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251.第251章 251 需要时间

    查理兹一下就说到了问题的核心,雨果的伤心和难过到底是什么原因,是因为这段感情的逝去,还是因为乌玛不愿意为这段感情进行抗争,亦或者是因为雨果的信任没有得到乌玛的回应。

    雨果愣在了原地,感觉有些发冷,不由打了一个冷颤,“也许都有吧。”雨果轻声说到。

    也许在最开始的时候,得知乌玛成为“糖衣陷阱”女主角时,雨果第一时间感受到的是背叛,约瑟夫提醒过他,查理兹也暗示过他,但他都没有给予重视,他选择了相信乌玛,所以当知道所谓的相信只是自己一厢情愿时,他最先感受到的是背叛。他给了乌玛解释的机会,又何尝不是不愿意相信自己的信任根本一文不值。

    可是当乌玛放弃了自我辩解的机会时,当乌玛放弃了为这段感情抗争的机会时,雨果内心的滋味也许就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在那一瞬间,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情感是否具有真实性,过去几个月时间所有的一切难道都只是幻影?

    曾经有那么一刻,雨果想起了安东尼关于乌玛的言论,难道乌玛真的是在利用他,把他当做她事业的垫脚石?随即雨果自我否认了这种想法,因为乌玛之前和他相处时,“闻香识女人”还没有上映,根本没有人看好雨果,自然也谈不上什么垫脚石;可是之后雨果又开始怀疑,乌玛和自己真正的约会却是从“义海雄风”首映式开始的,也许从那时候乌玛就开始盘算了……

    信任产生裂缝之后,所有疑点都会被翻出来,曾经不是疑点的细节也都会成为怀疑的种子。

    雨果必须阻止自己的胡思乱想,以至于他开始怀疑这段感情的真实性。所以,雨果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从上午一直睡到了半夜,其实雨果根本没有真正进入睡眠状态,半梦半醒之中的挣扎让他饱受煎熬,精神衰弱得彷佛随时都有可能崩溃一般。

    信任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也是背叛的可怕之处,因为一旦信任了,遭遇背叛的时候,所要面对的是自己整个世界的土崩瓦解。雨果现在就处于这样的阶段,他甚至没有办法对过去自己的情感做出判断。

    查理兹看着雨果脸上的脆弱,那种伸手触碰一下就会破碎的脆弱,在月光的映照之中投射出隐隐绰绰的倒影。查理兹不由自主伸出自己的手指,想要去触碰地面上的投影,但马上就又恐惧地缩了回来,她彷佛看到了那倒影在瑟瑟发抖,她担心自己的一个轻微触碰,这宛若沙子堆砌出来的城堡就会崩塌。

    “但是,”雨果沉默了许久,略带沙哑的声音惊扰了这一片沉静的月色,漾出一圈圈涟漪,让查理兹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原因真的重要吗?人的感情本来就很复杂,没有办法具体区分。不管是什么原因,结果是再清楚不过了,她留下了钥匙,甚至没有留下一个机会。”

    乌玛走得是如此坚决,她没有挽留这段感情,同时也断绝了雨果挽留这段感情的机会,这样的结果实在太过残忍。不要说雨果了,就连查理兹都怀疑,乌玛和雨果的这段感情真的存在过吗?

    “也许我现在只是喜欢她的,也许我内心深处是爱她的,我……我只是需要一段时间,一步一步靠近她。我正在努力着,也许,她也在努力着吧,只是……”雨果杂乱无章地说到,“也许她选择放弃这段感情不是因为她不想争取了,只是像她所说,爱情和事业之中,她选择了后者……又或者说,她不是不愿意相信我,只是当时的情况给她太少的选择了……”

    雨果说了一大堆之后,最后无力地停了下来,“但是她为什么不解释呢。”这些全部都是雨果的猜测,乌玛的真实想法雨果却是一点头绪都没有,他给了她解释的机会,但她拒绝了。任何一段感情,在缺乏交流的情况下,都是很难继续维持下去的,这是毋庸置疑的。

    “也许,她不想解释,就是因为她不想继续下去了。”查理兹看着雨果那茫然的眼神说到,这句话让雨果紧绷的肩膀彻底松懈了下去,这才是根本原因。雨果知道这一点,他一直都知道,所以就连从来不轻言放弃的雨果,他让乌玛离开之后也没有做出任何挣扎,不是因为他不够喜欢乌玛,而是因为他意识到了乌玛的真实想法:她不想继续下去了。

    当乌玛把钥匙放在玻璃碗里时,那清脆的响声也许就是这段感情最后的一个句点了。

    雨果颓丧地垂下了眼帘,“我只是需要一点时间弄明白,一点时间。”

    雨果并没有说他想弄明白什么,也许是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也许是想明白自己对乌玛的感情到底有多深,也许是想清楚怎么样走出现在这种困境……但查理兹知道,现在的雨果没有办法做正常的思考,信任的裂缝让他遍体鳞伤,以至于他根本没有办法思考。

