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1954.第1954章 1954 温暖怀抱

    雨果虽然担心,但他也知道,这是一个演技自我蜕变的必然过程,也许每个人的方法和经过都不一样,可是势必都会有属于自己的关卡,必须迈过去之后,才能让自己得到提升。查理兹是如此,莱昂纳多也是如此,他比任何人都更加清楚这一点。

    所以,雨果没有办法帮助查理兹,只有查理兹自己能够帮助自己。

    雨果把车子停好之后,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没有进去,而是站在车子旁边静静地等待着。此时依旧还是冬天,佛罗里达州阳光明媚,但空气之中还是漂浮着一层薄薄的寒意,让人不得不把外套包裹起来,沐浴在阳光之下却是多了一些懒洋洋的感觉。

    耳朵边静悄悄的一片,没有了城市的喧嚣和海滩的热闹,凉飕飕的空气送来了铁丝网背后那座围城里若隐若现的嘈杂,听不清楚具体的话语,但声音里的戏谑、嘲讽、愤怒、鄙夷却在阳光之下一览无遗,化作了冬日海风里尖锐的冰刺,钻进毛孔里,寒颤一个接着一个。

    即使仅仅是站在停车场,那种静谧到几乎要凝固的空气还是让周围的光芒一点一点暗淡下来,就连血液都开始变得冰冷。这让雨果不由有些烦躁。由于现在又没有智能手机,雨果只能是在原地发呆,脑海里无数思想在汹涌,更多都是那些关于艾琳-艾诺斯的片段——那黄沙漫天的冷色调片段,即使没有任何鲜红的血液,也没有任何残忍的断肢,但还是让人感觉到凛冽的气息如同潮水一般,源源不断涌来,就好像冬天的柏林一般,只是增加了一抹挥之不去的沧桑。

    雨果焦躁不安地在原地来回踱着步伐,即使他尼古丁过敏,此时也忍不住想要抽几支烟来排遣自己的焦虑。

    “吱呀”,铁丝网摩擦的声音打破了空气之中的寂静,“塞隆小姐,希望有美好的一天。”那带着微笑的声音如同鱼鳞云一般,在金色阳光之中徐徐铺陈开来。雨果猛地抬起头,朝入口处看了过去,然后就看到两名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员朝他挥动着手臂,雨果也抬起手,挥了挥,表示友好。

    查理兹慢慢地朝着出口处走了出来,那短短的迂回铁丝网路,却彷佛是森林里被迷雾遮挡住了轨道的羊肠小道,查理兹的步伐越来越慢、越来越慢,平时不过两分钟就可以走完的路,她却彷佛陷入迷宫一般,永远都走不出来。

    雨果注意到了,查理兹那柔弱的肩膀再次耷拉了下来,就好像那肉眼可见的负担又增加了,几乎就要压垮她了。

    查理兹不是一个脆弱的女人,相反,她很坚强,不仅仅是像男人一样坚强,更是一种精神上的坚忍不拔。从小时候开始,查理兹就经历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家庭生活,而且背景还是在南非贫穷困苦的生活环境之下,这让查理兹早早就养成了独立自主的个性,她习惯于自己解决问题,更习惯于用自己的羽翼去保护母亲。

    在雨果认识查理兹的这些年来,他仅仅看到查理兹两次脆弱,一次是在日落广场被人尾随跟踪,一次是完美先生的不告而别。可即使是那两次脆弱,查理兹也很快就恢复了过来,她的脆弱仅仅只是隐藏在北冰洋厚厚冰面之下的暗礁,严严实实地保护着,从来不会轻易显露。

    可是今天,雨果却看到查理兹那挺拔的脊梁几乎就要无法继续支持下去了。雨果不知道查理兹到底和艾琳说了什么,每一次见面雨果都是在会客室外面等待,并没有加入到她们的交谈之中,但雨果可以感受得到:查理兹和艾琳的生命轨迹在最开始的阶段有着一丝的相似之处,但是查理兹在母亲的支持下、在信念的支持下,走上了她梦想的道路,而艾琳却什么都没有,没有亲情,没有友情,没有爱情,没有信任,没有关爱,她只是在黑暗之中浮浮沉沉。

    不能说查理兹和艾琳同病相怜,但的确查理兹更加懂得艾琳的心情,特别是她亲眼目睹了自己父亲的死亡——被她母亲亲手执行,那种强大的冲击力深深地影响到了查理兹整个成长过程,至今都没有办法完全抹杀。

    此时,雨果的肉眼就可以看到查理兹整个人濒临着分崩离析,那种痛苦让她几乎没有办法继续迈开步伐,整个人就在一点一点崩溃。等走到铁丝网小道的出口时,她整个人就再也无法继续支持下去,直接软倒在地上,宛若被吹散的蒲公英一般,支离破碎。

