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1744.第1744章 1744 初次见面

    佩顿-曼宁此时有些紧张,他忍不住用右手的指尖击打着自己的膝盖,虽然他正在努力学习面瘫,不让自己的表情泄露自己的真实情绪,这对于残酷的体育运动来说很重要;但在这一刻,他还是难以控制内心的真实情绪。

    佩顿对电影、对音乐一点兴趣都没有,准确来说,他的全部精力都倾注在橄榄球上,他很少会分心在其他事情上。这一点对于职业球员来说都十分难做到,但仅仅在大三阶段的佩顿就已经能够自制了,这是无比难得的。

    对于佩顿来说,他还是会听音乐、看电影,但那仅仅只是调剂而已。他会和阿什莉-汤普森(Ashley。Thompson)约会时去看看电影,他也会在需要放松神经时听听音乐,但他从来没有想过,那个在电影屏幕上震撼人心、那个在音乐旋律里净化灵魂的雨果,会真实地出现在他的生活里。

    这着实太过不可思议了。

    佩顿不会否认,他觉得荣耀至死的音乐很不错,因为他们的音乐总是可以给他带来力量,那一个个宛若天书般的乐符总是可以让他产生共鸣,就好像魔术一样。今天过来洛杉矶的路上,他就一直在听“疾风骤雨”这张专辑。

    比起荣耀至死另外两张专辑,“疾风骤雨”是佩顿目前的最爱,因为他彷佛可以感受到荣耀至死音乐之中的疾风骤雨,就好像他目前的职业生涯一般——站在十字路口左顾右盼,似乎每一个选择都是正确的,似乎每一个选择也都是错误的,迷惘、焦躁、低落、亢奋等情绪汇集在一起,让大脑变成一团浆糊。

    想到“航行(Sail)”这首歌,佩顿莫名地觉得,也许雨果可以给他想要的答案;想到即将要和海报上见识的人物见面,佩顿觉得自己的脉搏速度根本无法控制。这种感觉十分陌生,也十分熟悉,却让佩顿觉得十分适应,丝毫不觉得排斥,相反,他还有些……期待。

    不仅是佩顿,其实此时阿奇也显得有些焦虑。对于他来说,橄榄球才是他所熟悉的领域,好莱坞终究还是太过遥远。在外行人看来,好莱坞的花花世界总是披着一层迷雾,让人眼花缭乱,光鲜亮丽的生活更是充满了无数不确定性。

    其实,从某种角度来说,体育运动也正在演变成为娱乐产业的一部分,以迈克尔-乔丹为中心所达到的偶像衍生文化,正在创造巨大的产业价值;更不要说足球运动里那数不胜数的巨星们了,商业触角正在一点一点依附着体育产业,让这一个同样是发生在镁光灯之下的工作生产出更多的经济价值。

    这也是阿奇认为雨果可以给佩顿意见的原因。进入NFL选秀,进入NFL职业赛场,不仅仅意味着更高级别的对抗、更艰辛的职业生涯,同时也意味着镁光灯的关注突然袭来,生活进入另外一个节奏。

    可即使如此,阿奇来到洛杉矶之后,还是难以控制自己内心的紧张。这个名利场就好像食人的怪兽一般,让人坐立不安。

    突然,佩顿直接就站立了起来,笔直地站立在沙发前,挺直脊梁朝门口看出,阿奇慢了一拍,紧接着也站了起来,然后就看到门口进来的人群。

    佩顿一眼就看到了走在人群中间的那个人,他穿着一件浅蓝色的竖条纹无领衬衫,扣子整齐地扣着,但是袖子却随意地卷到了手肘处,搭配了一条海军蓝的单省西装裤,脚上却是一双湖蓝色的帆船鞋。没有任何花哨的点缀,休闲却又不是正式的装扮,让佩顿紧张的心情不知不觉就放松了一些。

    那个人脸上带着温暖的笑意,快步走了上来,主动伸出了他的右手,礼貌而谦逊地说到,“抱歉,我迟到了。请原谅我的失礼。”其实他并没有迟到,此时距离约定的十一点半还有一分钟,然后他握住了阿奇的右手,紧接着是佩顿自己,“你好,我是雨果-兰开斯特,初次见面,希望我所带来的不便能够得到谅解。”

    他谦逊有礼地做起了自我介绍,就好像他是一个无名小卒一般,而且态度十分真诚。佩顿可以在那双琥珀色的眸子里看到友好的善意,就好像加州的阳光一般,就连佩顿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他嘴角跟随着眼前男人勾勒起一抹浅浅的笑容,“你好,我是佩顿-曼宁,十分荣幸能够见到你,兰开斯特先生。”

