号码。

    恍惚之间,雨果彷佛看见了一个身影走进了房间里,他抬起眼睛模糊地看着,呢喃着说到,“玛吉……”他就好像山姆在午夜梦回时不断梦见妻子玛吉一样,看到了幻影,可是下一秒,眼前的人影又发生了变化,雨果愣在了原地,所有话语都卡在了喉咙里,因为此时站在他眼前的又变成了乌玛。

    雨果不得不闭上了眼睛,但是心底的山姆却又不断在怒吼“睁开眼睛”,让雨果不得不在虚幻和现实之中狼狈地拔河着。

    这时,电话另一端被接通了,传来了一个声音,“你好,这里是乌玛-瑟曼。”这个熟悉的声音将雨果从所有思绪之中唤醒了起来,雨果浑身就彷佛通电一般,脑袋的混沌逐渐清醒了过来。

    脑海里山姆和玛吉的影子缓缓消失,自己和乌玛的身影缓缓出现,这让雨果已经过热的大脑总算是逐渐冷却了下来。自己居然拨通了乌玛的电话号码,雨果揉了揉自己不断刺痛的太阳穴,他完全没有预料到这样的事情来临,他更不知道电话拨通了之后应该说些什么。

    有那么一瞬间,雨果想要挂了电话,但是在他做出动作之前,他就率先开口了,“给我一个理由。”雨果不知道这是山姆在说话,还是自己在提问,但话语说出来之后,雨果反而恢复了冷静,因为他的确需要一个答案。他就这样静静地坐在床头柜旁边,拿着听筒,等待着一个答案的出现,或者等待一次真正的完结。

    乌玛接起电话之后,许久许久都没有人说话,她还以为是恶作剧,特别是听筒里就只能听到对方的呼吸声,这在深夜里就越发显得诡异了。但是就在她准备挂电话之前,听筒里就传来了声音,“给我一个理由”,虽然对方没有说名字,但她知道那是谁,这个声音,她又怎么会忘记呢。

    事实上,这是雨果要求乌玛离开之后,三十三天以来的第一次联系。两个人之前就好像是彻头彻尾的陌生人一般,没有任何的交集。

    两个人没有真正意义地交流过,双方都没有解释任何细节;两个人也没有真正地说“分手”,彷佛所有关系都还是按照之前一样保持着一般;两个人更没有像情侣一般为分手的理由争吵,一切都被云淡风轻地掩埋了……一切都是如此平静,直到今天。

    雨果想要一个理由。

    之前所有的一切都十分正常,甚至堪称完美,不管是跨年之夜的前半段,还是两个人在马里布度假的三周,所有一切的发展都十分顺利,浪漫的细节、幸福的时光、美好的瞬间就如同最绚丽的花朵一般,至今历历在目。

    但是突然一切就都变了,只因为乌玛参加了“糖衣陷阱”的试镜?那么乌玛为什么不争取,她可以向雨果解释自己只是为了事业而已;那么雨果让乌玛离开时,她为什么没有任何犹豫和闪躲,干脆利落地就离开了,而之后一点留恋都没有;那么……过去发生的一切是不是都是虚假的,都不存在?

    乌玛知道雨果想要的理由,但是她不想给雨果,也不能给雨果。因为她无法承认自己最初开始接近雨果时,的确有利用雨果的心思,“义海雄风”的首映式就是那个契机;因为她无法承认自己之后被雨果的真诚所打动了,内心出现了动摇,但是当机会再次来临时,她依旧选择了机会而不是雨果;因为她无法承认自己在伤害雨果的过程中,即使知道可能造成的结果,她依旧义无反顾……

    所以乌玛选择了沉默。

    电话的两端都陷入了沉默,周围的一片寂静让呼吸声都变得格外清晰,雨果可以听见乌玛屋子里电视机正在播放新闻的声音,乌玛也可以听见雨果窗外工作人员们大声欢笑的声音,这些细琐的嘈杂声让电话里的沉默显得更加幽静。

    雨果忽然就意识到,其实他询问理由只是无用功而已,乌玛在过去一个多月时间里没有任何联络,这就是乌玛的答案了,再清楚不过再简单不过再直接不过的答案了。雨果的大脑前所未有的清晰起来。

    问题从来不在于“为什么”,而在于“所以”。这段关系对于乌玛来说,不管存在与否,她面对事业的机会时,还是选择了放弃,那么过程是挣扎纠结还是毫不犹豫,又有什么关系呢?这段关系对于雨果来说,他付出的信任没有能够得到回报,他付出的感情没有能够得到回应,就好像今天他入戏太深之后,冲动之下拨通了电话,这就说明他内心深处还是重视这段感情的,但那又如何呢?

    过程的细节已经没有追究的必要了,这就是结果。这就好像分手之后女人去质问男人山盟海誓为什么都不算数了一般,因为爱情已经结束了,所有的誓言自然也都不算数了,再简单不过。乌玛的沉默,如同过去三十三天来的沉默一般,就是答案了。

    雨果闭上眼睛长长吐出了一口气,彷佛想要把内心所有的毒素和浊气都倾吐出来一般,过去一个月的压抑在今天“山姆”的带动下终于彻底爆发了出来,然后就这样宣泄了出来。随后,雨果嘴角勾勒起一抹微笑,带着讽刺,同时又带着欣慰的笑容。

    讽刺的是,这段所谓的感情就这样虚无地结束了;欣慰的是,至少曾经还拥有过快乐的瞬间。

    雨果决定放手,不是放过乌玛,而是放过自己,他不想要再傻乎乎地纠结过去,只有放下过去才能展望未来。就好像山姆一样,一直沉溺在缅怀妻子玛吉的回忆里,他是没有办法迈开脚步的,即使他在继续生活着,但他的灵魂却始终停留在过去,只有当山姆真正放下之后,他才能开始重新生活,安妮就是属于他的未来。雨果也决定这样做。

    雨果那宛若火山喷发一般的大脑终于安静了下来,心底深处的伤口被重新拆开,然后把腐肉和流脓都清除干净,虽然依旧在缓缓淌着血,但那淡淡的疼痛却不再致命,相反能够让雨果保持清醒。

    “还记得吗?我说过我专门要弹吉他给你听的……”雨果终于开口打破了沉默,两个人之间似乎有长达一个世纪没有说话了,就这样安静地坐在电话的两端,然后雨果开口了。只是,乌玛没有预料到,雨果的第二句话会是这个。

    乌玛因为雨果的这句话心脏猛然一缩,这句话是什么时候说的?她的脑海里只有一片混乱的思绪,很难找出一个清晰的线索,许久之后,乌玛这才想了起来。跨年之夜西德尼家派对上,她带着雨果跳舞时,雨果因为不会跳舞一直踩到她,最后答应以弹吉他作为补偿。没有想到,雨果居然还记得,但她却花了好多时间才想起来。只是现在,已经恍若隔世了。

    雨果拿着听筒,等了一会,依旧是一片沉默,只有电视机里新闻的音乐声响,这一次,雨果没有再继续等待,他只是稍微握了握话筒,然后就把电话挂断了。

    乌玛听着电话里传出来的“嘟嘟嘟”忙音,她不知道为什么就想起了跨年之夜的慢四步,雨果生涩而笨拙的舞步让他记得冒出汗来,但为了自己,还是坚持不懈地努力着,雨果那专注而真挚的眼神,突然就出现在她的眼前。

    雨果看着夜色之中静默的电话,他告诉自己:这应该是句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