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2148.第2148章 2148 灵魂震撼

    尼古拉斯看着约翰-纳什呆呆地坐在椅子上,怀里抱着自己的儿子,此时孩子正在痛哭不已,可是约翰却无动于衷,只是痴痴地看着某个角度,木然而僵硬。莫名地,尼古拉斯就觉得哽咽了,所有的情绪都卡在了喉咙里,根本无法宣泄出来。

    表面看来,约翰的生活恢复了正常,但其实所有一切都已经不再正常了。

    艾丽西亚变得无比敏感,她只要听到约翰在自言自语,就会怀疑他的幻觉又一次出现了,后来被证实只是自己的胡思乱想,就连她都受不了这样的自己,只能是哑然失笑;漫漫长夜,艾丽西亚渴望能够得到约翰的拥抱,甚至是回应她的生理需求,但约翰却没有办法,只是冷漠地给了她一个背影……

    巨大的压力让艾丽西亚彻底崩溃了,只能在浴室里对着镜子发火,对着自己发火,愤怒的咆哮也没有办法给她一个解决方案,生活的茫然和压迫让她不知所措、精疲力竭。可那又能怎么样?第二天醒来,艾丽西亚还是必须继续上班,甚至为了支撑起这个家,不得不超负荷加班,同时约翰没有办法照顾孩子,她必须把孩子送到她母亲那里,才能确保一整天的工作不会分心。

    约翰站在门口,落寞的身影变得越来越渺小,他看起来就像是多余的负担,他没有办法提供任何帮助,反而还在拖累这个家;他就像是行尸走肉一般,整个世界都停止了转动,除了倒垃圾之外,他什么事都不能做,而他曾经引以为傲的数学能力,更是变成了一潭死水。

    约翰暂停了自己的药物,虽然每一次艾丽西亚都会提醒他应该吃药了,但他都会把药物偷偷放置起来,这让他的大脑缓缓开始重新运作了,他又可以看到那些隐藏在文字背后的密码了,他又看到了……威廉-帕彻。

    威廉在他家后面的树林里建立了一个秘密基地,让约翰重新加入破解密码的行列。约翰开始告诉自己,罗森医生才是正确的,威廉只是他的幻觉……可是威廉还是成功地说服了约翰——或者在约翰内心深处,他从来都希望威廉是存在的,“我真害怕你不是真的。”约翰那漾着水光的眸子里透露出了释然,长长吐出了一口气。

    此后的一年时间里,艾丽西亚都没有发现异常,直到一个暴风天,她去外面收衣服,而约翰则带着儿子上楼去帮他洗澡,虽然艾丽西亚有些不放心,但约翰这一年多来的出色表现还是说服了她。

    收好衣服之后,艾丽西亚听到了暴风之中那无法确定的收音机声响,顺着声音一路找了过去,然后她就看到了约翰的秘密小屋,墙壁上挂着无数的报纸、杂志和数字,密密麻麻地将整个屋子布满,这让艾丽西亚陷入了无止境的恐惧之中,狂奔回到屋子里。

    约翰正在关窗户,却四处都看不到孩子,艾丽西亚跑到了浴室里,发现被独自留在浴缸里的孩子,热水几乎就要把他淹没,让他溺水。艾丽西亚疯了一般把孩子抱了起来。意识到不对劲的约翰走了过来,茫然地说到,“查尔斯在这里,他没事。”

    “这里根本没人!”艾丽西亚疯狂而愤怒地嘶吼着,“这里根本没有人!”

    艾丽西亚根本不理会约翰那一番“他注射了隐形血清”的言论,飞快地跑到了楼下,拨通了罗森的电话。约翰快步跟了下来,他看着艾丽西亚的动作不知所措,然后威廉出现了,威廉试图警告约翰,艾丽西亚的举动会危害到无数人的生命,而且她知道太多了,所以必须终结她的生命。

    看着威廉举枪走向了艾丽西亚,绝望之中的约翰冲了上去,不想却把艾丽西亚撞到了墙角,怀抱里的孩子更是大哭不已。约翰手足无措地看着艾丽西亚,试图解释自己的行为,可是艾丽西亚却被彻底震惊了,她推开了约翰,宛若逃命一般离开了屋子,顶着暴风雨冲向了自己的车子。

    约翰站在原地茫然自失,威廉出现了,查尔斯出现了,玛西也出现了,他们都在不断催促着约翰去解决了艾丽西亚,威廉甚至用手枪开始逼迫约翰行动。无数记忆片段涌入脑海之中,让约翰的大脑几乎就要爆炸,他只觉得自己就要窒息了,耳边不断回响着三个人的话语和回忆,彷佛他们无处不在,整个世界都彻底陷入了混沌。

    约翰冲出了大雨之中,拦住了艾丽西亚的车子,透过雨幕,死死地看着妻子的眸子,绝望而错杂地说到,“她一直都没有长大。玛西不可能是真的,她一直都没有长大。”那种震撼和脆弱夹杂在一起,在那双琥珀色眸子的深处荡漾着,令人于心不忍。

    “约翰,你为什么要停止服药?”罗森来到了家里,和艾丽西亚、约翰面对面坐了下来。

    约翰看了看罗森,又抬头看了看艾丽西亚,视线余光还可以看到查尔斯和玛西在旁边虎视眈眈,“因为我不能工作,我不能帮忙照看孩子……我不能回应我妻子的需求。”震惊在艾丽西亚的眼睛里缓缓蔓延开来,“你认为那比做疯子更好吗?”

