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1702.第1702章 1702 赤足狂奔

    真是讽刺。

    “疾风骤雨”的摧枯拉朽将荣耀至死推上了事业巅峰,数不胜数的媒体都在高声颂扬荣耀至死的出色和优秀;所谓的三辑桎梏更是被击得粉碎,雨果的才华也被吹捧成是“天上有地下无”;更不要说新金属摇滚对整个音乐市场产生的冲击了。

    所有人都在注意着荣耀至死的辉煌,为荣耀至死歌功颂德,恨不得把所有正面的词汇都堆积到荣耀至死身上;但事实上,没有年轻火山的支持,荣耀至死是根本不可能走到今天的,“疾风骤雨”的辉煌销量更是没有了根基。

    客观来说,荣耀至死的确是依靠自己的才华和魅力征服了挑剔的听众;但粉丝的支持从来不是无条件的,他们将自己的希望和信仰寄托在乐队身上,跟随着乐队一起成长、一起成熟、一起攀登。荣耀至死的音乐在支持着年轻火山,但年轻火山的追随又何尝不是在支持着荣耀至死呢?

    可是,“疾风骤雨”的成就,却没有人看到站在背后的年轻火山。现在,作为年轻火山的重要组成部分,莎莉更是陷入了人生最大的困境,站在了悬崖边上。四面八方蜂拥过来的欢呼声,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赞誉声,遮天蔽日地动山摇的追捧声……却没有人注意到年轻火山的付出,还有努力。

    真是讽刺。

    雨果曾经看过许多视频,那些顶级明星都要激动地抒发自己内心的感谢,“我真的必须感谢我的粉丝们,谢谢大家的支持,没有你们的支持,就没有我们的今天。”以前他总觉得有些矫情,不是反对这些话,只是觉得太过客套太过官方,没有太多的真情实意。可是当自己亲身经历过之后,雨果才知道,这是事实。

    那种感谢,发自内心深处。

    荣耀至死成立的最初,不过是一群因为喜欢音乐而聚集在一起的年轻人。如果说他们没有梦想过取得成功,那肯定是骗人的;但真正的成功却来得太快了。荣耀至死第一次横跨美国的旅程,就吸引了不少人的支持,这成为了他们继续走下去的动力,于是他们遇到了亨利-布鲁姆,他们和百代唱片签约了,他们推出了“几近成名”。

    遇到莎莉时,那是荣耀至死第一次为“几近成名”宣传的时刻,那时候荣耀至死虽然已经有了不少支持者,年轻火山的雏形也已经出现,但雨果依旧抱着一颗赤子之心,愿意和歌迷分享自己的心情,愿意和歌迷一起享受音乐的快乐,愿意和歌迷携手走在梦想的道路上……第一次见到莎莉时,雨果几乎没有任何戒心,对于初次见面的莎莉就敞开了心胸,畅谈着关于音乐、关于梦想的话题。

    在那之后,莎莉伴随着荣耀至死一起成长起来,她为“几近成名”的成功贡献了自己的一份力量,她见证了荣耀至死登上俊杰音乐节的舞台,她成为了“荣耀之路”巡演的一部分,她参与了“沐浴晨光”从制作开始走向辉煌的整个过程,她跟随着年轻火山一起对抗无冕之王们,她和一群小伙伴们一起将年轻火山组织了起来,她和无数支持者们成为了“疾风骤雨”这张专辑里的基石,她加入到了“疾风骤雨”的巡演之中……

    莎莉的人生里充满了荣耀至死的身影,但荣耀至死的梦想里又何尝不是有着莎莉的参与。

    可是现在呢?

    雨果开始恐惧密集的人群,雨果开始疏离汹涌的歌迷,雨果开始对年轻火山们关上了心门,雨果开始警戒着好莱坞的名利攻势,雨果开始迷失在镁光灯和欢呼声之中……他依旧记得来时的路,却已经找不到那迷失在时光岁月之中的起点。

    无数回忆汹涌而来,让雨果的心脏也停止了跳动。丹佛的十二月,冷得有些不近人情,冰冷刺骨的寒风穿透厚重的衣服,骨头都变得无比脆弱起来;可是,高原稀薄的空气却让肺部开始变得灼热,沉甸甸的胸膛似乎根本没有办法喘过气来,只觉得胸口像是一团明亮跳动的火焰,随时都要爆裂开来一般。

    “呃……莎莉,莎莉的妈妈……没有说,莎莉到底怎么了?”雨果艰难地开口说到,可是他却觉得自己声音忽远忽近,在那猎猎作响的寒风之中飘忽不定,甚至耳膜都开始鸣响起来。

    凯瑟琳看了看雨果,那熟悉的面容上有着说不清的错杂,犹如微风吹拂的湖面,凯瑟琳舌尖的苦涩缓缓蔓延了开来。即使作为雨果的粉丝,此时凯瑟琳内心还是徐徐流淌着一抹温暖。

    对于摇滚乐队来说,他们总是恃才傲物、狂放不羁,所谓的歌迷对于他们来说更多时候是意味着骨肉皮、意味着追逐者、意味着麻烦者。比如说枪炮与玫瑰的艾克索,总是喜欢把歌迷当做禁。脔;比如说涅槃乐队的科特-柯本,一直都饱受着歌迷簇拥的煎熬和痛苦;比如说绿洲乐队的加拉格尔兄弟,粉丝们的拥护是理所当然,更多时候他们只是把歌迷当做白痴……

