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101.第101章 101 查理良知

    死里逃生的查理和放弃轻生的弗兰克坐在了房间的沙发上闲谈着,眼前的弗兰克不再是那个强势的军人,只是一个和蔼可亲的老人罢了。

    “你知道我前进的动力吗?就是梦想,有一天……算了……”弗兰克意味深长地说着,但是在最后还是摇了摇头选择了放弃。

    “什么?”查理依旧红着眼眶,开口询问到。

    “很蠢。”弗兰克彷佛是自言自语一般,“就是梦想也许有一天,能有一个女人用双臂抱着我、双腿缠着我,然后早晨醒来的时候她还在,她的味道,甜腻而温暖。”说完之后,弗兰克顿了顿,“后来我就死心了。”弗兰克慢慢地享受着自己杯中的酒。

    看着这样的中校,查理认真地说到,“我不懂为什么不可能,我们回到新罕布尔以后,可以来物色。你这么帅气,而且你很风趣,又是旅途良伴。你敏感,富有同情心。”

    弗兰克顿时就醒悟了过来,“查理,你在逗我呢?”

    查理不由轻笑出了声,“是的。”

    当天晚上,查理和弗兰克回到了新罕布尔,查理提起了明天即将召开的学校会议,这让他很担心。因为他的父母没有办法赶过来参加,他必须独自面对学校的重压,而他还没有做好决定要妥协,至于乔治,他已经彻底被切断了联系。

    离开之前,拒绝告别的弗兰克还是依依不舍地抚。摸了一下查理的脸庞,试图依靠这种方法来记住这个年轻人的模样。这让查理有些意外,因为他还记得中校在最开始时是多么厌恶自己的触碰。

    查理与弗兰克告别之后,独自走进了礼堂,面对着自己即将到来的命运转折点,但是就在会议开始之前,原本应该回家的弗兰克却出现在了礼堂,他在查理的搀扶下走上了演讲台,坐在了查理父亲的位置上,而对面的就是乔治和他的父亲老乔治,而乔治甚至不敢面对查理以及哈里的视线——所有一切都如同弗兰克的预料。

    舍监开始现场盘问小乔治,一开始小乔治还含糊其辞,他试图用自己没有戴隐形眼镜所以看不清楚的理由来回避,但舍监根本不买账。在舍监的步步紧逼和老乔治的强迫之下,小乔治终究还是屈服了,“不要全部相信我的话,天很黑、又没有隐形眼镜等等,可能是……哈里-海夫梅尔,特伦特-波特,吉米-詹姆斯。”

    乔治出卖了朋友,他们******的其他三个朋友,一切都如同弗兰克所料。甚至当舍监打算进一步逼问细节的时候,乔治又出卖了查理,将问题全部都推卸给了查理,于是舍监转过身来开始盘问查理。

    “你不戴隐形眼镜吧?”舍监明智地先确认了一次,得到了肯定的回答之后,这才继续提问,“在你没有任何阻碍的视野中,你看到了谁?”

    事到临头,查理依旧没有办法下决定,因为这就是决定他未来的时刻,一方面是未来,一方面是良知,他无法做出选择,“我,我看到了一些东西,但,我,我没有办法说是谁。”

    “好,那你看到的是什么?”

    “我不能说。”

    “你不能说,还是不想说?”舍监的步步紧逼让查理不知所措。

    “我,我只是不能说!”

    “不能,不想,不该,你在消磨我的耐心和愚弄大家。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否则后果堪忧。”舍监已经是在发怒边缘了,“所谓堪忧,我的意思是你的未来将永久受到伤害。”在这样的压迫面前,不要说查理了,就连坐在对面的乔治都已经觉得顶不下去了,“现在,我最后问你一次,上周二晚上你在停车场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了一些人。”查理终于被迫肯定了。

    “很好!你看到他们的身材样貌了吗?”舍监看到了胜利的曙光,而查理也被迫点了点头,“那么到底是谁的身材样貌!”

    查理那双琥珀色的眸子里充满了犹豫和不确定,“那些特征……”但是就在话要说出来的前一刻,查理再次挣扎了,而这一次,他知道自己最后的选择,坚定不移,“看起来像是任何一个博德的学生,先生。”查理选择了坚持自己。

    舍监出离的愤怒了,“我没有一个人证,威利斯先生的证词含糊不清,我所寻找的线索,西门斯先生,应该来自于你。但……既然如此,我不能处罚海夫梅尔先生、波特先生、詹姆斯先生,我也不会惩罚威利斯先生,他是唯一能够称得上博德人的一份子。我会建议生活委员会开除你。”

    “西门斯先生,你是一个狡猾的包庇者,是一个说谎者……”舍监的指责才说到一半,却被弗兰克打断了,“但不是一个告密者!”

