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1955.第1955章 1955 片刻阳光

    查理兹没有办法控制自己,她只觉得大脑里一片混沌,那种从内心深处涌现出来的黑暗让她浑身开始瑟瑟发抖,彷佛整个人漂浮在北冰洋的冰面之上,凛冽空气从四面八方将自己牢牢包围,她就好像是漏底的木船,一点一点坠入那冰冷刺骨的海洋之中,她试图挣扎,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海水缓缓将自己吞没,从脚底到腰际,再到胸口,一点接着一点地顺着唇线慢慢往上涨。

    那种逐渐滑入黑暗深渊的恐惧感甚至比死亡还要痛苦,让查理兹觉得自己变得支离破碎,彷佛下一秒就会彻底灰飞烟灭一般。而她就连一声“救命”都喊不出来——那尖锐的冰渣让喉咙里被鲜红的血液充斥着。

    记忆再次回到了那个六月,那个属于1991年的六月,属于南半球的秋天,记忆里被铺天盖地的大雨所覆盖,连绵不绝的寒冷让整个世界都变成黑白,彷佛所有色彩都彻底消失了。就是那个夜晚,一声枪鸣彻底改变了她的人生,将她和她母亲从水深火热之中解救了出来,却也成为人生之中永远无法磨灭的时刻,那漫天漫地的血色就犹如此时冰冷的海水一般,将她完全吞噬,那种溺水的窒息感狠狠掐住了她的喉咙,即使她想要反抗,却被束缚住了手脚。

    “不,不要……不要……我要杀了查尔斯……我要,我要拿到那把枪……我要报复妈妈……不要,妈妈,不要开枪……不要,你不能为了希尔比杀人,当你开始了第一次,就没有回头路了……不要,你就会彻底和温暖无缘了,你会永远被禁锢在那个冰天雪地里……不要,千万不要……去死,你们这些可耻的男人都应该去死,除了用殴打女人来证明自己的强壮之外,你们一无是处……死,你们都该死!”

    大脑里已经模糊了所有的界线,时而她是自己,躲在房间里瑟瑟发抖,想要帮助母亲却只能像是可悲的蛀虫一般蠕动着,恐惧将她完全压制在原地;时而她是杰尔达-塞隆,她双手紧紧握着手枪,闭上眼睛就直接扣动了扳机,喧闹停止了,咒骂停止了,但是双手的鲜血却怎么也洗不去,无处不在的血腥味几乎要把她逼疯;时而她是艾琳-艾诺斯,那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就在自己的双手里消逝,但她却丝毫不感觉到恐惧,因为她没有信仰,她唯一的信念就是“不能放走希尔比”,那是她内心唯一的光芒、仅有的温暖,所以,她不会放弃,在这条道路上她已经走得太远太远,没有回头的机会了。

    “妈,妈妈……结束了,全部都结束了……该死,你们都该死……我们得救了,我们得救了……”

    无数混乱的思绪让大脑开始分裂,那种撕裂灵魂的痛苦让她张大了嘴巴,可是却连一点声音都发布出来。查理兹整个人遁入了无边无际的血色黑暗之中,那尖锐的寒冷刺得她骨头隐隐发疼,她只能是像木偶一般张开嘴巴,木然地僵硬在原地,干涸的眼眶就连一滴泪水都挤不出来,只是整个人都无法抑制地轻轻发抖着。

    忽然,一个宛若太阳般炙热的光晕轻轻靠了过来,那刺眼的光芒让查理兹不由就想要闪躲,彷佛被暴露在太阳之下,她就会犹如冰雪一般迅速消融,然后就如同一缕青烟般,被抹除在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痕迹。

    查理兹抬起头,她看不清楚眼前的景象,那耀眼的光晕将周围所有的棱角都模糊掉,只剩下隐隐约约的一个轮廓,但她却明显可以感觉到这团光晕没有任何攻击性,它只是安静地等在旁边,那懒洋洋的温暖让她停止了动作,忍不住就伸手轻轻触碰了一下,指尖的寒冷一点一点驱散开来,让她重新再次感受到了自己的手指,那舒服的感觉让查理兹忍不住就舒展开了眉头,嘴角轻轻勾勒起一个弧度。

    然后,那团光晕就将她拥抱了起来,暖洋洋的气息将她牢牢包围,混乱和躁动就这样被平复了下来,大脑里的狂风骤雨、鬼哭狼嚎被暴露在阳光之下,刹那间都飞灰湮灭,那片惊涛骇浪的大海又再次平复了下来,她缓缓坠入冰冷刺骨的海洋,可是等着陆之后,却来到了一片奶黄色的光晕之中,那宛若母亲怀抱的安全感让紧绷的肌肉开始放松了下来。

