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1809.第1809章 1809 寻找戏感

    雨果坐在房车里的化妆镜前方矮凳上,看着镜子里自己的投影。这种感觉很是陌生,却也很是熟悉,彷佛在某一瞬间会开始思考,镜子里的那个人到底是谁,根本就不是自己。但,如果不是自己的话,那为什么自己会坐在这里,而镜子里的人又是谁?

    这种玄之又玄的状态让雨果的思绪彻底进入了一个静谧而封闭的空间。

    他当初为什么选择了艾德这个角色呢?因为他觉得这个角色十分有趣,是一种全新的挑战,那么挑战的部分到底是哪里呢?艾德这个角色又是如何吸引他的呢?与另外两个主要角色相比,艾德的特殊之处又在哪里呢?

    雨果的思绪一点一点飘进镜子里,似乎慢慢地,镜子里的那个人正在逐渐演变成为艾德的模样。

    艾德-艾斯利,全名应该是艾德蒙-艾斯利,年纪轻轻就成为了凶杀组的警官,在警局系统里前途无量,但不是因为他是“艾德”,而是因为他是“艾斯利”,他的父亲,普瑞斯顿-艾斯利是洛杉矶赫赫有名的传奇英雄,生前在警局就功勋累累,而后又因为抓捕匪徒而英雄殉职,成为了整个洛杉矶警界的传奇人物,就连媒体和普通民众都对这个名字如雷贯耳。

    可惜的是,杀死普瑞斯顿之后成功逃走的匪徒始终都没有抓到,这也成为了洛杉矶历史上的一起悬案,这也越发为普瑞斯顿的事迹增加了传奇色彩。

    年幼的艾德经历过父亲的辉煌,也经历过失去父亲的惨痛。对于他来说,父亲就是这个世界的英雄,是他的榜样和偶像,是他不断前进的力量。失去父亲之后,他的生活完全崩塌,甚至可以说是支离破碎,但他却没有时间悲伤,因为母亲需要他成长起来,成为家里的男人;因为父亲的冤屈需要他成长起来,伸张正义。

    所以,艾德追随了父亲的脚步,成为了一名警。察,而且依靠自己的不懈努力进入了代表精英的凶杀组,只是希望能够真正地抓住那名匪徒。为了时时刻刻提醒自己父亲的凶杀案,他自己为那名没有身份、没有名字、没有线索的至今逍遥法外的匪徒起了一个名字:罗罗-汤马西。

    罗罗-汤马西,这成为给了艾德进入警界的动力,也成为了他继续坚持、不断努力的动力。

    但是,进入警界之后,艾德才发现,这个世界不是那么简单的,警局里有许多人成天无所事事,只是吃着公粮,却不愿意出力;还有人胆大包天,行贿受贿,只为了快速升官,甚至与地下产业勾结,谋取私利;另外也有人不分青红皂白,造成冤案错案,好人不再是好人,坏人也不再是坏人;当然还有部分怀抱着一腔热血的人,为了伸张正义,固执己见,与整个警局、整个社会对抗……

    所谓的公正,所谓的正义,似乎变得模糊起来,就连黑与白之间,都增加了灰色地带。

    更为可怕的是,艾德意识到,即使他在努力,“艾斯利”这个姓氏就像是魔咒一般,紧紧地扣在他脑袋上。如果他竭尽全力,破案成功,那么人们会说因为他是艾斯利,虎父无犬子;如果他绞尽脑汁还是没有能够寻找到线索,那么人们就会认为他远远不及父亲,拖累了艾斯利这个名字的荣誉;如果他选择了放弃,人们会感叹艾斯利这个姓氏没有能够继续传承下去;如果他选择了坚持,人们又会认为他是自不量力,试图挑战——或者是抹黑艾斯利的辉煌。

    无论他做出什么选择,无论他取得什么成绩,无论他经历什么困难,“艾斯利”这个姓氏都可以成为他所有的注解。曾几何时,父亲是他的骄傲,是他的憧憬;但现在,父亲的丰功伟绩却成为了他的包袱和累赘。

    在某一个就连他自己都不记得的瞬间,他放弃了——不是离开警界,而是放弃辩解,罗罗-汤马西已经不再是他前进的动力,如何让“艾德-艾斯利”这个名字成为艾斯利家族的真正代表,成为了他最大的动力。

    寻找罗罗-汤马西,似乎已经不再重要,在很长很长一段时间里,他甚至已经忘记了这个名字。

    他想要摆脱父亲的阴影,他想要证明自己的能力,他想要复制甚至是超越父亲的成就。于是,他开始变得不折手段起来,他学会了利用艾斯利这个名字的光环,开始为自己宣传造势;他学会了利用父亲在警界所留下来的人脉,开始为自己谋福利;他学会了玩弄权术,迎合上司、打压下属、合纵连横,步步高升;他学会了冷血无情,用所谓的“法律武器”来保护自己武装自己……

