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206.第206章 206 金发争论

    关于朗和特蕾西两个人的谋划,听起来困难重重,但事实上只要雨果愿意放弃“糖衣陷阱”和“辛德勒的名单”,就没有太多威胁了,因为他们抓不到雨果的把柄。但问题是,这不是核心重点。

    其实对于雨果来说,放弃“糖衣陷阱”不是问题,放弃“辛德勒的名单”也不是问题,但问题从来不是在于放弃哪一部作品,而是在于雨果是否还要继续在电影圈子里发展,否则就算不是“糖衣陷阱”或者“辛德勒的名单”,未来也会有其他作品出现,让雨果和朗、特蕾西再次站到对立面。

    所以,雨果不会为了“辛德勒的名单”而向朗屈服,同样也不会因为担心被潜规则就轻易放弃“糖衣陷阱”。要知道,朗和特蕾西只是好莱坞这个圈子里成就不俗的两个人而已,也是庞大人脉之中微不足道的两个节点而已,雨果能够突破他们的封锁先后出演了“闻香识女人”和“义海雄风”,那么未来再继续这样奋斗下去就可以了!

    至于国际创新管理公司内部的争斗,其实对雨果的影响还是比较小的,即使他今年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依旧不具备为公司招牌增添光彩的水准,从公司合伙人的态度就可以看得出来,他们向约瑟夫表示了友好,但却没有进一步的动作。所以,雨果根本不用太多担心。

    离开里克的办公室之后,雨果和约瑟夫两个人又重新加入了午餐会的氛围之中。可惜的是,保罗-麦卡特尼并没有停留太久,雨果遗憾地错过了与这位传奇巨星接触的机会,让雨果顿时意兴阑珊,就连抽奖都提不起精神。

    结束午餐会之后,回到家已经快三点了,晚上亚历克斯联合了一群朋友举办派对,号召大家聚集起来一起跨年,雨果等人自然也都受到了邀请——这种新年派对总是越热闹越好的,所以约瑟夫和雨果都回家开始为晚上的派对做准备。

    雨果打开大门就喊到,“亚历克斯,晚上我们十点过去,会不会太早?”其实大部分派对都是晚餐过后才开始的,甚至等到十点、十一点才陆陆续续热闹起来也是再正常不过的。

    “亚历克斯出去了。”回答的是查理兹,她的声音距离大门方向不远,听起来像是在卫生间,“他说今晚就不叫外卖了,自己在家里做一些东西吃,所以去超市了。”

    雨果顺着声音找了过去,果然在卫生间看到了正在忙碌的查理兹,“今天超市人不会很多吗?”雨果之前圣诞节时去超市,就被人山人海的场景吓到了,以前雨果还觉得洛杉矶几乎都看不到人——和国内的大城市比起来,但那一次雨果是真正感受到了什么叫做节日的疯狂。

    “今天没有什么人去超市的,下午四点超市就关门了。”查理兹此时站在洗脸台的镜子面前,左手拿着一个罐子,右手则是一把梳子,她不断的用手里的梳子搅拌着罐子里的膏状物,然后往自己头发上涂抹,一束一束地梳理着。此时查理兹一头漂亮柔顺的长发已经差不多都被膏状物固定住了,看起来像是一个扁长的果冻——但一点都不美味。

    雨果靠在卫生间的门口,皱起了鼻头,染发膏的味道实在是不太好闻,“又在染头发?”

    查理兹微微耸了耸肩,表示了确认,“最近一直都在剧组里忙碌着,有段时间没有染了。”

    说话间,查理兹就已经完成了染发的第一个步骤,她熟练地把东西整理好,然后洗手,从柜子里拿出了吹风机,对着自己的头发均匀地吹了起来。

    雨果看着忙活着的查理兹,笑呵呵地摇了摇头,“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一定要坚持染金色发。”查理兹那一头漂亮的金发并不是天生的,她原本的发色是深褐色,然后依靠坚持不懈的染发,这才保持着这闪耀的金色。

    查理兹正在使用吹风机,那嗡嗡的噪音让她听不清楚,不得不转头朝雨果吼了一句,“什么?”

    雨果指了指自己的头发,大声说到,“为什么要金色?”

    查理兹把吹风机停了下来,无奈地说到,“我以为我们讨论过这件事了。”这就是同居室友的特点了,双方很容易就发现一些私密的特别习惯,雨果当初第一次看到查理兹在那里染发时,好奇得不得了,两个人就有过一番讨论了。

    雨果耸了耸肩,“还是不太理解,你原本的发色也许很漂亮呢?那种栗子的褐色也很有光泽啊。”

    以前观看电影时,西方人对于金发女郎总是有特别的情节,或者认为金发女郎是胸大无脑的代表,又或者认为金发女郎是性。感。尤。物的代表,亦或者认为金发女郎格外引人注目,不管是正面的想法还是负面的想法,金发女郎总是拥有特别的一个定位。对此,雨果一直不太理解,估计亚洲文化之中对此比较没有那么深刻的触动吧。

