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2076.第2076章 2076 暴雪年末

    最近怀俄明州的天气很糟糕,从十二月中旬就断断续续开始下雪,到平安夜时更是下了一场暴雪,浩浩荡荡地蔓延了将近一天,窗外的积雪已经淹没到了小腿肚,银装素裹的世界看起来就像是“魔戒”里那恢弘的中土世界。

    亚当端着一个盘子,里面摆放着简单的翻炒鸡蛋和烤好的吐司,踩着结实的步伐走上了二楼,敲了敲房间门,然后推开了那扇并不厚实的木门,一眼就看到了凌乱的被窝,但是雨果却不在里面,而是安静地坐在窗户前,对着那台打字机敲敲打打着。

    窗户之外是一片白茫茫的雪原,隐隐约约可以看到那隐藏在厚厚白雪底下的绿色和棕色,金色阳光毫无阻挡地洒落下来,让整个世界变得金光璀璨,恍惚之间有种置身于童话故事的错觉。

    亚当把盘子轻轻放在了桌上,张了张嘴想要说点什么,可是话语涌到了嘴边,还是咽了下去,只是低声说到,“我去牧场看看。”也不等雨果的回话,直接转身就离开了。走到门口时,身后就传来了雨果的声音,“圣诞快乐!”

    亚当的脚步不由就停了下来,沉默了一下,也闷声闷气地回了一句,“圣诞快乐。”

    “你的礼物我放在圣诞树底下了,还有泰勒一家的礼物。”雨果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即使亚当没有回头,也可以感觉到雨果声音里的笑意,显示出他的好心情。

    亚当想了想,转过身再次走了回来,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了一个长方形的小盒子,没有任何礼物包装,只是简单的盒子而已,递了出来,雨果接了过来,然后亚当就再次沉默不语地径直离开房间,这一次脚步没有任何停顿。

    雨果看着亚当那略显僵硬的背影,露出了一抹浅浅的笑容,低头打开了盒子。里面躺着一支钢笔,这是一支十分普通的钢笔,甚至还有一些老旧,仔细看了看,侧面的品牌甚至已经有些磨损了,这让雨果不由打开钢笔,仔细打量搜索了一番,然后脑海里的记忆就一点一点浮现了出来。

    这支钢笔是他一年级时,莉娜送给他的入学礼物,他完全爱不释手,几乎每天都在使用,以至于钢笔的侧面都磨损了。可是,后来莉娜不告而别之后,雨果当时愤怒地就把这支钢笔扔掉了,此后就再也没有找到。

    没有想到,这支钢笔今天又一次回到了他的手里。

    三天前,雨果离开了洛杉矶,回到蓝切斯。一方面是为了陪伴亚当度过一年一度的圣诞节,一方面也是为了愿意洛杉矶吵闹的环境,彻底安静下来投入剧本的改编工作之中。

    虽然亚当依旧是抱怨不断,认为雨果的回归打扰到了他平静的生活,但可以感觉得出来,家里的气氛却变得轻松起来,泰勒一家也因为雨果的存在而经常过来,更是让亚当僵硬的面容都无法再继续保持原状。

    其实,在此之前雨果就告诉亚当关于莉娜的事了,一直以来,亚当才是那个劝雨果放下的人,所以得知了情况,亚当的心情明显轻松了一些。只是,雨果却没有料想到,亚当会选择这样一份圣诞礼物,这着实是一个惊喜。

    雨果停下了手里的工作,重新靠到椅背上,仔细地打量着手里的钢笔,那些久远的记忆几乎就连一些支离破碎的片段都变得模糊不清了,但摩挲着钢笔侧面的印痕,那种遥远的熟悉感却在指腹里缓缓绽放。

    想了想,雨果打开了钢笔,发现里面墨水充足,把打字机上的那张纸拿了下来,直接就开始动笔起来。习惯了用打字机,突然改用手写反而有些不习惯,这让雨果不由停顿了下来,重新整理起自己脑海里的思绪,然后再次开始落笔,“约翰拉了拉大衣外套,快步走进了宿舍大楼……”

    那黑色的墨水在白色的纸张上缓缓流淌,有种诗意的浪漫,不同于黑色铅字的扎实和方正,黑色墨水有种难以形容的流畅,绽放出淡淡的光泽。这让雨果想起了小时候第一次拿到钢笔时的兴奋,几乎可以一整个下午都坐在书桌前,不愿离开——雨果深深地觉得,他小时候应该是一个书呆子:准确来说,陈雨果可不是,兰开斯特才是。

    雨果用力点了点头,对自己的猜测表示了肯定,“就是这样。”

