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1919.第1919章 1919 苦苦挣扎

    剧本练习的意义就在于让演员熟悉台词,逐渐进入表演状态,并且培养与对手戏演员的默契。同时,也让导演和编剧对整个表演节奏有一定的了解,如果有需要作出调整,在开拍之前进行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所以,雨果自然不会介意妮可的要求,重新开始这一场戏的练习。但可惜的是,妮可始终不再状态,又练习了三次,感觉依旧完全不对劲,妮可也难免有些烦躁,她向彼得、雨果道歉了之后,暂时到旁边去散步一下,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雨果和彼得坐在原地,四目相对,相视而笑。彼得是赞赏,而雨果则是无奈。

    “楚门的世界”是一部黑色现实喜剧,几乎所有故事都维系在楚门身上,但事实上,对于楚门最亲近的两个人——妻子梅丽尔和好友马龙来说,这颇具挑战。选择了妮可-基德曼饰演梅丽尔、亚历山大-洛林饰演马龙,不仅仅是商业考量,也是对他们的信任。

    在故事里,楚门的生活就是一个盛大的骗局,所有人必须联手起来,一起欺骗楚门。但所有人都忽略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楚门年满三十,而他身边的人也都和他相处了三十年,即使只是和一只宠物相伴三十年也会产生感情,何况是人类呢?

    对于楚门最好的朋友马龙来说,他肩负的是“好友”的责任,他必须弥补梅丽尔所没有办法照顾到的部分,以至交好友的身份,以兄弟义气的名义,在给楚门支持的同时却又必须配合节目组继续欺骗楚门,将楚门留在这个真人秀里。马龙是楚门的最好死党——楚门是如此坚信着的,可是马龙又如何想呢?这只是一份工作、一个角色,还是真正的朋友?所以,欺骗变得越来越困难,也越来越痛苦。不仅仅是楚门,马龙也在现实与虚幻之间苦苦挣扎,在真相与谎言之间苦苦折磨。

    马龙这个角色对亚历克斯来说也是一次巨大挑战,就看他接下来如何把握了。

    梅丽尔与马龙有相同之处,也有不同之处。最大的不同就在于,爱情和友情从来不同,在很多时候,爱情需要的是火花是激情是化学反应,两个人可以成为好朋友却不见得能够成为爱人,反之亦然。所以,爱情里的关系和友情也有所不同。

    马龙在不知不觉之中已经真正地把楚门当做了好友,但梅丽尔却从来没有把楚门真正地当做自己的丈夫;梅丽尔只是“楚门的妻子”的名字,就好像电影里的角色名一样,她真正的名字叫做汉娜-吉尔,可是马龙使用的就是自己的真名。这就是爱情和友情的最大区别。马龙所面临的困难是,违背自己的内心继续欺骗楚门;而梅丽尔所面临的困难是,违背自己的内心继续爱着楚门。

    对于汉娜来说,她并不爱楚门,楚门不是她喜欢的类型,太过孩子气,太过天真,也太过平庸。汉娜仅仅只是把这当做一份工作,一张长期饭票,一个能够让她演艺事业发光发热的跳板,所以,汉娜一直十分客观,兢兢业业地饰演好梅丽尔的角色,成为一个“一心一意爱着楚门的贤母良妻”。对于节目组的任何要求,汉娜都不会拒绝,即使节目组要求她为楚门生孩子。

    可问题就在这里,这对于汉娜来说仅仅只是一份工作,但对于楚门来说这却是一段婚姻、一段爱情,他渴望从妻子的身上得到回应、得到认可、得到默契,妻子就是楚门生命之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和马龙——还有回忆里的西尔维娅构成了他的人生。

    面对楚门的真情实意,汉娜不仅不能露出马脚,而且还要给予楚门回应,她需要扮演好妻子的角色,她需要维持这段完美的婚姻。但事实上,汉娜却觉得楚门越来越烦人——因为楚门的蠢蠢欲动正在毁掉她的事业,还因为楚门的胡思乱想让她烦不胜烦,她只想要马马虎虎地应付楚门的“情感呼唤”,继续将这一档真人秀继续做下去,这是工作,而不是个人私生活,公私必须分明却又不能分明,这让汉娜十分痛苦,所以她脸上总是堆着刻意而虚伪的笑容,宛若精致的面具,维系着这段“上天注定”的婚姻。

    所以,汉娜这个角色其实是很错杂的,一直都在边缘徘徊,甚至比马龙还要更加艰辛。

    在历史上金-凯瑞版本的“楚门的世界”里,汉娜这个角色是由劳拉-琳妮(Laura。Linney),这位进入二十一世纪之后迎来演技全面爆发的女演员,先后三次赢得奥斯卡小金人提名,并且多次获得艾美奖、金球奖的奖项肯定。

