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1924.第1924章 1924 喜剧戏剧

    雨果认识彼得也已经有十几年了,当年在拍摄“死亡诗社”的时候,雨果就印象十分深刻,彼得是一个和蔼但绝对严厉的老师,他的严厉不是凶狠,他很少会板起脸来训斥人,更多时候只是循循善诱地教导,但他却很少称赞演员,因为他的要求很高,印象之中,只有罗宾-威廉姆斯和伊桑-****能够得到他的称赞。

    在“死亡诗社”拍摄期间,彼得曾经称赞过雨果两次,他认为雨果是一个很有天赋很有灵气的演员,但最大的短板就是没有经过系统教育,也缺乏了一点深入钻研的刻苦,所以很多场戏感觉表现都很出色,但却总是少了那么一点点火花。这让彼得十分扼腕。

    雨果却没有想到,十八年之后,他和彼得再次合作时,却赢得了彼得如此高的赞誉,这简直可以说是梦寐以求的瞬间,彷佛又回到了小时候,仅仅只是因为学校里老师的一句称赞,就喜不胜收,足以点亮一整天。

    岁月荏苒,他们不知不觉都已经产生了许多变化,但唯一不变的,也许就是对电影的喜爱了。

    雨果的调侃逗乐了大家,掩饰了他内心的情绪汹涌,然后他走到了监视器后,“彼得,刚才这场戏我可以再看看回放吗?”彼得投来了疑惑的视线,因为他觉得这场戏已经可以说是完美了,根本不需要再反复确认,雨果不得不解释到,“我在表演过程中,更多是用剧情的表演方式去演绎,挖掘出了楚门的内心,但其实在喜剧这一块我觉得还是缺少一点火花,毕竟不是我擅长的。所以我想看看回放,确认一下自己的感觉是不是正确的,如果是,那么到底是哪里还有偏差。”

    对于喜剧,雨果还是太过陌生,即使有了“老友记”的客串经历。所以,就好像雨果一直在揣摩楚门的走路姿势一样,现在雨果也试图在日常生活的小细节里赋予更多喜剧色彩,不是刻意的搞笑或者搞怪,只是让那种反讽的喜剧效果不动声色地透露出来。

    彼得微微挑了挑眉,“我怎么不知道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有完美主义了?”这一句调侃的话语却让雨果愣了愣,随即呵呵地笑了起来,其实他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在表演过程中就越来越投入,越来越专注。

    一群人就围在了一起,观看监视器里的回放,雨果细细地看着自己的表演,明显可以感觉到,表演过程之中的情感是十分充沛的,但他的肢体动作却显得太过正常了,“你看,这里如果稍微把步伐加大一点,然后双膝微微屈一屈,双脚再内八字一点,同样的动作就会有不同效果……”雨果双手盘在胸前,低声和彼得交流着。

    虽然刚才彼得说“这场戏的表演是完美的”,但每个人都知道这个世界上是没有完美的,对于表演来说更是如此——没有标准答案,彼得之所以认为雨果刚才演出精彩绝妙,就是因为雨果的情感表达不仅充沛而且到位,没有任何夸张多余的部分,这一份功底目前在好莱坞绝对屈指可数。可是,仔细反复调整的话,雨果可以把表演呈现出更多的不同效果。

    “你是希望增加一些戏剧效果吧?”彼得一下就明白了雨果的用意,戏剧效果的增加往往可以带来不同的感受,一点点戏剧元素会呈现出喜剧的讽刺效果,但如果过多就会变得矫揉造作,甚至是夸张刻意。“你打算尝试一下?”彼得还是有些担心,因为这个分寸的控制十分困难,即使是喜剧大师也必须反复斟酌。

    金-凯瑞的表演就是刻意地将戏剧效果增大,以夸张的姿态呈现出喜剧效果。这很困难,但却不是最难的,最困难的是把握分寸,比如说比利-克里斯托、罗宾-威廉姆斯,他们的喜剧就是如此,收放自如、谈笑风生,喜剧也可以变成一种智慧。

    雨果是一名出色的演员,但却不是一名出色的喜剧演员,彼得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

    雨果指了指屏幕,“你看,这里的动作我可以刻意放慢一点节奏,类似于画面被放慢了之后的效果,但周围的景色变化依旧是正常速度,那种矛盾的对比效果会很突出。”其实雨果研究“楚门的世界”剧本有很长一段时间了,所以他脑海里有着源源不断的想法,只是不知道能否准确地表现出来,“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做到。”雨果也听出了彼得话语里的担忧,“但总是要尝试看看,不是吗?这就是我的工作。”

