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126.第126章 126 致电父亲

    雨果看着自己塞在“死亡诗社”剧本里的这张小纸片,看着上面那一串电话号码数字,脑海里没有任何回应,要不是上面标注了“亚当-兰开斯特(Adam。Lancaster)”这个名字,雨果还会以为这就是什么彩票的号码。可见,自己前身这个电话号码也是如此陌生,估计拿到号码以后也没有打过几次。

    今天已经是周二了,后天就是感恩节,如果雨果再不打电话,很有可能就要错过了。其实雨果是潜意识里在逃避这件事,拖拖拉拉地一直折腾到了现在,要不是约瑟夫提起,估计要等到感恩节当天才会“想”起来。

    穿越之前,雨果和父亲的关系就一直没有改善,虽然雨果和母亲通过许多次电话,但却始终没有能够和父亲有过真正的交谈,这也成为雨果内心深处最大的遗憾。雨果知道,他应该给自己这具身体的父母打电话,因为他现在已经是雨果-兰开斯特了,陈雨果的遗憾不应该延续到兰开斯特身上。但对于雨果来说,他似乎已经忘记了应该如何和父亲交流,所以他踌躇犹豫也胆怯。

    连续深呼吸了几次,雨果知道逃避也不是办法,除非他想要忽略了这次的感恩节,否则这个电话就是势在必行的。再说了,雨果穿越过来前后也已经十个月了,从来没有和父母联络过,这也太说不过去了。所以,雨果终究是拿起了固定电话的听筒,一咬牙就拨通了电话号码。

    电话铃声只是清脆地响了两声,就被接了起来,速度之快把雨果吓了一跳,电话另一端传来了一个粗犷低沉的声音,斩断金石的利落感彷佛让听筒都开始颤抖了,“亚当-兰开斯特,说话。”这中气十足的声音至少证明父亲的身体很硬朗。

    “嘿,爸。”雨果犹豫了一下喊到,虽然叫一个“陌生人”为爸爸,这感觉实在有些奇怪,但喊出来之后,神奇地没有让雨果产生排斥感,反而可以感受到血液里的那种共鸣。雨果不知道是因为对方和自己的父亲很像,还是因为自己这具身体感受到了血缘的维系。

    “雨果?”亚当的声音在另一端充满了疑惑,“今天不是感恩节也不是圣诞节。”似乎对于雨果会在这时候打电话来十分意外。

    “是的,两天以后就是感恩节了。”雨果被父亲这一逼问,反而有些尴尬了,怎么觉得亚当并不欢迎自己这个电话似的。

    “是,我知道。这就是我疑惑的原因,不是还有两天吗?”亚当瓮声瓮气地说到,甚至还带上了一丝不耐烦,“所以,今天打电话过来,有事?”亚当依旧是毫不拖泥带水,直接询问到。

    “哦,不……”雨果本来就觉得这通电话打起来十分困难了,结果承受着如此多的阻力,让雨果更是觉得寸步难行,“我,我只是想询问一下你感恩节的打算。”

    “反正不是和你吃饭。”亚当一句话就让雨果直接愣住了,不知道应该做什么回应,“还是说你需要钱?你又多久没有接到工作了?看在上帝的份上,如果你是需要钱,就直接一点,不要拐弯抹角,像一个该死的娘娘腔。”

    “爸!”雨果被亚当这粗暴的语气激怒了,他只是单纯想要和父亲沟通一下,结果却被父亲这样扭曲自己的意思,准确来说,父亲甚至没有给他解释的机会。这让雨果想起了自己穿越之前的父亲,他也是如此。“我不是向你要钱,我有工作……”

    “你是说演员?哼。”亚当的声音里充满了不屑,甚至还鄙夷地扯了扯嘴角。雨果大概知道,这就是他们从来不联系的原因了,因为亚当不支持雨果成为一名演员,甚至是排斥的,为此他们父子关系基本也僵了。这一点,雨果曾经经历过,现在又再次经历了。

    “是的,演员。”雨果的声音不由自主就扬了起来,不仅因为被父亲激怒了,也因为父亲这不屑的口吻,“我要告诉你,我现在的演员工作进展十分顺利……”

    “那就好,这是你的事。如果没事的话,我挂了。”亚当也不等雨果继续说下去,“砰”地一下居然就直接挂断了。

    雨果看着不断传出忙音的电话听筒,目瞪口呆,这绝对是他没有料想到的情况,但一股气倔脾气顿时就涌了上来,他看了看桌面上的电话号码,又再次拨了过去。

    电话接起来,雨果也不等父亲说话,直接就一鼓作气地说到,“我给你打电话是想询问你感恩节是否愿意来洛杉矶和我一起度过,你知道我们很久没有见面了。如果你不愿意,那就告诉我,没有必要谴责我的工作。”

