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1741.第1741章 1741 权威认证

    洛杉矶再次热闹了起来,不仅因为一年一度的格莱美到来了,这也意味着1996年那惊世骇俗的世纪之战将会在官方舞台上得到权威认证;同时还因为荣耀至死从欧洲赶了回来,将出现在格莱美的舞台上,将终极对决的声势连绵下去。

    不久之前,第三十九届格莱美公布了今年的提名名单,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无疑是荣耀至死、玛丽亚-凯莉和绿洲乐队这三驾马车。

    古往今来,格莱美和奥斯卡一样,也有不少顶尖大师始终没有能够得到一座留声机的认可,比如皇后乐队,比如西城男孩,比如后街男孩,比如齐柏林飞艇,比如五十美分,比如大门乐队……但不可否认的是,格莱美作为全球范围内最具商业性、同时也是最具话题性的顶尖专业颁奖典礼,其权威性、专业度、重要性,都是屈指可数的。

    格莱美的认可,也意味着整个市场和专业意见的大势所趋。如同预料的结果,三驾马车联手拿下了二十五个提名,几乎可以说是形成了横扫之势,成为提名名单之中最闪耀的存在。铁三角之间的竞争从销量市场延续到了口碑市场,现在继续延续到了专业市场,这也使得本届格莱美的竞争充满了无数看点——撇开市场反馈不说,这一次又到底是谁能笑到最后呢?

    从提名名单来看,荣耀至死再一次将自己的强势延续了下来!

    “疾风骤雨”这张饱受赞誉的专辑毫无疑问地被归纳到了摇滚部门参与角逐,但“缓缓坠落(Falling。Slowly)”和“说些什么(Say。Something)”这两首单曲却被划分到了流行部门,而“等待这世界改变(Waiting。On。The。World。To。Change)”则被认为是节奏蓝调。

    “疾风骤雨”在四大综合奖项之中囊括了三项提名,年度最佳专辑、年度最佳单曲、年度最佳制作,无一遗漏;另外在摇滚部门还收获了五项提名,分别是最佳摇滚乐队、最佳硬摇滚表演、最佳摇滚歌曲和最佳摇滚专辑——其中最佳摇滚歌曲收获了双提名,“年轻火山(Young。Volcanoes)”和“航行(Sail)”携手跻身了最后五强。

    在荣耀至死本质属性的摇滚部门,他们可以说是威风八面,几乎赢得了每一个可以参赛的项目提名,将此前专业乐评人的好评演变成为了格莱美的权威认证,将自己的声势进一步扩张。

    另外,“说些什么”获得了最佳流行乐队组合的提名——和依靠“像鸟一样自由(Free。As。A。Bird)”赢得提名的披头士在这个奖项之中展开角逐。这着实是一个令人哭笑不得的局面,两个在音乐历史长河占据重要位置的摇滚乐队,却入围了流行提名——当然,碎南瓜乐队也入围了最佳流行合唱的争夺,所以算不上巨大意外。

    “等待这世界改变”跻身了最佳节奏蓝调歌曲的最终五强,再加上“航行”的演唱会版本音乐录影带获得的最佳长篇音乐录影带提名,还有雨果获得的年度非古典制作人。这使得荣耀至死的格莱美提名一口气来到了十二项!

    十二!足足十二项提名,其中不仅包括了最重要的四大综合奖项其中之三,而且还横跨了摇滚、流行、节奏蓝调三个部门,最难能可贵的是,雨果有史以来第一次以个人身份入围了年度非古典制作人的提名,这毫无疑问是格莱美对荣耀至死最重要的肯定。

    作为一名歌手,同时也是一名制作人,雨果为荣耀至死注入了难以想象的生命力,他的才华和智慧已经得到了全世界的肯定,连续两年都拿下格莱美的年度最佳制作奖,已经证明了雨果的实力。这一次,格莱美又更近一步。

    年度非古典制作人奖是一个不在颁奖典礼上颁发的奖项,每年都会在格莱美之前公布得奖者——毕竟格莱美有一百多个奖项,不可能全部都在晚会上公布。但是这个奖项正如它的名字,这是对所有非古典专辑制作人进行嘉奖的奖项,没有特定的歌曲或者专辑,而是对过去一年表现出色的幕后音乐制作人单独给予认可,表彰他们在音乐产业背后的贡献和才华。这对于任何一个音乐制作人来说,都是最重要的一项认可。

    这是雨果第一次入围该奖项的争夺,与全美最为顶尖的音乐制作人展开争夺——这对于非科班出身的雨果来说绝对是难以想象的。更为不可思议的是,在格莱美的预热晚会上,揭晓的得奖名单之中,最佳长篇音乐录影带归属了披头士,荣耀至死遗憾落败;而年度非古典制作人则颁发给了雨果——他战胜了此前完成两连冠的娃娃脸!

