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1755.第1755章 1755 掌声雷鸣

    “噗通,噗……通……”

    整个斯台普斯球场似乎只剩下了心脏跳动的声音,让人感觉自己置身于外太空,没有了空气作为传播媒介,一切声响都消失在那无边无际的宇宙之中。

    站在舞台上的席尔,他的一举一动都被放慢一千倍、一万倍,那红色信封黄色卡片在视线里清晰明了,但却无法看到卡片上所标注的内容,席尔低头阅读了手中的卡片,那黝黑的脸庞似乎露出了一抹笑容,可是由于“真空”的状态,却让人无法分辨那笑容里真实的意义。然后,就看到席尔好像机器人般一点一点抬起脑袋,张开了唇瓣,一字一顿地开口说出了答案。

    明明席尔已经张口了,但缺少传播媒介的声音却根本无法传递到每一个人的耳朵里,只能隐隐约约从他的口型做出判断,“G……lo……ry……”这是……“荣耀至死!”

    刹那间,声音就犹如炸弹一般在耳朵旁炸裂开来,“荣耀至死!”

    那排山倒海的气浪直接将所有人掀翻,原本放慢了数千倍的景象,此时却以数万倍的快速模式开始快进,周围飞逝的光芒模糊成一片,恢弘壮丽的建筑也变成了一团晕开的色团,以至于什么都看不清楚。刹那间,全场雷鸣般的掌声、风暴般的喊声、太阳般的光芒纠结在一起,却也只剩下一团模糊的噪音,在耳膜之上不断打转,宛若一只恼人的苍蝇。

    玛丽亚睁大了眼睛,双手紧紧握住座椅的扶手,嘴巴难以控制地张了开来,伸长脖子、望眼欲穿,她想要从席尔的嘴型之中得到确切的答案,是她拿奖了吗?最后的得奖者是她吗?

    玛丽亚甚至抑制不住地微微往前倾,几乎就要离开自己的座位,可是她依旧无法识别出席尔的嘴型,直到席尔的视线朝另外一个方向——和流行歌手们截然不同的方向看去。玛丽亚艰难地扭动着自己的脖子,内心深处她已经得到了答案,但她还是没有办法控制自己地转过头去,然后,她就看到了所有人跳跃起来,高高举起双手用力鼓掌着,嘴里发出的口哨声和尖叫声犹如暴风雪一般,在那一团光晕之中肆虐横行。

    席尔视线所及之处是空白的,那里没有人。玛丽亚可以看到绿洲乐队就在不远之处,犹如丧家之犬般狼狈地将自己的身影隐藏在人群之中,而那一群“摇滚疯子”则在原地上蹿下跳,疯狂地大肆庆祝着。看着那一片空白,玛丽亚迟钝的大脑终于反应过来:

    第三十九届格莱美年度最佳单曲奖的得奖者,是荣耀至死的“航行(Sail)”。

    全场的嘈杂和疯狂刹那间被放大无数倍,迎面冲击而来,直接将玛丽亚吞噬,全场的光芒消失不见,整个世界遁入黑暗。

    此时此刻,全场狂欢庆祝的主人公们正在后台接受着其他同僚们的祝贺,从上台领取了最佳摇滚乐队奖之后,其实荣耀至死就一直留在了后台,因为奖项是一个接着一个颁发的,期间穿插了一些演出,但时间都有限,紧接着下一个奖项荣耀至死也是候补者,于是他们就留在了后台等待奖项揭晓——如果得奖者不是他们,他们再回到座位上。

    可惜的是,他们始终都没有获得回去座位的时间空隙。

    荣耀至死的成员们都没有预料到,年度最佳单曲奖居然也颁发给了他们。正如所有人所想的那样,称霸摇滚部门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是巨大的惊喜了,在综合奖项之中,摇滚从来都不占优势。虽然过去两年荣耀至死已经得到了格莱美的肯定,但当初格莱美无视新金属摇滚的高傲姿态依旧历历在目,所以,即使是荣耀至死自己,也没有期待这一刻的发生。

    这一刻来得如此汹涌,以至于荣耀至死的五名成员都有些措手不及。

    在同僚和工作人员的喝彩声之中,荣耀至死今晚第五次走上了舞台,透过那金色光芒看到现场黑压压的嘉宾,雷鸣般的掌声排山倒海地倾泻而来,撞击地大脑耳鸣不断,只是一阵阵头晕脑胀。

    佩德罗懵懵懂懂地走上了舞台,然后只感觉到队友们一个劲把他往前推,他也没有多想,只是下意识地前进,然后从席尔的手中接过了留声机奖杯。席尔在他的耳边低语了什么,但他却听不清楚,耳朵边只是一阵模糊的鸣叫声在嗡嗡作响。

