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1920.第1920章 1920 搭档磨合

    妮可和汤姆在家里很少讨论表演技巧的事,这是他们的相处模式,这也使得妮可养成了自己慢慢钻研演技的习惯,她愿意听演技老师的传授,她愿意观察老戏骨的现场表演,但她却很少主动分享自己的经验,也很少与他人一本正经地交流。她不习惯也不喜欢这样。

    转头看着距离自己不过五步远的雨果,妮可忍不住就开始细细打量起雨果来。在进入“楚门的世界”剧组之前,她就打听过不少关于雨果的消息——不是作为朋友,而是打听雨果在剧组的工作状态。妮可总是听过不少赞扬,但更多还是惊叹,惊叹于雨果的努力和坚持,虽然雨果不是科班出身的学院派演员,但他坚持不懈的努力却让他超越了无数真正学院派,奉献了多次精彩绝伦的演出。

    妮可也好奇过她和雨果的合作会是什么样,火花四溢、针锋相对、硝烟弥漫……但她却没有预料到这样的结果,仅仅只是剧本练习阶段就感受到了雨果强大的表演气场,而她对角色的构思和表现相形见拙之余,更是显得粗糙、简单、浅显,几乎是完全不在一个水平线上——又或者是她不愿意见到这样的结果。

    妮可忽然就想起了“七宗罪”,布拉德-皮特在雨果面前就像是一个木桩子,几乎没有任何表现,那么出众的一个角色却被完爆。当时大家都在嘲笑布拉德——当然布拉德的演技也的确不够水准,但现在妮可却意识到,所有人都忽略了一个问题:雨果的演技气场已经达到了全新的高度,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在他的面前表现正常的。

    最直接的证明就是:即使是摩根-弗里曼在雨果面前都被压制住了。

    在表演的领域里一直都有关于演技气场的说法,演员往往能够在有限的空间里迸发出无穷无尽的能量,为角色注入火花,很容易就把整场戏变成自己的独角戏,而作为对手戏演员想要不被压制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甚至会沦为彻头彻尾的摆设。

    目前在好莱坞,杰克-尼科尔森、罗伯特-德尼罗、达斯汀-霍夫曼、阿尔-帕西诺、梅丽尔-斯特里普等都被公认为是演技气场十分强大的演员。雨果当初在“闻香识女人”里和阿尔演对手戏,虽然表现不俗,但的确是彻底沦为了阿尔的配角;“义海雄风”里雨果得益于戏份的重量,与杰克打了一个平手,但客观来说,除了最后那场法庭戏份,其他时候雨果的气场还是被杰克全面压制的——而且站在雨果现在的角度来看,法庭那场戏他还是有些用力过猛了。

    现在,不知不觉之中,雨果的演技气场也已经达到了大师级别,“洛城机密”拍摄期间那不动声色之间就将化学效应注入角色的能力,首屈一指。妮可今天才真正地感受到了雨果的强大气场,站在雨果的面前忍不住就束手束脚,这种感觉真的很糟糕。

    可是妮可也知道,除了雨果演技气场强大之外,她自己对梅丽尔这个角色的雕琢不够细腻也是十分严重的问题。在前来剧组之前,她觉得自己已经将整个剧本反反复复看过了许多遍,自诩对角色有着十分透彻的理解,可是刚才简单的练习却让妮可察觉到了异常:剧本里依旧有许多细节她没有挖掘到,她对梅丽尔的理解缺少了十分重要的一环。

    想到这里,妮可轻轻咬了咬自己的下唇,她依旧有些不甘心,她不想要向雨果低头,可是……深呼吸,然后再次深呼吸,妮可重新走到了雨果的对面坐了下来,雨果抬起头对着妮可露出了一抹微笑,然后就又低下头继续翻阅剧本了。

    “雨果,”妮可呼唤了一声,让雨果抬起了头,可是她话语到了嘴边却停住了,根本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不过雨果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微笑地等待着妮可的下文,这让妮可露出了一抹苦笑,她和雨果也算是老朋友了,以前交谈都十分轻松惬意,却没有想到在剧组里合作反而是变得疏远尴尬起来,“我是想问,刚才的剧本练习,我察觉到,你似乎有一些……嗯,怎么说呢,迷茫?还有一切,呃,恳切,似乎在苦苦哀求的感觉。可是,为什么呢?”

    雨果轻轻挑了挑眉,示意妮可继续说下去,“我原本以为,楚门应该是渴望离开这里的,那种渴望摆脱束缚、拥抱自由的想法支配着他的举动,周围的异常只是催化剂而已。所以,他为什么会感到迷茫呢?为什么需要哀求梅丽尔呢?”

