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1748.第1748章 1748 首幕登场

    当绿洲乐队抵达现场时,看到的就是如此景象。整条红地毯都沸腾了起来,那耀眼的红色彷佛被注入了生命力一般,犹如东方巨龙在云海之中辗转腾挪,掀起一片片染成金色的云雾,漫天漫地的色彩是那么鲜艳那么缤纷那么璀璨。

    诺尔-加拉格尔张了张嘴,想要说点什么,却发现自己大脑一片空白,就连一句粗话都骂不出来,他第一次发现自己的词汇是如此贫乏。

    一直到今晚之前,诺尔都告诉自己,荣耀至死不过只是销量取得了优势而已,根本算不上什么,他们的音乐就是垃圾,绿洲乐队所代表的摇滚才是未来的发展方向,绿洲乐队才是能够在历史长河里绽放光芒的存在,荣耀至死根本不值一提,只是跳梁小丑而已。所以,今晚诺尔抱着强大的信心,认为绿洲乐队可以在格莱美碾压荣耀至死,然后让他们出一口恶气。

    可是此时诺尔却猛然明白,其实绿洲乐队和荣耀至死已经不在一个层面上了。和销量无关,也和格莱美奖项无关,荣耀至死身上所凝聚的摇滚精神,那种流淌在血液里的力量,让人侧目,他们拥有动摇人心的能力,他们拥有让摇滚重新焕发生命力地能力,这才是荣耀至死最为出色——甚至是最为伟大的地方。

    即使在假想的世界里,“疾风骤雨”的销量输给了玛丽亚-凯莉、绿洲乐队;即使在梦想的明天里,绿洲乐队将会在今晚的格莱美颁奖典礼上大杀四方,荣耀至死空手而归……但是在幻想的遥远未来里,荣耀至死才是能够在史册上留下印记的人,不会是绿洲乐队。

    就在此刻,这一分这一秒,荣耀至死已经遥遥领先绿洲乐队,那“砰砰啪”的应援声震天动地,让灵魂都忍不住跟着应和起来。

    意识到这一点,诺尔不仅没有想象中的愤怒,相反,他还有些释然。因为荣耀至死和他们根本不是一个层次上的人,输给他们根本无需觉得耻辱。

    就好像披头士、滚石乐队、皇后乐队、涅槃乐队这些伟大的存在一样。固然,销量的强大、奖项的繁多、口碑的出众,都是他们名垂青史的证据,但事实上,他们真正的“伟大”是对于文化的影响,那是深入每一个人骨髓的、深入整个社会灵魂的,那是任何实质化的数据都无法体现的。他们只会选择向这些乐队致敬,而不是对抗。

    绿洲乐队的许多音乐灵感就是来源于披头士的,诺尔从来都不会否认这一点。现在的荣耀至死,就让诺尔想起了披头士。

    “他。妈。的婊。子养的,不要脸的贱,货……”一阵恶狠狠的咒骂声隐隐约约、断断续续地传来,诺尔转头一看,赫然是他的弟弟利亚姆。此时,利亚姆满脸暴戾,粗鄙地朝旁边吐了一口痰,然后接着连连咒骂,粗话一句比一句难听。

    诺尔想要告诉利亚姆他的想法,可是看到利亚姆那一脸“天不怕地不怕”的愤怒,似乎就想要卷起袖子上前和荣耀至死的队员打一架。诺尔忽然就意识到,他再了解利亚姆不过了,利亚姆是不可能能够理解他想法的,甚至还会对他嗤之以鼻,就好像他们两个人对“留在此刻”这张专辑的想法天南地北一样。

    诺尔认为“留在此刻”这张专辑就是五个吸着可。卡。因,对什么都无所谓的男人在录音室无聊时做的东西,没有任何思想,也没有任何情绪,所有歌曲都不知所谓,利亚姆甚至不是在唱歌。这张专辑比起他们的前两张专辑来说,天差地别,根本不能放在同一个水平线上讨论。

    但利亚姆却认为“留在此刻”十分不错,他觉得人们认为绿洲乐队前两张专辑更加出色的观点可以丢到臭水沟了,让前两张专辑见鬼去吧,那些都是过去的事。“留在此刻”代表着他们的现在,这才是他们的最高水平,这张专辑不仅仅是不错,而且十分出色,远远超过了此前两张专辑。

    诺尔和利亚姆早就有分歧了,不是一天两天,而这种分歧还将继续分裂下去。

    所以,诺尔把到嘴边的话吞了下去,看着眼前愤怒不已的利亚姆,觉得无比可笑。然后,诺尔主动迈开了脚步,率先走上了红地毯,把依旧在破口大骂的利亚姆留在了身后。

    荣耀至死在拍照区停留了足足十分钟,诺尔径直就先进入了斯台普斯球场,而利亚姆则带着绿洲乐队的其他队员固执地停在旁边等待着,一直等荣耀至死的拍照、采访结束之后,堂堂正正地走到了拍照区,接受采访。

