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2149.第2149章 2149 动人心魄

    没有药物的帮助,约翰的康复之路十分艰难,可是艾丽西亚却始终没有放弃,和他一起携手坚持了下去。妻子的支持,就是约翰坚持下去的动力。

    两个月后,约翰依旧饱受着幻觉的困扰,查尔斯始终在他的面前愤怒咆哮着,这让约翰总是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可是在艾丽西亚的支持下,约翰还是时隔多年再次回到了普林斯顿大学,找到了当年的同学马丁-汉森——此时他已经成为了数学系的系主任,因为艾丽西亚认为约翰去适应团体生活可能会对病情有益。

    约翰原本以为马丁会对自己冷嘲热讽,拒绝自己的要求,但约翰还是来到了马丁的办公室,时光荏苒,当年彼此针锋相对的两个竞争对手,又一次以命运戏弄的方式并肩而立;但马丁却点头答应了,至少约翰可以进入图书馆去学习。

    约翰试图进入图书馆学习,但却没有可以证明身份的证件,被拒绝进入,这让约翰在巨大的压力之下,再次崩溃了,他在图书馆门口疯狂地怒吼着,“你不是真的,你根本不是真的……我不是士兵……那里没有任何任务!你不是真的!”所有学生就像是围观疯子一般,聚集在一起,投来了异样的目光。

    在马丁的安抚之下,约翰平静了下来,可是那些尖锐的目光却让约翰无法忍受,在回家的路上,他再一次看到了查尔斯——这曾经是他最好的朋友,他所有的心事都会和他分享,甚至是他唯一的依靠。但现在,他却不得不告诉自己:这一切都只是幻觉而已。

    约翰几乎想要放弃了,但是在艾丽西亚的鼓励之下,他决定再尝试看看。

    第二天,约翰又一次来到了普林斯顿大学,他决定去旁听一堂课。可是在走廊里,查尔斯却愤怒地指责着约翰,而玛西则站在旁边用楚楚可怜的无辜眼神看着他,这对于约翰来说是一种煎熬,难以承受的煎熬。

    “查尔斯,你一直是个好朋友,最好的朋友,但是我不会再和你说话了。”约翰的表情是如此艰难、如此痛苦,那微蹙的眉头泄露了内心的无助,只是这一次,他没有退缩,即使再困难,他也还是压抑着自己内心情绪的汹涌,“我真的不行。”

    然后约翰走到了旁边,弯下腰,对着饱含泪水的玛西开口,“小女孩,你也一样。”约翰根本不敢直视玛西的眼睛,唯恐自己会再一次心软,约翰在玛西的额头上留下了一个亲吻,然后把她耳边的碎发挽到耳朵之后,轻声说到,“再见。”

    课堂上负责讲课的教授来到走廊里,等待着大名鼎鼎的约翰-纳什的到来,然后他就看到约翰对着空气轻声低语,抬起右手在抚摸着空气——就像是一个疯子般。

    可此时此刻,尼古拉斯坐在椅子上,却丝毫不觉得那是一个疯子。相反,他看到了一个寂寞而痛苦的灵魂,在与自己内心的执着和困惑告别,整个空荡荡的走廊里,就只有约翰一个人,可是那种强烈的孤独感扑面而来,约翰那拘谨而脆弱的肩膀在淡淡的阳光之中彷佛一碰就碎。

    尼古拉斯没有料想到,就是这样简单的一个画面,那浓郁的情感却让他彻底失控,泣不成声。

    约翰重新回到了普林斯顿大学的日常生活里,他成为了校园里一名普通的学生——或者说学者,他总是在图书馆的窗户上演算着各种理论和公式,逐渐成为了学校里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有的人崇拜着他,有的人嘲笑着他,甚至有的人以模仿他怪异的动作取乐;同时查尔斯、威廉和玛西的幻觉却始终没有消失,他们依旧在不断骚扰着约翰,时时刻刻折磨着他脆弱的神经……

    可是约翰却已经逐渐习惯了无视这些幻觉,真正地投入到大学的研究工作之中。时间的流逝似乎已经不再重要,到了1978年,二十年过去了,约翰却没有再次病发,身体的苍老却没有影响他的智慧——他成功地解决了黎曼假设。

    年轻的大学生托比-凯利带着崇拜的视线靠近了约翰-纳什,和他针对学术展开了讨论,看着眼前的托比,约翰就彷佛看到了年轻时的自己,这让他对托比伸出了援手,和他一起开始讨论学术问题。

    渐渐地,约翰开始融入学生的日常生活,和一群数学系的学生们一起讨论着课题,把自己的知识传授给这些学生们。他的脸上再次绽放出笑容,他的眼睛再次透露出神采,真正地成为了这所大学里的一份子——虽然他的幻觉依旧存在着,依旧困扰着,但他却不再恐惧,“他们是我的过去,其实每个人都被过去所缠绕。”

