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1715.第1715章 1715 背负梦想

    马拉卡纳,梦想挑战的极限。

    这对于无数歌手来说,穷其一生甚至就连挑战的资格都不具备,但是荣耀至死完成了整个梦想,而且是以绝对强势的姿态,征服了马拉卡纳。一句“征服”,根本不足以表达出那个美妙夜晚的恢弘和伟大。

    从1996年的最后一天到1997年的第一天,马拉卡纳这个承载梦想的场地,见证了荣耀至死掀起足足四个半小时狂潮的过程,场内和场外一共有超过七十万名观众参与到这场演唱会之中,这也成为了音乐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场演唱会,前无古人,同时也后无来者。即使是摇滚音乐节都无法达到如此规模!

    不仅仅是七十万人参与到了这场演唱会之中,而且七十万人全部都陷入了狂热状态,四个半小时无停歇的狂欢,导致了多达两百三十一名观众陷入了休克状态,而超过一千八百名观众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脱水壮观。

    更为可怕的是,在表演结束,全场以击打节奏的方式呼唤安可时,在里约热内卢附近制造了轻微的二级地震,不少居民都感觉到了震感。马拉卡纳周围的噪音指数更是达到了一百四十一分贝——而喷射式飞机起飞时发出的噪音也只有一百三十分贝,这也创造了全新的吉尼斯纪录。

    在演唱会结束之后,“纽约时报”在现场随机采访了五百五十七名观众,得到了百分之九十八点七的好评率,而仅有的七名观众给予了差评,原因是“意犹未尽,根本没有享受完,演唱会就已经结束了”。

    这一场马拉卡纳演唱会不仅仅是依靠一系列记录载入史册,同时更是让所有人见证了荣耀至死的现场演出能力。掌控二十一万名观众,绝对堪称是史上第一大难题——难于登天,但是荣耀至死四个半小时的演出几乎将每一位观众的情绪都调动了起来,那无与伦比的现场体验更是令人拍案叫绝。

    后来,包括“滚石”、“Q杂志”在内的七本全球顶尖专业杂志进行了评选,二十世纪最伟大的十场演唱会,荣耀至死这场创造了无数记录的演唱会毫无悬念地入选榜单。

    “滚石”将荣耀至死的马拉卡纳跨年演唱会排在了第三位,仅次于披头士1969年的屋顶演唱会和迈克尔-杰克逊1997年在伦敦温布利球场的演唱会。在评论之中“滚石”表示,“足以跻身摇滚名人堂的荣耀瞬间!”

    “Q杂志”则将马拉卡纳跨年演唱会排在了冠军宝座上,战胜了披头士、涅槃乐队、皇后乐队和滚石乐队取得了如此成就,让荣耀至死真正地与这些经典传奇乐队比肩。他们认为“这是九十年代音乐巅峰的时刻,无可取代。”

    可以说,这一场马拉卡纳演唱会的意义绝对不仅仅是演唱会而已,更多是凝聚了荣耀至死的心血和精华,让人们清楚而深刻地认识到,荣耀至死是一支什么样的乐队,而荣耀至死的音乐又到底是什么样的作品,真正的竖立了荣耀至死的音乐历史长河里的地位。

    如果说世纪之战、终极对决证明了荣耀至死如今强大的影响力,几乎是以摧枯拉朽之势席卷全球;那么“疾风骤雨”巡回演唱会——特别是马拉卡纳场,则书写了荣耀至死的音乐风格,真正地让荣耀至死得到了乐评人和观众的认可,将“新金属摇滚”这一类别编入了理论学科。

    历史就是这样无意之中诞生的,即使见证了世纪之战和终极对决的疯狂,也没有人能够预料到这场世界巡回演唱会的重要意义。在无意之间,无数观众就成为了历史瞬间的见证者。

    马拉卡纳演出的成功,引起了北美、南美和欧洲各大媒体的狂热追捧,因为接下来荣耀至死的世界步伐即将展开,明亮的火种将会引起一场真正的疾风骤雨。但对于荣耀至死来说,他们却无暇去顾及这场演出的疯狂。

    不仅因为他们一直以来都会将注意力放在巡演本身,忽略媒体的影响;更因为有一个灵魂与马拉卡纳融合在了一起,真正地成为了“疾风骤雨”马拉卡纳场的一部分,永远地留在了这片土地上。

    看着眼前的杰西卡和罗宾,尼尔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他回头看了看,雨果只是安静地站在旁边,一言不发,没有特别的表情;阿方索和福金两个人也只是并肩站在一旁,隐藏在阴影之中的脸孔看不清楚表情。虽然佩德罗陪在了他身边,但此时佩德罗的状态着实糟糕,脸上带着笑容,却掩饰不了眼眶里的红肿。