    不过,在出演“楚门的世界”时,劳拉的表演还没有完全成型,欠缺细节的雕刻和角色的铺垫变化,整部电影的表演虽然不俗,但却缺少了徐徐推进的变化,以及内心错杂和挣扎的挖掘,那种“真实演员饰演一名好莱坞演员去饰演一个真人秀角色”的戏中戏挣扎感完全没有展现出来,令人颇为扼腕。

    现在,由妮可-基德曼来饰演,客观来说,妮可是比劳拉更加适合的,她宛若瓷娃娃般的外貌与“楚门的世界”里节目组刻意营造出来的“完美婚姻”不谋而合,以这种浅显而直白的方式来演绎传统完美婚姻的定义,本身就是一种讽刺。而且妮可气质之中那种高贵典雅的味道,与略带傻气的楚门更是格格不入,让婚姻的虚伪变得更加鲜明。

    如果妮可真的能够细细钻研汉娜这个角色,与雨果在表演过程中迸发出火花,势必会让电影成品更上一个档次。

    但从刚才的练习来看,妮可对汉娜的把握是欠缺准头的。

    简单来说,刚才这场戏,汉娜正在一心一意地扮演梅丽尔这个妻子角色,此时的楚门只是满心疑惑而已,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什么,只是想要尝试打破常规而已。所以,梅丽尔面对楚门的要求,更多是像在哄孩子一般,带着对孩子的宠爱,应付孩子的要求,就好像是孩子要求在晚餐前吃一个冰淇淋,然后她巧笑颜兮地说服孩子,冰淇淋先买回来放在冰箱里,然后等晚餐之后再吃。

    这种“宠爱”式的哄骗还应该带着一点点应付,而不是不耐烦,因为梅丽尔觉得楚门只不过是一时兴起罢了,就好像日常生活里我们经常会说“想要辞职去世界旅行”,这样的冲动隔三差五就会出现,但却从来都不会真正执行。所以,梅丽尔只是笑呵呵地应付着,权当楚门在开玩笑。

    一直到了后来,楚门三番两次提起,梅丽尔才逐渐感觉到了烦躁,甚至对楚门有些生气——因为楚门的异想天开很有可能会毁了汉娜的演员事业。

    这种循序渐进的变化对于整个故事的铺垫是至关重要的。

    可是妮可却没有把握到“宠爱”的这个关键词,整个台词练习都显得过于急躁一些,同时表情也显得太过僵硬了一些。妮可的表演,更多是汉娜,而不是梅丽尔,而这恰恰是电影开篇不应该出现的情形。如果形象一点表示,电影初登场时应该是梅丽尔,伴随着剧情推进,汉娜的比例开始逐渐变大,最后汉娜和梅丽尔两个角色变得模糊,导致汉娜心态彻底失衡。

    相对应的,雨果刚才的表演就已经十分到位了,他将楚门那种迷茫之中带着一丝雀跃的感觉带了出来,就好像是一个拿到了宝藏图迫不及待想要去寻找宝藏的孩子,他需要一个伙伴,一个支持他想法的伙伴——马龙没有认同他的想法,所以他转向了自己的妻子,那种渴望得到认同的迫切和恳切,在一双眼睛里得到了酣畅淋漓地表现。

    不过雨果也认为这种表演有些用力过猛了,他刻意为了配合喜剧的感觉稍微戏剧化了一些,这本身没有问题,但雨果却觉得他所表现的楚门还太过幼稚了一点。楚门的心态应该是质朴和乐观,但却不是幼稚,这种细微的差异仅仅从眼神之中很难看出来,更多是说话的节奏和动作的弧度来展现。

    所以,雨果依旧是正在逐渐进入状态过程中,他还需要一点一点磨合,逐渐打磨出楚门的正确模样。但即使如此,妮可还是感觉到了雨果表演里那种细腻却坚韧的力量,已经影响到了她的表演,这让她深深地感觉到自己的表演节奏完全不对,不仅仅因为她的节奏被雨果带乱了,还因为她感觉到雨果赋予台词的生命力,但却没有出现在梅丽尔身上。

    妮可意识到了是自己在拖后腿,但她却一时没有办法寻找到原因,所以她这才主动要求了暂停休息,想要静下心来认真思考一番,重新理清思路。

    迎面吹着海风,妮可心绪有些混乱,在进入“楚门的世界”剧组之前,她就开始期待了,期待着和雨果的对手戏,更期待着自己的表演天赋能够绽放出光芒,她想要向人们证明她也是一名优秀的演员,甚至丝毫不比雨果逊色。

    今天抵达剧组时,她信心满满。可是现在,她却不那么确定了,回头看了看安静坐在椅子上反复阅读剧本的雨果,妮可舌尖上的苦涩在翩翩起舞。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