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224.第224章 224 坦荡朋友

    乌玛看着雨果进入了卫生间,深呼吸了一下,打起了精神,刚才的温柔和谨慎都收敛了起来,重复恢复她平时飒爽利落的姿态,然后抬头挺胸走向了查理兹的房间。不过在乌玛敲门之前,木门就直接打了开来,一脸疲倦的查理兹就出现在门口,乌玛露出笑容打起了招呼,“中午好,查理兹。”

    查理兹显然没有预料到自己一醒来就会是乌玛来迎接自己,懵懂地退后了半步,看清楚来人之后,这才打起了招呼,“哦……嘿!乌玛。现在是中午了?”查理兹一边懒散地将自己的头发随手用鲨鱼夹夹起来,一边朝着厨房的方向走过去,搜寻着灶台上的咖啡机。在雨果的影响下,查理兹、亚历克斯、包括楼上的约瑟夫和卡尔,都养成了早晨第一件事就是煮咖啡的习惯。

    “雨果还没有起床吗?他昨天晚上可是喝了不少。”查理兹随口问到,她知道乌玛这么早出现,肯定就是过来照顾雨果的,所以自然而然地说起了话题。

    同样作为女人,乌玛从来都十分清楚查理兹的魅力,那种浑然天成的气质不需要妆容也不需要打扮,举手投足之间就满溢出来,就好像现在,查理兹穿着一件简单的T恤和运动长裤作为睡衣,邋遢地把头发束起来,不仅没有化妆,而且还因为宿醉整个状态一塌糊涂,但就是这样的查理兹,依旧有着难以描述的慵懒魅力。

    最开始的时候,乌玛对查理兹是有警惕的,她知道查理兹和自己气场不和,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总是略显紧绷。但是后来,乌玛宣告了对雨果的所有权,而经过几次试探之后,她也知道查理兹和雨果仅仅只是朋友而已,包括不久之前乌玛为雨果准备浪漫晚餐,查理兹也和亚历克斯等人一样十分配合,这让乌玛放心下来。

    可是,昨天晚上乌玛选择留在了西德尼家,而陪伴雨果一起跨年的则是这群朋友,而朋友之中也包括了查理兹,这让乌玛已经平复下去的警惕又张牙舞爪起来,“雨果去洗澡了。早晨起来就喝咖啡,这习惯不好,而且你们昨天晚上还喝了那么多酒,我热了牛奶,你也喝一杯吧。”乌玛也走进了厨房,从微波炉里拿出热好的牛奶,倒了一杯递给查理兹。

    查理兹笑呵呵地说到,“谢谢。不过我和亚历克斯都养成习惯了,早晨没有咖啡似乎就觉得一天不完整,哪怕不喝,闻着咖啡香气也是好的。”查理兹虽然大脑有些迟钝,但她还是感受到了乌玛的警惕,这就是女人的直觉。她知道乌玛现在的举动其实就是在占据主动权,查理兹也没有打算和乌玛争,所以只是接过乌玛的牛奶,象征性地喝了一口之后,自顾自地忙碌了起来。

    “上帝,给我一杯咖啡。”亚历克斯沙哑的声音从房间里拖拖拉拉地传了出来,然后就看到了查理兹在煮咖啡的背影,兴奋地喊道,“嘿,查理兹,你记得雨果上个星期煮的那种咖啡是什么吗?给我一杯。”

    “乞力马扎罗?你确定?”查理兹皱起了眉头,只要想起雨果喝的乞力马扎罗咖啡,她就觉得嘴巴里一阵酸涩,“那咖啡那么苦!”

    亚历克斯整个人直接就趴在了沙发上,“对,我想喝口黑咖啡,提神一下,不然我总觉得自己在泥沼里走路。”

    “黑咖啡太可怕了。”乌玛笑呵呵地插话说到,这让亚历克斯立刻站立了起来,略显拘谨,“嘿,乌玛。”乌玛微笑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了,亚历克斯接着认真地解释到,“呵呵,我也就尝尝,雨果总是换着样式煮咖啡,我和查理兹也都养成习惯了……”亚历克斯没有看到查理兹在厨房里的挤眉弄眼,还是自顾自地说到,“现在每天早晨不喝咖啡就觉得习惯,闻闻咖啡香气也是好的。”

    亚历克斯的话语更刚才查理兹的话语重叠了起来,乌玛立刻就知道,他们的这个习惯是因为雨果才产生的。其实这本没有什么,居住在一起的时候本来就容易互相影响彼此的习惯,情侣是如此,家人是如此,朋友也是如此,同一屋檐下的影响力不可小觑。

    可是,今天乌玛比较敏感,昨晚她和雨果是第一次产生了争执,现在她又因为这些小细节而感受到了自己和雨果之间的距离感,这让乌玛握着牛奶杯的手指不由一缩,但表面上却没有任何异常,“呵呵,我为你们热了牛奶,雨果说你们昨天喝了很多,牛奶可以解酒。”

