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1916.第1916章 1916 喜剧风格

    楚门-伯班克的乐观精神,成为了“楚门的世界”这部黑暗现实剧情电影里最闪耀的一道阳光,为整个故事注入了一种幽默。

    这让雨果想起了之前和海伦-亨特关于喜剧表演的那次闲聊,海伦始终认为,喜剧需要的是表现派演技,而不是方法派演技。因为方法派注重的是人物在整个生活背景之下所成长起来的个性和思想,但喜剧电影在挖掘人物内心之前,首先必须让观众发笑,不管是笑中带泪还是笑过即忘,亦或者是爆笑不止,笑容才是喜剧表演的重中之重——这需要的就是表现派演技,在准确的时间用最准确的方式赋予表演生命。

    金-凯瑞的夸张无疑是近两年风头最劲的喜剧风格,而比利-克里斯托的犀利让他成为了语言幽默大师,这两名演员都是用自己的方式为表演注入了灵魂,继而让角色变得鲜活起来,最后使得故事具有幽默感。

    可以举一个不太恰当也不太准确的例子,金-凯瑞近年来主演的几部电影,故事不同、风格不同、内容不同、角色不同,但真正观看电影起来,却彷佛是同一个人物带着不同的面具在演绎不同的故事——也就是千篇一律。从“变相怪杰”到“大话王”,从“神探飞机头”到“阿呆与阿瓜”,都是如此。

    这对于剧情电影来说,是一场灾难,可能会被人们称为面瘫,只会不断重复自己。但对于喜剧电影来说,却是浓郁的个人风格,让电影被贴上了强烈的个人标记,更换任何一个演员来出演都无法达到这样的效果。

    想象一下,“变相怪杰”里那个表情夸张、狡猾调皮的角色更换一个演员?“阿呆与阿瓜”里那个憨厚呆笨、淳朴好色的角色又另外一个人来出演?那将会成为一场灾难,甚至就连整部电影都会毁于一旦。

    可以说,金-凯瑞成就了这几部喜剧电影,他独特的表演方式为电影注入了截然不同的能量,更换成任何一个演员都无法达到如此效果。

    这也是喜剧演员难得一遇的原因,因为想要遇到一个拥有强烈个人风格的喜剧演员,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扮丑、恶搞、模仿仅仅是逗笑观众的媒介而已,只要剧本出色,任何一个不惜形象的演员都可以胜任,但喜剧风格却不是。需要表演功底,需要表演天赋,更需要喜剧悟性。

    挑战金-凯瑞版本的“楚门的世界”?按照脑海里金-凯瑞的表演风格演绎“楚门的世界”?这是一条捷径,雨果知道,但他早就已经不这样做了,他想要琢磨出属于自己的喜剧风格,他想要尝试用表现派的演出方式去带动方法派的表演,这是他在演技道路上全新的挑战。

    刚才雨果已经在脑海里将楚门的人生完全构建了起来,这是方法派的范畴,也是雨果最为熟悉的部分。那么,他应该如何表现出来呢?他又应该如何寻找到自己的方式呢?属于他的喜剧风格是什么呢?

    其实这些年来,大家都对雨果的幽默感赞誉有加,即使在金酸莓奖之后的那段时间里,雨果出现在脱口秀的表现也屡次得到赞扬,更不要说和记者们打交道时的谈笑风生了,不少人都认为雨果的幽默是一种天赋。

    可是,雨果却不知道自己的幽默来自何方,这就是他与喜剧演员之间最大的区别,他没有真正研究过喜剧表演方法,他也没有真正体验过喜剧表演过程,不同于其他作品的投入和沉醉,喜剧还需要一点点额外的火花,一点点额外的“雨果”。

    雨果不由想起了客串“老友记”的时候,在完全放松的情况下,雨果发挥自如,完全和一众合作伙伴们碰撞出了火花,这甚至为雨果拿到了一座额外的艾美奖,这不仅仅是一个意外惊喜,同时也证明了雨果的确是有喜剧细胞和天赋的。

    自嘲。

    雨果总是十分擅长自嘲,这几乎是每一个喜剧演员必须具备的技能,可是雨果的自嘲却不同,他懂得运用自嘲去看待所有事情,不仅仅是把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同时也不介意别人对他的批评,并且会在最为准确的时机展开还击,准确而有效地击中对方的弱点,让人措手不及之时,幽默油然而生。

    这是一份睿智,依靠时间沉淀和酝酿之后所发酵出来的智慧,雨果经历了穿越这样不可思议的事件,又经历了金酸莓奖这样荒诞滑稽的事件,更不要说陈雨果十年地下摇滚的生活和兰开斯特十年演员打拼的生活,给予了雨果更多的人生智慧,让他拥有了这份从容,也让他具备了这份豁达。