    野心开始慢慢膨胀起来,逐渐成为了艾德在警界任职的唯一目的,为了能够升职,他不惜出卖同事,甚至出卖上司,只为了能够出人头地,书写属于艾德-艾斯利的辉煌。

    虽然如此,但其实在艾德内心深处的恐慌、自卑和良心依旧在谴责他的行为。他羡慕杰克的左右逢源,甚至成为了警界代表;他羡慕巴德的耿直正义,内心的善良成为了黑暗社会里的一道光芒;他羡慕杰克和媒体、和上司的良好关系,四通八达的人脉看起来无所不能;他羡慕巴德和林恩之间的真挚情感,那一份真正的信任似乎能够驱散内心的孤独和寂寞……

    他在警局里始终没有办法找到自己真正的位置,没有人愿意信任他,也没有人愿意真正和他交心,更为准确一点说,人人都在讨厌他,讨厌他的姓氏艾斯利,讨厌他的自以为是,讨厌他的无用功,讨厌他的不折手段……

    艾德想要成为杰克那样的人,想要像巴德那样继续坚持自己。但他知道,他没有办法,于是他选择了用过度的自信来武装自己,甚至不惜贬低对方,用这样的方式告诉自己,这样的坚持是正确的,这条道路的尽头才是真正美好的未来。

    那种内心的矛盾冲突,只有他自己知道,但他却不能被其他人看出他的脆弱,因为这样他就会溃不成军。他必须学会掩饰自己的脆弱和错杂,把那些善良、纯真、正义、恐慌、胆怯、犹豫等情绪全部掩埋起来,于是……

    他用发蜡把自己的头发梳了起来,整整齐齐的大背头,一丝不苟,彷佛就连狂风肆虐也无法影响到一丝一毫;他仔细地扣好衬衫的每一颗扣子,抚平每一个角落的褶皱,认认真真地系好传统的温莎结,然后把领带一点一点摆正;他把嘴角的笑容都收敛起来,以一张扑克脸来掩饰自己的所有情绪,无论是喜悦还是慌乱,消瘦的脸庞勾勒出自己铁面无私的公正形象,将真正的欲。望隐藏起来。

    看着镜子里的那个人,琥珀色眼睛里的错杂正在缓缓沉淀下去,他张嘴轻声说到,“艾德-艾斯利,你代表的是正义!你的所作所为都是正义的!你是为了让这个社会更美好才做出这所有一切的!在真正社会的安危面前,一切私人情感都是多余的,都是浪费的,我们不应该同情,也不应该善良,法律和正义才是唯一的衡量标准!所以,艾德-艾斯利,你是正确的。”

    艾德的声音由小变大,刚开始只是低声呢喃而已,但渐渐音量就变得正常起来,那并不响亮的嗓音却铿锵有力、掷地有声,眸子里闪烁的坚定光芒令人侧目。可是……总觉得哪里还有点不对劲,到底是哪里呢?

    是他的眼睛太过温柔了吗?还是他的眼睛里透露了太多信息,那些渴望、那些坚定、那些执着……还有那些光芒,好的坏的,都太多了,他不应该让人看透他真正的想法,即使是正确的东西。

    艾德低下头来,用牙齿轻轻咬着舌尖,表面看起来他依旧没有任何变化,但舌尖传来的痛感却让他的大脑清晰起来。然后,艾德一板一眼地打开了眼前的抽屉,然后是旁边的化妆箱,慢条斯理、不紧不慢地在周围翻找着,过了一会他终于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眼睛。

    他拿起了一副黑框眼镜,戴起来试试看,却发现这让他看起来有些阳光,于是就把眼镜摘了下来;随后又试了一副无框眼镜,感觉……有些奸诈,搭配那平静的眼神,看起来有些不怀好意;紧接着,他拿起了那副金丝眼镜,他有些犹豫,因为这看起来像是大学教授的眼镜,学究味太弄了,但他还是戴起来试试看。

    镜子里的艾德,有一种呆板的书呆子形象,那种不偏不倚的中性神态让他看起来像是不起眼的乖孩子,却根本不像是一名警官。但,还是少了一点什么,于是,艾德嘴角微微上扬,勾勒起一抹浅笑,再多一点点隐藏的得意,整个感觉顿时就扑面而来。

    艾德再次有条不紊地把所有化妆箱都整理好,然后拿下自己的金丝眼镜,认真地用眼镜布擦拭干净,再重新戴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喜欢帮助别人。”说完,艾德停顿了一下,似乎在认真思考自己刚才那番话,随后微微点了点下巴,他就站立了起来,拿起自己的警帽,转身迈着稳健的步伐走向了出口处,打开大门,阳光就洒落进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