    查理兹听到乌玛说话的方式就知道不对劲了,乌玛这话语有太多玄机,第一个是“为你们热了牛奶”,显然就是把查理兹和亚历克斯一起包括了进去,这和专门为雨果服务然后顺带两位朋友的情况意义就不一样了;第二个是“雨果说”来表明她和雨果之间已经有过交流了,这在说明她和雨果已经有过深刻交流了。

    这种绕三圈的话语对于同为女人的查理兹来说,一听就明白了,她就知道,乌玛现在心里肯定不痛快,但查理兹却有些不屑。

    其实查理兹知道乌玛话里话外是在防范自己,或者说防范包括自己在内的其他女生,但查理兹一点也不惊慌,她十分坦荡,因为昨晚她和雨果之间本来就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而且她和雨果只是单纯的朋友。

    而事实上,昨天晚上的情况都是乌玛自己的选择,她选择了留在西德尼家,她现在再来计较这些事情根本就没有必要;而且雨果参加派对是所有朋友都聚集在一起,乌玛这样略显急切地来宣告自己的所有权,要么就是想太多、没有安全感;要么就是心里有鬼。

    心里有鬼?查理兹似乎捕捉到了一点蛛丝马迹,但很快就溜走了,她也不确定自己到底在担心什么,但就是觉得有些异常,这让她皱起了眉头——还有她对乌玛的不满。但即使如此,她又能怎么样呢,作为朋友,她只能希望乌玛和雨果之间不要吵架,否则只会殃及池鱼。

    亚历克斯就没有想那么多了,女人和男人的脑袋构造太过不同了,他笑呵呵地接过了牛奶杯,“谢谢,真的是太感谢了。”

    “昨天晚上我没有参加你的派对,真的太抱歉了,我到现在都还觉得很是遗憾。”乌玛看着亚历克斯,真诚地表达了自己的歉意。

    亚历克斯原本还觉得有些生气的,不是因为乌玛没有出现,而是因为昨天晚上雨果显然心情不好,但乌玛却不在他身边,但现在听到乌玛的道歉,亚历克斯也没有再继续拉着脸,连忙摇头说的哦啊,“没事,没事。其实派对就是一群朋友在一起开心,开心才是最重要的。”

    说话间,雨果就洗漱完毕出来了,他一边用浴巾擦着头,一边走到了大厅,“亚历克斯,你去喊喊约瑟夫和卡尔,呃……还有福金。”雨果想起了福金就住在自己楼上,不喊他似乎不太好,“我们一起出去吃午饭,大家昨天晚上吃的东西估计都没有剩下多少了。”

    “那么多人?”乌玛瞪大了眼睛表示了自己的惊讶,她指了指冰箱,“我原本还打算在家里制作午餐,填饱你们肚子的。”

    雨果看着乌玛的表情,笑了起来,他知道乌玛一直在为昨天晚上的事情做弥补,估计午餐也是原本计划中的一环吧,“那就中午外面吃,晚上再回来吃,反正现在也差不多到午餐时间了,临时做就太麻烦了。”

    查理兹伸了一个懒腰,朝着卫生间的方向走了过去,“亚历克斯,我先用卫生间,你等等。”走了几步,雨果就开口问到,“你中午有什么特别想吃的吗?”这是习惯,因为大家一起吃饭,肯定要尽可能照顾到所有人,所以雨果没有多想,直接就问到。

    查理兹看着雨果那坦荡的表情,撇了撇嘴,然后用视线余光瞄了乌玛一下,“我无所谓,反正一群酒鬼,大家想吃的东西估计都差不多。哦,对了,我不想吃寿司,你让卡尔不要提议了。”

    这句话让雨果和亚历克斯都笑了起来,然后就目送着查理兹进入了卫生间。乌玛不明所以,看向了雨果,雨果笑呵呵地解释到,“之前有几次我们喝酒,结束之后,卡尔说想吃清淡的东西,就提议寿司。结果我们去店里吃了,芥末让我们的胃饱受煎熬。可是就卡尔一个人没事。所以刚才查理兹才说坚决不吃寿司。”

    “我今天中午也不想吃生的东西,我会警告卡尔的。”亚历克斯也笑呵呵地朝门口走去。

    乌玛笑了笑,点点头表示了解。类似于这种事情,只有居住在一起的室友才会知道,特是最要好的朋友们之间才知道的事,而这些趣闻,乌玛却都不知道,这让她的视线不由就看向了查理兹,直到那个邋遢的身影从容而自如地消失在卫生间门口。

    不过午餐最终进展得还是十分愉快,乌玛也第一次见到了四楼的神秘住客福金,另外莱昂纳多和托比也被叫了过来,一群人在享用西班牙料理的同时也是笑声不断,好不容易算是从宿醉的梦魇之中恢复了一些元气。

    1993年,就在这样的欢笑声中来到了身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