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236.第236章 236 迎头回击

    “这是一个陷阱。”约瑟夫简直不敢相信,一脸的僵硬,“而我就这样踩进去了!”约瑟夫是在自责,他在自责着自己的失职,他没有做好一名经纪人应有的责任,不仅没有,而且他还主动殴打了记者。

    虽然说避免了雨果直接殴打记者的惨剧,但对于任何一名艺人来说,其实经纪人就是和雨果的利益共同体,不可分割。更何况,现在的约瑟夫更像是雨果的经理人,关系更加紧密。所以,约瑟夫殴打记者,这就和雨果殴打记者没有什么区别,也许负面影响可以更小一点,但却小不到哪里去。

    “我也是。”雨果看向了约瑟夫,开口说到,这让约瑟夫愣住了,“记得吗?我朝那该死的记者挥起了拳头,只是比你慢了一步!”

    约瑟夫却摇了摇头,懊恼地抱住了自己的脑袋,低声说到,“可是我应该制止你的,我应该保持冷静的。”

    “乔,醒醒,这不是你的错。”卡尔就坐在约瑟夫的身边,他连忙开口安慰到。

    “对啊,如果是我,我也早就上前给那该死的混蛋一拳了!”亚历克斯也紧接着附和到。

    查理兹闭上眼睛深呼吸了一下,“你们没有在帮忙。”然后查理兹看向了约瑟夫,“乔,现在不是在互相揽责任的时候,不管这是谁的错,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必须想办法解决才行。按照雨果的说法,显然那记者疯了,他就是豁出一切为了换这条新闻,明天这方面的新闻就会涌过来了,如果我们不做好准备,事情只会更加糟糕。”

    查理兹使用的是“我们”,而不是“你们”,雨果注意到了这个细节,先是有梅丽尔、杰克、阿尔等人的安慰,现在又有一群好友同仇敌忾,这总算让雨果恢复了些许自信,也许娱乐圈真的很险恶,类似于安东尼这样的事情会层出不穷,但至少他的身边还有这群朋友相伴。

    “当然,事实上你和雨果两个人根本就没有错,都是那该死的混蛋一手策划的。”查理兹也愤愤不平地嘟囔了一句,她虽然一直在保持冷静,但内心终究是没有办法原谅那名记者的胡言乱语。

    听到查理兹的这句嘟囔,虽然此时气氛很紧绷,但雨果的嘴角还是不由往上扬了扬。

    “所以,现在应该怎么办?”亚历克斯开口说到,但得到的回应却是零,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

    现在大家都知道明天即将迎接雨果和约瑟夫的会是什么,但却没有人知道安东尼未来是否还有什么后续手段。更为糟糕的是,雨果和约瑟夫都想到了特蕾西和朗,他们两个是否会落井下石,又或者进一步想象,安东尼今天的挑衅是不是身后就有他们两个人的身影。

    仔细想想,安东尼今天的话题可不是凭空制造的,第一个是奖项,第二个是大牌,第三个是剽窃,第四个则是乌玛,这任何一个话题都是无中生有的废话,但在安东尼口中都是有坚信不疑的来源,那么,这个来源又是哪里?

    约瑟夫第一个反应就抬头看向了查理兹,果然他就看到了查理兹的视线落在了乌玛身上,这使得约瑟夫也不由把视线转移到了乌玛身上。其实今天这四个话题的共同点就是乌玛。

    关于奖项的讨论,雨果一直都在马里布,和朋友也没有任何交流,即使有,也只有乌玛了;大牌的事雨果的朋友们都知道,自然也包括了乌玛;至于剽窃倒可以认为是安东尼有心泼脏水,毕竟这是没有任何来源的揣测;最后说乌玛是借着雨果上位,这让约瑟夫想起了跨年夜乌玛和马丁-鲍姆的交谈,而且乌玛还选择留在了西德尼-波拉克的派对……

    更为重要的是,今晚乌玛的表现实在太过奇怪,之前在整个对峙过程中约瑟夫记得不清楚了,但他却记得雨果在和梅丽尔-斯特里普等人交谈时,乌玛就站在他旁边两步远的地方,阴晴不定地低头思考着什么,原本约瑟夫还以为乌玛是受到了惊吓,但在担心雨果。但在这之后,乌玛就一直心不在焉,原本她是一个存在感很强的人,可是回来之后,乌玛就几乎消失了一般,始终停留在她自己的世界里。

    约瑟夫长长吐出一口气,他强迫自己不要再继续胡思乱想了。因为约瑟夫知道,这一切都只是推测而已。约瑟夫知道他的推测也是没有任何根据的,这就好像安东尼对雨果的污蔑一样,他如果随口说出来也就是对乌玛的污蔑,这是不负责任的。更何况,约瑟夫知道,雨果是相信乌玛的,而且乌玛也没有理由要害雨果。所以,约瑟夫不由收回了视线,他和查理兹两个人视线交错在了一起,彼此看了看,然后就往其他地方撇了开来。

    沉默之中,卡尔的声音传了过来,“要不,特蕾西……或者朗……”

    “不,当然不!”雨果斩钉截铁地说到,他知道卡尔的意思,且不管这件事的幕后黑手到底是谁,又或者特蕾西和朗也没有牵扯其中,单说人脉方面,特蕾西和朗就占据了很大的优势,他们能够帮上的忙太多了。但雨果却丝毫没有向他们求助的意思,“我宁愿依靠自己的能力来处理,无论什么结果我都愿意接受!”

