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1816.第1816章 1816 忘乎所以

    面对查理兹的这个问题,雨果不知道应该如何解释,一方面是因为他的确不知道要如何描述那种表演状态;一方面则是因为方法派演技和表现派演技的融合,其实是雨果自己的一次大胆尝试,他也不确定是否适合查理兹。目前整个好莱坞完全就是方法派当道。

    雨果想了想,“你还记得我在拍摄‘死囚漫步’时的状态吗?”查理兹点点头,不久之前她在“魔鬼代言人”的拍摄期间就经历了精神分裂的折磨,“在拍摄之前我做了许多准备,我一直在试图让自己理解马修的生活状态,因为即使是魔鬼,也不是生来如此的。马修否定自己罪行的原因是什么,马修责备他的母亲、他的弟弟、他的妻子又是因为什么,马修到底经历了什么才走到这一步……我不断和那些囚徒交流,甚至试图在交流过程中就把自己当成是马修……”

    “渐渐地,马修就不再是一个角色,而是一个真实存在的人,一个真实存在我脑海里的人,他甚至会和我对话,和我交流。很多时候,就连我自己也分辨不清楚幻想和现实之间的差别。但是,在这之间终究是有一条线的,我不可能真正成为马修,在拍摄的时候,我还有台词要念,我还有工作要完成,所以,我会尝试去控制他,不仅仅是控制角色,还会尝试去控制表演,让‘马修’投入表演,在每一个细节做出最准确的表演……”

    说到这里,雨果顿了顿,看向了查理兹,“你还记得你之前上的表演课吗?那些基础表演技巧?”查理兹点了点头,然后雨果接着说到,“对,就是用那些基础表演,在合适的时候做出最正确的表演。也许呈现出来只是一些细节的变化,很多人都看不到……”

    “但是整个表演的感觉都会截然不同。”查理兹接过了后半句话,整个人都恍然大悟起来,她目不转睛地看着雨果那琥珀色的眸子,专心致志地倾听着,唯恐自己错过了任何一个字,眼底就泛起了耀眼的神采,甚至可以隐隐约约感觉到她的声音在微微颤抖,那种难以抗拒的亢奋清晰可闻。

    “哇哦……”查理兹感叹到,嘴角的笑容完全勾勒起来,“哇哦!哇哦!上帝,我认识了一个什么样的朋友!”仅仅只是倾听雨果描述一下,查理兹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那种灵魂颤栗的激动根本无法用语言来叙述,到最后,查理兹干脆就直接站了起来,对着天空大喊了一声,“哇哦!”那模样看得雨果坐在原地完全乐不可支。

    好不容易抒发了内心的冲动之后,查理兹兴致勃勃地坐了下来,然后欲言又止了好几次,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最后却是长长吐出了一口气,“虽然我真的很佩服你,而且很渴望达到这样的境界,但……我不得不承认,目前我的水平达不到如此高度。”查理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向来如此。

    雨果却是摆了摆手,“我的方法是适用于我个人,不见得你就可以套用。”

    “那是当然,我才不要像个疯子一样。”查理兹毫不避讳地翻了一个白眼,惹得雨果又是轻笑了起来,“不过,如果你真的愿意继续钻研下去,我觉得未来你真的会成为一个戏骨,令人敬仰。”

    虽然目前雨果的表演确实出彩,屡屡能够让人惊艳,但其实雨果还是有发展空间,“死囚漫步”之后他才刚刚进入一个全新阶段而已,“洛城机密”艾德这个角色依旧没有激发出雨果全部潜能。不过,正如查理兹所说,只要雨果愿意继续努力、继续钻研,未来有一天,他也可以成为马龙-白兰度、杰克-尼科尔森、凯瑟琳-赫本这样真正的戏骨。举手投足都是戏,轻描淡写之间都是故事。

    “至于我,我现在还是好好钻研角色吧。”查理兹自嘲地扯了扯嘴角,不过刚才的谈话并不是全然无用的,查理兹对于演技基本功又有了全新的认识,而且她对于角色的剖析也有了全新的感悟。雨果对角色的塑造,几乎是从出生到现在,方方面面都会构思,甚至包括初恋遭受的挫折所产生的影响,都包含在内。相对而言,她对角色的构思就显得十分粗糙了。

    查理兹这才恍然大悟,为什么她在“罗密欧与朱丽叶”、“魔鬼代言人”两部作品里,竭尽全力了,表现也十分不俗了,但她自己却总觉得欠缺一点什么,这一点点火花是导演、观众很难用肉眼看出来,也很难用话语表达出来的,但作为演员自己,却应该有清晰的认识。