    不尝试,不打破自己的习惯,不走出自己的安全领域,那么只会永远原地踏步。

    “可是你不担心戏剧效果会太过夸张,变得哗众取宠吗?”妮可的声音传了过来,雨果回头一看才发现妮可和亚历克斯等人都站在旁边,和他们一起观看监视器的回放。

    雨果认真点了点头,“我当然担心,所以我会努力试试看的。”如果太过夸张,一是会变成模仿金-凯瑞,二是会让“楚门的世界”从喜剧变成闹剧,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都不是雨果希望出现的局面。

    “你刚才为什么会想到要打电工的臀部?”妮可突然就好奇地提问到,不想这个问题让周围所有人都好奇地看了过来,亚历克斯更是连连点头,表示了对妮可的认可。

    雨果呵呵地笑了起来,“你们不觉得这样很孩子气吗?”恰恰就是因为这样的恶作剧太孩子气了,完全符合楚门的性格特征,雨果才会如此做的。就好像楚门想要闹出一些意外动静来打破平衡,但天性善良的他却不知道如何捣乱,只能是闭上眼睛横冲直撞。那孩子气的恶作剧,也是这个原因。

    雨果仅仅说了这样一句话,其他人听了只是一笑而过,但妮可和亚历克斯两个人却陷入了沉思——雨果在角色雕塑上给予了他们太多灵感,至于能够领悟多少,就看他们的天赋和灵性了。

    雨果低低地和彼得交流了一会,反复看了五次回放,把许多细节都理顺了一遍,雨果认真思考了一番,然后就重新投入了拍摄之中。

    不过,这一次雨果的拍摄就显得没有那么顺利了,不仅仅是因为分寸的把握问题,更多还是因为喜剧的问题。连续拍摄了七次,其中三次都NG了,四次顺利完成,可是拍出来的成品却无法令雨果满意,他反而觉得自己开始束手束脚,不仅没有火花,就连那种饱满的情绪都显得不太稳定,整场戏不连贯起来。

    这并没有让雨果慌张,因为他也知道自己正在探索一种全新的未知领域。为了不浪费胶卷,雨果示意让大家休息半个小时,他仔细思考一番,把所有纷乱的思绪整理清楚。

    冷静下来之后,雨果才意识到,他一直想着不要用力过猛,但恰恰是这样的想法反而束缚了他的表演;尽量避免模仿金-凯瑞,反而失去了他自己对喜剧的理解和特色;努力想要展现出戏剧化的喜剧效果,反而失去了节奏彻底失衡,表演也失去了水准。

    这种情况雨果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出现了,让雨果哭笑不得之余,也颇为怀念。

    于是,雨果开始放自己大脑彻底放空,不要去思考楚门的个性雕琢,也不要去思考喜剧的表现方式,只是完全让自己放松下来,根据自己的本。能去表演——他平时在脱口秀、记者采访过程所表现出来的幽默就是一种本。能。

    半个小时之后,重新投入拍摄。

    雨果还是需要继续磨合,表演依旧不太顺畅,但已经逐渐抓到了神韵。反复拍摄了四条之后,彼得朝着雨果竖起了大拇指,脸上也露出了灿烂的笑容,等雨果靠近之后,彼得拍了拍雨果的肩膀,虽然没有再多说什么,但认可的态度却再明显不过了。

    刚才彼得还担心雨果无法控制住节奏,但事实却证明了雨果的天赋,他不仅仅很好地控制住了自己的表演,而且拍摄出来的效果甚至比第一遍还要更加出色,那种苦涩之中带着幽默的反讽效果,简直令人拍案叫绝,完完全全就是“楚门的世界”所希望达到的效果。

    “之前还有人和雪莉说,他们始终认为由金-凯瑞来出演喜剧,比你更加合适。现在看来,如果不是你来出演,这部作品也许就达不到如此高度了。”等彼得离开之后,编剧安德鲁-尼科尔站在旁边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楚门的世界”不仅仅是一部剧情电影,也不仅仅是一部喜剧电影,而是一部黑色现实喜剧电影,缺少了任何一点元素都会成为遗憾。而雨果那浑然天成的表演则成功地达到了安德鲁理想中的完美境界。

    雨果这一次却没有任何得意,因为他知道,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而已,“那就让我们祈祷后面的拍摄也能够如此顺利吧。”然后雨果就看到了站在旁边忐忑不安的亚历克斯,不由笑了起来,“这场戏就轮到你上场了,准备好了吗?”

    刚才这场戏份全部确定拍摄完毕之后,楚门跑过街道就去寻找马龙了,所以亚历克斯所担心的情况终于来临。亚历克斯郁闷地看着雨果,就连发火的力气都没有了,“你觉得我准备好了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