    雨果认真地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佩顿,此时才不过二十岁的佩顿有着一点点婴儿肥,那标志性的大额头已经早早显露了出来,虽然脸颊上依旧有着少年意气奋发的稚气,但此时却已经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他的成熟稳重了。只是,此时佩顿却显得有些紧张,他的瞳孔在轻轻颤抖着,忍不住连续抿了两次干涩的唇瓣,这才泄露了他今年才不过大三的事实。

    难以想象,佩顿就这样出现在了雨果面前,那位纵横NFL赛场十几年、书写了属于他自己传奇的佩顿-曼宁,就这样真实而青涩的出现在了自己面前。雨果曾经无数次在比赛直播、转播上看过佩顿在场上拼搏奋斗的模样,但此时却看到了如此真实的佩顿——而且还是年少轻狂时期的版本,这种感觉很神奇——即使是亲眼见过库尔特-华纳之后。

    雨果嘴角轻轻一勾勒,漾出一个礼貌的笑容,“很荣幸见到你。”这不是客套话,“请允许我介绍一下我的队友。”

    此次前来的,不仅仅是雨果,荣耀至死的所有成员都来了,萨摩拉和约瑟夫两个人随行。“能够亲眼见到荣耀至死,我想我的队友们可是要嫉妒我了。”佩顿难得说起了一个调侃,但他说话语气却略显死板,根本没有效果,这让他有些窘迫,“我是说实话,‘疾风骤雨’这张专辑对志愿军来说,绝对是不可或缺的作品。”

    志愿军,田纳西大学的橄榄球队名字。

    “这倒是给了我们一些信心。”佩德罗笑呵呵地说到,“上个月我们还说,如果未来有机会的话,我们也希望站到超级碗的舞台上。现在看来,我们和橄榄球也不是没有任何关系的嘛。”

    佩德罗那活跃的话语让大家都轻笑了起来,佩顿也站在一旁拘谨地笑着,阿奇看了看儿子,最后还是自己主动说到,“就是这样,在观看今年超级碗的时候,佩顿还和我说,你们应该站在那片舞台上。”

    简单的两句客套话,顿时让场面轻松了下来。

    雨果看了看阿奇,发现这位和蔼的老人有些着急——但他却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于是他主动说到,“佩顿,不知道我是否有这个荣幸,邀请你和我到外面散步一下呢?当然,这不是一个约会的邀请。”

    雨果的幽默让大家都笑了起来,可是佩顿却只是轻笑了两声,然后就收敛起了嘴角,干巴巴地回了一句话,“当然没有问题。”

    约瑟夫担忧地看了雨果一眼,不过雨果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然后就跟佩顿朝室外方向走了出去。

    今天他们和曼宁父子见面的地方,选择在了四季酒店。这里距离荣耀至死为晚上格莱美颁奖典礼做准备的美容室不过两条街距离,所以从地理位置上来说是十分合适的。

    雨果带领着佩顿朝后面的露天花园方向走去,看着拘谨木讷的佩顿,雨果主动挑起了话题,“所以,你最喜欢哪首歌?”佩顿愣了愣,似乎没有反应过来,雨果不得不再次解释到,“你刚才说,志愿军很喜欢‘疾风骤雨’这张专辑,其中哪首歌你印象最深刻呢?”

    佩顿此时才反应过来,立刻回答到,“‘航行’!绝对是‘航行’。”他的声音略显低沉,还有一些沙哑,瓮声瓮气地带着一点含糊,但却可以感受得到他语气里的坚定。

    “虽然整张专辑都是我制作的,喜欢任何一首歌都是我的荣幸,”雨果的调侃让佩顿嘴角微微扯了扯,忍不住想要微笑,但他还是控制住了,“但我还是好奇,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这首歌呢?不是我不喜欢,但……这张专辑出来之后,我和许多人交流过,发现他们都喜欢这首歌。是因为这首歌的宣传攻势比较猛烈吗?”

    雨果的调侃让佩顿终究没有忍住,嘴角的微笑还是勾勒了起来,“不,绝对不是这样。”佩顿仔细想了想,一脸真挚,似乎根本没有把这个当做闲谈,而是认真的对话,“对我来说,这首歌能够……呃,能够让我振奋精神。”佩顿想要寻找出合适的词汇,但他却发现自己根本不擅长此道,话语十分苍白,他只能换一种方式,“当我处于低谷的时候,或者当我需要帮助的时候,这首歌总是可以帮助我。我可以在旋律之中感受到那种……那种精神。”

    佩顿苍白的话语让雨果露出了一个微笑,“不知道你是否愿意听我讲一讲这首歌创作的背后故事?”

    佩顿看着雨果那双瞳孔里的真挚,他不由愣了愣,他当然知道今天这一次会面的意义,在过去一个月里他已经见过无数巨星了,但他却没有预料到,雨果会和自己交谈这样听起来……没有任何关联的东西。但佩顿还是点了点头,“当然。”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