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1750.第1750章 1750 正面对决

    一直以来,乡村曲风都是美国音乐市场的顶梁柱,三十年前是如此,三十年后依旧是如此,即使沧海桑田,乡村始终都在北美占据不可取代的一席之地。曾经红极一时的爵士、民谣、迪斯科、摇滚、说唱、舞曲等等都或多或少经历过高峰低谷,甚至在历史进程之中逐渐退出了主流市场,但乡村却从未衰退过。始终如一。

    往年,格莱美总是习惯性地将乡村部门放在颁奖典礼后半部分,因为这将会是收视率的保证,尽可能地将主要收视群体留到颁奖典礼后半段——乡村部门的收视群体一贯稳定。但今年却有些不同,格莱美早早就将乡村部门提前,似乎根本就不担心收视群体的流失。

    其中原因有很多,但总结起来就是:乡村疲软,摇滚强势崛起!

    事实也证明了如此,乡村部门各个奖项都缺少悬念和火花,年仅十四岁的少女黎安-莱姆斯以首张专辑“蓝色(Blue)”完成了对整个部门的统治,将最佳乡村女歌手、最佳乡村歌曲两个重量级奖项收入囊中,这不仅使她成为了格莱美历史上最年轻的得奖者,而且也让人感受到了今年格莱美非同寻常的气息。

    随后爵士部门和说唱部门也都没有能够进一步带来惊喜,颁奖典礼过半之后,依旧是开场的节奏蓝调部门最为热闹非凡。不过,接下来的流行部门就足以让所有观众打起精神来了。

    率先登场的最佳流行乐队奖早在候补名单出来之际就成为了话题焦点,荣耀至死、披头士、碎南瓜乐队三者的入围,让“流行”的曲风出现了疑似“摇滚”的迹象,三支在各自领域都取得了出色成就的摇滚乐队却齐齐入围最佳流行乐队奖,着实让人哭笑不得。

    如果再加上美国摇滚历史上商业最成功的乐队之一,旅程乐队(Journey),那么该部门就云集了四支摇滚乐队。如此景象确实是今年格莱美的一大奇景。唯一一个真正的流行乐队,纳维尔兄弟(Neville。Brothers)反而是该奖项之中最不具竞争力的。

    最终,在这个定位不明的奖项争夺之中,披头士笑到了最后,他们以精选集之中的“像鸟一样自由”赢得了该奖,保罗-麦卡特尼作为代表上台领奖时,全场第一次集体起立鼓掌,为这支音乐史上最伟大的摇滚组合送上了崇高的敬意。

    当人们为披头士喝彩时,却猛然发现了一件事:在提名阶段风光无限的荣耀至死,目前他们所参与的两个奖项争夺之中,都没有能够笑到最后。

    当然,这两个奖项都不是荣耀至死的主奖项,摇滚才是“疾风骤雨”的主战场。但在提名阶段,荣耀至死完全可以说是呼风唤雨,十二项提名甚至超过了当年声势震天的“颤栗”。几乎所有人都以为荣耀至死将携带如此声势,横扫格莱美——因为“疾风骤雨”这张专辑的成功不仅仅是商业上的,同时还赢得了挑剔乐评人的一致赞誉,甚至把这张专辑与披头士、皇后乐队、平克-弗洛伊德那些经过时间证明位列经典殿堂的作品相提并论,更是成为了改变整个音乐市场的决定力量。

    就好像当年的“颤栗”。

    可以说,“疾风骤雨”的横扫是毫无悬念的,而且是万众所归的。但现在,两个奖项都不属于荣耀至死——即使一个输给了惠特尼、一个输给了披头士,绝对不冤枉,可还是让人们感觉到了一些扼腕,对于荣耀至死接下来在颁奖典礼的前景,也不得不打上了一个问号。

    随后,流行部门的各个奖项纷纷找到了各自归属。

    最佳流行音乐合唱奖由娜塔莉-科尔(Natalie。Cole)和她著名爵士歌手的父亲纳特-金-科尔(Nat。King。Cole)联手奉献的“当我坠入爱河(When。I。Fall。In。Love)”拿下;最佳传统流行表演专辑归属了托尼-班奈特;最佳流行男歌手由埃里克-克莱普顿(Eric。Clapton)获得,他为电影“不一样的本。能”演唱的主题曲大受欢迎,最终战胜了布莱恩-亚当斯、斯汀、托尼-里奇企业这些强大的对手,将该奖收入囊中。

    最佳流行专辑的争夺之中,席琳-迪翁的“坠入爱河”杀出重围,勇夺该奖;而最佳流行女歌手的较量则由玛丽亚再一次笑到了最后。

    如此结果无疑是耐人寻味的,在“蝴蝶”这张专辑胜券在握的情况下,玛丽亚击败了唐妮-布莱斯顿、席琳-迪翁、珠儿(Jewel)、肖恩-卡文(Shawn。Colvin)等强大对手,顺理成章的将最佳流行女歌手奖座收入囊中,这也再次证明了如今玛丽亚的天后地位。

