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1923.第1923章 1923 心酸笑容

    当看到楚门孩子气恶作剧般的打了那名电工臀部一下,所有人都忍不住轻笑了起来,而那名客串电工的临时演员更是背部一僵,他想要回头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脑袋微微一转,他就想起来自己正在拍摄电影,他不应该做出剧本上没有的举动,所以他又强迫自己转回了脑袋,故作镇定地继续“忙碌”着手上的工作。

    这种显得太过正常的不正常——没有人被陌生人击打了臀部之后还会若无其事的,却与故事里的场景不谋而合:整个小镇上除了楚门之外所有人都是演员,他们不会做出任何剧本上没有的举动,即使是意外。

    这个残酷而鲜明的现实,让剧组工作人员脸上的笑容不由都僵硬住了,那种难以言喻的心酸和苦涩让人忍不住就回避了视线,甚至不忍心去看楚门。

    就在此时,一头扎入阳光之中的楚门却是回过头来,看向了那名被自己恶作剧的电工,他发现那电工根本无动于衷,就好像是一个木偶一般,这让楚门逃窜的脚步猛然就停了下来,站在街道边上,茫然若失。因为他也意识到了这正常的场景其实是不正常的,那失魂落魄的背影被阳光完全包裹其中,宛若在茫茫人海始终失去方向的孩子,逐渐模糊成一片。

    可是……现场工作人员却分辨不清楚那到底是阳光的光晕,还是眼泪的水雾。

    仅仅只是一个回眸的动作和停顿的脚步,甚至看不清楚表情,但那僵硬的肢体和落寞的背影却讲述了所有故事。

    整个剧组现场都安静了下来,就连群众演员们都不知所措地看着站在街道边的雨果,他们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做对了还是做错了——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整部电影的故事讲述的是什么,没有人拿到剧本,但此时此刻,他们只是看着眼前的“楚门”,却清楚得感受到了那汹涌而来的失落和迷惘,那淡淡的心酸就好像有一只大手狠狠地捏了捏心脏一般,一下,又一下。

    这不仅仅是表演的力量,更是故事的力量,因为雨果通过表演将楚门的故事完全展示了出来。即使不知道剧本的前因后果,即使不知道故事的来龙去脉,此时此刻看到雨果的表演,也可以深深地感受到楚门内心的汹涌情绪,那种一点一点陷入崩溃的迷惘如此生动而残忍地在眼前上演。

    特别是那些知道“楚门的世界”整个故事的人,此时感受就更加深刻了,他们作为一名普通观众,如此深刻地感受到“这档秀”是如此残忍而可怕,节目组正在用自己的双手去篡改、控制一个鲜活的生命,而他们正在享受着楚门的挣扎和痛苦。

    看着阳光之中楚门的模糊而身影,亚历克斯居然产生了一种想法:他希望楚门能够戳破这个骗局,他希望楚门能够冲破这个摄影棚来到外面的世界,他希望楚门能够真正展开双臂拥抱自由。

    更为重要的是,那种苦涩之中,还隐隐带着一丝戏剧化的幽默,无论是看到楚门站在街中心宛若超级英雄一般的举动,还是看到楚门孩子气一般冲进电梯的举动,亦或者是最后发泄式地拍打电工的臀部……都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反讽,似乎是在讽刺整个故事,也似乎在讽刺楚门自己的举动,几乎是在自己意识到之前,笑容就已经在嘴角勾勒了起来。但“反讽”的真正效果就在于,笑过之后的酸楚和艰涩,令人深思。

    嘴角的笑容勾勒起来,却心酸难抑。

    难以想象,仅仅只是一场戏而已,一场台词几乎少得可怜,完全依靠雨果一个人的表演支撑起来的戏,却带来了如此汹涌的情绪波动,几乎是将“楚门的世界”整个剧本都浓缩在了其中,不知不觉就完成了故事的铺垫和推进,让人心潮澎湃地期待着后续发展。

    雨果等待了许久,也没有等到彼得-威尔的“卡”,他只能继续坚持地站在街道边,将内心的迷茫和失落淋漓尽致地展现了出来。

    楚门是单纯,却不是愚蠢,相反,楚门的内心是如此细腻、如此敏感,对于身边发生的所有事情,他都一清二楚。只是楚门不愿意去面对而已,他选择了把那些疑惑深深地藏在了内心深处,原因很简单,他相信母亲,他相信妻子,他相信好友,他相信这个世界……