    颁奖典礼还没有开始,荣耀至死就已经取得了开门红,如今雨果也跻身全美最为顶尖音乐制作人的行列,更不要说乐队以十二项提名强势领跑提名榜单了。

    从“几近成名”的拒不合作,到“沐浴晨光”的登堂入室,荣耀至死和格莱美的纠葛一路走来,却是格莱美节节败退,即使是格莱美也无法阻挡历史车轮的前进步伐,于是就有了“疾风骤雨”的横扫千军。

    讽刺的是,“滚石”甚至将荣耀至死称为“格莱美宠儿”——要知道,即使是在一年之前,格莱美和“滚石”这两大权威代表,对荣耀至死的态度也始终是暧。昧不清的。

    除了荣耀至死之外,玛丽亚和绿洲乐队这两位竞争对手也毫不逊色,展现出了强大的竞争力,让提名名单变得绚烂多彩起来!

    玛丽亚“蝴蝶”这张专辑顺利入围了年度最佳专辑、年度最佳单曲两个综合奖项,另外在流行部门分别获得了最佳流行女歌手、最佳流行专辑两个重要提名,还有节奏蓝调部门里的最佳节奏蓝调女歌手、最佳节奏蓝调歌曲两个主要提名,再加上最佳短篇音乐录影带奖,她一共收获了七项提名。

    七项提名也创造了玛丽亚个人在格莱美的最好成绩,在提名阶段紧跟在荣耀至死的身后,再一次让玛丽亚在超越惠特尼-休斯顿的旅途之中迈出了重要一步。

    不过,对于玛丽亚来说有利的是,由于音乐类型的差异,所以她不需要和荣耀至死、绿洲乐队正面对决,比起世纪之战的格局来说,她在格莱美上更需要注意强大的唐妮-布莱斯顿。所以,格莱美的胜负也增加了更多悬念。

    值得一提的是,惠特尼虽然没有发行新专辑,但依靠电影“待到梦醒时分”的原声带“筋疲力尽”还是获得了年度最佳制作、最佳节奏蓝调单曲的提名,另外还有一个最佳流行合唱的提名。即使是没有发行全新专辑,惠特尼依旧是格莱美真正的宠儿,让玛丽亚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比起玛丽亚来说,绿洲乐队则是全面与荣耀至死展开了对决!

    “留在此刻”这张专辑糟糕的专业评论虽然没有影响销量,但在格莱美上还是可以感受到艺术、商业之间比重的倾斜。

    在四大综合类奖项之中,绿洲乐队仅仅依靠“你知道我的意思吗”收获了一项年度最佳单曲的提名,声势远远落后于两位竞争对手。不过在摇滚部门之中,最佳摇滚专辑、最佳摇滚单曲、最佳摇滚乐队、最佳硬摇滚表演等四项提名,再加上最佳另类音乐专辑奖,他们最后也收获了六项提名。

    这是自U2乐队之后,欧洲大陆的歌手在格莱美取得的最佳成绩,特别是绿洲乐队代表英国摇滚在美国本土取得了如此成绩,这就显得更加难能可贵了——U2归根结底是爱尔兰乐队,这对于积弱已久的英国音乐界来说,无疑是一针兴奋剂,让整个英伦三岛都开始欢呼雀跃起来。

    虽然说“留在此刻”这张专辑的专业口碑无法与两位竞争对手相抗衡,但至少六项提名还是承认了绿洲乐队在美国所取得的商业成就。至于奖项最终走势如何,在颁奖典礼没有揭晓结果之前,一切皆有可能。

    绿洲乐队将在除了最佳另类音乐专辑奖之外的其他五个提名部门之中,与荣耀至死展开全面对决。这可不是销量之战——没有败者的双赢局面是不可能出现的,最终得奖者只有一个,仅有一个。

    所有人都知道,这一届格莱美也许是历史上绝无仅有的一回,不仅因为刚刚经历了1996年的辉煌和壮观,同时也因为提名作品的平均实力令人赞叹不已。在遥远的二十年之后,人们回顾起九十年代的音乐经典时,都纷纷认为1996年相当于电影的1994年,这一年的佳作云集让其成为历史上十分特殊的一个年份,成为所有人谈论音乐历史时不能绕过去的重要一年。

    “阿甘正传”成为了1994年最后的王者,那么1996年的音乐市场又将见证谁登顶王座呢?到底是三驾马车携手书写历史呢,还是唐妮-布莱斯顿、惠特尼-休斯顿以及“不一样的本能”电影原声带、雪儿-克罗站出来搅局呢?历史的选择也许正确、也许错误、也许争议,但终究都会留下属于历史车轮的烙印,载入史册。

    颁奖典礼还没有开始,就已经喧嚣甚笃,现在更是因为荣耀至死抵达洛杉矶而沸腾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