    雨果就这样亲眼看着整个过程的发生,就好像是一场盛大的交响乐,那强烈的冲击力扑面而来,让雨果彻底当机。他想要迈开步伐,走上前给予查理兹一点帮助,但双脚却根本没有办法移动,就好像是被钉在了原地一般,死死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脚底温热的汗水一点点渗透出来,让雨果就感觉踩在沼泽上一般,整个人在缓缓地往下陷,但他却无法挣扎,也不能挣扎,只能等待着自己被彻底覆灭的时刻慢慢到来。

    查理兹依靠在铁丝网旁,慢慢地蜷缩起来,然后抱紧自己的膝盖,但整个人还是无法抑制地开始颤抖起来,宛若在风中瑟瑟发抖的芦苇,随时都可能被狂风折断,却根本没有办法控制自己,命运已经不再自己的掌握之中。

    查理兹明明就在眼前,但雨果却彷佛看不到她一般,只剩下一个虚拟模糊的影子,似乎她随时都可能消散在阳光之中,化作一堆粉尘,随风而去。雨果忍不住就抬起手来,轻轻地抓了抓,这才发现只抓住了一片光晕,空荡荡的掌心里什么也没有。那种随时可能失去查理兹的恐惧狠狠地抓住雨果的心脏,用力地揪了揪,让雨果的呼吸刹那间就停止了。

    一步,再一步。

    雨果的双脚终于可以移动了,可是他却没有狂奔,只是一步接着一步地前进着,每一个步伐都是如此沉重。因为雨果也不确定自己应该怎么做,他知道查理兹需要帮助,但查理兹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如果她可以依靠自己的力量坚持下去,她就能够取得突破,可是他帮助的方法不对的话,就有可能让查理兹此前所有的努力都毁于一旦,再次回到原点。

    所以,雨果的脚步变得越来越沉重,他想要帮助查理兹,却无从下手。

    终于走到了查理兹身边,雨果徐徐蹲了下来,查理兹抬起眼睛瞥了雨果一眼,可是那双眸子里却根本没有灵魂,只剩下一个空荡荡的躯壳,就连眼泪都没有,干涸的眼眶和干燥的唇瓣显示着这个躯壳已经就要灰飞烟灭了。

    随即查理兹就收回了视线,彷佛眼前的男人对她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一般,查理兹双手抱着自己的膝盖,轻轻地垫着脚尖,来回不断地垫着,整个人就好像不倒翁一般跟随着那节奏轻轻摇晃着。

    看着这样的查理兹,就像是一个一碰就会碎的瓷娃娃,雨果只觉得内心在抽痛着,此时此刻他才深深地感受到:他爱着眼前这个女人,如此深刻地爱着,他爱着她那倔强的灵魂,他爱着她那执着的梦想,他看着她那不信童话的脆弱……

    雨果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于是就跟随着自己的内心,双膝缓缓跪了下来,然后站直了身体,缓缓地靠近查理兹,缓缓地。可即使如此,这个轻微的动作还是吓到了查理兹,让她微微往后退了退,雨果不得不再次退了回来,展开双手,表示自己没有任何侵略性,这才让查理兹稍微安心了一些。

    等查理兹重新放下戒备之后,雨果这才再次尝试,缓缓地靠近查理兹,整个人一点一点地靠近,两个人之间只剩下一个拳头的距离,然后雨果抬起了自己的双手,轻柔地抱住了查理兹的脑袋,往自己的胸膛带,把她的左耳贴在自己的心脏位置,最后用双手抱着查理兹的肩膀,紧紧地抱着。

    那沉稳有力的心跳让查理兹逐渐安定了下来,不断垫脚尖的动作慢慢地停了下来;那炙热温暖的体温逐渐平复着查理兹的焦躁,紧绷的肩膀正在缓缓地放松下来;那熟悉清新的气息安抚着查理兹的疲倦,不知不觉中就慢慢闭上了眼睛。

    雨果一直都在思考着同一个问题,“死囚漫步”的马修,如果有一个人真心实意地对他付出所有爱——就好像修女海伦一样,那么他的人生轨迹是否会不一样;同样,艾琳-艾诺斯如果遇到一个人愿意用真正的爱来包容她、陪伴她,那么她是不是就可以避免走上连环杀手的这一条不归路。

    很多时候,他们需要的只是一个温暖的怀抱,一个安全的港湾。

    所以,雨果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抱住了查理兹,给了她一个停歇的安全港。雨果不知道这是否有用,他的潜意识让他如此做了。现在看来,似乎不是那么糟糕。

    低下头,雨果就看到查理兹那逐渐平复下来的神情,眉宇之间的倦怠缓缓渗透出来,那些尖锐、那些暴戾、那些脆弱、那些凶狠都徐徐消散,只剩下难以言喻的疲惫。这让雨果轻轻吐出了一口气,收了收自己抱紧那瘦弱肩膀的双手。

    阳光,缓缓洒落下来,时光却在这一片遗弃之地停住了脚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