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1758.第1758章 1758 压轴大戏

    雨果此时的大脑里汹涌着无数思绪,以至于变成一片空白,他很难理清自己的思路。正如佩德罗所说,“航行(Sail)”这首歌的创作背后有着太多太多的故事,不仅仅是创作之前乐队所经历的坎坷,还有创作之后“独立日”的上映所带来的一系列效应——好的和坏的,这一年多来,走的是如此辛苦。

    “我只是想说,和荣耀至死的伙伴们一路走来,我从来没有后悔过,能够和他们并肩站在同一个舞台上,是我的荣幸。所以,谢谢你们的陪伴。”雨果的话音还没有落,现场掌声也没有来得及响起,雨果又接着补充了一句话,“不过这座奖杯是属于我的,我没有打算分享。”

    所有人不由愣了愣,刚刚还沉浸在雨果所带来的感动之中,紧接着就哄堂大笑起来。荣耀至死的小伙伴们表情更是一言难尽,他们自己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雨果站在了话筒前,他有些犹豫,因为他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名字,但他却不确定自己是否应该在此刻说出来,可是想了想,雨果还是开口说到,“这一路走来,我还必须感谢卡梅隆的陪伴,谢谢你能够一直陪我走到这里。”说完,雨果微微抿了抿唇瓣,再次说到,“谢谢。”然后就转身走向了自己乐队的伙伴们。

    雨果希望卡梅隆能够明白,音乐的梦想在他内心的分量,这一路的追随、奔波、冲刺,已经成为了他生活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同样,卡梅隆也是陪伴他一路走到了这里,他希望卡梅隆能够理解他,至少尝试去理解他。他会努力学习敞开心扉,努力学习让卡梅隆更多了解自己……

    今天,雨果迈出了一大步,只是他也不确定,卡梅隆是否能够收到。

    这是雨果第一次在公开场合感谢卡梅隆,这也是雨果第一次在公开场合主动谈及他的私生活。如此举动对于无数人来说,显然是浪漫的告白,这顿时让全场所有观众都开始吹起了口哨,喧闹地起哄起来,惹得雨果脸颊都微微发烫。可是一转身,雨果就看到了荣耀至死其他成员们那调。戏的神情,就连迈克尔都是一脸“表现不错”的调侃,这让雨果狼狈不已,只能是落荒而逃。

    今夜的颁奖典礼不知不觉已经接近尾声,在提名阶段以十二项提名强势领跑的荣耀至死毫无疑问地成为了最大赢家,不仅横扫了摇滚部门的四大奖项,而且还在目前揭晓的三大综合类奖项中包揽了两座留声机,将他们过去一年以来的声势推上了制高点。

    现在,格莱美就只剩下最后一个奖项,也是今晚最后的悬念,年度最佳专辑奖。

    其实,年度最佳专辑奖不是今晚悬念最大的奖项——年度最佳单曲奖才是,但这个奖项无疑是整个格莱美分量最终的一个奖,这是对于过去一年音乐的总结,也是对整张专辑的综合水平、整体质量的一个评鉴。这就相当于奥斯卡的最佳影片,是对整体作品的嘉奖,对整个制作团队的嘉奖。

    考验的不仅仅是市场,同时还是历史底蕴——整个制作团体、制作底蕴、音乐传承的累积和厚度。过去十年期间,摇滚三次问鼎该奖——其中一次就是去年艾拉妮丝-莫莉赛特的“小碎药丸”,另外两次分别由邦妮-瑞特和U2乐队在九十年代以前创造的,爵士二次夺魁,流行则五次成功地笑到了最后。

    这是美国音乐市场经过时间沉淀累积下来之后的格局,往往也将预示着未来的市场走向。所以,每一年的年度最佳专辑奖都会放在最后,成为全场最后的收官大戏。

    今年年度最佳专辑奖的五位提名者分别是席琳-迪翁的“坠入爱河”、难民的“目标”、贝克的“奥黛蕾(Odelay)”、玛丽亚-凯莉的“蝴蝶”和荣耀至死的“疾风骤雨”。

    这五张专辑分别代表了各个音乐风格在过去一年的巅峰,席琳和玛丽亚是流行的代表,难民是嘻哈的代表,而贝克和荣耀至死则是摇滚的代表。

    这五张专辑之中,“坠入爱河”是最佳流行专辑,“目标”是最佳嘻哈专辑,“奥黛蕾”是最佳另类专辑,“疾风骤雨”是最佳摇滚专辑,可以说,除了“蝴蝶”之外,都是各个部门的最佳代表。“蝴蝶”取代的位置是最佳节奏蓝调专辑“言语”的位置,也可以说是毫无争议的——因为玛丽亚连续获得了最佳流行女歌手、最佳节奏蓝调女歌手,格莱美的嘉奖可见一斑。

    这也就是过去五年时间整个音乐市场的发展脉络,流行依旧是霸主地位,嘻哈和节奏蓝调强势崛起——不过去年的节奏蓝调略显颓势,摇滚后来居上占据主流视线,乡村每一年都在经受挑战但却地位始终稳固。