    佩德罗茫然地左顾右盼了一番,然后就试图把手里的留声机交给尼尔,可是尼尔却推了推,然后佩德罗又走向了雨果。雨果笑呵呵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推着他走到了话筒前,在他耳边低声到,“这是属于你的时刻。”

    这是荣耀至死今晚上台领取的第五座留声机奖杯,前面四座分别由其他四名队友上前发表得奖感言,现在轮到了佩德罗。谁也没有想到,在颁奖典礼前佩德罗的一句戏言,却在今晚成为了现实。

    佩德罗站在话筒前有些胆怯,第一反应还是回头看了看自己的队友,却发现他们脸上都洋溢着笑容,鼓动着双手为自己加油鼓劲,倒是福金脸上那一闪而过的不耐烦表情让佩德罗清醒了过来,彷佛在说,“说话啊,白痴。”这让佩德罗不由就轻笑了起来。

    转过头看着眼前那黑压压的观众席,这对于佩德罗来说并不陌生,可是手里留声机的分量却让他心头沉甸甸的,“呃,这是一个意外,我们都没有料想到这一幕的发生……”佩德罗的伶牙俐齿此刻却显得有些磕磕绊绊,他一片空白的大脑根本没有办法组织语言,下意识地他又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队友,然后转过头接着说到,“在此之前,我们感谢了许多人,同样还有许多许多我们没有点到名的人需要感谢,但在这里,我只想感谢一个人,雨果-兰开斯特。”

    现场顿时就响起了一片怪叫声,让大家哄堂大笑起来,而站在后面的尼尔、阿方索都朝雨果挤眉弄眼,惹得雨果是一阵无奈。

    佩德罗的思路却逐渐清晰起来,“我不是想要感谢雨果创作出如此精彩的作品——当然,这是事实,这座奖杯应该由他来领取比较合适。”这一句小小的调侃让大家都露出了微笑,“我在这里是想要感谢雨果付出的努力,是他努力将我们整个乐队融合在了一起——尼尔,我没有谴责你工作失职的意思……”这一次全场都拍掌大笑起来,就连佩德罗自己都忍不住勾勒起了笑容,尼尔干脆就抬脚给了佩德罗臀部一下,惹得所有人都笑得前仰后翻。

    “我是说,荣耀至死从最开始只是一群喜爱音乐的人聚集在一起,到现在站在世界的舞台上让无数人倾听我们的音乐,是雨果将我们联合在了一起,也是雨果让我那些曾经只能在睡梦里偷偷幻想的情景变成了现实。”

    佩德罗难得没有像平时一样嘻嘻哈哈,而是一脸真挚地开口说到,虽然他没有继续说下去,但荣耀至死的队友们却彷佛都明白了佩德罗的意思,纷纷拍了拍雨果的背部,用如此简单的动作表达了他们的感谢。

    “这座留声机是因为‘航行’而获得的,但却很少人知道,在这首歌创作之前,乐队正在经历最艰难的一段时光,我当时也失去了理智,做出了许多错误的选择。但最后,是雨果带着我回到了正常的轨道上来,而且始终没有放弃我,并且创作出了这首‘航行’。所以,我们感谢过太多人,但在这里,我必须向雨果表示一下我的感谢。”

    佩德罗说完,回过头看向了雨果,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微微点了点下巴,随即对着话筒说到,“雨果-兰开斯特先生,我爱你。”

    一句话让全场的掌声再次响了起来,如同雷鸣一般。佩德罗离开了话筒,然后张开双臂,给了雨果一个大大的拥抱,用力拍了拍雨果的背部。原本这是属于荣耀至死的奖项,但却因为佩德罗的这番话,闹得雨果的眼眶都不由微微发热,心头的五味杂陈着实难以形容。

    雨果用力捶了捶佩德罗的背部,让佩德罗猝不及防,剧烈地咳嗽起来,然后雨果松开双臂,拍了拍佩德罗的脸颊,一脸遗憾地说到,“谢谢你的厚爱,但我喜欢女人。”说完就转身走下了舞台。

    这句话只有荣耀至死的队友们听到了,阿方索和尼尔直接就哈哈大笑起来,跟在雨果身后快速离开。福金路过一脸土黄色的佩德罗,故作惋惜状,然后遗憾地摇了摇头,紧接着也离开了。

    佩德罗抓住手里的留声机奖杯,一脸憋屈,想要解释,却发现不知道从哪里开始,一路小跑就追上了上去。

    今晚的颁奖典礼已经接近尾声,现在只剩下最后两个奖项,年度最佳制作奖、年度最佳专辑奖。目前荣耀至死已经是六奖在手,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如果荣耀至死能够将最后两个奖杯收入囊中,就将追平格莱美历史上单届获奖最多的记录——迈克尔-杰克逊在第二十六届格莱美上横扫八座留声机,高居历史第一,此记录至今没有人能够超越。

    现在,荣耀至死获得了追平这一记录的机会,历史,真的就再次书写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