    就如同夸张之于金-凯瑞,尖锐之于比利-克里斯托,俏皮之于罗宾-威廉姆斯,优雅之于史蒂夫-马丁(Steve。Martin),草根之于查理-卓别林,琐碎之于杰瑞-宋飞,混混之于艾迪-墨菲……这些看似平凡无奇的特点,却在他们的天赋之中得到了发扬光大,成为了喜剧的一种手段,形成了他们的喜剧风格,为电影故事注入火花和活力。

    自嘲和睿智之于雨果也是如此,他所经历的事情是任何人都无法想象到的,他所取得的成绩也是任何人都无法想象到的,最重要的是,他和楚门之间的共通性也是其他人所无法企及的,他可以将这些琐碎的小特质注入表现之中,让楚门变得真实鲜活起来的同时,也让故事变得幽默轻松起来。

    停下了漫无目的继续前进的脚步,转过头看到了街边的药店,对着门口那一扇硕大的镜子就试图摆出一个合适的动作。

    雨果仔细想了想,然后微微挺起胸膛,把肩膀打开,下巴稍微抬起一些,整个人都显得精神十足,那昂扬的雄壮斗志从身体的每一个线条传递出来,蓬勃朝气可以从每一个小动作里感受到,他尝试抬起右手——原本手就放在眼睛的右前方,但却发现这高度似乎不够,于是又稍微往上抬了抬,紧接着再次抬了抬,紧接着用力地挥了挥,嘴角的笑容就这样绽放了开来,雪白的牙齿整齐而完美地露出七颗——不对,应该露出九颗,这样会让笑容多一些傻气。

    可是……为什么这个模样的楚门看起来如此眼熟?

    雨果保持着灿烂的笑容,开口说到,“早上好,以防我见不着你,所以……下午好,晚上好,晚安!”

    看着玻璃里自己隐隐绰绰的倒影,雨果想了好一会,然后猛然就醒悟了过来,这不就是金-凯瑞所饰演的楚门-伯班克吗?

    在金版本的楚门之中,他那灿烂无邪的笑容无疑是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其实这延续了金个人的表演风格,他在此前的电影里都出现过如此笑容,上颚那整齐的九颗牙齿完全显露出来,甚至还可以看到一些牙龈,显得无比灿烂的同时,也带着一丝孩子般的傻气和漫画式的夸张,让所有观众都会忍不住一起勾勒起笑容。

    而肢体语言略显刻意的夸张和放大,则是将孩子气的童真和无邪成人化,这使得金的表演之中始终洋溢着一种令人忍不住微笑的因子,搭配金夸张的表情和宛若小狗般的眼睛,仅仅只需要一个登场,就可以赢得所有人的笑声——同时还有无比深刻的印象。

    雨果长长吐出一口气,恢复了自己的动作,现在对于他来说,模仿根本不是什么问题,他总是可以轻而易举地捕捉到模仿对象的特质和亮点,然后复制模范——这可以算是喜剧演员的必备基本功,但对于雨果的喜剧表演却帮助不大,因为他不想要模仿复制金的经典版本。

    闭上眼睛仔细想了想,雨果没有睁开眼睛,而是按照自己脑海里的形象再次做了这个打招呼的动作,雨果认为这就是他内心最贴近真实楚门的表演了。可是睁开眼睛一看,却依旧是金版本的楚门,这让雨果有些泄气。他已经有好几年没有遇到这种毫无头绪的困惑了——即使是瓶颈期也没有。

    可就在雨果准备放下自己的手臂时,他却注意到了一点异常,于是,雨果微微把手肘放了下来,然后再放下了一些,配合着脑袋和肩膀的位置也演变出不同,最后寻找到最恰当的位置。

    玻璃里的那个人影,右手抬起,手肘积极地抬了起来,不过却没有超过肩线,只是显得整个招手的动作变得十分正式、十分礼貌,但却不会太过夸张;肩膀展开,脊梁挺直,整个人就犹如挺拔的青松,不过却没有刻意挺起胸膛,只是以最完美的模特衣架姿势站在原地,那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绅士气质从肢体语言里一点一点勾勒出来;他的嘴角勾勒起一抹笑容,从容而淡定——雨果想了想,又把笑容扯开了一些,露出了七颗牙齿,完美而优雅的笑容,然后轻轻笑出了声,那灿烂之中带着一些稚嫩的笑容与整个人的优雅气质显得有些不太契合,就好像……就好像把一个十二岁的灵魂放在了一个三十岁的躯壳里一般,不过这个十二岁的灵魂却表现得很好,丝毫不会让人觉得不妥,只是带着一点点讽刺。

    紧接着,雨果轻轻挥了挥手,谦逊有礼却又不是童真稚嫩,那洁白无瑕宛若白纸一般的笑容在阳光之下犹如徐徐绽放的茉莉花,清香淡雅却又不具备攻击性,“早上好,以防我见不着你……所以下午好,晚上好,还有晚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