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1926.第1926章 1926 进入状态

    楚门此时终于找到了一个倾诉对象,絮絮叨叨地讲述着刚才发生的一切,他丰富的表情让马龙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刚才那一场混乱之后的心有余悸,这却让马龙觉得哭笑不得。可是楚门却一脸意味深长地用气音说到,“这事跟我爸爸有关!”

    这就让马龙越发觉得离谱了——因为楚门的爸爸在他小时候就出海遇难了,他一脸无比荒谬的表情笑了出来,手里的工作也逐渐变得顺畅起来,似乎根本没有受到楚门的任何干扰。“我想他可能依然活着!”楚门神秘兮兮地轻声说到,可是表情却再认真不过了。

    马龙也感觉到了楚门的认真,似乎根本不像是开玩笑,他回头看向了楚门,楚门却是一脸“你再理解我的状态了吧?我也感觉到无比震惊”的表情,“耶!”然后刻意地不断点着下巴,清晰地表现出那意味深长的状态。“我一会再告诉你详情。”

    楚门压低声音说到,然后靠近了马龙,但脸颊却转向了便利超市,仔细打量着此时在超市里的每一个人,“我觉得我被跟踪了。”随即楚门的视线就和一位正在挑选水果的女士对上了,他连忙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过分灿烂的笑容,掩饰自己的慌乱,粉饰太平。

    “谁?”马龙却是完全被搞糊涂了,一头雾水地看着自己工作的地点,然后不可思议地看向了楚门,以一副“自己好友是不是脑子被门挤到了”的表情盯着楚门。

    楚门却没有时间去打理马龙的诧异,只是用那过分灿烂的笑容不断笑着,然后几乎是用腹语的方式说到,“很难说,他们看起来就像普通人。”

    马龙也跟随着楚门的视线一一打量着便利超市里的人,他无奈地轻笑了一声,然后抬起下巴看了看正在收银台的两位白发苍苍的老人,“这两个呢?”讽刺的意味再明显不过了。

    可是楚门却依旧维持着那夸张的灿烂笑容,含糊不清地说到,“我不知道,有可能。”然后楚门就转过头来,重新背对了所有人,“我一有突发举动,他们……他们就……”楚门试图解释清楚,但却发现根本找不到准确的词汇,于是他干脆就把公事包放了下来,然后举起双手用力鼓掌了两下,紧接着又拿起了自己的公事包,快速转过身,压低声音询问到,“有什么事发生吗?”

    马龙仔细看了看周围的景象,“没有。”

    “嗯。”楚门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我们必须离开这里!”马龙摇头拒绝了,可是楚门却不依不饶,“走吧,走吧!”

    马龙又开始了自己手里的工作,“不行就是不行。”楚门死死地盯着马龙,像是小孩子生气一般,发出了斗牛犬式的低吼声,“哼!”紧紧咬着牙齿,瞪圆着眼睛死死地看着马龙,彷佛不达目的就不罢休,那孩子般赌气的表情让马龙显得很是无奈。

    马龙回头看了看自己手里的巧克力,然后露出了一抹宠溺的笑容,一边摇着头一边说到,“你会害我们两个都被开除的。你知道的。”

    但楚门却不在意,而是哈哈大笑起来,拍了拍马龙的肩膀,干笑着,“哈哈,伙计,让我们就这样做吧!”然后就快速走向了便利超市的门口,同时还不忘掩饰自己的异常,用无比高调的嗓音说到,用词也出现了细微的变化,“你想要怎么样就怎么样?对,先生(Siree),生日一年就只有一次。”楚门看着马龙走了出去,他还对着便利超市里哈哈地干笑了两声,这才快速离开了便利超市。

    “卡!”等彼得的声音落下,全场大家都开始闷笑起来,甚至有两个人忍不住就直接笑出了声,不仅因为刚才雨果的表演实在太滑稽了,更因为那些挤眉弄眼的小动作,着实让画面充满了喜感,特别是楚门和马龙试图寻找出便利超市里有谁在监视他时的表情,简直让人拍案叫绝。

    亚历克斯也不由长长吐出了一口气,他终于寻找到了表演的感觉,也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对手戏。

    虽然此前亚历克斯已经出演过不少作品了,包括了“欢乐一家亲”、“勇闯夺命岛”等等,但这却是亚历克斯第一次真正感受到那种水到渠成的顺畅感,彷佛整场戏都在雨果的掌控之中,他只需要完全投入角色,自然而然就会被牵动着往前走,所有一切的发生都是理所当然的,甚至不需要思考、不需要背台词。

