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66.第66章 066 午夜梦回

    “陈雨果!你搞什么东西?站在舞台上发呆,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知道这次机会我们乐队等了多少久吗?一点小小的错误就有可能毁了这一切,你居然还在那里发呆!靠!”苏子男的表情十分糟糕,那双俊朗的眼睛几乎都要瞪出来了,他一米八五的身高压迫下来,让陈雨果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只能呆呆地站在原地。

    雨果不是不能动弹,而是不愿意动弹。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不是在1992年的洛杉矶吗?怎么又回到了2014年的迷笛摇滚音乐节上,这……可是眼前苏子男那愤怒的表情却是如此真切,让雨果根本无法分辨清楚这是梦境还是现实。

    “这对我们来说是对么重要的机会,难道你忘记了吗?陈雨果,你给我打起精神来,走上舞台,堂堂正正地进行表演,就像我们过去十年里所有表演一样!”苏子男狠狠地抓住陈雨果的肩膀,用力地摇晃着,用着恳切的语气说道。

    但雨果脑袋里却一片浆糊,他的视线下意识在周围搜寻着,荣耀至死的其他成员呢,李一柏呢?顾晓乖呢?立夏呢?为什么只看得到苏子男,为什么周围只看得到大片大片模糊的光芒,人影在攒动,却始终无法看清楚脸部的轮廓。雨果想要张口询问,但却发现声音完全被卡住了,隐约间,周围那光影之中居然看到了张小夜的身影,可是,“小夜,你不是死了吗?”

    “这是我们的机会,我们不能再挥霍一个十年了,我们输不起,这也许就是最后一次机会了,抓住它,雨果,抓住它!”苏子男那坚韧而强势的声音不断在雨果耳边回响,可是雨果的视线却始终停留在张小夜的身上,根本就挪不开来,即使他想去看苏子男,也没有办法转头,忽然,张小夜就绚烂地笑了起来,那一抹笑刹那间就释放出无限光芒,将周遭所有一切都迅速淹没,这让雨果顿时就恐慌起来。

    光芒一盛,再次褪去之后,雨果发现自己居然回到家里了,十年没有回去过的家里。

    母亲安静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以泪洗面,然后愤怒地责怪着父亲,“都是你,儿子给家里打了那么多电话,你却始终不愿意接,你为什么就这么固执,他是我们的儿子,是我身上掉下的一块肉啊。”

    父亲静静地坐在书房的椅子上,没有说话,只是安静地看着书架上密密麻麻的书籍,一言不发,默默地承受着母亲的指责。

    “雨果到底是杀人了还是放火了?他是多么乖巧的孩子,从小到大都没有拒绝过我们的要求,只是他这一次终于找到自己想做的事情了,为什么你就不能同意放手让他去做呢?现在有多少人甚至就连梦想都没有,只是浑浑噩噩地过一辈子,雨果不仅又梦想,而且他还愿意去追逐去实现去奋斗,如果我们都不支持他,还有谁能够支持他?”

    母亲的双眼已经哭肿了,面容憔悴,面前茶几上的饭菜都好端端的,一口都没有吃。这让雨果一阵心疼,他想要开口安慰一下母亲,但却发现自己根本说不出话来;他想要前进去拥抱一下母亲,可却发现自己无法动弹。雨果只能在心底默默地流泪,“妈,是我的错,我是太过任性太过自私了。”如果追逐梦想的代价是让母亲受苦,雨果也不知道自己的选择到底是不是正确的了。

    坐在书房里的父亲依旧不愿意开口,只是他那挺拔伟岸的背影却是如此落寞,曾经记忆中那可以扛起整个家的肩膀已经可以看见岁月的痕迹了。也许,在他的内心深处,也在为自己的固执而后悔,后悔没有早一些将内心的真实想法说出来,不管是否同意,至少他们应该有交流的机会。

    雨果站在原地,忽然开始痛恨起自己来,在这个世界上,真正疼爱自己的人就在眼前,但他却如此任性地伤害了他们,不留余地。十年,整整十年没有回家,曾几何时雨果还以为这就是梦想的代价,但现在雨果才知道,这是他自私的选择,有很多办法可以和父母沟通交流的,但他都选择了一意孤行地忽视了。

    “爸,妈,我错了。”雨果奋力地想要前进,想要向父母道歉,想要拥抱一下自己那瘦弱的母亲,想要拥抱一下自己那落寞的父亲,他真的知道错了。追逐梦想本没有错,但是选择的方法却是错的,造成了无法挽救的后果,雨果现在才后悔莫及。

    可是突然,苏子男的声音又猛然从上空传来,“抓住它!抓住它!”