    查理兹呵呵地笑了起来,“只是单纯觉得喜欢罢了。”查理兹重新看向了镜子,检查着刚才染发膏是否涂抹均匀了,“这是约翰-克罗斯比给我的建议——你还记得约翰-克罗斯比吧?”雨果点了点头,查理兹的第一任经纪人,但很快就被她炒了,“这也许是约翰给我唯一一个正确的建议了吧。最开始是因为金发能够得到更多工作,你知道美国人对金发女郎的特别爱好吧。”查理兹是南非人,说起这句话时带了一点促狭,似乎在调侃雨果的与众不同,这让雨果不由低头笑了起来。

    “不过后来,我自己很喜欢金色的发色,觉得很适合我。”查理兹撇了撇嘴,脸上也带了一些无奈,“其实对于演员来说,金发倒不是那么合适的,人们更加容易就把金发女演员定位成为花瓶。但没有办法,我就是喜欢,所以,你可以认为这就是女人的一点小任性吧。”查理兹说完,呵呵地轻笑了起来,然后就又再次打开了吹风机,继续对头发加热。

    雨果抬起眼睛看了看自己额头前面若隐若现的发丝,他到现在对于这张脸还是不太适应,其中就包括这头暗金色的头发,这实在太怪异了,在国内金发更多是非主流的代表,雨果还是怀念自己以前那一头纯黑色的头发,“我就不喜欢,要不是因为染发实在太麻烦了,我早就染成黑色了。”

    雨果看过查理兹染发,为了长期保持发色的均匀,平均一两个月就要染一次,频繁的话一个月两次也是有可能的。雨果可坚持不下来。

    “什么?”查理兹又没有听到,把吹风机停了下来,开口询问到,但视线却是对着镜子里看着自己的发尾。查理兹要对后脑勺的染发膏进行加热,而且还要求均匀,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雨果扬声说到,“需要帮忙吗?”然后就迈开脚步朝查理兹走了过去,查理兹头也没有回,就把吹风机递给了雨果。

    雨果接过吹风机,打开暖风,均匀地对着查理兹的后脑勺吹了起来,“我是说,我不喜欢我的发色,我倒宁愿是黑色头发。”

    查理兹的动作停了下来,从镜子里看向了雨果,然后在脑海里描绘着雨果是黑发的模样,扑哧一下就笑了出来,“如果你染黑发,那……我不知道,那会很怪异吧。”雨果整个人的气质都比较阳光温暖,必须承认的是,暗金色的头发是加分不少的,让雨果看起来阳光又不太过刺眼、灿烂又不过于跳跃,“再说了,你头发又不是那种亮金色,这是暗金色,只有在阳光底下才会闪闪发光,平时看起来很好的。”

    雨果看着镜子里自己的嘴角撇了撇,往下拽出一个嫌弃的弧度,那一头暗金色的头发被吹风机的尾风轻轻吹了起来,在室内并不明亮的光线之中透着柔和的光晕。如果作为第三者,雨果会承认查理兹的观点;但镜子里的人就是雨果自己,他还是觉得有些别扭,雨果不由恶作剧地想着:他的记忆一直没有完全融合是不是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因为自己始终对于这副皮囊没有完全适应下来。

    “嘿,你!烫!”查理兹把脑袋偏了开来,愤怒地看向了雨果。刚才雨果走神,吹风机一直对着一个部位吹,这让查理兹的头皮就立刻变得滚烫。查理兹抬手就狠地拍了雨果的手背一下,那“啪”的一声格外响亮,在卫生间这狭小的空间里居然还有回音。

    雨果把吹风机拿了开来,然后惊讶地张大着嘴巴,瞪圆里眼睛看向查理兹,然后一脸委屈地抱怨着,“你听到声音没有!听到没有!你看,我手背都红了,细胞要死了十几亿个了!”

    查理兹原本还很抱歉的,结果被雨果这一耍宝,顿时就咬了咬牙,“你还死细胞呢,我的手也很痛好不好!你要知道,我是女人,我的手很嫩又没有力气,我才是真正痛的人好不好。”

    雨果一下就哭笑不得了,“哪有你这样的,明明是你打我的,又不是我逼你的。”雨果咬着自己的牙齿,“哼哼,你哪里是女人,分明就是男人,男人!”

    “你说什么?”查理兹双手一叉腰,就启动生气模式了,但雨果还不知死活,依旧说到,“我说,你是男人!”

    “雨果-兰开斯特!”查理兹一下就抓住了雨果的左手,一掌接着一掌,还伴随着脚踢,直接用武力惩罚雨果。雨果又不能还手,只好打开吹风机,一个劲地朝查理兹吹。

    结果这两个人就像孩子一样,查理兹在躲避着吹风机的风口,雨果则躲避着查理兹的手,在卫生间里兜着圈子,打闹了起来。那尖叫声和欢笑声就连大厅里都可以听到回音。

    “雨果,在家吗?开门。”大门口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隐约听起来像是乌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