    雨果回头看了看趾高气扬的利亚姆-加拉格尔,左右看了看,却没有看到诺尔,视线最后还是落在了利亚姆身上。雨果不由觉得生活十分有趣。其实雨果一直都很喜欢绿洲乐队的音乐,不可否认,他们的前两张专辑确实是惊艳之作,但是他们第一次在俊杰音乐节相遇时,加拉格尔兄弟就对他表现出了莫名其妙的敌意,从那之后,两支乐队就朝着相反的方向不断前进,最后站到了彻底对立的位置上。

    “留在此刻”最终创造了辉煌——与历史不相符的辉煌,成为了绿洲乐队目前为止商业成绩最出色的一张专辑,那么绿洲乐队的发展轨迹还是遵循着历史的步伐吗?

    雨果收回了视线,直接就无视了利亚姆刻意挑衅的眼神,转身和队友们朝着颁奖典礼主办会场入口处迈开了脚步。

    进入会场之后,荣耀至死立刻就成为了瞩目焦点,不少人都主动走上前打招呼,不仅有席琳-迪翁、娃娃脸、布莱恩-亚当斯、斯汀这样成名已久的大牌,也有碎南瓜乐队、艾拉妮丝-莫莉赛特、声音花园、爱丽丝囚徒这样的摇滚同行,还有许多叫不出名字的圈内资深制作人、音乐经纪人等等。

    这让尼尔和福金都有些不自在,佩德罗和阿方索倒是说“去年就已经感受到了”,但不久之后也感叹“今年太夸张”。雨果知道,这是因为荣耀至死已经真正得到了圈内的认可,他们不仅仅是让摇滚重新在主流市场中占据一席之地,更是让摇滚在权威专业人士之中重新赢取了地位。

    其实在颁奖典礼之前,雨果战胜了包括娃娃脸在内的其他四位资深制作人,获得了年度非古典制作人奖,这就已经可以说明许多事了。作为制作人,雨果现如今也跻身顶尖行列,荣耀至死的三张专辑全部由雨果包办,这就足以证明一切了。

    等工作人员表示可以陆续进场安坐时,荣耀至死的成员们都已经是满头大汗了,除了雨果应对自如之外,其他四个人都已经快要招架不住了。严格来说,这仅仅是他们第二次出现在格莱美的现场而已,这天差地别的待遇并没有让他们受宠若惊,而是觉得自己像是待宰羔羊——名利场的残酷和直接,没有任何掩饰地呈现在眼前。

    进入现场之后,荣耀至死被安排在了碎南瓜乐队的旁边,前面是去年横空出世的科恩乐队,后面则是一直在主流市场占有一席之地的石庙向导乐队。显然,格莱美今年对摇滚的重视前所未有,不仅在提名上给予了相对应的肯定,而且还专门邀请了诸多摇滚乐队抵达现场——更重要的是这些桀骜不驯的乐队大部分都亲自前来了。

    颁奖典礼晚会是在雪儿-克罗、特蕾西-查普曼(Tracy。Chapman)和布莱恩-亚当斯这三位摇滚歌手联手奉献的舞台之中拉开序幕的。格莱美的选择显然不是随意做出的,虽然考量到收视率的问题,开场演出势必有CBS电视台的手笔,但如此选择还是可以看出格莱美今年的野心。

    如此看来,哈德威-卡尔亲自前往柏林邀请荣耀至死,也就有迹可循了。

    开场演出让全场嘉宾都兴奋起来,摇滚的魅力足以唤醒人们身体里的每一分热情。随即,颁奖典礼就正式拉开了帷幕,第一个颁发的奖项赫然是最佳节奏蓝调歌曲奖。

    不得不说,格莱美的确是老狐狸,从开场演出到开场奖项都可以看出他们的精心安排。节奏蓝调是近年来整个市场的主流走向,甚至大有超过流行曲风引领美国音乐潮流的趋势,玛丽亚的“蝴蝶”这张专辑就融入了大量节奏蓝调风格,备受好评。选择节奏蓝调,无疑是对开场选择摇滚的一个缓冲,可以让收视率得到保证;而选择最佳节奏蓝调歌曲奖,就显得意味深长了,因为仅仅是提名名单就已经充满了看点。

    玛丽亚的“甜心”、惠特尼-休斯顿的“筋疲力尽”双双赢得提名,这两位当今天后的正面对决就足以吸引每一个人的注意力了;近年强势崛起的唐妮-布莱斯顿以“你让我开心(You’re。Makin’。Me。High)”入围,节奏蓝调教父级人物路德-范德鲁斯(Luther。Vandross)的单曲“秘密之爱(Your。Secret。Love)”也拿到了一个提名席位。

    这四位候补人,每一个都是实力绝对坚挺,任何人最终胜出都是名副其实的;而更为引人注目的是最后的一个提名席位,赢得这一名额的,赫然是荣耀至死的“等待这世界改变(Waiting。On。The。World。To。Change)”!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