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1953.第1953章 1953 压抑之旅

    车子快速行驶在高速公路上,那令人窒息的连绵海景逐渐消失在视线里,茂密的森林和潮湿的沼泽开始覆盖瞳孔里的颜色,变得越来越深、越来越浊,昂扬雀跃的心情缓缓沉淀了下来,就连忐忑不安的躁动都逐渐消散,只剩下越来越沉重的迷茫,一点一点将灵魂拖入无边无尽的黑暗之中。

    查理兹忍不住就轻轻把脑袋依靠在椅背上,摇下窗户,迎面而来的狂风吹得她眼睛无法睁开,就连呼吸都不太顺畅起来。于是查理兹干脆就闭上了眼睛,微微抬起下巴,放任那狂风更加肆虐,彷佛整个人都消失在风中一般,这让她得到了片段的、短暂的解脱,紧绷的肩膀稍微松开了些许。

    雨果从后视镜里看着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查理兹,那眉宇之间的郁色犹如萦绕在山顶的雾气,常年无法消散,始终在那秀气的眉毛之上连绵起伏。这让雨果轻轻地吐出了一口气,虽然他早就预料到了如此场景——因为当初他为了拍摄“死囚漫步”而前往安哥拉监狱时情况也是如此,但此时看到查理兹的沉重,他还是有些担忧。

    过去三周时间里,查理兹前后和艾琳来往了六、七封信件,事情的进展远远比想象之中还要顺利,艾琳很快就同意了查理兹的会面请求。用艾琳的话来说,就是“我现在已经解脱了,死亡是我唯一要求的,而我不希望带着谎言走入坟墓。所以,我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而监狱方面也很快就给予了雨果便利——这也是如今雨果影响力庞大的一个侧面体现,审核流程比别人快了许多,不久之后就通过了雨果和查理兹拜访的申请。

    于是,雨果就和查理兹驱车来到了佛罗里达州,专程前来拜访艾琳。

    今天是查理兹和艾琳的第三次会面,查理兹的情绪也在一点一点下滑,从最开始的亢奋、期待、雀跃,整个人周围的气场都在缓缓压抑下来,监狱就好像是吞噬快乐的摄魂怪一般,将周围所有的阳光都蚕食干净,一步一步腐蚀着灵魂,让人彻底遁入黑暗。

    雨果曾经经历过这样的情况,而且还迷失在了那无穷无尽的阴冷灰暗之中,暗无天日的世界让他的苦苦挣扎都成为无用功,甚至到最后已经开始放弃挣扎,放任自己的灵魂变得越来越渺小。

    那种感觉不仅仅是可怕或者恐惧,更多是一种挣扎一种煎熬。更糟糕的是,他甚至没有办法求救,彷佛已经竭尽全力在嘶吼着,那撕心裂肺的喊声已经让肺部开始咳血,但依旧没有人能够听见,只有自己的声音在脑海里不断回荡。这才是真正让人感觉到疲倦——疲倦到想要放弃的致命一击。

    现在,查理兹也在经历这个过程,雨果就在旁边亲眼目睹着查理兹一步一步滑入深渊,但偏偏他又没有办法伸手去抓住查理兹。因为他知道,这是查理兹在自我探索、自我挑战的一个过程,他无法也不能毁了这个机会,否则此前查理兹所有的努力都会白费了。

    想到这里,雨果心情不由更加沉重了一些,那难以言喻的压抑让他有些反胃,呕吐的感觉在胸腔里的沸腾着,干燥的空气里浮动着腐败的气息,更是让人难以承受。雨果知道,监狱就在前方了。

    看着监狱一点一点在眼前露出那平凡无奇的面貌,雨果熟练地拿出了通行证,与门口的保安抬手打了打招呼,松开了刹车,车子缓缓进入了层层防守的监狱。

    雨果把车子开进了停车场,原本一直闭着眼睛的查理兹突然就打开了车门,这让雨果吓了一跳,手忙脚乱地就踩了一个急刹车,然后就看到查理兹根本不等车子停稳,直接就快速走下了车,然后转过身就快步朝着路口处走去。

    雨果连忙把手刹拉了起来,甚至来不及熄火,急急忙忙地走下车,扬声喊道,“嘿,那么着急干什么?等等我。”

    查理兹却是头也不回,不耐烦地扬声喊到,“让我一个人。”然后就大步大步地朝前走去,那薄薄的阳光却彷佛有千斤重量一般,狠狠地压在那柔弱的肩膀上,让查理兹的步伐都踉跄起来,隐隐绰绰的背影在明亮的光芒之中若隐若现,似乎随时都会被阳光击碎,彻底消散在眼前那刺眼的光晕之中,然后化作一缕青烟消失不见。