    “抱歉……”尼尔压抑着内心的汹涌,开口说到。如果知道这一场演唱会,就会成为莎莉的绝唱,他们当初是怎么都不会同意莎莉过来的——谁也不知道是不是长途奔波和长时间的亢奋导致了这一切。

    杰西卡连连摇头,嘴角勾勒了一个淡淡的笑容,“尼尔,你们不需要向我们道歉,相反,我们应该感谢你们为莎莉所做的一切。”话说到这里,明明还有很多话想说的,杰西卡却发现嗓子堵住了,根本无法开口,眼眶的温热让她狼狈地转过头。

    “尼尔,这是莎莉的选择,也是我们夫妻的选择。”罗宾接过了妻子的话头,“你知道,这对于莎莉才是最好的,她选择了一种最美好、最难忘的方式离开了。如果我们只是把莎莉禁锢在病床。上,也许她现在还能够和我们说话……”罗宾的声音也有些哽咽,不过他还是控制住了,“但我知道,那样莎莉不会开心。相反,我必须感谢你们,感谢你们愿意配合莎莉,也感谢你们愿意和莎莉一直在一起……”

    脑海里依旧有千言万语,但罗宾却也不知道应该如何表达,最后只是留下了一句“谢谢”,然后分别一一拥抱了尼尔、福金、佩德罗和阿方索,准备转身告别。可是,罗宾看到了安静地站在旁边的雨果,想了想,还是走了过去。

    雨果抬起头,迎面看向了罗宾,想要开口说一句“一路平安”,但却发现这句话没有任何分量,虚伪得可怕,只能是卡在喉咙里,不知道该不该说。然后,雨果就看到罗宾露出了一个笑容,浅浅得,有些心酸,还有些调侃。

    “雨果,你知道,很多时候我很嫉妒你。”罗宾说到,自嘲地摇了摇头,“因为莎莉每天都在说你的事,从早饭到晚饭,她总是说,‘嘿,雨果有电影上映了’、‘雨果又推出新歌了’、‘雨果今天说了什么’……哦,看在上帝的份上,我几乎要嫉妒死你了。”

    这话说得雨果也不由扯了扯嘴角,但却没有笑出来。

    罗宾长叹了一口气,然后再次微笑地说到,“但是,我必须感谢你,因为你让莎莉的生活变得精彩起来……”雨果想要开口说两句,却被罗宾抬手阻止了,“你不必要谦虚,我也没有赞扬你的意思,呵呵。”罗宾的话让雨果虚无地笑了笑,“不久之前,莎莉和我说过你的梦想,你想要重新让人们感受到摇滚的魅力,让摇滚再次成为一种信仰。其实第一次听到的时候,我觉得你不自量力,估计就是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偶像罢了。但是,你说服了我,或者说,你和莎莉一起说服了我。事实就是,我才是那个自以为是的蠢货。”

    罗宾的眉宇之间始终有着淡淡的忧郁挥洒不去,即使他在笑着,也是如此苦涩,“莎莉最大的梦想,就是看着你实现这个理想的一天。所以……”罗宾试图整理一下语言,“所以……”但却发现没有那么容易,“我也希望这一天能够到来。”

    说完,罗宾就伸出了他的右手,放在雨果的面前。雨果犹豫了一下,只听罗宾笑呵呵地说到,“不要让我久等,我必须去赶飞机。”雨果这才伸出了右手,两个人用力握了握。

    然后,罗宾弯下腰,在雨果的耳边说到,“谢谢你那个晚上演唱了‘不要为往事而懊恼(Don’t。Look。Back。In。Anger)’。”这一次,罗宾就再也没有停留,转身大步大步地朝杰西卡走去。只是,他却抬起了右手在眼眶处抹了两下,动作有些狼狈。

    看着罗宾离去的背影,雨果长长吐出了一口气,却依旧觉得胸口闷闷的,有种说不出的情绪。原本紧绷的肩膀突然就变得沉甸甸的,雨果猛然发现,其实,他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人在前进了,不仅身后有无数支持者,同时这也是无数人共同的梦想。

    马拉卡纳演唱会结束不久之后,亨利-布鲁姆正式宣布,“莎莉基金会”成立,首笔资金来自“疾风骤雨”世界巡回演唱会的周边销售,高达三百万美元直接到账。而莎莉基金会将延续此前雨果的心愿,致力于治疗儿童和青少年的顽固疾病和绝症,希望能够给孩童带来更多的希望和未来。

    这是大家所知道的,而几乎没有人知道的是,离开了马拉卡纳之后,雨果个人吉他的背带上用黑线绣了一个名字,“莎莉”。从这一天开始,雨果背负着他和莎莉的梦想,共同前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