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2115.第2115章 2115 走火入魔

    整个世界都是黑暗的,无边无际的黑暗,雨果只觉得自己像是被抛到外太空一般,四面八方的黑暗彷佛是一个黑洞,他漂浮在半空中,双脚踩不到地面,竭力展开四肢也感受不到任何可以触碰的坚实物体,甚至感觉不到空气的飘动。那种彻底失控的慌张和恐惧一点一点顺着毛孔渗透进皮肤里,此时雨果才发现,自己的双眼居然紧紧地闭着,那如墨般的漆黑就连一点光亮都没有。

    雨果挣扎着,试图睁开双眼,可是眼皮却如此沉重,彷佛上面挂了铅块一般,无论怎么样都没有办法睁开,这让雨果有些着急,他忍不住就挣扎了一下,结果却发现,自己四肢居然也被紧紧地束缚着,那几乎令人窒息的紧绷感刺痛着心脏,然后肌肉就感觉越来越没有力量,就连挣扎的力度都在缓缓减弱……

    刹那间,他就感觉自己开始飞速下坠,那种失重的感觉仅仅持续了一小会,紧接着就坠入了刺骨的冰冷海水里,四周依旧是浓郁到抹不开的黑暗,但是窒息感却一点一点侵袭而来,肺部里的空气就如同小水泡一般,一个接着一个被戳破,就好像……就好像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死亡一般。

    “啪”,一声沉闷的断裂声在脑海里传来,然后雨果就睁开了眼睛,那奶黄色的微弱光芒宛若一团光晕般在眼前漂浮游动,像是深海里突然看到了灯笼鱼在缓缓飘动一般,那萤火虫般的微弱光芒,让整个世界都忽明忽暗,根本看不清楚。

    然后耳边就传来了一个遥远而模糊的声音,“约翰……”就好像是从水面之上传来的呼喊声,雨果想要仰起头,试图穿透那层层的水幕看清楚眼前的景象,可是脑袋却沉重得厉害,根本抬不起来,只能听到那模糊的声音在四周环绕着,“约翰,你可以听到我吗?”

    伴随着那模糊的声响,视线开始逐渐变得清晰起来,眼前可以看到那白底蓝色条纹的裤子,看起来就像是医院的病号服,然后一双手就进入了眼帘,那双手被米褐色的棉布手铐牢牢束缚着,毫无生气地耷拉在膝盖之间,彷佛完全失去了生命力。

    雨果试图去控制一下那双手,然后就发现,手指居然跟随着自己的意志动了动,这让雨果那混沌的大脑开始被唤醒,支离破碎的记忆缓缓涌入大脑,即使如此缓慢,还是疼痛地让眉头不由自主皱了起来。

    他正在一个大学教室里讲课,然后就注意到了角落里有可疑人士出现,他们是为了捕捉他而来的;他正在普林斯顿大学旁边的摄影棚里,和朗-霍华德讨论着镜头的走位和视线的角度;他被一群黑色西装男人压在了地上,即使竭尽全力呼救,旁边也只有一脸诧异的学生,没有人愿意上来帮助他;他坐在厢车门口的餐桌前,一边阅读着剧本一边和莱昂纳多交谈着,两个人表情都有些凝重,似乎正在争执着什么;他和查尔斯正在交谈着,可只是转头之间,查尔斯就突然消失了,这让他充满了疑惑……他悄悄地避开人群,将机密资料投递到一个保密邮箱里;他感受到无时无刻的监视,似乎有人发现了他正在为政。府破译机密文件;他感受到了危险正在一点一点迫近,那种焦躁几乎让他没有办法静下心来继续搞研究……

    无数的记忆碎片开始涌进来,越来越多,越来越杂,甚至开始出现许多年以前的记忆,只剩下一个模糊的印象,一个个闪光的瞬间犹如无数蝌蚪一般,顺着光线的流动迅速进入大脑里。

    可是,数不胜数的记忆里,却没有查理兹的部分,也没有艾丽西亚的部分,那种悬空的不安感开始慢慢扩大。仅仅只是闭眼的一个刹那,他就站在了半空中,然后重力就猛然拉住了他的双腿,狠狠地往下拖拽,整个世界开始分崩离析。

    整个大脑里,一半是雨果-兰开斯特,一半是约翰-纳什。那两个世界无比清晰又无比鲜明的呈现在脑海里,犹如太极的阴阳两色一般,泾渭分明却又密不可分地连接在一起,他似乎只需要轻轻迈出一个脚步,就可以进入另一个世界,然后再次抬起脚步,又可以退回原本的世界,每一个步伐之间,周边的世界都在风云变幻,每一个细节都是如此模糊却又无比清晰地呈现出来,让整个灵魂都开始在微微颤抖着。