    集中在1996年这一个特殊的年份之中,摇滚和流行的对抗成为了贯穿全年的主旋律,而嘻哈的地位则越来越受到重视——无论是摇滚还是流行都在试图融合嘻哈风格,于是就诞生了年度最佳专辑的五个提名席位,真实体现了整个音乐市场的发展脉络。

    值得一提的是,“奥黛蕾”这张专辑为贝克赢得了最佳摇滚男歌手和最佳另类专辑两个奖项,这张专辑被“滚石”杂志评选为1996年的最佳作品——超过了荣耀至死的“疾风骤雨”,这其中虽然有“滚石”的私心,但“奥黛蕾”的确获得了整个乐评届一面倒的欢呼声——不仅仅是赞誉。贝克用便携式录音机、键盘、打鼓机和吉他创造了九十年代一道特殊的亮丽风景线,他吸取了嘻哈、民谣、实验摇滚、迷幻、流行和传统摇滚的优点,结合了扭曲而刻薄的歌词,融合成了一张既丰富多彩又邋遢肮脏的后现代摇滚。

    严格来说,贝克也是受到新金属摇滚感召的一份子,但他比荣耀至死来说,更加偏于垃圾摇滚,风格更加大胆更加迷幻,专辑的实验性质也更强。

    如果不是遇到了“疾风骤雨”,“奥黛蕾”显然是具备成为今晚大赢家资格的一张作品,而贝克更是依靠这张专辑成为了摇滚浪潮中不容忽视的一份子。所以,贝克取代了绿洲乐队的位置,在年度最佳唱片中占据一席之地,这是没有任何争议的。

    从这里也可以看出格莱美的态度:荣耀至死和贝克联手击败了绿洲乐队,在新金属摇滚的未来发展趋势上,绿洲乐队所代表的简单粗暴已经失去了市场认可。历史,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发生偏移。

    虽然年度最佳专辑奖不是今晚悬念最大的奖项,但却依旧没有人能够提前做出判断,到底是流行夺回王座,还是摇滚延续强势;如果是流行,那么是玛丽亚再创高峰,还是席琳首开纪录?如果是摇滚,是荣耀至死的王者君临,还是贝克强势逆袭?除此之外,难民又有多少胜算?

    这不是三驾马车的世纪之战,甚至不能说是荣耀至死和玛丽亚之间的对决,但却是整个音乐市场未来走向的一场对决,扣人心弦的程度足以让人窒息。更重要的是,这个奖项很有可能从另外一个角度创造历史!

    不知不觉之中,荣耀至死在本届格莱美上的得奖数量已经来到了七座,颁奖典礼之前领取的年度非古典制片人奖杯,还有今晚的六座奖杯,这也就意味着,如果“疾风骤雨”还能够延续今晚的强势,将年度最佳专辑奖收入囊中,那么他们就将获得八座留声机!追平迈克尔-杰克逊在十三年前所创造的记录——单届格莱美八座奖杯!

    事实上,荣耀至死如果拿下最后一个奖项,他们的含金量还将超过迈克尔,因为迈克尔在第二十六届格莱美上获得的八座个人奖杯,分别包括了年度最佳专辑奖、年度最佳制作奖、最佳流行男歌手奖、最佳摇滚男歌手奖、最佳节奏蓝调男歌手奖、最佳节奏蓝调歌曲奖等六个重要奖项,还有和昆西-琼斯(Quincy。Jones)联手获得的年度非古典制作人,以及和昆西为电影“E。T外星人”制作的有声书拿下最佳儿童录音奖。

    换而言之,如果扣除和专辑无关的最佳儿童录音奖,其实迈克尔单届得奖数量是七座。另外还有一个最佳非古典混音录制奖是颁发给“颤栗”的制作人布鲁斯-斯维登(Bruce。Swedien),而不是迈克尔本人。

    当然,迈克尔单届八座留声机奖杯的记录依旧是铁一般的事实,也是后世难以超越的一个记录。

    现在,荣耀至死却有希望囊括主要奖项部门的八座奖杯,这无疑是一大历史突破。不仅仅是追平迈克尔保持的记录那么简单,更重要的是“疾风骤雨”作为摇滚专辑将获得如此荣誉,这也是格莱美的一大突破。

    虽然说,年度最佳专辑奖不是悬念最大的奖项,但却毫无疑问是竞争最激烈的奖项之一,而此时这个奖项的揭晓也将成为今晚格莱美在历史上地位的最大注脚。空气开始变得稀薄起来,心跳在窒息的可能面前不断加速、再加速,整个现场都都变得紧绷非常。

    在万众瞩目之下,今夜最后一个奖项的颁奖嘉宾出现在了舞台上,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当看到那两个身影时,全场所有观众刹那间集体起立,山呼海啸般的掌声席卷而来,成为了这个美妙夜晚的最闪耀的瞬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