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1937.第1937章 1937 独领风骚

    “疾风骤雨”、“死后生活”、“火辣”成为了1997年北美年终专辑销量排行榜的前三名,而这也是仅有的三张销量过六百万的专辑。

    即使是年终三强,并且是仅有六百万以上的专辑,但彼此之前的差距却十分巨大,这也越发让单年销量迈过一千万门槛的“疾风骤雨”独领风骚起来,摇滚的崛起势头已经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挡。

    在这三张专辑之后,加斯-布鲁克斯、武当派(Wu。Tang。Clan)、2Pac、黎安-莱姆、席琳-迪翁、汉森乐队、吹牛老爹分别占据了年终榜单的前十名。

    在这之中,加斯和黎安都是乡村类型,武当派、2Pac、吹牛老爹则是嘻哈代表,席琳是流行,而汉森乐队算是流行摇滚。可以看得出来,过去两年风生水起的节奏蓝调势头逐渐放缓了下来,而嘻哈联手摇滚强势抬头。

    不过事实上前十名里正宗摇滚的席位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多,主要还是因为“疾风骤雨”一家独大,其他摇滚乐队崛起势头虽然凶猛,但终究没有能够制造更多威胁,跻身年终十强名单。但是在前三十名之中,摇滚足足占据了十二个席位,以绝对强势的姿态领军今年的摇滚市场。

    同样的情况,在年终单曲排行榜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摇滚单曲足足占据了半壁江山!

    埃尔顿-约翰的“风中之烛/再见,英伦玫瑰(Candle。In。Wind’97)”、荣耀至死的“航行(Sail)”、吹牛老爹的“我会想念你(I’ll。Be。Missing。You)”这三首单曲分别取得了三百万以上的销量,让1997年的音乐市场迎来了全面爆发,这也是有史以来,第一次有三首单曲在一年之内的销量突破三百万张!

    在这之后,吹牛老爹终结了荣耀至死单曲连霸二十七周冠军势头的“无可阻挡”位列殿军,声势斐然。

    黎安-莱姆的“如何过活(How。Do。I。Live)”、荣耀至死的“漫漫长路(Long。Long。Way。To。Go)”、荣耀至死的“等待这世界改变(Waiting。On。The。World。To。Change)”、后街男孩的“不要耍我了(Quit。Playing。Games)”、罗宾乐队(Robyn)的“展示珍爱(Show。Me。Love)”、U2乐队的“迪斯科舞厅(Discotheque)”等单曲则占据了前十名剩下的席位。

    在这之中,荣耀至死一举占据了三个席位,成为了最大赢家,再加上罗宾乐队和U2乐队的入围,前十名之中就由摇滚占据了五个席位,这也是今年摇滚强势崛起的最直接体现,让人们切身感受到了摇滚黄金年代的再次来临。

    不过,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航行”居然没有再次夺得今年的年终单曲销量排行榜冠军,这也使得荣耀至死遗憾地错过了“连续两年包揽专辑和单曲双榜年终冠军”的壮举。虽然说“航行”全年取得了三百八十七万的销量,虽然比不上去年四百万级别的成绩,但依旧足以让这首单曲载入史册了。

    战胜“航行”、打破悬念的单曲,就是来自于大名鼎鼎的埃尔顿-约翰,他的单曲“风中之烛/再见,英伦玫瑰”成功问鼎了1997年北美年终单曲排行榜的冠军宝座!

    提起“风中之烛/再见,英伦玫瑰”,就不得不提起“等待这世界改变”这首单曲。

    八月第二周,荣耀至死“疾风骤雨”里的第四张单曲“等待着世界改变”正式发行,在没有任何宣传的情况下,一步一个脚印,在九月第三周攀爬到了冠军位置,成为了专辑里的第四首冠军单曲,同时也成为了荣耀至死的第九首冠军单曲,成绩十分出色。

    不过可惜的是“等待这世界改变“仅仅只在冠军宝座上停留了一周,就滑落到了亚军位置,此后在亚军维持上蝉联了足足九周,可以看得出来,这首单曲在没有任何宣传的情况下依旧备受喜爱,但可惜的是,始终都缺少了一点爆发力,没有能够在冠军位置上停留更多的时间。

    而对“等待这世界改变”全面压制的赫然就是“风中之烛/再见,英伦玫瑰”这首单曲!

    在一年之前,“年轻火山(Young。Volcanoes)”先是拿下了单周一百零七万的销量,震动整个北美市场;随后“航行”再接再厉,单周一百九十三万的销量,惊世骇俗地树立了全新标杆,让所有人都认为这是一个不可能超越的数据。可是,仅仅一年之后,埃尔顿-约翰就达成了这一壮举!