    “我还想告诉你,我现在不仅有工作,而且做得十分不错,不久前我的电影‘闻香识女人’才刚刚上映了,下个月另外一部‘义海雄风’也要上映了,而我还在为其他工作的试镜做准备。我很好,我真的很好。我不缺钱,相反,我现在在工作上取得了很好的成绩,有许多人都称赞我。所以,如果你能够表达出对我工作的尊重,那就再感谢不过了。”

    雨果这噼里啪啦地就说了一大堆,一口气说完之后这才喘着粗气停了下来。

    “你说完了?”亚当的声音依旧不冷不热,说完之后又哼了一声,彷佛对雨果刚才一大堆话语完全不在意一般,“所以,你希望怎么样,希望我称赞你做得好吗?你是一个成年人了,不是泰勒家养的狗,这种称赞你不需要,我也不会给。我告诉过你,你的工作我不关心,如果你没钱的话,我是你父亲,我至少不会让你饿死,但除此之外,不要试图来说服我。”说到后面,亚当的声音也变得强硬起来,就好像是一把锋利的匕首,毫不留情地朝雨果的肩头飞驰而来,然后精准的扎在雨果的脸庞侧边。

    “至于感恩节,我没空。”亚当喘了一口气简单地说到,“见面什么的就算了,又不是不知道你长什么样,没有见面的必要。”

    雨果被父亲的这一番话直接堵回来,愣是一口气顺不下去,“什么叫做没有见面的必要,你是我父亲,我是你儿子,我想见你,这不是很正常吗?”

    “可是你想吗?”亚当一句反问过来,就让雨果直接哑口无言了:一句“是的”卡在喉咙里却说不出口,而错过了第一个时间点,亚当也就没有给雨果更多反应的机会了,“还有事吗?没有事的话……”

    察觉到父亲要挂电话了,雨果连忙打断了他的话语,“那妈呢?你有她的消息吗?”雨果仔细查过“死亡诗社”剧本的里里外外,没有任何关于母亲的消息,电话、地址、相片,什么都没有。要不是雨果很确定自己这具身体的母亲莉娜没有出过任何意外,他甚至都要怀疑莉娜已经去世了。

    雨果的这句话顿时就让亚当沉默了下来,然后突然就暴躁起来,愤怒地咬牙切齿,“我说过,不要在我面前提起她,你最好牢牢记住这一点。”那斩钉截铁的语气让雨果眉头不由就皱了起来,雨果还想要再说点什么,“可是……”

    但声音才冒出来,就被亚当粗暴地压了下去,“店里来客人了,挂了。”停顿了约莫半秒,亚当又紧接着粗声粗气地说到,“还有,既然今天你已经打电话了,感恩节就不要打电话回来了。”说完之后,就干脆利落地把电话挂断了。

    雨果看着手里的听筒,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只是站在原地。

    看来,雨果和父母的关系比想象还要糟糕,不管亚当和莉娜之间发生了什么,但至少莉娜也没有主动联系过雨果,而雨果这里也没有发现任何前身和母亲联络的迹象,这就说明雨果和父亲、母亲的关系都说不上好。甚至可以说,雨果和父亲的联系还更加紧密一点。

    这样一来,过去将近一年时间里雨果都没有和父母联系也没有任何异常,就得到了解释。

    雨果不由揉了揉自己的耳朵,亚当中气十足的吼声让雨果觉得耳朵都有些鸣响在回荡了,这种感觉实在不好。原本还想着感恩节应该主动和家里联络一下,雨果还在担心应该如何应付家里,自己这个穿越过来的灵魂可以欺骗过身边的朋友,但要欺骗家人却不是那么简单的,结果雨果的担心全部都是无用之功。现在看来,哪怕雨果主动回去和父亲联络感情,估计也会不欢而散,没有被扫地出门都要庆幸了。

    这应该算是好消息吗?至少不用处理家庭关系了,反正雨果对于亚当和莉娜这对父母也没有真情实感。但为什么雨果内心总是觉得空荡荡的呢?是因为自己前身的关系,还是因为自己穿越之前家庭的遗憾。

    虽然事业的发展现在已经看到了曙光,但围绕在雨果身边的问题依旧不少,而且没有一个问题是可以简单解决的。现在想来,毒。瘾这个最严重的问题反而是最简单的,依靠雨果自己的意志力就度过了难关,当时戒断反应时经历的辛苦、痛苦、折磨,现在想来,似乎都不是那么困难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