    “原谅我没有听清楚?”舍监说到。

    “我不会原谅你。”弗兰克生硬地说到。

    “斯雷德先生!”舍监的声音怒气横生。

    “这场听证会简直是胡闹。”弗兰克的话语让现场的学生都骚动了起来。

    “请注意你的语言,斯雷德先生,这是博德中学而不是军营。”舍监不打算继续和弗兰克纠缠,“西门斯先生,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申辩。”

    但回答的却是弗兰克,“西门斯先生不需要。他不需要被贴上无愧于‘博德人’的标签。这到底是什么?这到底是什么?你们的校训是什么?‘孩子们,出卖你的朋友求自保,否则就烧得你不见灰’?”弗兰克中气十足的声音在礼堂里震撼回旋,“先生们,子弹扫来的时候,有些人跑了,有些人毅然不动。这位查理赴汤蹈火,而那位乔治躲到他老爸的羽翼之下去了,结果你要怎么做?你要奖赏乔治,毁掉查理。”

    “你讲完了没有?斯雷德先生?”舍监想要直接无视这段话,但弗兰克又怎么可能会同意呢。

    “没有。我才刚刚暖身而已!我不知道那些有名的校友是谁——威廉-霍华德塔夫、威廉-詹尼斯-布莱克、威廉-蒂尔,管他呢;他们的精神已经死了,就算有也已经消失了。你眼下正在打造用来运送告密者的远洋轮,一堆卖友求荣的小人,要是你以为正在把他们培养成男子汉,那么你想错了,因为你扼杀的恰恰是这种精神,也就这学校所声称的立校精神。”

    弗兰克轻而易举就抓住了所有人的耳朵,掷地有声的话语让现场鸦雀无声,只有他的声音在回荡。

    “多么可耻呀!你们今天上演的到底是一出什么样的闹剧?在这件事情当中唯一值得夸奖的人就坐在我身边,让我告诉你们这个孩子的品行无可挑剔,这是毋庸置疑。知道我为什么知道吗?这里有人——我不说是谁——想收买他,但查理不会出卖自己的灵魂。”

    舍监终于忍不下去了,他敲响了锤子,“先生,你太过分了!”

    但弗兰克却直接站了起来,用更强壮的声音说到,“让我来告诉你什么叫过份!你根本不知道什么叫过份!我想给你展示一下,但我太老了,太累了,又他。妈。的瞎了。如果是在五年前,我会带喷火枪来这儿!”弗兰克狠狠地将手中的拐杖砸向了桌子,“过份?你以为你在跟谁说话?我是见过世面的,明白吗?曾经我还看得见……我见过很多很多更年轻的男孩臂膀被扭,腿被炸断,但那些都不及丑陋的灵魂可怕!灵魂不可能有义肢!你以为你只是把这好青年像落荒狗似的送回家?但是我告诉你,你是处死了他的灵魂!为什么?因为他不是博德人!博德人!伤了这男孩你就是博德孬种!你们全是!而哈里、吉米、特伦特,不管你们坐在哪里……去你。妈。的!”

    弗兰克的话语让礼堂开始骚动起来,而被点名的人更是坐立不安地不知所措。这也使得舍监不得不连续敲了三下锤子,“请你肃静,斯雷德先生!”

    但弗兰克却用一句“我还没讲完!”直接就让舍监无语了,“来这儿的时候,我听到类似‘领袖摇篮’的字眼。但是支干断掉时,摇篮就垮了。它已经在这里垮掉了,已经垮了。人类制造者,领袖创造家,当心你创造的是哪种领袖。我不知道,查理今天的缄默是对是错。我不是法官或者陪审团。但我可以告诉你,他绝不会出卖朋友以求前程!而这,朋友们,就叫正直!这就是勇气!这才是领袖的要件。”

    弗兰克的话让舍监也不由回避了视线,“当我走到人生十字路口,我总知道哪条路是对的。没有例外,我就知道。但我从不走,你们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妈。的太苦了。而现在查理,他也走到了十字路口。他选择了一条路,这是一条正确的路,充满原则,通往个性之道。让他继续他的行程吧。他的前途掌握在你们的手中,各位委员,绝对是有价值的前途,相信我。别毁了它,保护它,拥抱它。有一天你们会自傲,我保证。”

    弗兰克的慷慨陈词让现场的掌声陆陆续续地响了起来,最后连成了一片,所有学生都在为弗兰克而鼓掌。即使舍监不断敲打着锤子,也无法阻止这份崇敬。

    委员会现场就展开了讨论,最终杭塞克太太宣布了结果,“海夫梅尔、波特和詹姆斯先生,因涉嫌不正当行为,留校察看。另外建议乔治-威利斯二世先生不因其合作方式做表扬或处分。查尔斯-西门斯先生不需要为此事件负责。”

    当结果宣布的那一刻,全场所有学生都起立欢呼鼓掌,为查理为弗兰克送上了至高的敬意。这才是他们人生中最重要最深刻的一刻!

    离开了礼堂之后,政治学教授克里斯汀-唐伊追上了弗兰克和查理,表达了她对弗兰克的敬佩,甚至可以看出她对弗兰克的爱慕。当弗兰克离开时,他的脸上又重新焕发出了明亮的光辉。

    查理护送着弗兰克回到了家,他看着弗兰克重新走向了罗斯一家,但是面对着以前总是被他挑剔嫌弃的孩子们,弗兰克却第一次露出了笑容,和蔼地召唤着孩子们到他那闲人止步的屋子里吃巧克力。

    在这一刻,弗兰克的背影又重新挺拔了起来,这让查理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