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2040.第2040章 2040 心神不宁

    夜风肆虐,把完美先生远远地留在身后,查理兹的身影大步大步地消失在夜色之中,僵硬的肩膀线条一点一点松懈下来。

    查理兹觉得自己真的很是愚蠢,为什么她会想要逃离呢?为什么她看到完美先生之后的第一反应是转身而逃呢?为什么她就狼狈地夹起尾巴选择离开呢?难道离开的人不应该是完美先生吗——就好像他此前做的那样?

    她原本以为,再次见面的时候,她会有无数的怒火向他宣泄,她可以滔滔不绝地说上几个小时,她会恨不得把他撕成碎片……但出乎意料的是,就这样结束了,虚无而简单地结束了,她甚至不愿意听他的解释,因为他只是在说话、说话、说话,不断重复着那些听起来没有任何营养的废话,听起来就像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混蛋。

    完美先生?也许,真的是完美先生吧——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反讽。

    选择,是由他做出的。他选择了不告而别、落荒而逃,他选择了抵达伦敦之后断绝联系,他选择了以这样一种方式逃避了两个人的生活,他选择了以最愚蠢却最直接、最简单却最残忍的方式结束了所有的一切。

    她有错吗?也许有,因为任何一段感情的开始和结束都不仅仅是一方的事,这是两个人的事,发生在两个人之间的问题,从来都不可能是单方面。但她不会再愚蠢地谴责自己,把所有过错都揽在自己身上,因为她知道,当错误已经筑成时,他和她都做出了自己的选择,现在,结果已经酿成了。

    想到这里,查理兹肩膀上的重担就这样完全卸了下来。也许,在过去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她从来没有真正的释然,一直到刚才的那一秒,所有事情都真正地画上了休止符,卸下重担的那一刻,不仅没有感觉到悲伤和痛苦,相反,整个人都变得轻盈起来,嘴角甚至抑制不住地开始轻轻上扬起来。

    停下脚步,查理兹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服装造型,心情还是有些糟糕,这样的模样真的不太适合出现在陌生人面前,很容易就把别人吓坏的。不过……想到刚才完美先生那被惊吓到错愕的表情,莫名地查理兹就觉得有些喜感,然后她也没有忍住,扑哧一下就笑了出来。

    这一笑,就停不住,查理兹站在原地笑得花枝乱颤,觉得完美先生看起来就像是待宰的羔羊,而她就是举起刀锋的屠夫;而完美先生是对她有所求的人,但她却冷血而残忍的落下了手中的屠刀。这与艾琳-艾诺斯的故事何其相似,彷佛一切都是电影的镜像投射到现实中一般。真是一个讽刺。

    可是等笑过之后,查理兹却忽然意识到,雨果刚才的话都是正确的。如果她不想要复合,那么她根本就不会在意自己的狼狈,更不会在意完美先生的看法。

    的确,她还是在意的,她拒绝让完美先生看到自己的任何丑态,这是尊严问题,这是任何一个女人的尊严问题,如果可以的话,她甚至不希望所有人看到自己的狼狈,更不要说完美先生了,如果可以,她依旧希望以完美的姿态出现在完美先生面前,让他知道,过去一年时间,她不仅过得很好,而且成为了一个更好的人……但是,开始的愤怒和纠结过去之后,她的在意很快就消失了,因为她知道,那个站在夜色之中对着她露出完美笑容的男人和她没有任何关系,她又何必去在意一个陌生人的看法呢?

    就好像艺人可以接受批评,却不需要对每一个人的批评在意,否则生活在镁光灯之下,仅仅是这些评论的压力就足以压垮一个人了。

    想到这里,查理兹低头看向了自己手心里的手机,想起了刚才和雨果的对话。

    她和雨果争吵过,这是理所当然的,而且不仅一次,她和雨果曾经因为许多事争吵过,甚至还曾经连续几天拒绝和对方说话。但这一次却不一样,雨果刚才在电话里的怒火和失望是如此真实,让她的心脏微微颤抖着,她知道雨果是为了自己好,而且在亲眼见证了整个事情的前因后果之后,雨果的担心绝对不是没有理由的,但……但她还是执迷不悟,就像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傻瓜。

    所以,她应该向雨果道歉,对吧?