    听到雨果肯定的回答,卡尔耸了耸肩,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了。雨果仔细想了想,“现在考虑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或者未来有什么阴谋在等着我们,都是没有必要的。”刚才雨果大脑里也是一片混乱,关于特蕾西、朗,关于安东尼,关于娱乐圈,关于负面新闻,各种各样的想法交织在一起,让他根本没有办法理清一个头绪,雨果这是在说服自己,也是在说服大家。

    此时此刻,去追究根本没有头绪的源头和根本没有任何迹象的未来,都是不理智的,当务之急是应对明天即将到来的混乱,之后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毕竟,我在明敌在暗,只能如此了。

    “我想……”雨果的声音重新带上了淡淡的温暖,但却比平时更多了一些坚定,“我想我们就在媒体面前主动承认错误,不要和他们纠缠……”

    “为什么!”亚历克斯直接就打断了雨果的话,他觉得简直就无法理解,“明明就是那该死的记者挑衅你的,明明就是他不断在毁谤你侮辱你,为什么要我们承认错误,为什么!这不公平!”

    “亚历克斯……”雨果试图开口说点什么,但亚历克斯却冲动地站了起来,愤怒地喊着,“我们应该主动揭发那记者的恶心行径,我们必须抗争到底,这是不容许的。今天他可以侮辱你,看到你却低头了,未来人人都可以侮辱你,这是没有尽头的!”

    没有人阻止亚历克斯,因为大家都知道亚历克斯说的有道理,即使是雨果也没有办法反驳。

    “可是我们没有证据。”雨果无力地说到,“我们没有那名记者毁谤我的证据,当时事情发生太快了,旁边根本没有人听到我们的对话内容,如果他不主动提供这些证据,我们是没有办法证明他故意挑衅的。”

    “而且,牵扯到毁谤的事,你知道,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雨果补充说到。

    诽谤罪在美国可是一个棘手的罪名。

    在崇尚言论自由的美国,每一位公民都可以自由发表自己的政治观点,可以批评政府的政策失当,即便你的批评缺乏事实根据,甚至完全失实,政府不会告你诽谤。

    单纯从理论上来说,如果用失实的语言公开攻击别人,造成对方的经济或名誉损失,就构成诽谤罪,但是实际情况远比这要复杂得多。

    在美国,有两种人如果被人公开责骂,是很难起诉别人诽谤的。一种是政府公务员,一种是名人。作为政府公务员,必须忍受被人责骂的痛苦,即便对方的责骂是完全失实的,也不能告对方诽谤。作为名人,也是如此,因为身为公众人物,别人的谩骂,当事人也只能忍受,如果因为被骂就去起诉别人,一般也告不赢。

    为了最大限度的保护言论自由,名人受到言论攻击,甚至诽谤时,也很难通过法律途径获得胜诉。如此困难的最大原因,就是因为对于名人的报道往往是捕风捉影,这是为了满足公众知情权和言论自由的基本权利。而在诽谤罪定罪条件中,必须要能够证明“经济或名誉损失”。

    经济或名誉损失自然不能空口无凭,例如某人造谣说当事人有传染病或不良嗜好,使当事人失去了一个年收入为十万美元的工作职位,那么当事人就有了告他诽谤的真凭实据。为了要证明自己受到经济损失,可能要公开当事人的个人收入;为了要证明自己的精神损失,可能要公开当事人的医药费用,等等。如果不想公开,或者拿不出真凭实据,就最好不要轻易告人诽谤,否则就是白花精力、时间和律师费。

    而名人,恰巧无法出示这方面的真凭实据。因为作为公众人物,本来就是处于镁光灯之下的职业,加诸在其身上的“诽谤”,大多都只是娱乐效果之一,制造的伤害根本无法取证。比如说公众人物提出证据说,因为诽谤自己丢失了一个面试机会,“面试机会”这样虚拟的东西是不能作为证据提交的。所以,公众人物要用诽谤对抗媒体,显然不是一个明智的行为。

    雨果,毫无疑问就是公众人物之一。

    “再说了,即使我们证明他毁谤,但是我们出手殴打了那名记者的事,是事实,他不仅有人证还有物证,他那满脸的伤口就是最好的证据,我甚至可以想象他故意留着满脸伤口出现在媒体面前的情形。”这才是雨果产生了勇于承认错误想法的根本原因,因为事实不容更改,比起逃避责任来说,勇于承担责任才是正确的选择。

    “我应该打在他身上的。”约瑟夫低低地说了一声,虽然这只是他的一句感叹而已,但在此时此刻却莫名有种喜感,让在场几个人都扑哧一下,忍俊不禁笑出了声。雨果更是点了点头,“是,你应该把拳头砸在他身上看不到的地方,比如说肋骨或者屁股之类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