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1752.第1752章 1752 十年桎梏

    “耶!”佩德罗听到保罗念出了“荣耀至死”的名字,直接就高举双手站立了起来,脸上洋溢着最纯粹最灿烂的笑容,甚至还忍不住握紧双拳咬牙欢呼着,用全身来表达自己的喜悦和欢快。

    尼尔和雨果对视了一眼,然后两个人同时伸出了右手,握住彼此,撞了撞右肩,庆祝着他们乐队收获的第一座格莱美最佳摇滚乐队奖。

    这对于荣耀至死来说是一个至关重要的时刻,因为这是乐队成立以来第一个整体奖项。

    在此前的格莱美之上,荣耀至死依靠“美好一天(Beautiful。Day)”和“迷墙(Wonderwall)”这两首经典曲目连续两年夺得最佳摇滚歌曲奖、年度最佳制作奖,另外“沐浴晨光”这张专辑还获得了第三十七届格莱美的最佳摇滚专辑奖。

    可是,这五座留声机奖杯却都不是属于“荣耀至死”这支乐队的,而是属于他们作品的。这是一个很微妙的区别,就好像今晚玛丽亚-凯莉收获了最佳节奏蓝调女歌手、最佳流行女歌手两座奖杯,但却没有任何一个奖是颁发给“蝴蝶”这张专辑的。其中的区别只有歌手自己能够细细品味。

    今天,荣耀至死以整体的名义赢得了乐队的第一座留声机,意义非常。

    尼尔、雨果双双站立了起来,和自己的队友们纷纷拥抱,一起庆祝着这一历史时刻。就连福金此时都难得情绪外露,只见他站立了起来,但他却紧紧握着自己的右拳,举过肩膀,拳头似乎在一点一点锁紧,以至于他的右手在轻轻摇摆着,可除此之外就没有任何特别的表情和动作了。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却将福金内心的真实情绪淋漓尽致地展现了出来。即使是佩德罗、雨果分别上前拥抱福金,他也始终没有改变自己的动作——甚至就连一丝动摇都没有。

    坐在荣耀至死周围的同僚们全部纷纷上前祝贺,碎南瓜乐队甚至比他们自己拿奖还要开心,一个个站在旁边笑容满面地吹着口哨、尖叫着、鼓掌着。此时处于事业巅峰的碎南瓜乐队,对于荣耀至死的成就没有嫉妒,只有钦佩。当雨果的视线与他们的主唱比利-科根(Billy。Corgan)交错时,比利朝雨果竖起了大拇指,还眨了眨右眼,这让雨果不由就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周围的座位被围堵得水泄不通,荣耀至死的五名成员被团团围住,根本无法走上舞台。全场的观众集体起立鼓掌,因为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清楚地知道,荣耀至死首次问鼎格莱美最佳摇滚乐队奖,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属于新金属摇滚的时代已经真正到来了。

    这是涅槃乐队、珍珠酱所掀起垃圾摇滚狂潮时所没有能够达到的高度。

    一直以来,格莱美固守底线,在摇滚领域始终嘉奖传统摇滚乐队——1988年以来,空中铁匠乐队和U2乐队各自三次夺得该奖,另外的三次分别是去年的得奖者南部摇滚乐队蓝调旅者(Blues。Traveler),1992年的得奖者邦妮-瑞特(Bonnie。Raitt)和德尔波特-麦克克林顿(Delbert。McClinton),以及1990年的得奖者漂泊乐队(Traveling。Wilburrys)。

    ——漂泊乐队是由鲍勃-迪伦、披头士的乔治-哈里森(George。Harrison)、E。L。O的杰夫-林尼(Jeff。Lynne)、汤姆-佩蒂和伤心人(Tom。Petty&theHeartbreakers)的汤姆-佩蒂(Tom。Petty)、罗伊-欧宾森(Roy。Orbison)等五位音乐巨匠逐渐的限定临时组合。

    这所有乐队都是传统摇滚的继承者。

    换而言之,自从七十年代末摇滚没落之后,格莱美就再也没有嘉奖过开拓创新的摇滚乐队了,传统保守的态度也伴随着摇滚的低谷而变得层层封锁。一直到今天,今天荣耀至死的胜出终于打破了桎梏,让人们看到了格莱美改革创新的真正决心。

    这不仅仅是一个奖项而已。

    所以,全场所有嘉宾都起立鼓掌,不仅仅是为了荣耀至死,更是为了摇滚浪潮的重新复苏。

    “嘿,伙计们,我已经等了好一会了。”保罗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这让现场不由哄笑了起来,包围着荣耀至死的同僚们连忙让开了一条路,让得奖者可以走上舞台接受大家的祝贺。