    查理兹沉默了下来,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作为朋友她能说的都说了,剩下的就是需要雨果自己想通才行的,她无能为力了。陪伴着雨果一起走过这段时间,也许就是她身为朋友应该做的事了。

    “所以,你想喝酒吗?”查理兹岔开了话题,故作轻松地说到,“冰箱里还有很多啤酒,橱柜里还有一瓶红酒,我记得。”

    雨果长长地吐出一口气,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又再次揉了揉太阳穴,“如果可以,给我一瓶啤酒好吗?谢谢。”他头疼得离开,膝盖似乎又开始隐隐作痛了,这该死的天气。

    之前雨果还一直庆幸着自己身在洛杉矶,这里的其后是干燥少雨,而且降雪的几率也十分低,全年雨量更是十分少,原本都说洛杉矶的雨量基本都集中在冬季,但今天的冬天显然是一个晴朗的季节,这让雨果的膝盖一直都没有出现什么问题。但是今晚,这膝盖的疼痛真是抽走了他所有的力气,他甚至就连悲伤的力气都没有剩下多少了。

    查理兹拿了两瓶啤酒过来,递了一瓶给雨果,然后在沙发上重新坐了下来,她看到了桌面上散落的几页纸张,上面有用铅笔写的大段文字,于是指了指,“这是什么,我可以看吗?”

    雨果喝了一口啤酒,耸了耸肩表示无所谓,然后就闭上了眼睛,他现在觉得很累很困很疲倦,但却怎么都睡不着,眼睛明明已经发酸发痛了,但就是没有办法进入梦乡。雨果不知道是之前半梦半醒眯了太久,还是因为膝盖和脑袋的疼痛一直在刺激着他的神经。

    查理兹将纸张拿了起来,发现这居然是超市的小票,雨果在小票的背面随手写了一段话,像是日记又像是诗词,但查理兹猜测,这应该是一首歌词。

    “离去的游魂在枕头上留有香水的余味,没有丝毫光亮的房间里,我失眠了……当你在我身边(When。You。Are。Near。Me),当你在这里时我重新认识了自己,发现了自己。”

    字里行间的忧伤和悲痛跃然于纸上,这让查理兹不由看了雨果一眼,雨果依旧闭着双眼,揉着自己的太阳穴,然后再看向歌词,查理兹注意到了,“当你在我身边”,雨果使用的是表示附近的“Near”,而不是更加亲近的其他介词,仅仅是这一个词汇,就可以看出词句里细腻的感情,雨果需要的不是她在自己身边,仅仅是在自己附近这就足够了。

    而更为重要的是,雨果写“当你在我身边”这句话时使用的是现在时态,不是过去时态,这意味着雨果将这些文字记录下来时,不是一种怀念一种哀悼,而是一种呼唤。

    雨果不是在纪念逝去的爱情,而是在呼唤着乌玛的回应。

    当查理兹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刹那间她就被击中了,也许在雨果的潜意识深处,他伤心的不是乌玛的背叛,也不是感情的逝去,而是乌玛的放弃。没有任何抗争,没有大吵大闹,没有竭力解释,就这样轻易放弃了。这样的放弃,让雨果无法相信乌玛对他的感情,也让雨果无法相信这段感情过去的所有一切,更让雨果怀疑自己的信任是不是一文不值。

    查理兹有些慌乱地闭上眼睛,迅速低下头,唯恐自己的狼狈会被雨果看到。一直到这一刻,查理兹才知道眼前的雨果是多么痛苦,表面的苍白无力根本让人看不出他内心的痛苦和挣扎,也许在雨果的心底此时已经是鲜血淋淋、伤痕累累,但却没有办法治愈。

    查理兹再次睁开了眼睛,看着眼前紧闭双眼的雨果,雨果就好像睡着了一般,没有太多的动作,这让查理兹可以细细地打量着眼前的男人。

    其实查理兹一直没有真正仔细地打量过他,只是一眼看过去,就知道这是一位俊朗的男子,那种气质的吸引力甚至超越了外貌、五官所带来的感觉,但是细细看下来,查理兹却发现,雨果那如同用水墨一点一点勾勒出来的眉宇是如此细腻,就好像一副古老的水墨画一般,在月光的映照之下温柔而脆弱的延伸开来。

    那微微纠结在一起的眉宇让人不由自主就想要抚平它,然后告诉他,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忽然,雨果的眼睛就睁了开来,那双清澈的琥珀色眼眸一下就撞进了查理兹的视线里,那如同晨间山间迷雾的眸子彷佛一滴淡墨坠入清水里一般,漾出了一波波的涟漪,这让她手足无措地转移开了视线,心脏的跳动速度快得让她几乎以为自己就要窒息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