    马丁向系里提交了申请,再次让约翰担任数学系里的教授。曾经这是两个死对头,但现在他们却成为了至交好友。

    1994年三月,约翰结束了日常授课,出现了陌生的访客,他自称是托马斯-金,他是专程过来通知约翰,他成为了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候补人。

    穷其一生,约翰始终没有得到任何奖项的认可,这让约翰有些慌张,有些不知所措,在托马斯的邀请下,他们进入了教职工才能进入的荣誉休息室,自从多年前他跟随教授进入这里过一次之后,他已经很多年没有来到这里了,约翰显得局促不安。

    当询问到一般诺贝尔奖的候补人都是匿名的问题时,托马斯晦涩而隐秘地解释了一番,约翰却明白了过来,“哦,原来你是来看我有没有疯的,看我会不会真的得奖之后,毁了所有一切,在主席台上跳舞,还是学鸡叫之类的事……”这个自我调侃让托马斯也笑了起来,约翰拘谨地抱着自己的公事包,小心翼翼地保护着自己,似乎这里的氛围让他找不到安全感。

    “我会不会让你困窘?老实说是有可能的。”约翰诚实地说到,“你看,我……我是个疯子,虽然我在服用新药,但我仍然有幻觉。我仅仅选择去忽略它们,就好像节食一样,不放纵自己的食欲。比如我症状的食欲,还有我虚构和想象的食欲……”

    约翰的话语低沉而含糊,似乎每一句话都是如此困难,但他的眼神却是如此清晰,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这才是最真实的约翰-纳什。

    就在此时,有人礼貌地走了过来,打断了约翰的话语,“纳什教授。”抬起头,发现是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他露出了一个笑容,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了自己的钢笔,放在了约翰面前的桌子上,“很高兴你能来这儿,约翰。”

    约翰看着这支笔却呆住了,因为他记得,这是学校的传统,当年他和自己教授来到这里时,就见证了这一幕,那支笔代表着会员们肯定了当事人的终生成就,每一支钢笔所代表的是同行专业人士的认可。而现在,他再次回到了这里,却有人为他送上了一支钢笔,这让约翰的大脑彻底停止了转动,只能看着眼前的那支钢笔,一动不动。

    这仅仅是一个开始。紧接着,一支接着一支的钢笔放在了约翰面前的桌子上,这让约翰不知所措,那闪动的眼神泄露了他的紧张,还有感动,“这真是完全出乎意料。”约翰对着托马斯低声说道。

    看着约翰那饱含错杂的眼神,微微颤抖着的唇瓣,还有始终拘谨而僵硬地抱着公事包的双手,尼古拉斯内心的汹涌是难以形容的。因为他见证了历史的诞生,他伴随着约翰的人生起起伏伏走到了现在,他明白这一刻的来之不易。

    尼古拉斯嘴角的笑容绽放了起来,眼眶里还残留着那感动的泪水,但笑容却是真正释放了开来。不是因为约翰赢得了那么多人的尊重和肯定,而是因为约翰终于走出了内心的桎梏和困惑,在艾丽西亚的帮助下,在他坚持不懈的努力下,他证明了他自己——他不是一个疯子,相反,他是一个天才。

    这,是属于他的荣耀时刻。

    掌声,响了起来,不是电影院现场的,而是1994年斯德哥尔摩诺贝尔奖的颁奖典礼现场。

    约翰-纳什因为博弈论而杰出贡献而赢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他走上了颁奖台,看着台下密集的人群,找到了艾丽西亚的身影,“我一直相信数字,不管是方程式或逻辑学,都引导我们去思考。但经过终生的追求,我问自己,‘逻辑到底是什么,谁去决定原由’,我的追求带领我穿过了物理、形而上学、幻觉,然后回到了原点。在事业上我有了最重大的突破,在生命中我也找到了最重要的人,只有在这神秘的爱情方程式中,才能找到逻辑或原由。”

    约翰的视线和艾丽西亚交错在了一起,深情地说道,“今晚我能站在这里,都是你的功劳。你是我成功的因素。”艾丽西亚不由热泪盈眶,“也是我唯一的因素。谢谢!”

    全场所有观众集体起立鼓掌,约翰饱含热泪地看着眼前那一片连绵不绝的人群,沉重而缓慢地迈开了步伐,走向了属于自己的位置。

    颁奖典礼结束了,约翰扶着艾丽西亚离开了殿堂,查尔斯、威廉和玛西依旧在角落里注视着他,但这一次他却没有任何动摇,和艾丽西亚并肩缓缓前行,扶持着彼此。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