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1713.第1713章 1713 融为一体

    罗宾看着一片漆黑的舞台,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完全愣住了,然后他试图向身边的杰西卡和莎莉求助,但由于周围一片漆黑,所以他根本没有办法进行沟通。刚才沉浸在狂欢之中,时间的流逝似乎已经变得不再重要,他完完全全沉浸在了荣耀至死的音乐之中,感觉上一分钟他才经历了“不枉此生(I。Lived)”所带来的心灵洗礼,下一分钟就已经是终场了,他根本还没有享受够,演唱会居然就已经结束了?

    罗宾只觉得自己大脑完全陷入了迟钝之中,事实上,不仅仅是他,整个马拉卡纳都反应不过来。此时全场都陷入了一片安静之中,那种亢奋达到极致之后突然被中断的感觉,让所有人都一头雾水,完全摸不着头脑。

    这一切只是因为今晚实在太过美好,让每一个人都全身心投入,根本无法察觉到四个小时就这样过去了,就连迎接1997年的十秒倒计时在脑海里都变得无比模糊,似乎那根本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只记得全场齐声呐喊着,然后所有人拥抱到一起,热情地亲吻、疯狂地尖叫、畅快地跳跃。除此之外,音乐,只有音乐。

    这个夜晚,以“航行(Sail)”开场,以“漫漫长路(Long。Long。Way。To。Go)”收场,“疾风骤雨”世界巡回演唱会第二阶段的表演曲目清单以这样的方式揭开了神秘的面纱,与第二阶段主题“雷电”不谋而合,这也证实了此前媒体的猜测:这一次巡演不仅仅是单纯的演唱会,同时也是荣耀至死一路音乐道路的真实写照。

    只是,今晚最大的惊喜莫过于开场那首首次公布的“不枉此生(I。Lived)”。事实上,这首曲目仅仅只在马拉卡纳演出了,此次巡演过程中,之后就再也没有表演过了。这也成为了马拉卡纳最为特殊的瞬间。

    可是,现在狂欢还在继续,演唱会就已经结束了。难以想象,一场四个小时的演唱会,从1996年到了1997年,但身体里的能量依旧源源不断地往外涌,当荣耀至死真正离开舞台时,内心那种强烈的依依不舍和意犹未尽刹那间侵袭而来,直接将自己吞噬,就好像被推下了万丈深渊一般。

    此时,罗宾也体会到了莎莉所说的那种感觉……

    “安可!”莎莉的声音从耳边低低传来,准确地道出了罗宾内心深处的想法,这让罗宾不由转头看了过去,在一片黑暗之中,只能看到莎莉的轮廓。此时,莎莉的肩膀线条开始松懈下来,那几乎就要被黑暗压垮的肩膀清晰地勾勒出她的疲倦和虚弱,这让罗宾心中不由咯噔一声:

    经历过一场四个小时的狂欢,就连他都已经体力透支了,更何况是莎莉呢?虽然莎莉在中间大部分时间都不得不坐在轮椅上休息,并没有全程起立,可那种精神和体力的消耗却与姿势无关,只是抛弃自己所有的理智,投入到音乐之中,那种深入灵魂的疲倦根本无法抑制。

    罗宾担忧地拍了拍莎莉的肩膀,就想要把莎莉抱起来,放在轮椅上,可是莎莉却握住了他的手背,然后回头看向了他。在黑暗之中,罗宾无法清晰识别莎莉的表情,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就觉得莎莉此时是在笑,他甚至可以勾勒出那灿烂笑容的轮廓,犹如昙花一般,在夜深人静时傲然盛开,短短一刹那,就将生命的精华完全释放出来。

    这个“笑容”让罗宾愣住了,根本不知道应该如何反应,然后,他就感受到了莎莉开始跳跃起来。

    “砰!砰!”两次击掌,“啪”,一次跳跃……“砰砰啪”,两次击掌一次跳跃,掌声和脚步声踩着特殊的韵律响起,将空气激荡出一个小小的涟漪,但这个涟漪却开始在浓郁的夜色之中漾了开来,开始一点一点传播开来,每一个观众就是一座小小的火山,每一个节奏就是一个火种,一座接着一座火山开始点亮,从一个到十个到一千个,再到一万个、十万个……全场二十一万座火山全部点亮,而这还不是结束——马拉卡纳场外的火山们也陆陆续续开始点亮。

    莎莉就这样跳跃着,脑海里闪现着那遥远却熟悉的记忆,那是在纽约麦迪逊花园,“荣耀之路”的最后一站演出,表演结束之后,全场所有人都在呼唤着安可。当时她已经口干舌燥、精疲力竭,干涸的嗓子几乎要冒烟,似乎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来,所以她想出了一个绝妙的方法,用掌声和脚步声来击打节奏,取代“安可”的呼喊声,让荣耀至死重新回到舞台上。

