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1931.第1931章 1931 全神贯注

    “雨果,难道就没有一种方法,让我们实现自己的梦想,但是避免受到那些恶心的乌鸦的侵害吗?”莱昂纳多那烦躁的声音闷闷地在电话另一端响起,那沮丧的情绪即使是隔着电话也清晰可闻。

    “所以我一直都在打击乌鸦们,不是吗?”雨果嘴角勾勒起一抹浅浅的笑容,“这本来就是这份工作的特质。站在镁光灯之下,接受各种各样的赞美,同时也接受各种各样的攻击,最无奈的就是,接受时时刻刻的骚扰。”

    其实这才仅仅是“泰坦尼克号”上映两周的时候,电影次周以逆天的增幅惊艳了整个北美市场,所有媒体都蜂拥而上,莱昂纳多和凯特一举成为了瞩目焦点。而这两天,凯特离开了“泰坦尼克号”剧组的宣传阵容,加入了“楚门的世界”剧组,正式投入拍摄,这就使得所有压力都堆积到了莱昂纳多身上。

    “哦,上帝,都是因为你,如果不是你,我就不会接这部电影了。”莱昂纳多愤愤不平地抱怨到,恨不得就把自己的拳头朝雨果的脸上招呼。

    雨果撇了撇嘴,“太迟了,你已经掉入陷阱了。”一句幸灾乐祸的话语让莱昂纳多站在原地开始磨牙齿,却让雨果呵呵地轻笑了起来,“里奥,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你应该很清楚吧。”

    莱昂纳多无奈地耷拉下了脑袋,鼓起来的胸膛就这样塌了下去。他当然知道,如果票房惨败,那么媒体不会放过他;如果票房大胜,媒体就更加不会放过他了——由于两亿美元的超高投资,“泰坦尼克号”是一部没有中间值的作品。

    “你还记得吗?去年‘独立日’之后我所经历的情况?”雨果的声音让莱昂纳多愣住了,“那就是你即将面对的……所以,如果有问题,你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我。”这是属于莱昂纳多的巨星之路,雨果不能代替他走完,只能给予一些帮助,只希望这一次他能够不要再荒废五年时间了。

    莱昂纳多长长吐出了一口气,把电话挂断了。他想起了去年雨果所经历的一切,他始终都觉得这是好事,雨果只是自己给自己寻找烦恼而已。但现在,莱昂纳多才真正感受到,当时他还是太过年轻。正如雨果所说,现在才仅仅是一个开始而已,电影才上映两周,接下来还有一场漫长的战役要拼搏。

    想到这里,莱昂纳多微微握了握拳头,给自己加油鼓气。雨果就是这样走过来的,所以他也一定可以。

    雨果挂断电话之后,萨摩拉已经过来通知他,下一场戏准备好了。但雨果却没有动身,他还是有些担心莱昂纳多,因为他清楚地知道接下来“泰坦尼克号”将会迎来什么样的历史,那是一个甚至比“独立日”还要辉煌、还要壮阔、还要伟大的历史突破,即使放在二十年之后,也依旧是影史的一个神话。

    雨果紧接着拨通了里克的电话,希望里克最近能够注意一些莱昂纳多的状态,然后尽可能控制一下媒体的疯狂。对此里克颇为不解,雨果只能说到,“去年‘独立日’之后我经历了很痛苦的一段时间,你也知道,里奥现在就在经历这样的过程。”

    即使是雨果,在“独立日”之前已经逐渐达到了巅峰状态,真正控制住内心的恐惧和烦躁也花费了一番功夫;更何况是莱昂纳多,他完全可以算是一步到位——从二线演员一举就超越了汤姆-克鲁斯、布拉德-皮特,成为全美最受瞩目的顶级演员,这一切来得太过汹涌,结果只有两个:要么彻底迷失,要么彻底崩溃。

    里克随即就明白了雨果的意思,他也不由陷入了深思——在此之前他真的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当初雨果也是依靠自己度过难关的,而身为经纪人,他几乎不会去考虑这些事。但现在,却不同了。

    通话完毕之后,雨果这才轻轻吐出了一口气,离开了自己的房车,把手机交给了萨摩拉,朝着剧组方向走去。

    “抱歉,我耽搁了一些时间。”雨果礼貌地和剧组工作人员们道歉,他也不知道两通电话到底花了多少时间,但可以肯定的是,势必耽误到了原本的拍摄进度。“妮可,抱歉,刚才处理了一些个人私事。”