    所以,当楚门敏感地察觉到了自己的世界正在一点一点分崩离析时,他内心的痛苦不是一下爆发出来的,而是宛若小刀割破的伤口一般,缓缓地深深地渗透出来。就像是此时此刻,楚门已经察觉到了背后的真相——甚至亲眼看到了,但内心的淳朴依旧让他抱有一丝希望:希望这一切只是他的胡思乱想,同时内心对自由的渴望又在不断推动着他去挖掘真相,那种矛盾的撕扯和挣扎,只有楚门自己能够细细品味。

    雨果就这样站在街道中心,彷佛被全世界遗弃了一般,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在他身上,却又彷佛所有人都已经遗忘了他。

    那汹涌的情绪终于让亚历克斯再也承受不住,转过头狼狈地背对着雨果,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平复着自己糟糕透顶的情绪;站在旁边的妮可依旧优雅地托着自己的下巴,彷佛无动于衷,但她的视线却微微往下垂了垂,长长的睫毛覆盖住了眼神,很好地掩饰了她内心无法抑制的悲伤。

    妮可终于真正地感受到了表演的力量——不同于剧本练习时的强大力量,彷佛背后就有一只无形的手推动着故事前行。这样的体验在电影院是无法感受到的,这也是电影和舞台剧两种艺术形式最大的局面,现场观看舞台剧的演出,那种排山倒海的情绪几乎让人没有任何招架之力,却也更加依赖于演员的表演。

    “卡!”彼得终于回过神来了,他听到了身边那隐隐擦拭眼泪的声音,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眼眶也盛满了泪水,他轻轻咳嗽了两声,沙哑的嗓音扬声再次喊道,“卡!”可是这声音却没有让现场解除魔法,所有人依旧呆呆地站在原地,没有人说话,只是一片寂静,无言的情绪在汹涌着。

    雨果站在原地闭上了眼睛,长长吐出了一口气,试图平复自己内心深处的汹涌情绪。虽然他现在已经可以自如地入戏和出戏了,但“楚门的世界”却不一样,因为他和楚门之间有太多太多相似之处,在表演过程中,雨果十分容易就可以入戏,可是入戏之后却彷佛把他自己和楚门完全融合在了一起,以至于无法区分出到底谁是谁。

    这种状态和“死囚漫步”期间不一样,更多是雨果代入了太多自己的情绪,才导致了界线的模糊。

    事实上,这一次和“日出之前”一样,在表演过程中,更多是属于雨果自己的特色,他试图用表现派演技去带动方法派演技,更多时候是使用了表现派的方式在演绎,所以在楚门的肢体动作之中会出现许多刻意戏剧化的小动作,稍微夸张一些、更为准确一些、更加戏剧一些,赋予了更多舞台剧的风格。

    可即使如此,雨果还是迷失在了楚门这个角色之中,因为他对于楚门的所有遭遇都感同身受,他几乎产生了一种错觉——这不是“楚门的世界”,而是“雨果的世界”。

    这种错杂的汹涌情绪五味杂陈,雨果闭上眼睛,他清楚地知道自己正在拍戏,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应该从楚门的角色之中走出来,他清楚地知道他和楚门不能混为一谈……可即使如此,他还是需要一点点时间,平复内心的汹涌。

    这种表演经历又是全新的,比起“死囚漫步”更进一步,比起“洛城机密”也更进一步,雨果可以感觉到自己与角色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却又是相对独立的两个个体,“开拍”和“卡”就像是两个口令,让雨果能够把剧本和现实区分出来,但是在表演过程中,那种侵入灵魂的震撼却更加汹涌、更加强势,几乎达到了“死囚漫步”最后一场死刑戏的水准——可是这一次雨果能够清楚分清剧本和现实的区别。

    雨果可以感受得到,他在演技的道路上又琢磨出了一些不同的东西。也许表现派和方法派两种表演方法的融合还可以继续不断拓展。

    重新睁开眼睛,雨果再次看了看四周,他没有着急着迈开步伐,而是认真打量着四周那些和蔼可亲的小镇居民们,他们是如此真实——宛若真实存在一般得真实,雨果长长吐出一口气,内心深处低低地告诉自己:这的确是真实的。

    然后,雨果这才迈开了脚步,朝着监视器所在的方向走了过去,彼得、妮可、亚历克斯等人全部都站在后面。彼得脸上绽放出一个和蔼的笑容,朝雨果竖起了大拇指,“刚才这场戏真的是太出彩了,即使是一帧一帧停顿下来仔细审核,也绝对没有任何瑕疵!”

    彼得的话,让雨果的脸颊微微发烫,嘴角轻轻勾勒出一抹笑容,但却忍不住避开了视线,“我想,我应该说声谢谢,但这样又显得太自大,所以我决定保持沉默。”一句话让所有人都大笑了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