    “所以,你眼中的林恩是怎么样的?”查理兹第一次对雨果的角色构思产生了兴趣,这也是她以前从未窥见到的世界。

    雨果耸了耸肩,“嗯,我觉得,林恩的父母应该离异了,但却是和平分手。”

    “为什么?”查理兹显得很是好奇。

    “这有很多可能性……”

    雨果和查理兹两个人就这样坐在警局门口的水泥地上,没有咖啡也没有红酒,甚至还因为深夜的寒露而忍不住打哆嗦,但却热情洋溢地分享着彼此的想法。大门口进进出出的工作人员们都纷纷投来了视线,看到如此奇怪的一幕,不少人都好奇地围了过来,两个人也不介意,就让大家围在旁边倾听。

    林恩这个角色在“洛城机密”里其实戏份并不重,但角色却十分重要。结果在雨果和查理兹两个人的勾勒之下,几乎把林恩生平的方方面面都思考到了,甚至包括她在高中时期的风光,她小学时的兴趣爱好,她前来洛杉矶的方式……这远远超过了一本传记的范围,几乎是把林恩从纸面上拉到了现实生活中。

    工作人员走了一批又来了一批,然后再离开了一批,来来回回,剧组最后只剩下零星几个人最后收尾。柯蒂斯早就已经离开了,关于剧组分组的事情他和几位副导演商量完毕之后,只是把最后的分组名单交给了雨果,然后就离开了片场。

    “雨果,再不离开,僵尸就要包围这里了。”工作人员扬声喊道,这让雨果和查理兹回过神来,打量一下四周,这才发现只剩下最后三名司机,他们也准备开着货车回去伯班克了。其他所有人都已经走得一干二净,整条街道安静地甚至可以听到隔壁几条街的喊声。

    这里是下。城区,晚上十点以后,治安就开始混乱起来了。所以工作人员们才会那样说。

    雨果挥了挥手,笑着说到,“你们下班吧,路上开车小心。”然后就站了起来,“我们两个也应该回去了,否则明天就要感冒了。”雨果伸出右手,查理兹拉住了他的手站了起来,此时才发现她虽然披着外套,但温度的确有些冷了。

    “需要我送你回去吗?”雨果回头看了看,停车场里就只有查理兹的一辆车孤零零地停靠在那里。

    查理兹却是嗤笑出了声,“你确定不是我送你回去吗?”因为雨果的车子并不在这里,他的车停在阿尔酒吧旁边,由于他现在自己可以开车了,所以让约瑟夫和萨摩拉都先回去了。

    雨果也是无语地嗤笑了一声,“那你自己回去小心,明天你过来剧组吗?”

    两个人并肩朝着查理兹的车子方向走过去,“来,当然来。”查理兹爽快地说到,“现场观看雨果-兰开斯特、凯文-史派西的演出,这可不是谁都有的荣幸。”说完,查理兹呵呵地笑了起来,那清脆的笑声在空旷的街道里不断回响。

    目送着查理兹车子逐渐消失在视线里的身影,雨果站在原地长长吐出了一口气,然后这才迈开了步伐,朝着阿尔酒吧的方向走去。由于这附近的几条街都被“洛城机密”剧组封街了,所以此时周围街道都显得十分安静,就好像全世界只剩下雨果一个人般。

    街道转过弯来,月光就肆无忌惮地洒落下来,让适应了阴暗的眼睛居然有些不太适应,然后雨果就看到了空旷的街道上有一个老人的背影在慢慢地走着。

    那个老人的背部有些佝偻,右手拄着拐杖,但他却竭力挺直腰板,避免显得苍老虚弱,可惜的是无法加快的步伐还是出卖了他身体的真实情况。那一头银色的稀疏白发在月光之下越发显得清冷起来。

    雨果看的不由有些感叹,虽然他不知道老人的故事,但岁月的力量还是难免让人唏嘘。可就当雨果准备移开视线时,发现这个背影居然有些眼熟,他认真聚焦看了看,然后就看到老人侧过身,准备过马路,那侧脸立刻就让雨果认了出来。

    虽然说雨果有脸盲症,但熟人他是肯定不会认错的,比如眼前这个老人,在他们家楼下中气十足地叫叫嚷嚷了近三年,他怎么可能会不认识呢?

    “恩斯特。”雨果扬声喊了一句,老人脚步顿了顿,但紧接着却转过身,然后加快了步伐,继续前进,似乎不想要和雨果见面一般,“恩斯特!”雨果快步跑了上去,几个大步就追到了老人身边,“嘿,恩斯特。”

    站在眼前那怒目圆睁的老人,赫然就是恩斯特-莱赫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