    雨果就这样站在车门旁边,看着查理兹那几乎是落荒而逃的背影,内心还是无法抑制地沉重了下来。即使他自己就经历过,但他还是没有办法控制内心的担忧,害怕着查理兹在下一刻就被完全击溃,就好像是一幢高楼大厦毫无预警地都分崩离析一般,那种一旦发生就排山倒海无法阻止的覆灭危机,让雨果胆战心惊。

    在前来监狱之前的这三周时间里,其实查理兹的状态就时好时坏。雨果一直在陪伴着查理兹阅读剧本,大多时候他们两个人是作为对手戏演员在朗读剧本;偶尔雨果也会作为艾琳-艾诺斯的角色,帮助查理兹了解整个故事的脉络,以旁观者的角度切入故事。

    查理兹逐渐进入了艾琳-艾诺斯的世界,同时也逐渐迷失在那个混沌的世界里。不仅仅是查理兹,雨果也是如此。

    艾琳的世界始终都是灰暗的,那是一个没有光的世界,被父母抛弃、被祖父母放弃、被男人遗弃,就连唯一一个愿意和她执手前行的亲生哥哥,也因为喉癌而早早离开人世。不堪的童年、不堪的少年、不堪的当下,在成长过程中,她从来没有获得爱和信任,就犹如黑暗里默默滋生的苔藓一般,可耻的生活在这个世界没有人注意的角落里。即使是作为妓。女,艾琳的行情也不好,男人们仅仅只把她当做廉价的婊。子满足自己的欲。望——她只值二十美元。

    就连她自己都厌恶自己。

    在那暗无天日的世界里,她终于遇到了一个自己想要保护的人,遇到了一个自己愿意付出爱和信任的人,她第一次真正激起了对生活的热情,于是她竭尽全力努力去抓住这根稻草,用尽全力去保护那微弱的光芒,虔诚地祈求着这一抹光芒不要熄灭。因为渴望,因为害怕,因为急切,她就犹如飞蛾扑火一般,以燃烧自己生命为代价,追逐着那一抹爱的光芒,成为了血腥残忍的连环杀手。

    但最为讽刺的是,那一抹她愿意舍弃生命去保护的光芒,最后也离开了她,只留下了她残破的灵魂。

    在许多人看来,艾琳是肮脏的,是恶心的,是冷血的,是丑陋的,是可怕的,是凶残的,是不值一提的……就好像角落里的一块苔藓般,大自然里丑陋的伤疤,却根本没有存在的必要。人们将艾琳看做一个野兽、一个怪物、一个魔鬼。

    但事实上,她只是一个万念俱灰的独行者,试图在这个残忍血腥的世界里寻找到一个真正陪伴在她身边的人,仅此而已。这是一个因为太过真实而变得可怕、同样因为太过真实而变得可悲的故事。

    真正可怕的是,是艾琳这样一个连环杀手,还是制造了艾琳这样可怕恶魔的社会?也许二者皆有。“她不专业,但是很可怕”,雨果至今依旧记得探索频道拍摄的关于艾琳-艾诺斯纪录片里的这样一句无关紧要的话,但却是艾琳内心的黑暗和腐朽最直接的证明。

    艾琳是罪大恶极的,这是毋庸置疑的结论,她残忍地扼杀了七个男子;但艾琳同样是可怜而可悲的,她苦苦追寻了一辈子的爱和信任,最终依旧落得一场空,她甚至失去了哭泣的能力。

    其实这和“死囚漫步”有些相似之处,杀人凶手应该得到宽恕吗?杀人凶手又能否得到救赎?死刑真的可以让内心得到解脱吗?当我们简单粗暴地把杀人凶手等同于怪物时,当我们自欺欺人地用“社会的确很糟糕,但犯罪依旧是个人的选择,这是不可饶恕的”这样的道理来麻醉自己时,我们又是否敢于回过头来反省自己:社会的冷漠是否有自己的一份“功劳”?

    查理兹在煎熬着,雨果也在煎熬着。他们前后把探索频道拍摄的艾琳-艾诺斯纪录片反复看了十几遍,一开始莱昂纳多还和他们一起看,但五遍之后他就人受不了了,内心的煎熬几乎让莱昂纳多崩溃。

    这也让莱昂纳多真正地意识到,演技的道路十分漫长,而他现在才刚刚开始,“泰坦尼克号”所带来的效应仅仅只是暂时的,他可以像以前一样醉生梦死,但他也可以像雨果一样继续在演技道路上迈开脚步。

    无意之中,这反而是解开了莱昂纳多的心结。后来“女。魔头”的剧本朗读,莱昂纳多也加入了进来。

    在蓝切斯时,查理兹虽然饱受煎熬,但还是可以控制得住,可是来到监狱和艾琳面对面交谈之后,查理兹的情况就每况愈下,现在已经严重到“查理兹”正在一点一点消失。雨果知道这是好事——因为查理兹真正地开始融入了艾琳的世界,但他却没有办法把它当做好事来看,内心的担心越来越沉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