    但对于荣耀至死来说,年轻火山始终是他们音乐的一部分,也是乐队的一部分,就犹如“年轻火山(Young。Volcanoes)”这首歌一般。

    “不知道,杰西卡没有说太多。”凯瑟琳无奈地摇了摇头,“电话里毕竟时间太短,我们没有来得及多说。杰西卡就已经崩溃了……罗宾现在还没有赶过来。”罗宾-汉森,莎莉的父亲。

    雨果右手的拳头微微握了起来,一丝凛冽的空气钻进了肺部,沸腾的胸腔终于感受到了冰冷的氧气,逐渐平复了下来。雨果闭上眼睛,长长吐出一口气,调整了一下呼吸,等再次睁开眼睛时,琥珀色瞳孔里已经蒙上了一层薄薄的坚毅,闪烁着坚定的光芒。

    “你知道在哪家医院吗?我想过去医院看看莎莉……”说到这里,雨果不由停顿了一下,因为他不知道现在医院是什么情况,也不知道杰西卡到底是否愿意见到他这个外人,“至少过去看看情况。不过,你还是让乔……莎莉的母亲先打一个电话,询问一下她的意见。”雨果不知道莎莉母亲的名字,只是依稀记得那始终都陪伴在莎莉身边的身影。

    凯瑟琳不由微微愣住了,她完全没有预料到雨果会做出如此决定,可是看到雨果那双坚定的眸子,凯瑟琳却逐渐反应了过来,内心的幸福开始缓缓满溢起来。

    凯瑟琳也是一位母亲,她可以想象,如果生病的是梅雷迪斯,她将会承受多大的压力和痛苦;同时,凯瑟琳的女儿梅雷迪斯也是一名忠实的年轻火山,她们全家的生活都因为雨果、因为荣耀至死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生活正在一点一点变好起来。所以,凯瑟琳是最能够体会到杰西卡心情的人。

    她知道雨果亲自出现在医院,对于莎莉来说意味着什么,对杰西卡来说意味着什么。回想起杰西卡刚才在电话里几乎崩溃的声音,她的心就不由开始轻轻抽痛,如果这就是莎莉生命的终点——虽然她并不想承认这个可能性,但如果真的就是如此,那么雨果的出现就更加意义非凡了。

    作为一名母亲,只要能够实现孩子的梦想,她会不顾一切。凯瑟琳相信,杰西卡也是如此——所以杰西卡才被生病的莎莉说服了,一起携手踏上了“疾风骤雨”的旅程。只是,凯瑟琳虔诚地祈祷,希望这不是莎莉生命的终点,而是一场新生的起点。

    “当然,当然,这再好不过了。”凯瑟琳连连点头,开口之后,她才发现自己的嗓音在微微颤抖着,浓重的鼻音几乎无法掩饰她内心的汹涌。

    雨果点了点头,看了凯瑟琳一眼,似乎还想要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转身就离开了。

    凯瑟琳看着雨果离开的背影,那瘦弱的肩膀努力挺拔了起来,碎金阳光洒落下来,投射出一大片阴影,似乎就要把那肩膀压垮,但他却执着地挺着脊梁,一步一个脚印,坚定不移地走回了大巴。

    穿过热闹嘈杂的人群,这一次雨果没有躲避,只是默默地前行着,穿越一波一波的热浪和喧闹,但他的内心却无比平静,没有了此前的烦躁,更没有了此前的恐惧,只是一片坦然,眼神无比坚定。

    汹涌的人潮依旧在前仆后继着,但却没有人能够阻拦雨果的步伐,而是护送着雨果回到了大巴。此时大巴里也是一片热闹,福金正在低声和佩德罗交流着什么,两个人手里都在敲打着节奏;尼尔则在后面站着,打开窗户和外面的人对话着;萨摩拉和约瑟夫两个人聚集在车尾,手里拿着一份单子,低声议论着。

    只有坐在驾驶座上翻看乐谱的阿方索,第一个注意到了雨果。

    阿方索抬起头,就看到了雨果那一脸沉静,虽然雨果还没有开口,但他却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什么,犹豫了一下,把双脚从方向盘上收了回来,直接站立起来,不过却没有开口,只是因为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雨果的视线和阿方索碰触到,他没有犹豫直接就开口说到,“莎莉生病住院了,病情危机,我打算去医院看看她。”

    ……“我也一起去。”沉默之后,阿方索开口说了第一句话。午后的阳光依旧懒洋洋的,此时却显得有些凛冽刺眼起来,让周围的景色都变得隐隐绰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