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268.第268章 268 翡翠之城

    飞机缓缓地在西雅图-塔科马国际机场(Seattle-Tacoma。International。Airport)落下,开始窗外那迷迷蒙蒙的细雨,整座城市就好像一副水墨山水画一般,浓墨轻描的绿色山林从眼底徐徐往远处蔓延开来,淡墨浅勾的城市边缘在迷雾之中若隐若现地勾勒出来,那一层薄纱般的雨雾在城市上空大片大片的弥漫,宛若约翰-罗纳德-瑞尔-托尔金(John。Ronald。Reuel。Tolkien)笔下美妙决定的中土世界,彷佛在地平线的远端就可以看见霍比特人的村庄错落交织。

    从航班走下来,雨果将棒球帽稍微压了压,把风衣的腰带系了起来,然后跟在约瑟夫的身后拖着行李走出机场,浓郁的绿色夹杂在一片水雾之中扑面而来,清新的泥土香气带着淡淡的潮湿在皮肤上轻盈跃动,那种只属于春天的生机和希望在绵绵细雨之中无限延伸,心里的疲惫和烦躁悄无声息之中都被化解得一干二净。

    难怪这里被成为翡翠之城,那美不胜收的青山绿水是如此美好动人。

    站在机场门口,没有人察觉雨果的到来,没有记者的包围,没有闪光灯的耸动,这让雨果不由松了一口气,虽然他现在已经把心情调整了过来,但见到记者一窝蜂涌上来时,心情还是难免烦躁,能够避免与记者打交道,这实在是再好不过的了。

    约瑟夫拦了一辆出租车,将两个大箱子搬上了后车厢,然后坐上车子,对司机说到,“第四大街,一千一百一十二号。”

    “W酒店(W。Seattle)?”司机开口确认到。

    “是的。”约瑟夫调整了一下自己的位置,给予了肯定的答复。

    司机缓缓将车子开出了停车区,车子里也就陷入了安静,只听得到轮胎与地面上水渍撞击时发出的声音,整座城市有种静谧的神秘感,一座座建筑在雨雾之中徐徐出现在窗外,让人断断续续地窥见这片土地的冰山一角。

    1993年的西雅图事实上远没有几年后那么远近闻名,此时的西雅图更多是依靠发达的造船业吸引眼球,而波音公司总部坐落于此则让雨城赢得了“飞机之城”的美誉,但是几年之后,把总公司地址选择在了西雅图的微软公司和星巴克逐渐开始崛起,则让这座城市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从那时开始,人们才真正注意到了这座城市的空气是多么新鲜、生活质量是多么高端,这也让西雅图成为了全美国最适合居住和生活的城市。

    西雅图还有一个名称,叫做“阿拉斯加门户”,无数人都从这里通往北美洲最后的荒野,雨果不由自主就联想起2007年的一部电影“荒野生存(Into。The。Wild)”,阿拉斯加那片一望无际的荒野在脑海里勾勒出大自然最真实的模样,冰天雪地、绿树成荫。

    作为阿拉斯加的门户,西雅图也拥有着和阿拉斯加一样的不可思议,它的海拔很低,却有着古老的冰川、活跃的火山和终年积雪的山峰,这使得城市里总是弥漫着一种清新洁净的凛冽气息。青山、湖泊、港湾、河道使得西雅图拥有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而典型的海洋性气候又让这里拥有了如春的四季。

    无论是在美国本土,还是在世界其他地方,都几乎找不到第二个城市能像西雅图那样,山峦、平底都被茂密的、几近原始的森林所覆盖。市区内外皆衬饰着幽静的港湾、河流、绿树,掩映着色彩丰富的街市。而在环绕着城市的青山之中,又错落地隐藏着几十个大小不等的湖泊。树木葱郁,草地青葱,甚至飘来飘去的雨,轻轻掠过的风,都带着青绿的颜色。

    被雨雾笼罩着的城市,青翠欲滴,让人几乎忍不住展开双臂去拥抱这座城市,感受着空气里雀跃而轻盈的绿色。

    看着在建筑之间若隐若现的华盛顿湖,雨果的嘴角不由挂起一抹笑容,低声对约瑟夫说到,“如果以后有机会,在这里定居,倒是每天都心旷神怡。”

    约瑟夫知道这两天雨果整个人都略显紧绷,虽然说他们都知道媒体的话不能全信,特别是经历了大牌疑云的事之后,雨果也明白了,无论是赞扬还是批评,媒体的话都要学会识别内容的水分;但是了解道理是一回事,在生活里运用又是另外一回事。看着几乎所有媒体都在对“西雅图夜未眠”唱衰,正处于低谷的雨果难免失落。