    雨果摇了摇头,“不,不是这样的。”雨果看向了妮可的眼睛,认真地说到,“你仔细回忆一下,其实楚门有很多机会离开,为什么他选择了留下?我是指除了他怕水之外。”妮可认真想了想,眼神里却流露出了疑惑,雨果只能接着解释到,“你知道,楚门从小的梦想就是像费迪南-麦哲伦一样去世界探险,他渴望能够拥抱世界,但这个梦想却中断了……”

    “因为节目组安排他的父亲在大海里淹死了。”妮可接话说到。

    雨果点点下巴,“对,就是这样。所以,从小到大,他都有很多机会离开。但他却始终选择了留下,当西尔维娅离开时,他没有跟着她一起去斐济,那是因为他的母亲重病卧床;当他决定前往斐济时,第一个想到的人是……”

    雨果没有说完,而是看着妮可,这让妮可仔细想了想,然后不确定地说到,“梅丽尔?”雨果用力点了点头表示了认可,“哦,所以刚才的剧本练习里,楚门才会苦苦哀求,他是在请求梅丽尔和他一起去?”

    “对!”雨果给予了肯定的答复,“对于楚门来说,家人和朋友永远是最重要的,他会愿意放弃梦想,就是因为肩膀的责任。那一份责任感和羁绊,折断了他的梦想,但他却无怨无悔。所以,即使楚门渴望离开这里,但母亲、妻子和朋友,始终都是他没有办法迈开脚步的原因。”

    “正如你所说,生活里那些异常是催化剂,让楚门再次萌发了摆脱束缚、拥抱自由的想法,但楚门是没有办法下狠心离开的。所以,他很迷茫,一边是自己的家人,一边是自己的梦想,他始终都选择了前者,他也渴望能够得到前者的赞同和认可,可是当前者不愿意与他交心时,他就再次感觉到了迷茫,不确定自己的想法是否正确,甚至不确定自己内心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但是,伴随着生活的异常越来越多,楚门逐渐发现自己似乎生活在一个谎言之中,梅丽尔正在一点一点疏远他,那看似完美的婚姻逐渐蜕变成为一个华丽的假面……”

    雨果的话语不疾不徐,却充满了澎湃热情,仅仅只是只言片语,就可以感受到他对楚门这个角色的专注和投入,甚至有那么一瞬间,妮可又再次把眼前的雨果当做了楚门——那细微的察觉很难用话语来描述,可是气场上就会产生一种错觉,不是“日出之前”的杰西,不是“洛城机密”的艾德,就是“楚门的世界”的楚门-伯班克。

    “所以楚门变得越来越坚定,他的挣扎和反抗越来越强烈,到了最后就……”妮可忍不住就接过了雨果的话头,坚定地说到,脑海里的思绪变得越来越清晰,彷佛整个蓝图就这样勾勒出来。此时此刻,妮可真正地感受到了雨果的演技气场,那不动声色之间的形象扑面而来,几乎在她没有察觉到的瞬间,整个楚门的形象就已经饱满立体起来。

    雨果却没有察觉到妮可内心的汹涌,只是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对,就是这样。”

    虽然妮可和雨果讨论的是关于楚门的角色构思,但妮可却忍不住开始思考关于梅丽尔,梅丽尔又是怎么样的呢?她为什么会劝阻楚门的梦想——因为这是一份工作,可是楚门是她的丈夫……

    在一个角色的塑造过程中,不仅仅只是喜怒哀乐,更多时候需要考虑这些情绪的来源,角色在这时候发火了,是有什么具体原因还是因为他是一个神经病,如果是后者那么他又为什么成为了神经病?这些根源对于角色塑造都是至关重要的。

    除非是那些单纯的爆米花电影,角色仅仅只是一个带动剧情的符号而已,这些根源追溯反而是累赘多余;否则真正需要挖掘思想的作品,角色和剧情的互动都是十分重要的一环,这也是一个优秀剧本、一部优秀作品的基石。

    妮可脑海里的思绪开始汹涌起来,雨果也没有再说话,避免打扰到妮可的思路,重新靠到了椅背上,静静地翻阅着剧本。

    “你完全淋湿了!你去了哪里?”妮可突然就开口说到,毫无预警,雨果抬起头就看到了妮可那双动人的眼睛,那惊讶之中带着一丝柔和的眼神,在轻轻闪动,眼神深处还有着哄孩子的宠溺在飘动。

    一点点的变化,却完全与众不同,雨果的眼睛也瞪圆了起来,眼底的兴奋和恳求在闪闪发光,“我意识到,如果我们挤出八千美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