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1981.第1981章 1981 阴差阳错

    “你还记得当初你和雨果约会完回来之后,你躲到厕所里号啕痛哭,然后雨果打电话过来吗?”泰拉以为雨果和查理兹都已经把所有事情说开了,所以她一脸疑惑的表情简单明了地解释到,“雨果当时是打电话过来道歉的,他说他因为身体不舒服,去了医院一趟,所以才提前离开,把你一个人留在旅馆的。我当时以为这只是一个借口而已,这个借口真的是太糟糕了,他甚至不愿意去仔细想出一个更有说服力的借口。”

    查理兹微微蹙起了眉头,她的记忆也有些模糊了,那已经是六年前的事了,彷佛已经是上一个世纪般。不过此时伴随着泰拉的话语,记忆却是一点一点被唤醒,她依稀记得,当初雨果的确是打电话来道歉了,但她没有接到电话,泰拉只是转达了他的歉意。之后两个人就断了联系,等几个月之后再次见面时,他已经和乌玛开始约会了。

    “不过后来我去了巴黎之后,偶尔看过一篇关于雨果的专访,他提到了他经历了一段很痛苦的毒。瘾戒断时期,在那段时间里,他经常会被身体折磨得不省人事,以至于生活变得十分糟糕。”泰拉说着自己的推测,“后来仔细想想,应该就是他和你约会的那段时间。所以,我在想,会不会是那个晚上他突然戒断反应来了,为了避免在你面前破坏形象,所以自己提前去了医院,把你一个人留下。不过当时我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还以为雨果只是在说谎找借口而已,你又非常伤心,所以我就没有提起他去医院的那件事,只是说他过来道歉而已。”

    说到这里,泰拉小心翼翼地打量了一下查理兹的神色,却发现那张巴掌大小的脸颊上有些微微泛白,她不由咬了咬自己的舌尖,“难道……你不知道?”意识到这个可能性之后,泰拉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哦,抱歉,莎莉,真的很抱歉,是我的错,绝对是我的错。是我的自作主张,导致了你们之间的误会……”

    当时查理兹正处于失落的低谷之中,虽然说即使泰拉把雨果的话语转达完整,她也不见得会相信——正如泰拉所说,借口真的太糟糕了;但事实的确如此,因为泰拉的简短版传话,让查理兹当时更是心如死灰,对雨果彻底改观,导致了两个人渐行渐远。

    一个传话的误会,却让两个人走向了截然不同的方向。

    查理兹整个人都呆愣在了原地,她大脑里一片空白,什么想法都没有,什么情绪也没有,她唯一能够反应过来的,就是雨果当时的确是处于戒断反应的时期,因为即使是到后来她住到日落广场的时候,雨果的戒断反应也还是没有完全消失。可以想象,他们两个人相处的那一个夜晚,雨果的戒断反应又该有多么汹涌、多么严重。

    但至于这一个小小的误会到底意味着什么?查理兹却是一点概念都没有,她甚至没有时间去思考这个问题,只是大脑彻底当机,仔细地回忆着那遥远的记忆片段。试图重新把当时的画面拼凑起来。

    “没事,没事……”查理兹听到了泰拉的话,从自己空白的大脑里摆脱了出来,然后扯出一抹笑容,连连摇头,可即使如此泰拉还是一脸内疚的表情,查理兹不得不认真说到,“我是说真的,我和雨果是朋友,这些年来一直都是如此,我们在朋友的位置上相处得很好……”查理兹停顿了一下,嘴角笑容更大了一些,悄悄地掩盖着舌尖的苦涩,“相信我,如果我们真的发生了些什么,也许我们现在就做不成朋友了。”

    泰拉仔细地打量着查理兹,表情也有些捉摸不定起来,毕竟她缺席了这中间的六年,她也不知道查理兹和雨果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听着查理兹如此说,她也只能讪讪地收敛起了笑容,“缘分这事谁又说得准呢?”

    查理兹重新打起精神来,微笑地对泰拉说到,“今天你是第一次来,我虽然也才只是第三次出席而已,但也许可以当一下你的导游,怎么样,打算和我在这附近逛一逛吗?”