    虽然说“闻香识女人”和“义海雄风”上映之前,其实看好的媒体就不多,但现在情况却不一样,“闻香识女人”时关注度算不上高,给予反馈的媒体也寥寥无几;“义海雄风”时雨果是处于一个上升趋势的,整体媒体反应算是比较均衡。而现在拍摄“西雅图夜未眠”却是雨果站在深不可见的谷底,顶着所有媒体的压力逆流而上,难度之大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这一次除了“洛杉矶时报”之外,只有“美国周刊”的詹姆斯-拉特为雨果说了好话,认为这是雨果咸鱼翻身的大好机会。可是真正权威的媒体之中,只有“洛杉矶时报”的尼古拉斯破天荒地站在了雨果这边,让人意外连连。

    所以,雨果的肩膀上压力确实十分巨大。

    约瑟夫看着雨果的紧绷,没有安慰他,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那些道理他们都懂,但真正要放宽心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而事实上,约瑟夫比雨果还要更加紧张,自从确定了“西雅图夜未眠”的出演之后,约瑟夫就开始失眠,所以他不要说安慰雨果了,就连自己都是一团慌乱。

    现在,看着雨果精神松弛了下来,约瑟夫也不由将视线投向了窗外的美妙景色,让紧绷到几乎僵硬的肩膀稍微放松一些,“居住在西雅图?你疯了,这里天天都下雨,烦都烦死了,空气都是潮湿的,感觉衣服怎么晒都晒不干的模样。”

    雨果轻笑了一声,“这里又不是倾盆大雨,这样的绵绵细雨,总是让人愉快的。难道你小时候没有这样的经历,扛着雨伞在小雨里奔跑,然后故意踩到水坑里,就为了看水花溅起的模样?大雨让人烦躁,但小雨却让人喜欢。”雨果又看向了窗外,“春天似乎就不远了。”

    “呵呵,那是因为你不住在这儿。”司机冷不丁地来了一句话,让雨果愣住了,而约瑟夫憋笑显得憋得很辛苦。“距离总是让人产生美。”

    雨果不得不承认司机的话很有道理,笑着回答到,“这段时间居住在这里看看就知道了。”拍戏开始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雨果都要居住在这里,可以提前感受一下西雅图的生活质量。

    “我看你还是居住在马里布好了。”约瑟夫看着雨果的笑容,情绪不知不觉就平复了下来,雨果的笑容似乎总是有这样的力量,就好像穿透阴霾的一缕阳光般,嘴角的弧度在自己意识到之前就伴随着雨果的笑容一起勾勒了起来。即使雨果自己现在也处于紧绷焦躁的状态,但约瑟夫依旧可以从雨果那里得到正面能量,这种感觉,很微妙,也很舒服。

    “住在西雅图,你的膝盖怎么办?”约瑟夫没好气地吐槽到,果然就看到雨果无奈地吐了吐舌头。

    雨果的膝盖有车祸旧伤,本来就容易在雨天发作,如果居住在西雅图,情况肯定是糟糕透了。所以即使西雅图的环境再好,这里依旧不是雨果的最佳居住地。

    出租车很快就抵达了目的地,从机场到市中心也就约莫半个小时的模样,当然连绵不绝的小雨将这段时间稍微拉长了一些。约瑟夫和雨果走进W酒店办理入住手续,还没有等手续办理完毕,老朋友们就从酒店大堂迎了过来。

    “下午好,伙计。”罗伯-莱纳第一个就迎了上来,雨果可以看到他身后还跟着一群人,但一时间只看到了诺拉-艾芙隆的身影,其他人来不及辨认,就被罗伯用力地抱住,遮挡住了视线,“哦,这糟糕的雨,让衣服都变得潮湿了,总觉得随时都有一种腐烂的味道。”罗伯郁闷地抱怨到。

    “罗伯,你怎么在这儿?”雨果却没有理会衣服的问题,而是好奇地看向了诺拉,两个人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诺拉微笑地解释到,“罗伯出现在剧组,是以演员的身份。”

    “演员?噢,抱歉,我都忘记了。”雨果这才缓过神来,虽然罗伯以导演的身份赢得了认可,但他是演员出身的,只是雨果一直将罗伯固定在“义海雄风”导演的位置上,所以总是容易忘记这个事实,“你在剧组里饰演什么角色?”雨果还没有拿到“西雅图夜未眠”的剧本,所以不太清楚情况。

    “你在工作上的朋友杰。”罗伯笑呵呵地说到。

    雨果在诺拉身后的那群演员身上随意打量了一下,却没有看到梅格-瑞恩的身影,“还好我不是最后一个抵达剧组的,否则耽误剧组的开机,我就要感觉无比抱歉了。”

    “事实上,我们整个剧组都在这里了,而你就是最后一个抵达剧组的。”诺拉看向了罗伯,两个人默契十足地露出了笑容,意味深长地说到。

    “呃,什么?”难道梅格在楼上房间里,还是怎么样,该不会要雨果上演自撸的独角戏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