    这四处回荡的声音如同魔音灌耳,即使捂住了耳朵依旧没有任何作用,雨果猛地一下跳了起来,就发现整个人直挺挺地坐了起来,不由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背后粘稠的汗水一阵阵发凉,额头上不断下滑的汗水让心跳一惊一乍地抽搐起来,视线之内四周只有一层朦胧的光芒,可以隐约看到空荡荡的房间,但没有苏子男,也没有张小夜;没有母亲,也没有父亲,只是有那幽蓝色的光芒在漆黑的夜色之中缓缓流动。

    雨果掀开被子赤脚走下了地板,一把扯开了窗帘,清冷的月光刹那间就倾斜而下把房间填满,窗外那熟悉的日落大道立刻映入眼帘。这里是洛杉矶,1992年的洛杉矶。

    现实再次回到身体里,脑袋逐渐清晰起来,他和约瑟夫今天刚刚结束了“义海雄风”的试镜,回来之后,雨果也没有时间去买二手家具了,只能借用亚历克斯的床具,简单铺了床,洗漱之后就熄灯休息了。

    昏黄色的灯光在浓郁的夜色之中就好像是萤火虫的光芒,点缀在日落大道两侧,宛若流动的荧光河流缓缓向前延伸,然后汇入一片星星点点光芒的大海,那或明或暗的光点漂浮在这一片汪洋大海上,璀璨得让人眼花缭乱,却也越发衬托出周遭黑暗之中的孤寂。光芒之外的世界只剩下月光倾泻下来的朦胧光晕,可以隐约看到海浪拍打着沙滩,偶尔有车辆从道路上飞驰而过,人们的欢呼声和尖叫声在海风之中自由穿行。

    夜色,喧闹却寂寞。

    雨果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刚才做梦了。

    荣耀至死乐队到底怎么样了,雨果静下心来认真地思考着,他到底是和雨果-兰开斯特交换了灵魂,还是说他只是简单取代了雨果-兰开斯特,那是不是就意味着陈雨果在2014年也去世了?如果是这样,那荣耀至死乐队的表演怎么办,他们等待了十年、拼搏了十年、奋斗了十年的心血怎么办,撇开他们前后六个人都是离家出走义无反顾追求梦想的事情不说,单说他们为了追逐梦想已经付出了一切,难道到头来就要一场空了吗?更不要说那些苦苦等着他们回去的父母了。

    父母。雨果回想起了自己的父亲和母亲,十年没有回家了,虽然一直有联系着,但父母留在雨果记忆的容颜却依旧是不老的模样,而现在,他们应该都已经老了,也许两鬓也应该出现些许白丝了,如果他们知道自己去世了,他们又会有什么反应呢?

    内疚的情绪刹那间就翻涌起来,立刻将雨果吞没,泪水就这样毫无预警地侵袭而来,站在原地,雨果双双手支撑在窗台上,清晰地看着泪水一滴一滴往下落,然后视线就彻底模糊了,只留下一片片光晕。

    穿越之后,雨果就一直在告诉自己,这是一次机会,一次实现自己梦想的机会,所以他振作起来,参加了“大河恋”的试镜,失败之后,又重振旗鼓参加了“闻香识女人”的拍摄,一直到今天“义海雄风”的试镜。这一切发生得太迅速太美好,曾经梦寐以求的东西就这样实现了,哪怕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哪怕自己的不懈努力还是必须坚持下去,但雨果也始终是乐在其中。

    可是今晚,午夜梦回,雨果却猛然发现,他想回家。不是指洛杉矶的家,而是指他真正的家,他想念荣耀至死的队友们,他想念自己的父母。即使是穿越赢得了人生的第二次机会,即使是镁光灯下的幸福触手可及,但是他生命里的父母、朋友却是不可取代的,哪怕是登上了事业的巅峰也不行。

    第一次,雨果痛恨起这莫名其妙的穿越来,他要面对着一具被毒。品毒害的皮囊,他要面对金酸莓奖、特蕾西带来的一系列负面效应,他要面对在演员位置上的苦苦挣扎,而他的身边却连一个朋友都没有,更不要说亲人了。

    如果没有朋友没有亲人,即使是追逐梦想,雨果也不认为自己一个人可以坚持下去。

    忽然地,雨果就开始害怕起来,他害怕乐队队友和父母因为自己而痛苦,他也害怕自己在1992年的洛杉矶里会被时光所吞噬,然后化为灰烬,就连存在这个世界上的证明都找不到。

    这一刻,雨果是如此无助,前所未有的无助,抬起朦胧的泪眼,周围有的只是无尽的光晕,却什么也找不到,空荡荡的房间里甚至就连一个能够给雨果温暖的物件都没有。四周的漆黑夜色被幽蓝色的月光悄然融化,让房间里所有的一切都披上了清冷明亮的光晕,却让雨果察觉到彻骨的寒冷,一个寒颤,又接着一个寒颤。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