    “风中之烛/再见,英伦玫瑰”这首单曲是埃尔顿-约翰为了纪念戴安娜王妃的意外去世,重新改写了自己1973年的旧作“风中之烛”,当年是为了悼念离世多年的玛丽莲-梦露而创作。这一次,因为戴安娜王妃的突然离世,埃尔顿重新改编了歌词,再次发行。

    就犹如戴安娜王妃的去世一般震惊全世界,“风中之烛/再见,英伦玫瑰”也震惊了全世界,这首单曲在发行的一周时间内就疯狂地卖出了三百五十万张——不可思议的三百五十万张,这一成绩不仅完爆了“航行”去年所创造的记录,而且还书写了一个几乎是无法超越的历史记录。

    事实也的确是如此,在未来漫长的二十年之中,“风中之烛/再见,英伦玫瑰”的单周销量再也没有人打破过,其实就连“航行”的历史第二高单周销量记录也没有人能够打破——甚至就连靠近都无比困难,单曲的辉煌就被永恒地定格在了这一瞬间。

    “风中之烛/再见,英伦玫瑰”不仅仅创造了单周销量的历史,而且在短短不到两个月之内就朝着一千万销量冲刺,并且最终成功地突破了一千万天堑,成为了漫长音乐场合里第一张也是唯一的一张,在单年之内销量突破一千万的单曲,最终一千一百万的年终销量令人只能高高抬起头颅仰望。这一记录,就好像“颤栗”那张专辑全球一亿零四百万的销量一般,就连挑战的勇气都无法滋生出来。

    “等待这世界改变”就是在如此摧枯拉朽的销量霸主压制之下,连续蝉联了十周亚军,事实上这张单曲最后年终销量也迫近了两百万,在短短不到四个月之内取得如此成绩,而且还是几乎没有任何宣传的情况下,可以说是十分出色的,更何况还是在“风中之烛/再见,英伦玫瑰”的压迫下创造的。

    正是因为埃尔顿-约翰的出色发挥,“航行”这张单曲接近四百万的销量也只能是遗憾地位居亚军,冠军归属可以说是在“风中之烛/再见,英伦玫瑰”发行后的短短一周之内就被扼杀了全部悬念。

    可即使如此,荣耀至死的发挥依旧十分出色,除了“航行”之外,“漫漫长路”拿下了两百四十九万的销量,“等待这世界改变”的最终销量则是一百九十四万张,虽然无法和埃尔顿相提并论,但在几乎没有任何宣传的情况下,“疾风骤雨”这张专辑进入发行第二个年头依旧取得了如此优秀的成绩,依旧足以让乐队独领风骚了。

    更为可怕的是,荣耀至死连续第二年统治了全球市场。

    “疾风骤雨”强势蝉联了包括英国在内的三十一个国家地区的年终专辑销量冠军,“航行”虽然没有能够在英国、美国、日本这三大市场蝉联年终冠军,但它却占据了另外二十六个国家地区的年终单曲销量冠军,将荣耀至死连续两年的强大悍然延续了下来。

    “疾风骤雨”在海外市场席卷了一千一百多张的销量,连续第二年交出了一千万级别的销量,并且以全球两千一百多万的销量顺利蝉联了年终全球专辑销量冠军,一口气将这张专辑的累积销量带到了三千九百六十六万的位置,四千万销量已经触手可及。

    去年“疾风骤雨”仅仅发行八周时间就创造了不可思议的销量记录,当时人们就在探讨着:这张专辑的全球最终销量能否超过四千万,甚至冲刺目前全球销量历史亚军“月之暗面”的四千五百万。

    现在,不过一年之后,“疾风骤雨”就交出了答卷,以三千九百六十六万的数字跻身历史销量榜单的前十名,高调地挂在了第九名!

    毫无疑问的是,“疾风骤雨”将会成为历史上第九张销量突破四千万的专辑,而“月之暗面”的四千五百万销量也不再是遥不可及的目标。也许,“颤栗”一亿零四百万的销量是不可动摇的,但“疾风骤雨”却很有希望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一张作品。

    即使是荣耀至死已经创造了无数记录,但人们依旧没有办法想象,这一天就这样到来了,从1980年“回到黑暗”那张专辑之后,时隔十七年,人们会真正地再次感受到摇滚黄金年代的复苏;甚至即使黄金年代已经再次来到了身边,但人们依旧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这一份强大的影响力就是荣耀至死如今最真实的写照,而作为乐队的主唱,雨果居功至伟,这也是如今雨果以一名演员、一名歌手的身份,却拥有了足以撼动好莱坞、惊动华尔街的威力的重要原因。

    没有人知道雨果接下来会达到什么高度,也没有人知道历史会走向何方。但可以确定的是,1997年的辉煌已经在史册留下了金光闪闪的一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