    查理兹带着泰拉在落日塔酒店里开始四处游览起来,不知道过了多久,查理兹甚至不记得她和泰拉是怎么分开的,等她回过神来,她就安静地坐在棕榈树下的沙滩椅旁,手里还端着一杯湛蓝色的鸡尾酒,旁边放着一小盘香蕉。

    查理兹仔细想了想,这才记起来,她今天为了穿上颁奖典礼那套贴身的礼服长裙,一整天都没有吃东西,所以她自己去拿了一点水果补充能量,手中这杯鸡尾酒则是刚才和汤姆-汉克斯聊天时顺手拿的。

    把鸡尾酒杯放在了一旁,拿起一块香蕉,塞进了嘴巴里。但查理兹却根本察觉不到香蕉的味道,只是无意识地咀嚼着。此时,查理兹的大脑依旧是一片空白,整个人彻底放空,什么事情都没有想,只是在发呆。

    忽然,查理兹咀嚼的动作就停了下来,脑海里蹦出了一个想法,“那是一个误会”。然后,这个想法就犹如“杰克与魔豆”那个童话故事里的魔豆一般,生根发芽,然后就无法抑制地开始茁壮成长起来,一直到冲破天际,将她脑海里的整个世界都搅得天翻地覆。刹那间,风云变色。

    当初雨果的不告而别,让查理兹根本无法理解,她甚至开始怀疑雨果的人品,因为雨果的不告而别着实不是绅士所为,就像是一个干了坏事之后就落荒而逃的糟糕男人,就好像是专门为了勾。引她而不折手段、但是得手之后就销声匿迹的可恶男人,那刚刚萌芽的爱情就直接被扼杀在了摇篮之中。

    其实后来和雨果成为朋友之后,查理兹知道雨果不是这样的人——根本不像是吃干抹尽之后就仓皇逃窜的男人,她一直都怀疑那件事背后肯定是有解不开的误会,很多次都想要开玩笑般和雨果聊一聊那件事,但终究还是没有办法开口。因为查理兹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问,问什么,就算问出了结果之后,又应该怎么办……更何况,雨果已经有交往对象了,她也是,而且他们还成为了朋友,即使知道那是一个误会,又能改变什么呢?

    所以,事情就不了了之了。

    但今天,真相就这样毫无预警地揭开了。可是……可是揭开了又如何?当初那是一个误会又如何?难道知道了真相之后就会让一切与众不同吗?难道她现在就应该冲上去和雨果相拥,然后上演恶俗浪漫爱情电影的圆满大结局吗?即使是一个误会,那又让他们怎么办,他们应该做些什么?

    六年时间过去了,已经有太多太多的事情改变了,他还是他,她还是她,但他们已经不是当初的他们了。

    这些年,他们之间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他们已经变得越来越紧密,但却也有了太多太多的阴差阳错,似乎两个人总是没有在正确的时间或者正确的地点,那一次又一次的错过让一次又一次的悸动化作平常,一而再、再而三之后的疲惫让激情逐渐平复下来,然后坚守在朋友的位置上,继续并肩前行。也许,这就是属于他们的位置,最适合他们的位置。

    他们是朋友。正如她刚才告诉泰拉的一样,他们的确是朋友,她不想要改变这样的现状,因为她没有办法承受失去他的痛苦。仅仅只是想一想,她就觉得整个世界分崩离析,她没有办法想象自己在失去他这个朋友之后,人生会变得怎么样。

    所以,真相不代表什么,就像她刚才对泰拉说的一样,现在知晓真相也没有任何意义。这是正确的决定,这是明智的决定,这是原本应有的决定。对吧!对吗?

    他们是朋友,他们的确是朋友,他们应该是朋友。

    查理兹微微点了点头,用力握了握拳头,给予自己一个肯定的答复。然后她就再次开始咀嚼起嘴里的香蕉起来,努力让自己汹涌澎湃的情绪平复下来,但为什么总感觉胸口闷闷的?

    查理兹不由握拳捶了捶自己的胸膛,姿势十分不雅,完全没有西施病态的娇柔,倒带着一些伐木工人的粗犷,可那砰砰的声响在胸腔里不断回荡,却依旧喘不过气来。这让查理兹眉头不由微微皱了起来,急忙端起了旁边的鸡尾酒,狠狠地喝了一大口,但却因为喝得太急,直接就被呛到了。

    “咳咳,咳咳……”咳嗽地越来越厉害,就彷佛要把整个肺部都咳出来一般,查理兹只觉得眼眶里滚烫的泪水就这样滑落了下来。她用力拍打着自己的胸膛,想要让这该死的咳嗽停下来,但她却完全无法制止,那炙热的泪珠是如此滚烫,直接就烫伤了她的脸颊、她的唇瓣,让她忍不住整个人就蜷缩了起来。

    “你怎么了?没事吧,为什么看起来你脸部那么苍白?”一个声音从身后的棕榈树方向传了过来,查理兹猛地一抬头,然后就看到一团光晕。紧接着,莱昂纳多的身影就出现在了查理兹的面前。

    莫名地,查理兹内心就有一股难以抑制的失落,让她缓缓下坠,咳嗽总算是停了下来,“有时间在那里看热闹,咳咳,不如快点去拿点水给我。”查理兹凶狠地说到,可说完之后就忍不住闭上了眼睛,将那炙热的泪水硬生生忍了回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