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252.第252章 252 轻快悲伤

    查理兹发现雨果睁开眼睛之后,却并没有开口说话,她悄悄地抬起眼睛,然后才发现,雨果眼底一片朦胧,显然他处于迷迷糊糊的状态,根本就没有一个焦点,这让查理兹不由松了一口气。

    “雨果,你还好吗?”查理兹试探性地开口询问到。

    雨果顺着声音的来源聚集着自己的焦点,“噢,我没事。”然后轻轻点了点头,他只是觉得有些累罢了,头疼和膝盖疼让他浑身乏力,雨果强烈怀疑,自己坚持这么久的锻炼也始终没有把这糟糕的身体状况完全改正过来。

    看着雨果逐渐清晰起来的视线,查理兹又有些慌乱了,连忙错开了视线,匆忙之中她举起了手中的超市小票,“所以,这是歌词吧?刚刚创作的?”雨果轻轻点了点头,查理兹随口说到,“那你打算搭配什么旋律,清冷忧伤的钢琴吗?”

    听到查理兹的话,雨果轻笑了起来,嘴角那浅浅的弧度就这样漾了起来,牵动着查理兹的心跳微微上扬,“不,不,我不会这样做。”说起音乐,雨果的思绪稍微有了一些转移,语气也多了一点活力,他仔细琢磨了一下,“我想,也许我会选择用吉他,然后编一首轻快,甚至是欢乐的旋律,这样搭配起来。”

    雨果的话语让查理兹一脸愕然,“这……这……”她看了看手里的小票,那悲伤的词句依旧在眼里清晰可见,“这怎么搭配?”她很难在脑海里做出这样的构想,也许这就是音乐天赋的差别吧。

    看着查理兹那错愕的表情,雨果突然觉得很有喜感,笑容不由又更大了一些,“怎么,你不相信?如果你不担心吵醒亚历克斯的话,你可以到我房间里把吉他拿来……”后半句话都还没有说完,查理兹就一下蹿了起来,朝雨果房间跑了过去。雨果抿了抿嘴,“我把这当做是肯定的回答。”

    查理兹很快就把吉他拿了出来,递给了雨果。雨果原本就是半坐着的,他调整了一下坐姿,盘腿坐在了沙发上,然后抱着吉他开始熟练地调弦起来。吉他是雨果最有安全感的伙伴,因为他在过去十年的时间里都与吉他相伴,所以抱着吉他的时候雨果的心情总是容易安静下来,纷扰的思绪也伴随着吉他那清澈的弦音沉淀了下来。

    查理兹快速地坐到了沙发上,然后目不转睛地看着雨果在琴弦上轻轻拨动的手指,雨果彷佛根本没有做什么思考,只是在琴弦上随意拨动几下,那清澈的音质就如同月光一般倾泻而出,这让查理兹觉得实在是太神奇了。

    只见雨果看似随意地勾了几下指尖,原本只是简单的旋律就开始排列组合,屋子里满地的月光就开始跟随着雨果的吉他音开始翩翩起舞,一切美妙得不像话。

    “离去的游魂在枕头上留有香水的余味,没有丝毫光亮的房间里,我失眠了。几乎从未停止过的回音,时间彷佛停止不走,紧紧地压迫着我。”

    雨果那动人的嗓音带着微笑在演绎着歌词,查理兹刚才看到那死板的词汇,此时就好像注入了生命一般,在月光和夜色交融的地方如同涟漪一般舞动着自己的身躯。正如雨果所说,轻快的吉他弦音与歌词的悲伤全然不符,那略显欢乐的中板节奏如果不听歌词的话,就好像是在毕业舞会上会响起的浪漫华尔兹舞曲,唯美而动听,浪漫而美妙,可是搭配上失魂落魄的歌词,却有一种奇妙的触动,就像是窗外在夜色之中淅淅沥沥蔓延的雨丝一般,在视线里徐徐铺陈开来。

    “在下定决心之前我什么也做不了,明天能让一切沐浴在阳光之中吗?当你在我身边,当你在这里时我重新认识了自己,发现了自己,当你在我身边。”

    查理兹嘴角的弧度伴随着轻快的旋律往耳朵方向勾勒起来,雀跃的弦音缓缓切入了副歌,逐渐加快了速度,她只听到雨果那带着微笑的嗓音在活泼的旋律之中哼唱着,但是当她听到“当你在我身边”这句歌词时,一种莫名的悲伤就这样侵袭而来。嘴角明明还带着笑容,但眼底却染上了一层落寞,不是灰色也不是黑色,而是蓝色,如同月光一般的蓝色,从眼底向心底渗透。

    “突袭,因电视导致的头疼,喷薄而出的黎明,我失眠了。我并不害怕周围的任何一样东西,明天能让一切沐浴在阳光之中吗?当你在我身边,当你在这里时我重新了自己,发现了自己。”