    亚历克斯终于感受到什么叫做演技气场了,如果演员对于自己所饰演的角色不太熟悉,或者是理解不够透彻,或者是对剧本的阅读不够全面深刻,那么在雨果的面前表演,就会变得无比困难,彷佛举手投足之间都无法摆脱束缚般,宛若被禁锢在牢笼里的猴子;但如果演员对于整场戏有足够的认识,对自己角色也有足够的阅读和理解,那么雨果的表演将会把整场戏串联起来,甚至让自己的发挥也变得更加出色,那些不经意之间的细节就连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却悄无声息地完成了表演。

    比如说“七宗罪”就是如此,准备不足的布拉德-皮特站桩子了,而准备充分的摩根-弗里曼则将他沉稳大气的风格发挥到了极致。

    此前亚历克斯和妮可的准备都不够充分,要么他们就完全被雨果的表演拖着走,宛若脱缰的野马,直接失去方向;要么他们的整个表演就磕磕绊绊,始终都觉得自己表演不够到位,距离剧本的要求有段距离。

    难怪演员们都喜欢和“老戏骨”对戏,不仅因为可以和自己钦佩的演员合作,更因为这样的合作可以让演员真正意识到自己的不足,成为一名优秀的演员已经十分困难了,而成为能够带动优秀演员表演的戏骨就更加是难于登天。所以,这样的机会可不多见。

    亚历克斯此时终于放松了下来,他也意识到雨果所说是什么意思了,其实这场戏根本不难,他只需要表现出“马龙没有意识到楚门内心挣扎”的那种感觉就可以了,真正困难的戏份是之后楚门将内心所有的脆弱和恐慌都毫无保留地展现在马龙面前的那场戏,那对于雨果、对于他来说,都是艰巨的任务。

    “雨果,我们可以再来一次吗?”亚历克斯终于找到了些许信心,整个人也变得亢奋起来,“我觉得刚才几个地方我还是可以不够顺畅,重新再找找感觉。”

    雨果没有任何犹豫,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亚历克斯想了想,还是叫住了准备走回便利超市的雨果,“我可以提一点意见吗?”亚历克斯还是有些不安的,他不认为自己有资格来教雨果怎么演戏,因为现在在整个好莱坞有如此资格的人估计也不到一只手,但亚历克斯内心还是有一些想法的,他作为雨果的朋友,了解雨果的个性,所以还是决定直接说出来。

    雨果有些诧异地看向了亚历克斯,然后点了点头,亚历克斯想了想,“我知道你试图想要在喜剧方面寻求更多的突破。但很多时候,我可以感觉到你在刻意控制,我不是说那种需要控制的场合,”“楚门的世界”不是单纯的喜剧,肯定不能像“变相怪杰”、“阿呆与阿瓜”那些喜剧来拍摄,表演风格还是需要收敛和雕琢的,“我是说,当你感觉对的时候,就放开手脚去表演,你要相信自己的敏锐直觉。”

    亚历克斯觉得雨果是有喜剧天赋的,但雨果却似乎在担心些什么,所以许多细节方面都略显拘谨,“比如刚才这场戏,那种絮絮叨叨的感觉,你可以把句子再切断地琐碎一些,然后表情和手势都可以搭配一些。只要不太过火,其实是符合整场戏风格的。”亚历克斯的话让雨果陷入了沉思,这让亚历克斯有些不安,“这只是我自己的看法,你可以……”

    “不,不,”雨果连连摆手,对着亚历克斯露出了一个笑容,“你说得很对,也许就是我个人的刻意控制,反而让喜剧失去了原本的效果。”雨果仔细想了想,发现亚历克斯说的确实有道理,“不要那么紧张,在喜剧方面,你才是专家,而我还有许多东西需要学习,我们完全可以互相交流经验。”

    学海无涯,活到老学到老。表演也是如此。

    “两个人都不要如此谦虚了,刚才这场戏我觉得很不错。”彼得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不过我觉得还需要再重来一次,亚历克斯,你的表情还是显得有些僵硬,不够到位,你应该让自己再放松一些;雨果,你按照自己的想法演就好,不过我个人觉得,你还可以再稍微戏剧化一点,反讽效果会更强——特别是搭配亚历克斯的表情。”

    听到彼得的话,雨果和亚历克斯不由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就呵呵地笑了起来,笑得彼得有些莫名其妙,“那我就当做你们都理解了。”说完,两个人却笑得更开心了,彼得一头雾水地就走回了监视器后面,扬声喊道,“刚才这场戏再重新来一次,大家回到原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