    这种玄妙的感觉带着一点点轻微的撕裂感,疼痛就好像从石缝之中渗透出来一般,一滴一滴缓缓坠入,但却深入骨髓、穿透灵魂,浑身肌肉都因为太过痛苦而完全紧绷起来;但偏偏脑海又出于一种轻灵空旷的境界,让他可以轻松而准确地把握到每一个情绪的细微变化,哪怕仅仅只是眼神的微微闪动,似乎没有任何控制却又消耗了所有精力进行控制,随心所欲的同时又精准自然。

    就好像……就好像在刀尖上跳舞一般,轻盈唯美的舞步堪称完美,那如影随形的痛苦透过脚底刺激着头顶的神经,可是动作却没有任何迟疑,腾转挪移之间,浑然天成的美感令人窒息。

    疲倦,他觉得疲倦到了极点,彷佛是溺水之人好不容易抱住了一根浮木一般,甚至没有时间去思考自己的处境,只能大口大口地呼吸这;恐惧,如同浪头一般一波接着一波,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恐惧着什么,但是心脏的跳动却让耳膜都开始轻轻振动起来,惶恐不安地看着四周;崩溃,那种游走在高空钢丝之上的紧绷感让他觉得随时都处于崩溃边缘,似乎只要一阵轻风吹拂,就可以让整个世界都支离破碎,不复存在。

    “哐当”,一声脆响,让他猛然睁开了眼睛,那汹涌而来的光线刺激着他的眼睛,让他浑身都蜷缩了起来,然后透过那朦胧的光晕去打量着四周。一张繁琐花纹的暗红色地毯,一张老旧质朴的大门,一张深褐色的雕花木椅……然后他就看到了墙角的暖气片,刚才的声响就是从暖气片里传出来,这让他稍稍松了一口气,紧绷的情绪似乎稍微缓解了一些。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个身着深灰色三件套西装的老人走到了自己的眼前,这是一张完全陌生的脸孔,他的视线只能停留在对方那一头灰白的头发上,他试图对焦到对方的眼睛,可是却发现眼睛十分酸涩,连续眨了几次眼,依旧没有办法随心所欲地将焦距对准那双深邃的眼睛,反而因为眼睛太过干涩而渗出了泪水,没有完全清晰的视线再一次变得模糊起来。

    “尽量放松。”老人带着温和的笑容友善地说到,“麻醉药等会儿才会消失。”

    可是他却没有听懂,明明每一个字都已经清楚地听见了,可是大脑昏昏沉沉地却根本无法做出反应,只觉得那些词汇是如此陌生,这让他不由闭上眼睛狠狠摇了摇头,结果这一个动作却让胃部再次开始翻滚,“呕”,他忍不住干呕了一下,整个人在椅子上东倒西歪,额头甚至隐隐渗出了冷汗,浑身上下所有肌肉都无法控制地痉挛起来。

    他只觉得整个人都失去了控制,就好像没有了支撑的破烂娃娃一般,口腔里的口水就这样顺着唇角滑落了下来,他感受到了液体的滑动,那种潜意识里的羞耻感让他试图收敛自己的嘴唇,控制住口水,可是唇瓣紧紧只是蠕动了两下,没有任何反应,口水依旧缓缓滑落,就好像失去了自理能力的病患一般。

    可是那种耻辱只是在脑海里横冲直撞,根本没有办法让他做出任何动作去改善,结果只能是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地摇晃着脑袋,像是发条坏掉的机械娃娃一般,在原地晃荡着。

    查理兹站在监视器后面,看着正在表演的雨果,她知道这是雨果表现出来的结果,他正在饰演约翰-纳什,可是那种强大的真实感却狠狠抓住了她的心脏,让她根本没有办法呼吸。即使知道这只是一场演出而已,但查理兹的视线还是无法控制地蒙上了一层水雾,她几乎不忍心继续看下去;即使她不断说服自己,这是约翰-纳什,不是雨果,这是约翰,不是雨果,可是那种恐惧和惊慌还是让她的双手无法控制得轻轻颤抖起来。

    整个片场鸦雀无声,那种冰冷而残忍的情绪让心脏彻底停止了跳动,每一个人的情绪都被雨果的表演牵动着,没有人能够例外。当看到雨果——或者是约翰肌肉失调以至于开始流口水时,就像是一个灵魂彻底消失的傻瓜一般,那种难以言喻的恐惧和惊慌让肌肉开始微微颤抖着。

    朗-霍华德无法控制地想要暂停这场戏的拍摄,因为他甚至开始担心雨果是不是真的疯了;可是他不能这样做,因为他不断在说服着自己,这只是表演,这只是雨果表演的力量,可是内心的恐慌却在狠狠地吞噬着他所有的理智,让他忍不住就站了起来,然后僵硬在原地。

    站在雨果面前的克里斯托弗-普卢默(Christopher。Plummer)可以感觉到那种强大的震撼力,几乎压制得他喘不过气来,可是情绪却又不由自主地被牵动了起来,脑海深处的台词彷佛失去了控制一般,不由自主地就吐露了出来,“抱歉把你铐起来,你的右勾拳可真厉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