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190.第190章 190 故乡味道

    节目之前的对稿,不见得有用,主持人也不见得会遵守,但这却是节目录制之前必须进行的环节。

    虽然在美国的节目之中,直言不讳、公开挑衅都是家常便饭,拿艺人的糗事开涮更是每个人都会经历的事;但这也是有底线的,比如说汤姆-克鲁斯的同性恋传言,除非得到当事人的允许,开诚布公地进行交谈,否则只能暗讽,不能拿到台面上来说,又或者是汤姆-克鲁斯不在场时进行调侃,绝对不会面对面直接挑衅。所以对稿就显得格外重要了,节目方必须了解嘉宾的底线。

    当然,任何事情都有意外,还是有节目会为了收视率铤而走险,与嘉宾发生正面冲突。不过这样的意外显然不会发生在“奥普拉脱口秀”上,因为这档节目本身就是希望能够治愈人们的伤口,以温馨、惬意却又不失幽默、犀利的风格走红全美,奥普拉这位聪明睿智的女性,她知道如何把握尺度。

    等约瑟夫回来之后,雨果就拿到了一份所谓的提问列表,雨果随手翻了翻,笑呵呵地说到,“你觉得奥普拉会按照这个提问列表进行提问吗?”

    “不。”约瑟夫头都没有回,理所当然地说到。

    “我也是。”雨果也表示了认同,不过他还是翻开提问列表简单看了看。虽然说奥普拉的节目风格是比较平易近人的,但节目总是需要看点来吸引观众的,如果奥普拉的提问全部被嘉宾知晓,提前做好准备,那就失去节目效果了,这是十分不明智的。所以,所谓的提问列表大家都知道只是做做样子罢了。

    “你今天打算去城里看看吗?”现在距离日落还有一段时间,而节目的录制要等到明天了,所以雨果有大把的时间可以自由活动,所以约瑟夫才有此一问。

    雨果翻了翻提问列表,其实都是那些翻来覆去的话题,比起之前的脱口秀更加详细一些罢了,而且略显不同的就是关于乌玛的问题似乎增加了一些,看来“义海雄风”首映式制造出来的绯闻热度一直延续到了圣诞节之后。估计到时候奥普拉的提问会比其他脱口秀更加深入一点,一方面是奥普拉的风格所决定的,一方面也是节目时间长度所决定的,奥普拉脱口秀足足有四十分钟,而嘉宾都只有一个雨果。

    雨果把两张A4纸放到了茶几上,想了想,“去,为什么不去。不是说密歇根大道是芝加哥最漂亮的地方吗?”

    “中。国城距离这里也不远,晚餐就在那里解决?”约瑟夫也想要出去散散步,最近圣诞节回家一趟,心情一直比较沉重,好不容易有机会出来散散心,约瑟夫自然不愿意错过。

    芝加哥最热闹的地区是卢普区(The。Loop),但最漂亮的地区却是密歇根大道,被誉为足以与巴黎(Paris)的香榭丽舍大道(Avenue。Des。Champs。Elysees)相媲美的“壮丽一英里(Magnificent。Mile)。而雨果下榻的四季酒店就坐落在这条大道的北端,可以看见密歇根湖的全景,还有居高而下的俯瞰这座充满历史底蕴的城市。

    密歇根大道之所以拿来与香榭丽舍大道相比较,就是因为这里聚集了芝加哥最高级的店面,豪华的旅馆、时髦的商店、辉煌的建筑随处可见,大道上汽车川流不息、往来如织。雨果和约瑟夫离开酒店时,正是夕阳西沉的时刻,摩天大楼的灯光也徐徐点亮,一栋栋大厦的身躯,在火红的天际勾勒出一条雄伟而壮观的弧线,有几栋高楼的尖形屋顶上放射出探照灯的闪烁光芒,就好像上帝在巡视这座城市一般。

    顺着密歇根大道一路往南,身后就是象征着这座城市历史的芝加哥水塔(Water。Tower),这座仅仅四十二米的水塔完全被淹没在一片高大的建筑之中,但黄色石块堆砌而成的水塔却有一种独特的古典风韵,这座建立于1869年的建筑见证了整个城市的兴衰。

    横穿过街道的十字路口,大厦之间的缝隙让密歇根湖面刮来的狂风变得集中而肆虐,几乎所有行人都低着脑袋快步前行,彷佛动作稍微慢一些就要被大风吹走一般。但倘若壮着胆子稍微放缓一些步伐,就可以看到密歇根湖面之上,帆船游艇汽艇拖曳着尾部卷起的浪花,悠然远扬,在城市的喧闹和繁华之中反衬出一幅恬静、优美的图景,让人叹为观止。

    可是,根本没有站在原地静下心来欣赏的空档,因为狂风会让你的脚步不由自主开始侧移,而眼睛更是被风吹得睁不开,只能看到一片朦胧的光晕,无奈之下,只能快步前行,走到建筑物阻挡的街道部分,这才能稍微喘一口气。