    妮可挑起了眉毛,嘴角带着戏谑的笑容,“那么接下来这场戏你最好表现足够出色。”这让雨果不由呵呵地笑了起来。

    “楚门的世界”开拍转眼已经过去一个月时间了,几乎每一天的拍摄都是全新的体验。本来这个剧本就是楚门一个人的独角戏,全世界都围绕着他转——就是字面上的真实意思,所以雨果每一天都可以感受到巨大的压力,这也是有史以来雨果首次独挑大梁,即使是妮可和亚历克斯的戏份都需要雨果来推动、串联。再加上电影的喜剧成分,这就使得雨果肩膀上的负担越来越沉重。

    今天这场戏更是重中之重,可以说是整部电影的转折,奠定了后半部分的基调。

    楚门终于意识到了所有的不寻常,他决定放手一搏,开车离开锡赛德——带着梅丽尔,但左冲右撞之后,他终于离开了小镇所在的小岛,来到了主要大陆上,但却因为“核泄漏”而被阻拦了,那些穿着防护服的人使用暴力将他制服,但这一次楚门却选择不再相信。

    回到家里,楚门和梅丽尔展开了一段对话,这就是接下来需要拍摄的这场戏,所有冲突都在这一刻完完全全爆发释放出来。整场戏由多场分镜头组成,不仅拍摄难度巨大,而且情绪十分饱满。

    雨果也清楚地意识到这一点,这是他和妮可之间最重要的一场戏,对于两个人的配合来说是一个严峻考验。雨果坐到了作为道具的木椅上,让自己缓缓地把浑身肌肉放松下来,一点一点进入状态。

    在被暴力制服之后,楚门是什么样的想法?他对此前的想法又有了什么全新的改变?他对于梅丽尔、对于马龙又有什么新看法?那种隐隐约约意识到自己被全世界联手欺骗的感觉,那种隐隐约约意识到自己每一个最亲近的人却背叛了自己的感觉,那种隐隐约约意识到自己就生活在一个弥天大谎之中的感觉……到底应该多么错综复杂,又应该多么沉重苦涩?

    楚门是希望自己的想法是错误的,只是他自己胡思乱想?还是希望自己的想法是正确的,冲破所有束缚寻找真相?也许就连楚门自己都不确定,他到底希望是什么结果,又是否他还有资格去“希望”。

    雨果整个人的气息都降低了下来,所有纷杂的思绪都暂时被排斥在大脑之外,世界所有的嘈杂逐渐安静了下来,却又彷佛变得无比大声,那种矛盾的纠结感在脑海里翻涌着。

    “雨果,准备好了吗?”彼得的声音远远传了过来,雨果没有转头,只是轻轻点了点下巴,有气无力,这让彼得意识到雨果已经进入了状态,“妮可,准备好了吗?”雨果没有听到妮可回答的声音,但没有过多久,就听到场记那报场次名的声音,然后就听到“啪”得一声脆响。

    梅丽尔有些忐忑有些不安地从门口走进了厨房,医生刚刚离开,现在家里只剩下她和楚门了——当然还有无数的摄像机,她正在思考自己应该如何和楚门沟通。一方面她从来都没有真正了解过楚门,这只不过是一份工作而已;一方面她又必须去了解楚门,因为这就是工作的一部分。这让梅丽尔十分犹豫,她甚至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

    梅丽尔走到了打理台的旁边,轻轻地背靠着台子,双手优雅地舒展开来,就好像是正在展示产品的模特。可是她的表情却难免有些错杂和沉重,一头凌乱的头发更是泄露了她此时的狼狈,梅丽尔看向了眼前的楚门。

    楚门就这样坐在餐桌旁,安静地坐着,肩膀和脑袋都微微耷拉了下来,浑身上下那蓬勃的朝气都消失不见,彷佛刹那间就变得暗淡下来,即使聚光灯打在他身上都无法勾勒出他的身型,就好像……就好像他正在一点一点从这个世界消失一般。那种万念俱灰的绝望和悲伤,在失魂的侧脸、无力的肩膀和僵硬的双手之间勾勒出来,狠狠地就抓住了梅丽尔的心脏,让她一时间变得更加狼狈起来,甚至不忍心去看楚门。

    梅丽尔微微低下了脑袋,眼神里闪过一丝坚定,似乎在告诉自己:这仅仅只是一份工作,“你需要一些帮助,楚门。你现在不好。”梅丽尔再次抬起了眼睛,认真地看向了楚门,尽量用自己最温柔的语调安抚到。

    可是楚门却依旧安静地坐在原地,双手乖巧地放在膝盖上,彷佛即使是悲伤时,他也不会忘记自己从小接受的教育。过了一小会,楚门轻轻抬起了下巴,看向了梅丽尔,可是那双琥珀色的眸子里却已经看不到灵魂的痕迹了,就彷佛是一具行尸走肉一般,令人动容,“你为什么想要替我生孩子呢?”

    这一个措手不及的问题让梅丽尔愣住了,让所有人都愣住了,楚门那彷佛一碰就会碎的声音低低地说到,“你根本没有办法忍受我。”这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