    可是,她应该和他说什么呢?她应该如何解释呢?她只觉得自己大脑一片空白,即使只是看着手里的手机,就觉得脑海里一团浆糊,完全没有任何思路。这到底是为什么呢?雨果只是她的朋友,刚才那一切不过是她的私人生活,她可以和朋友一起分享,却没有必要给朋友一个交代,不是吗?但现在内心这汹涌沸腾的情绪又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她脑海里“向雨果解释一切”的想法就是挥之不去,为什么她想到雨果的愤怒就觉得心烦意乱,为什么她希望雨果能够明白她内心的真实想法……可问题就在于,她的真实想法到底是什么?

    难道……难道她真的对他有了感觉?

    这个想法再一次浮现出来,犹如流星一般狠狠击中了查理兹的心脏,几乎让她没有办法呼吸,才平静下来不久的大脑又再一次变得混乱起来。这让查理兹根本没有办法静下来思考,无数琐碎而凌乱的思绪在脑海里不断翻涌,甚至比刚才看到完美先生还要汹涌……不对,这是前所未有的汹涌,是查理兹从来都没有体会过、感受到的情感。

    那澎湃的情感不断撞击着胸膛,几乎就让她要窒息了。

    呼吸,呼吸……查理兹不断深呼吸着,试图让自己有些过热的大脑冷静下来,她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可深夜里凛冽清冷的空气也没有办法让她滚烫的肺部冷却下来,那种几乎要灼伤胸口的热度几乎让她站不稳,只能是整个人蹲了下来,紧紧地抱紧自己的膝盖,然后让自己缓缓放松下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查理兹的目光再次落到了手机之上,她的大脑依旧一片空白,她还是没有任何头绪,但不断撞击着胸口的心脏却在告诉她——她应该给雨果打电话,于是,她就这样做了。

    按下那个再熟悉不过的电话号码,查理兹发现自己的右手居然有些颤抖,她紧紧咬着下唇,犹豫不决地看着手机屏幕闪烁着微弱的光芒,可是不等她把手机放到耳边,光芒突然就熄灭了。这让查理兹愣了愣,连忙把手机贴到耳边,结果却没有任何声响。

    查理兹慌张地再次按下了手机号码,这一次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就放在了耳边,结果电话另一端却传来了人工服务台的声音,“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听着这句话,查理兹就这样僵硬在了原地,满脸的茫然若失根本无法掩饰。

    查理兹就这样把手机放在耳边,听着那服务台优雅的声音不断循环着,始终不愿意把手机拿下来,世界彷佛在这一刻就静止了。

    雨果没有办法平息自己的愤怒,只要想到查理兹刚才那忐忑不安的态度,就让他怒火中烧,他真的很想抓住查理兹的肩膀,告诉她,“那个混蛋不适合你,你值得更好的人……比如我。”可是,他说不出口,话语已经涌现到了嘴边,但依旧说不出口。以至于,他甚至分辨不清楚,这种愤怒到底是对完美先生、对查理兹……还是对他自己。

    雨果焦躁不安地在房间里来回走来走去,心绪不宁,根本没有办法安静下来,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干什么,等待着查理兹的来电?还是等待着一个无法知晓的未知?雨果看了一眼书桌上那已经彻底报废的手机,长长吐出了一口气,他知道今晚查理兹是不会打电话过来了。

    转头看了一眼床头柜的固定电话,这是酒店的电话。

    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会,雨果走到了床头柜边上,拿起了听筒,手指放在了键盘上,却就这样停住了。他应该和查理兹说什么?他刚才已经把想说的都说出来了,除了隐藏在内心深处最重要的秘密之外,他几乎已经把所有事情都摊开来了,但查理兹还是没有办法领会,甚至挂断了电话,那么,他现在打电话过去应该说什么?还可以说什么?

    最后的最后,雨果还是轻轻地把电话重新放了回去。站在床头柜旁边,久久不愿离去,十分钟、二十分钟……雨果这才转身走向了浴室。

    夜色越来越浓、越来越深,但这对于许多人来说,却是一个不眠夜。为了准备明天重要戏份的凯特-贝金赛尔,脑海里浮现出雨果那俊朗的面容,心脏犹如小鹿乱撞;正在阅读剧本,认真准备明天戏份的海利-乔-奥斯蒙,想到即将开始拍摄的戏份,激动不已;反复思考最近雨果表现的莱昂纳多,坐在床沿辗转难眠;落寞地回到酒店里,不知所措的完美先生……

    还有,一个在迈阿密一个在费城,约莫一千两百英里的空间,又遥远又亲近,陷入了同样深思的两个灵魂。抬起头,看着天幕上那璀璨的繁星,忍不住就在想,那个人是不是也看着同一边天空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