    在风城散步,根本就不是散步,倒像是运动。

    把密歇根大道那壮丽的一英里都走完之后,雨果和约瑟夫也没有看到中。国城的标志,无奈之下,雨果只能询问了路人,这才知道,中。国城根本就不在这附近。中。国城在城市的南边,距离这里足足有三十英里的距离,就算开车也要四十分钟,这根本就是一个步行没有办法抵达的目的地。

    “距离这里不远?步行前往?你是认真的!”雨果看着约瑟夫,用调侃的语气反问到。

    约瑟夫略显难堪,但又不愿意表现出来,眼珠子一转就避开了雨果的视线,然后朝道路上来来往往的车子看了过去,恩恩哈哈了一会,扬起手来就拦了一辆出租车,打开车门准备上去,还十分淡定地转头看向了雨果,“走路到不了,还有车子嘛,美国可是一个车轮上的国家。所以,你来不来?”

    雨果被约瑟夫这转移话题的能力顿时就逗笑了,哧哧地笑着。约瑟夫看雨果没有回应,顿时恼羞成怒,直接就坐上车,大有要把雨果抛弃的架势。雨果这才收敛了笑容,连忙跟了上去,坐进了出租车,然后开口说到,“请到中。国城,谢谢。”

    出租车启动之后,雨果看到故作镇定的约瑟夫,再次没有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闹得约瑟夫很是无奈。这笑声就一路洒在了芝加哥的道路上。

    中。国城的主街叫做永活街(Wentworth。Avenue),距离街道还有一段距离,就看到红彤彤的大门,等走进一看,原来这是一座大牌楼,横幅写着“天下为公”,这是传统的四角屋顶牌楼形式,朱红色柱子两侧挂着红灯楼,悬挂着中美两国的国旗。浓郁的家乡气息扑面而来,这让雨果顿时就兴奋起来。

    走进永活街,两侧的参观琳琅满目,其次是礼品店和南货店。就在大牌楼的左手边,树立着一座充满中。国风味的建筑,上书“安良公所”,仔细一看下面的注解,原来这里是中。国城的商会所在。而在安良公会大楼旁边就是中华会馆,再过去就是一座图书馆,站在外面粗粗一看,至少有接近一万平方英尺(一千平方米),看来是一个大家伙,让雨果对图书馆里的景象充满了好奇。可惜,现在时间是日落西山,图书馆已经关闭了。

    熟悉的方块字看在眼里,雨果觉得无比怀念,虽然他穿越过来之后,无论是口语还是书写、阅读,对于英文都没有任何排斥感,但骨子里,雨果还是怀念家里的方块字,不仅因为这是自己从小到大最熟悉的字体,而且还因为这证明着他灵魂的出处。不过视线里大多数都是繁体字,让雨果意识到,这里是外国。

    “所以,我们晚餐吃什么?”约瑟夫看着雨果眼里的激动,他无法体会这种情绪,他也不知道雨果的情绪来源,但他也还是情不自禁地欢快起来。

    “哇哦,让我看看。”雨果居然脱口而出就是中文,这让约瑟夫一脸诧异地看了过来,雨果这才意识到自己过于激动了,“呃,我大学时学习过中文,你不知道吗?”

    雨果的前身是耶鲁大学古典文学专业的学生,这也是他从1982年到1989年这八年时间内只接拍了五部电影的原因。这件事倒是让雨果颇为意外,雨果恢复这段记忆时甚至还怀疑了其中的真实性,因为他对前身的了解实在不像是一个古典文学专业出身的人。

    不过,雨果不知道在大学里深造到底是兰开斯特自己、朗-梅耶亦或者是亚当-兰开斯特谁的主意,但庆幸的是至少自己前身坚持了下来,这就是十分难能可贵的。估计,前身在出演“死亡诗社”时能够表现如此出色,这就是重要因素之一,因为“死亡诗社”里的学生们就对古典文学中的诗词有着浓厚的兴趣,借着诗词来表达自己内心对自由的渴望和向往。

    约瑟夫愣愣地点了点头,“我还真不知道。”

    看来约瑟夫是相信了,雨果长长舒出一口气,转念一想就解释到,“其实当时我想选修东亚文学这门课的,因为我对于东方文化一直都十分感兴趣。”这也能够向约瑟夫解释雨果一直对中。国文化特别执着的原因,相信未来这样的情况只会多不会少,所以雨果刚好借着这个机会,算是给自己找了一个退路。

    “是,中。国是一个神奇的国度。”约瑟夫也点了点头,没有继续疑心下去,“看看这些文字,很难想象他们到底是怎么读懂如此高深的文字。还有料理,你可以想象吗?”

    看着约瑟夫的感叹,雨果也呵呵地笑了起来,“我很认同!”可是话音还没有落,一群骚动声就迅速蜂拥了过来,让雨果和约瑟夫两个人都愣在了原地,四处张望:发生了什么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