    原本,不是只有煽情的音乐才动人,不是只有无尽的悲伤才真切,带着微笑的悲伤反而拥有一种无穷的力量,让心脏猛地一缩,刹那间就被击中,在笑容之中晶莹闪烁的泪花拥有一种悲伤却坚韧、痛苦却顽强的能量,从那清澈的吉他弦音缓缓流淌而出。

    “当你在我身边,当你在这里时我就像个孩子,你是我的所有,你是我的一切,黑暗之中我迷失了自我,但你的存在却照亮了一切,当你在我身边,当你在这里时我重新认识了自己,发现了自己。当你在身边,当你在我身边时我重新发现了自己,你是我的所有,你是我的一切。”

    雨果哼唱的声音越来越欢快,吉他的弦音越来越轻快,就好像是在演唱一首庆祝交往纪念日的浪漫情歌一般,带着丝丝惬意、点点悠闲、片片美好,但这种情绪却被歌词里的悲伤和灰心所感染,演变成为了一种蓝色的寂寞。

    听听雨果的歌词,“当你在我身边,你是我的所有,你是我的一切”,这不是缅怀,而是呼唤,可以想象得到,心底所有的甜蜜所有的幸福所有的浪漫都化作了指尖的弦音,淋漓尽致地传递了出来,而当内心所有美好的回忆都宣泄出来之后,转眼看看四周,这才发现身边已经没有那个人了,“当你在我身边”的现在时已经变成了过去时,心底的悲凉就在那袅袅余音之中绵延纠缠。

    查理兹脸上依旧挂着笑容,眼眶里也没有泪珠,但心底却是无限的心疼,隐藏在轻快和欢乐背后的哀伤,在月光之中尽情舞动,就好像一位优美的芭蕾舞者在刀尖上进行表演,舞姿越动人,疼痛越深刻,所有观众都看到那绝美的姿态,却没有人看得到脚底的鲜红。

    演奏完整首歌之后,雨果就这样安静地抱着吉他坐在原地,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之中,查理兹可以看到雨果嘴角的那抹笑容,那清澈的眸子里是一片干涸,但查理兹却知道,此时雨果的内心是一片蓝色。

    “所以,你打算怎么命名这首歌?”查理兹打破了大厅里的沉默,故作轻松地询问到。

    雨果从自己的思绪中清醒了过来,抿了抿嘴,“‘身边有你(When。You。Are。Near)’。”雨果说完之后,发愣了一会,低声呢喃到,“也许,我应该使用过去时……”然后雨果就愣愣地看着桌面上那张孤单的超市小票,眼底布满了不确定,这让查理兹的眼泪差一点就要滑落了下来。

    查理兹连忙偏过头大口深呼吸了两下,控制住了情绪,努力装作淡定地说到,“现在其实就挺好,我觉得这首歌已经很完整了,你不应该再做修改。”

    雨果转头看了看查理兹,犹豫了一下,然后才缓缓点了点头,“恩,那就这样吧。”说完之后,他就满身疲倦地靠在了沙发靠背上,彷佛刚才的演唱消耗了全身的力量一般,抱着吉他将脑袋靠在了软绵绵的椅背上,低声呢喃着,“这样挺好,挺好。”然后徐徐闭上了眼睛。

    查理兹就这样安静地坐着,没有再说话。电视机里依旧小声传来播放电影的嘈杂声,但却越发衬托出整个大厅的安静。查理兹看着电视机屏幕发呆着,但却一点睡意也没有,脑袋里空荡荡的什么想法也没有,只是当转头看向雨果时,眼底还是浮现出淡淡的担忧。最近事情都挤在一起了,雨果面对着一波又一波的考验,不知道他还能够坚持到什么时候。

    不知过了多久,雨果似乎陷入了沉睡之中,查理兹站起来看了看,这才发现雨果的双颊有着不正常的潮红,额头还渗出了点点汗水,伸出手来触摸了一下,发现雨果的体温稍微有些高。查理兹担忧地翻找到了体温计,帮雨果量了量,果然,一百华氏度(三十八摄氏度),低烧。

    整个过程,雨果都迷迷糊糊地昏睡着,没有任何反应。

    查理兹想起今晚雨果说了膝盖旧伤复发,而且一直揉着发疼的脑袋,看来就是因为出汗太多又没有及时保暖导致受凉了,今晚洛杉矶的天气可不太好。不过还好,雨果的体温不算十分高,彻底出汗之后应该会好起来了。

    于是,查理兹小心翼翼地把吉他从雨果怀里拿出来之后,然后拧了毛巾帮雨果把额头的汗水擦干净,接着又把房间里的被子都抱了出来,将雨果包裹得严严实实。等这些事都做完之后,披着一床毛毯坐在沙发上,就这样守着雨果,静静得等着黎明的到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