    圣诞节当天,洛杉矶却是一片阳光明媚,不仅没有皑皑白雪,甚至空气里都感受不到那凛冽的寒风,相反,还可以感受到那躁动不安的热情,在空气里缓缓蔓延:因为,好莱坞历史上的第一个颁奖季已经悄然降临。

    在1998年的最后一个周末,居然有超过十部电影举行首映——包括首轮点映,这在以前是前所未有的,其中有四部电影是大范围首映,剩余六部电影全部都是局部点映,赶在奥斯卡报名截止日期之前上映的意图着实是再明显不过了。

    今年的十二月完全成为了艺术电影的狂欢盛宴,这些电影不具备拉动票房的能力,其中大部分都仅仅局限于艺术院线上映,但它们的主题、质量、风格却决定了,这些作品都有希望在年末的各大颁奖典礼上取得出色的成绩。不过,有些电影是为了赶在金球奖报名截止日期之前上映,有些电影则是为了赶在五大工会奖报名截止日期之前上映,有些电影则是为了每一年的终极目标——奥斯卡。

    这些电影纷纷乱乱地占据了十一月和十二月的各大屏幕。如此景象是历史上破天荒的第一次,大部分电影公司都没有一个清晰的思路,只是匆忙地安排上映,然后希望能够在颁奖典礼开始之前,集中轰炸,让评委们能够领略到自己作品的魅力,可却始终没有具体的策略。

    在这之中,韦恩斯坦兄弟所带领的米拉麦克斯影业却悄然异军突起,他们今年年末主打“莎翁情史”这部作品。

    这部电影汇集了约瑟夫-费因斯(Joseph。Fiennes)、格温妮丝-帕特洛、杰弗里-拉什、汤姆-威尔金森(Tom。Wilkinson)、朱迪-丹奇、科林-费斯等实力派演员,将焦点锁定在威尔-莎士比亚身上,对他创作“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故事进行了艺术加工,赋予了这位影史最伟大之一、最著名之一的作家鲜活的生命力。

    韦恩斯坦兄弟显然也是第一次尝试在十二月份围绕着颁奖典礼宣传电影,但他们敏锐的商业嗅觉却让他们走在了所有人之前。“莎翁情史”在十二月第二周上映,赶上了金球奖的截止报名日期。

    他们在洛杉矶对电影展开了密集点映,邀请好莱坞外国记者协会、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的评委们走进电影院观看电影——这在学院规定之中是允许的,因为评委只有观看完电影才能做出评价。

    前后三轮针对性的密集点映下来之后,在十二月的最后一周,电影才在三百间院线进行了首轮扩映,与此同时,韦恩斯坦兄弟召开了各式各样的派对——与电影完全没有任何关系的派对,仅仅只是年末狂欢而已,大半个好莱坞的人士都参与到了这场年末狂欢之中。这依旧没有违反学院规定——因为即使是学院也不能阻止自己的评委参加派对。

    但就是在这样平淡无奇的日常生活之中,好莱坞圈内人士在私底下讨论时却逐渐开始流传着一种观点:“莎翁情史”是一部出色的作品,超乎想象的出色,甚至比“楚门的世界”还要出色。

    这个言论听起来有些荒谬,因为“楚门的世界”被认为是最近几年时间里唯一一部能够和“阿甘正传”相媲美的作品,而在电影的深度挖掘和现实批判方面,“楚门的世界”还要更胜一筹。不少人都认为“楚门的世界”将会是奥斯卡的有力争夺者,而这部电影最大的竞争对手就是“拯救大兵瑞恩”——这部作品被认为超越了“辛德勒的名单”,成为史蒂文目前最完美的作品。

    可是,现在“莎翁情史”居然比“楚门的世界”还出色?这不是荒天下之大谬吗?

    于是,本周“莎翁情史”举行全面扩映,不少人都决定走进电影院去看看这部作品,审视一下这部作品的真材实料,看看那些传言到底有多少真实性。

    没有人注意到,悄然之间,才上映了三周时间的“莎翁情史”已经成为了每个人都谈论的作品;但是,史蒂文却注意到了。这一次,他想到了雨果的警告,心中莫名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浮现起来。观望了两周时间之后,犹豫再三,史蒂文找到了大卫-格芬,两个人深入交谈了将近两个小时。

    圣诞节当天,梦工厂宣布即将举办跨年派对,迎接梦工厂成立之后的第二个年头。与此同时,本来已经接近要下线的“拯救大兵瑞恩”再次宣布,下周将进行第二轮的扩映,在八百间院线进行放映。

    一时间,好莱坞暗潮涌动,但这一次,却只有很少很少一部分能够嗅到其中的异常。更多人只是认为这是再普通不过的日常。在这一片骚动之中,十二月最后一周来临,一大波电影举行首映,其中就包括了“女。魔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