    佩德罗蹦蹦跳跳地第一个就走上了舞台,他从保罗手中接过了留声机奖座,但随后就转交给了尼尔——荣耀至死的队长。

    保罗给了雨果一个热情的拥抱,拍了拍雨果的肩头,“你的工作令人赞叹!”然后松开了雨果,雨果就看到保罗那张脸上慈祥的赞许笑容,眼光里闪烁着发自内心的喜悦。这让雨果有些恍惚,还以为自己看错了,等回过神来时,保罗已经让开了位置,把舞台交给了荣耀至死。

    紧接着,雨果就看到了站在前方的尼尔,尼尔朝雨果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然后就往前一步,走到了话筒前,“谢谢,真的十分感谢。”尼尔的声音在微微颤抖着,虽然并不明显,但还是让人感受到他内心的汹涌,“作为荣耀至死的一份子,站在这个舞台上,是我的荣幸。但我想,这座奖杯还是交给雨果,希望他能够说出一番更加动人的得奖感言,挽回一下我此时的尴尬。”

    尼尔的话让现场所有人都轻笑了起来,然后他就退后了一步,示意让雨果上前。雨果却是摆了摆手,这个奖项是属于荣耀至死的,而尼尔是乐队的队长,理所应当由尼尔来发表感言。作为个人,雨果在格莱美已经赢得了诸多肯定;而今天他也仅仅只是荣耀至死的一份子。

    可是尼尔却已经让开了位置,然后雨果就感受到身后有人推了推自己,回头一看赫然是福金。这让雨果不由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容,不过他也没有再继续矫情地拒绝,朝前迈了两步,站到了话筒前。

    不等他站稳,尼尔就把留声机奖杯塞到了雨果手里,雨果瞪大眼睛看了过去,尼尔却头也不回地退了回去,雨果只能是抓紧手里的奖杯,对着话筒调侃了一句,“为什么我觉得这像是一个大家都拒绝的麻烦。”一句调侃就让全场所有人哄堂大笑起来。

    雨果低头看了看手里的奖杯,形状和颜色一点都不陌生,但手中的重量却前所未有的沉重,他微微抿了抿唇瓣,试图组织一下语言,但他却发现,大脑里一片空白。雨果原本以为自己不会在意,可是真正站在这个位置,手握着奖杯,内心的汹涌还是难以抑制。从地下摇滚乐队的无名小卒,走到万众瞩目的聚光灯焦点,这一路真的走了太久。

    “刚才在上台之前,尼尔问了我一个问题,‘如果今晚我们真的一座奖杯都拿不到,心情会如何’。我想,也许我们注定是无法成为皇后乐队那样的传奇了,所以,也许我们可以努力成为荣耀至死——就是那个偶尔被忽略偶尔突然爆发一下的乐队——又或者突然爆发一下然后就消失掉的乐队。”

    雨果的调侃让台下的嘉宾们都已经笑得东倒西歪,站在后面的佩德罗更是直接和尼尔击掌起来。雨果这番话不仅调侃了从来没有嘉奖过皇后乐队的格莱美,而且还自嘲了一番。这一份心胸,令人敬佩。

    “刚才从保罗手中接过这座奖杯,这对于我来说意义非凡。虽然我不会说我是听披头士音乐长大的,我更加喜欢齐柏林飞艇乐队;但是……”雨果的话语被现场的掌声和笑声打断了,这让他不得不停顿了一下,然后才接着说到,“但我必须承认,这让我倍感荣幸!谢谢,保罗。”

    雨果站在原地停顿了一下,他回头看了看自己的队友们,犹豫了一秒,“这是属于荣耀至死的奖项,按道理来说,我应该让我们乐队成员分别上来说两句话的,但我想借着这个机会,专门感谢一个人,感谢一个叫做莎莉-汉森的姑娘,谢谢你一直陪着我们走到了这里。谢谢。”

    说完之后,雨果站在原地微微点了点头,然后低下头掩饰自己微微泛红的眼眶,转身走向了队友们。看了看大家,用眼神询问“你们还有话要说吗?”大家都没有说话,只是上前给了雨果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就陆续下台了。

    现场嘉宾们全部一头雾水,“莎莉-汉森”,这个名字对于他们来说是如此陌生,所有人面面相觑,但却无法摸出一个清晰的脉络。可此时荣耀至死成员们都已经走下了舞台,现场掌声还是再次响起,为这个历史性的时刻画上了句号。

    虽然现场嘉宾不明所以,但此时聚集在纽约华盛顿广场、洛杉矶回音公园、芝加哥市中心广场的年轻火山们,却一个个眼眶泛红,不仅因为荣耀至死在格莱美上创造了历史,也不仅因为乐队成员郑重其事地感谢了他们,更因为他们就是“莎莉”,他们就是陪伴着荣耀至死一路走到现在的“莎莉”,这一路的艰辛、一路的荆棘和一路的疯狂,只有他们才能深深体会。

    在这一刻,这一座最佳摇滚乐队奖杯,所代表的不是什么历史时刻,而是年轻火山和荣耀至死的音乐之路,漫长艰苦却美妙幸福。泪水,在此刻闪烁的是苦涩,更是甜蜜。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