    可是,最佳流行专辑却没有颁发给“蝴蝶”,而是嘉奖了席琳-迪翁,这对于志在冲击四大综合奖项的玛丽亚来说,无异于当头棒喝。虽然说乐评人给予玛丽亚的挑战和尝试诸多肯定,但事实上,“蝴蝶”整张专辑的质量是逊色于玛丽亚此前两张专辑的,比起“疾风骤雨”来说就更是差了足足一个档次。

    世纪之战、终极对决的盛况几乎让所有人都忽略了这个事实,“蝴蝶”在商业成就上的巨大胜利更是让人们误以为“蝴蝶”就是玛丽亚最出色的专辑。可是现在在格莱美之上,他们却清楚地给出了自己的答案:玛丽亚是一位出色的歌手,但这并不是她最好的专辑。

    这也意味着,玛丽亚在四大综合奖项的争夺之中已经失去了先机——因为摇滚部门的奖项目前还没有颁发,她在四大综合奖项之外的所有提名都已经公布了结果,她只能被动地等待摇滚部门奖项的揭晓,然后坐立不安地期待荣耀至死和绿洲乐队两败俱伤,这才会让她在最后的争夺之中获得一点优势。

    最终,玛丽亚收获了最佳流行女歌手、最佳节奏蓝调女歌手两座留声机,这对于她的演唱功底、歌唱实力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嘉奖,但对于“蝴蝶”这张专辑的赞誉却几乎为零。最佳节奏蓝调歌曲输给了惠特尼,最佳流行专辑输给了席琳,玛丽亚的格莱美之旅才走了一半,就已经让风向发生了改变。

    客观来说,两座留声机奖杯对于无数歌手来说已经是梦寐以求的结果了,但对于玛丽亚来说却不够,远远不够。

    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玛丽亚显得有些心不在焉,她原本以为今晚会更加辉煌,她原本以为这个夜晚会是属于她的,她原本以为自己有绝对的信心和荣耀至死展开正面对抗……但现在,两座留声机奖杯给了她资格,却没有给她信心。

    玛丽亚不由就握紧了座椅扶手,只有这样她才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在现场直播时就把怒火彻底释放出来,就连舞台上正在进行的演出都无法吸引她的注意力。隐藏在灯光底下的阴影之中,玛丽亚的脸色变得十分糟糕,她几乎就要无法呼吸了,身上这套盛装打扮的华服此时就像是牢笼般,将她紧紧地束缚在其中,胸口聚集着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根本无法熄灭。

    回过头,玛丽亚只看到了一片黑暗——此时玛丽-布莱姬正在舞台上演出,所以她根本看不到绿洲乐队或者荣耀至死在哪儿,可是玛丽亚却朝着记忆中的方向看了过去,彷佛能够在黑暗之中看到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孔一般。

    整整半年时间,她都在和绿洲乐队、荣耀至死抗争、奋斗、拼搏,她花费了无数心力才走到了今天这一步,巅峰已经触手可及,稍微踮脚一下就可以触碰到那炙热的光芒,所以,她是绝对不会让绿洲乐队、荣耀至死破坏这美妙一刻的,她会踩着他们的尸体走上巅峰,然后开辟出属于她的全新世界。

    想到这里,玛丽亚焦躁的情绪总算是平复了下来,因为她知道,至少她已经有两座奖杯在手了,但荣耀至死和绿洲乐队现在是零起点,接下来的摇滚部门,他们将会展开正面厮杀,没有任何推后的余地,只有一个胜利者!甚至还有可能两败俱伤,最终由另外一个候补者胜出。

    所以,她现在根本无需紧张。因为他们就是罗马斗兽场里生死相搏的野兽,而她则是坐在观众席居高临下观看这场厮杀的贵宾。她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放松心态,然后等待这场“战争”的胜利者。她可以相信,即使荣耀至死想要彻底击败绿洲乐队,这也不会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这里是格莱美,不是音乐市场——她自己才刚刚亲身体验了一把,市场销量在这里不能够代表任何事情。

    玛丽亚看着眼前那一片黑暗,嘴角缓缓勾勒出一抹胜利者的笑容,最后收回了视线,终于可以心平气和地欣赏舞台上的演出了。

    玛丽-布莱姬的表演结束了,当听主持人介绍到接下来将颁发摇滚部门的奖项时,现场那沉闷许久的气氛就犹如雨后天晴的海洋一般,刹那间变得活跃起来,金色的光芒洒落海面,氤氲的水汽开始翻腾汹涌。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已经多年被格莱美忽略的摇滚部门,今晚却已经不知不觉成为了重头戏——摇滚部门就是四大综合奖项颁发之前的最后一个音乐分类部门了。

    伴随着摇滚近年来的强势复苏,1996年成为了摇滚集中爆发的年份,佳作不断,整体声势甚至超过了流行、节奏蓝调,成为目前音乐市场份额最大的类型,这一点从年终销量排行榜就可以看出。更重要的是,荣耀至死和绿洲乐队的对决闪亮登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