    耳边传来沉稳有力的心跳声,“噗通……噗通……”这让她紊乱的心跳也逐渐跟上了节奏,安稳舒适的节奏让紧绷的琴弦缓缓松懈了下来;周围都是那熟悉的气息,清新的甘草香混杂着淡淡的阳光味道,就好像是徜徉在一片温暖的云海之中般,柔和的阳光和轻软的棉絮构建成“家”的气息。

    查理兹闭上了眼睛,放任自己在这股温暖的气息之中随波逐流,脑海里的回忆从1991年穿梭到了1993年,同样的夜晚,那个可怕阴沉的男人跟随着她的脚步来到了日落广场,在那阴暗杂乱的小巷子里亦步亦趋,无论她怎么努力都无法甩开,在恐惧的极致,一团耀眼如同太阳般的光晕就这样朝自己撞了过来,然后黑暗就被驱散,世界就这样安静了下来。

    “是我,是我……”那温暖的嗓音在耳边回响着,第一次真正地让查理兹感受到了安全感。

    今天,似乎又是同样的光晕,又是同样的气息,又是同样的味道。

    查理兹顺着那气息摸索着记忆,然后抬起头,她就看到了雨果那因为紧张而紧绷起来的下巴弧线。雨果就这样牢牢地抱紧着她,小心翼翼地揽着她的肩膀,那结实有力的手臂和宽厚坚实的胸膛,让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眼前的雨果,如此熟悉,看起来和平常没有任何区别;但眼前的雨果,却又如此陌生,一种说不出来的陌生,就好像……就好像他不仅仅是雨果,同时也是一个男人。

    那有力的肩膀牢牢将自己包围,汹涌的男性气息刹那间蜂拥而来,让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胸腔里的心脏跳动变得快速而混乱起来,几乎在自己意识到之前,就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这时才发现自己的喉咙就要着火了。视线不由自主就落在了雨果那柔软的唇瓣上,只想要仰起头在那唇瓣上探索着红色的味道,那感觉太过强烈,以至于让心跳连续漏了好几拍,整个人都变得慌乱起来。

    这种陌生的感觉让查理兹吓了一跳,她慌忙地低下头,紧紧地闭上了眼睛,唯恐自己的瞳孔泄露了内心的真实感受。可是心脏跳动的紊乱节奏却没有办法说谎,那猛烈撞击着胸腔的心跳声在耳膜上肆意起舞,跳着阿根廷探戈,热情而性。感,暧。昧却危险。

    强烈的冲动让查理兹几乎没有办法控制,残存的理智在告诉查理兹,这是不对的,他们是朋友,他们是最好的朋友。

    炙热到几乎模糊的大脑终于稍微冷却下来了一些,雨果是她的朋友,他们也应该只是朋友,他们已经认识了……六年时间了,转眼就已经六年了,雨果早就已经成为了她生活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是她最好的朋友,也是她内心深处唯一愿意信任的朋友。所以,这种感觉真的太危险了,一旦迈过了界线,也许所有一切都会毁于一旦。

    拥有,就是失去的开始。

    她不想要这样。她还是希望能够陪伴在雨果身边,即使是以朋友的身份,就好像今天,如果没有雨果,她也无法确定自己是否能够坚持下来。她习惯了独自一个人,她习惯了用坚强来武装自己,她习惯了利用自己的力量去开拓世界,而雨果,是她孤独世界里仅有的另一个存在,也是她唯一能够接受的“异类”。

    那个被人跟踪的夜晚,那个完美先生不告而别的夜晚,那个因为研究表演而走火入魔的夜晚,那个彻夜不眠不休研究剧本的夜晚,那个吃着垃圾食品看着经典电影的夜晚,那个全情投入游戏之中而忘记时间流逝的夜晚,那些搬离日落广场之后彻底无法入眠的夜晚……

    她已经习惯了身边那个身影的陪伴,她不希望打破这样的局面,她也不能打破这样的局面,因为她无法承受那可能的“失去”,哪怕仅仅是想一想,就让她的呼吸刹那间停止。

    所以,这一曲探戈应该结束了,应该就在此时此刻结束,她不应该再继续胡思乱想下去,她应该把脑海里的沸腾汹涌都压制下来。可是,仅仅闭上眼睛,那汹涌而来的跳跃感让整个胸腔彷佛有一百只蝴蝶在同时振翅一般,彷佛时时刻刻都在试图着破茧而出,这让查理兹饱受煎熬。

    “就一会……就这样仅仅一小会,就再这样继续享受一小会。放心吧,雨果不会察觉到的,这……这仅仅是她刹那间的萌动,生活之中时时刻刻都可能会出现的萌动,不代表什么,也没有任何实际意义,所以……所以没关系,等这一刻结束之后,一切就会恢复正常。是这样的,的确是这样的。”

    所以,就让探戈再持续一会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