    “砰砰啪”,那清脆而整齐的响声,如今已经成为了荣耀至死演唱会安可时最独特的一道风景线。只有很少很少一部人知道,这个特殊的标志正是来源于莎莉。而今天,莎莉再次击打起这个节奏,与马拉卡纳融为一体,呼唤着荣耀至死再次登上舞台。

    在黑暗之中,罗宾看到了莎莉跳跃的身影,紧接着杰西卡也跟着跳了起来,还有那一个个熟悉的身影,于是罗宾也笨拙地跟随着跳跃了起来,但双眼却充满了担心地盯着莎莉的身影,唯恐出现任何意外。

    灯光,徐徐亮了起来,那鹅黄色的朦胧灯光缓缓亮了起来,然后莎莉的脸部轮廓就在罗宾视线里逐渐变得清晰。绯红的脸颊带着羞涩的光泽,翘起的嘴角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明亮的眸子闪烁着涌动的情绪……就好像他第一次看到莎莉学走路时的模样,跌跌撞撞、磕磕碰碰,但即使摔倒了也不哭泣,只是哧哧地笑着,那双宛若星辰般的眸子从此点亮了他的人生。

    罗宾跳跃的动作也变得郑重其事起来,嘴角的笑容轻轻上扬起来,恍惚之间,他和莎莉的心灵能够相通,他能够通过莎莉的眼睛看到那妙不可言的世界:那片宽大而恢弘的舞台上,五个年轻人陆续走了上来,他们穿着这次演唱会官方周边的T恤,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然后,他们走到了舞台正中央,却没有开始演唱,而是……

    “砰砰啪!”荣耀至死的五名成员也开始跳跃了起来,用手掌、用双脚,击打出整齐的节奏,让马拉卡纳深深地烙印下属于荣耀至死的印记。

    在这一刻,马拉卡纳周围所有七十多万人都融为了一体,所有人都在击打着相同的节奏,以莎莉为中心,那微弱的光芒汇聚在了一起,将南半球的1997年完全照亮,璀璨夺目。难以想象,仅仅是最简单的击打节奏,却将每一个人都维系到了一起,身边那些彼此或陌生或熟悉的面孔都已经不再重要,所有人都是荣耀至死的一份子,共同用着相同的节奏迎来生命的曙光。

    那在血液里激荡着的热情和亢奋,让人热泪盈眶。

    “砰砰啪!砰砰啪!砰砰啪!”

    整齐划一的节奏,在马拉卡纳上空不断回响,激荡出一连串响雷,让黑夜宛若白昼。莎莉脸上的泪水再次滑落下来,因为她此时此刻前所未有地感觉到了健康,她清晰地感受到了旺盛的生命力在身体里流窜,就好像此前的病痛只是一场梦而已。那种雀跃,那种亢奋,那种生机,像是鸟儿的鸣叫,像是溪水的潺潺,像是嫩芽的绽放,像是蝉蛹的破茧……嘴角的笑容在泪水之中肆意绽放。

    是“年轻火山(Young。Volcanoes)”。

    果然,安可曲的第一首歌就是“年轻火山”,雨果和马拉卡纳现场七十多万名观众一起合作,再次无伴奏地演绎了这首横扫千军的单曲,那肆虐的鼓点在空气之中激荡,就好像……就好像七十万座火山同时爆发一般,就连地球都开始颤抖,天崩地裂、地动山摇,地心引力开始失去作用,彷佛整个宇宙大爆炸一般,所有的所有都陷入混乱之中。

    疾风骤雨般的旋律让莎莉畅快得哈哈大笑起来,即使肺部开始灼烧,即使血液开始燃烧,即使骨头开始破碎,但她依旧没有停歇下来,只是让自己彻底迷失在旋律之中。

    等“年轻火山”的旋律结束之后,雨果抬起双手让现场的观众们安静下来,他拿着话筒试图讲点什么,但先后尝试了两次都失败了,雨果不得不转过身,深深地呼吸了两下,这才再次面对观众,开口说到,“这是一个值得铭记的夜晚,因为你们的相伴,所以一切才变得如此美妙。所以,在最后时刻,我希望你们举起自己的左手,然后将右手放在心口上,细细地感受一下自己的心跳。”

    伴随着雨果的声音,全场的观众们面面相觑,但终究还是陆陆续续地举起了自己的左手,那一片茂密的手臂森林蔚为壮观,甚至超越了马拉卡纳本身,成为了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奇迹之一。

    “请看看你们身边的人,不管是陌生人还是朋友,但请记得这一刻,至少在这一瞬间,你们拥有彼此,这才是最重要的。”雨果说到这里,微微顿了顿,“今晚在马拉卡纳的最后一首歌,仅以这首歌献给那个最特别的人,请你聆听。”

    观众们都愣住了,难道这首歌是献给卡梅隆-迪亚茨的?不然还是其他的谁?

    尼尔手中的吉他琴弦轻轻勾勒,那前奏犹如泉水一般流淌了出来,莎莉就这样呆在了原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