    罗森表示约翰需要接受更高强度的资料,但这一次约翰却摇头拒绝了,坚定而执着,“不,一定还有别的方法。它就是一个‘问题’,仅此而已,一个目前还找不到解决方法的问题,而我最擅长的就是解决问题。”

    “它不是数学,你不能发明一个公式就改变全世界的想法。”

    “我只要运用我的大脑!”约翰固执己见,可是罗森还是在试图反驳他,这让约翰愤怒地呐喊,“为什么?为什么不行?”

    “因为你的大脑就是问题根源。”罗森毫不退让。

    约翰却依旧没有任何动摇,“我可以解决,只要给我时间,我就能解决。”可即使是此刻,玛西的笑声还是在约翰的耳边回荡,那幻觉似乎永远都不会消失了。

    艾丽西亚决定把约翰送回精神病院,可是约翰却坐在房间里,拒绝收拾行李,手里拿着他和艾丽西亚第一次约会时,她塞进他西装口袋的手绢,满脸的倔强,还有茫然。“你准备好了吗?罗森在外面等你”,艾丽西亚的声音让约翰抬起头来,他悲伤地看着妻子,“我不能再回到医院。”两个人都陷入了沉默,“去了就回不来了。”

    艾丽西亚每说一个字都变得无比艰难,“他说如果你说的事发生的话,他有委托书要我签。”

    “你能不能不要签?”约翰恳求的声音让艾丽西亚愣住了,“只要多给我点时间,我一定会找出解决的办法。不管你怎么决定,罗森有一点说对了,你不能留在这里。我已经不再安全了。”

    艾丽西亚看着满脸落寞的约翰,“你真会伤害我吗?”

    面对这个问题,约翰两眼赤红,充满了不安,他依旧可以看到玛西从艾丽西亚的身后跑去,他痛苦而挣扎地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也许你最好叫罗森把你送到你妈妈家去。”这个回答让艾丽西亚的肩膀变得无比脆弱,她缓缓地转身离开,走下楼去。

    约翰再次尝试整理行李,但终究还是没有办法,只是忐忑不安地坐在床沿,不知所措。可紧接着,他却听到了引擎启动的声音——罗森离开了,等再次看到艾丽西亚上楼时,约翰的眼睛里漾着一层透亮的水雾,茫然地看着妻子,“罗森说,如果你想杀我得话,就马上打电话给他。”这句话却让约翰嘴角的笑容轻轻往上扯了扯,如此艰难,却又如此幸福。

    艾丽西亚走到了约翰面前,双膝跪了下来,让自己的视线和约翰保持平行,“你知道什么是真实的吗?”然后她用自己的右手轻轻抚摸着约翰的脸颊,“这个。”这让约翰缓缓闭上了眼睛,露出了安详的神情,紧接着她有握着约翰的右手,放在了自己的脸颊上,“这个”,最后停靠在了自己的胸口上,“这个。”

    约翰感受着艾丽西亚那平稳而有力的心跳,“这才是真的。”琥珀色的眸子在轻轻闪动着,目不转睛地打量着眼前的女人,“说不定能让你从梦中清醒的东西,也许不在脑袋里,而是在这里。”艾丽西亚的右手放在了约翰的胸口上,感受着那让自己安定下来的心跳。

    约翰眼眶里的泪水缓缓满溢出来,那水光之中荡漾的错杂情绪让心脏开始微微颤抖。

    “呼”,尼古拉斯猛然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因为停止呼吸了太久太久,以至于他的大脑开始缺氧,泪水就这样滑落了下来,脸颊变得滚烫。他终于明白了那种异样是什么,他终于明白了精神病院那冰冷而隔离的残酷到底应该怎么解决。

    是爱情,是信任,是呵护,是陪伴。

    当看着艾丽西亚冒着生命危险选择站在了约翰的身边,两个人决定携手共度难关;当看着艾丽西亚和约翰的右手放在彼此的心房之上,约翰的眼睛里闪烁着动人而脆弱的光芒;当看着约翰那憔悴而癫狂、落寞而悲伤、无助而茫然的神情……尼古拉斯知道,他不是疯子,他仅仅只是生病了,和正常人没有任何区别,仅仅只是生病了而已。没有人需要对他避之不及,没有人需要用冰冷残暴的方式去对待他,没有人需要用异样的眼光让他的生活变得更加困难。

    他需要的,仅仅只是不再“与众不同”而已。

    那种深入灵魂的震撼,彻底掀翻了尼古拉斯所熟知的那个世界,神经病不再是神经病,疯子不再是疯子,他仅仅是一个需要陪伴的病人而已。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