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1663.第1663章 1663 氧气稀薄

    尼古拉斯-麦克伦傻傻地站在原地,此时大脑里完全是一片空白,又或者是完全充斥着旋律,只能被动地跟随着荣耀至死的演出、跟随着雨果的思考摆动,他已经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今天尼古拉斯是肩负着采访任务前来现场的,作为荣耀至死世界巡回演唱会的首站演出,今晚可以说是备受瞩目,势必有无数人都在关注着这个夜晚。不过,有幸接到荣耀至死邀请函的媒体仅仅只有十家,在全美数百家媒体之中,只有十家获得了如此殊荣,“洛杉矶时报”就是其中之一。

    但是此刻尼古拉斯却根本已经忘记了自己手里的相机,他不想要工作,他也忘记了自己的工作,只是沉浸在音乐之中,这种感觉实在太过美好,彷佛整个世界都被点亮了一般,身体里宛若有一棵圣诞树,无数灯泡在闪闪发光,以至于尼古拉斯就这样放任自己沉沦,再沉沦。

    “生命时光(Time。Of。Your。Life)”的旋律还在空气之中扩散,歌词里的肆意和自由就犹如明媚初夏在薰衣草田飞舞的蝴蝶,带起一片流光溢彩,扑鼻的香气即使是闭上眼睛也可以体会到那无与伦比的美好,似乎在这一瞬间,就连每一秒钟的流逝都显得如此清晰,在耳边沙沙作响,就好像流沙从指缝之间滑落的触感,如此真实,却又无法挽回。

    难以言喻的滋味在舌尖翻滚,心脏在微微颤抖着,整个人都沉浸在激昂的情绪之中,却根本找不到一个合适的途径来宣泄。作为一名电影类的记者,尼古拉斯对于音乐这一块的了解确实不多,但由于雨果的关系,尼古拉斯对荣耀至死的音乐还是有基本了解的。这是这种了解在今天被完完全全推翻,那种乐符在血管里串流的快感,让灵魂都在微微颤栗,语言根本无法说明这种感觉——哪怕只是尝试用语言来说明的想法都显得苍白无力。

    尼古拉斯终于再也忍不住,他决定加入现场的洪流——用喊叫声这样的方式来表达自己内心的火热,可是尼古拉斯才发出第一个音节,就看到周围所有人都开始跳跃起来,形成一股巨大的人浪,汹涌澎湃。尼古拉斯猛然一回头,全场十万人陆陆续续开始跳跃的动态在眼前铺陈开来,勾勒出一幅波澜壮阔的景象,让大脑直接当机。

    “砰砰啪!砰砰啪!砰砰啪!”

    那整齐划一的节奏声从零散的角落开始逐渐汇集到了一起,每一个人都熟练地踩着这样的节拍:鼓掌两次,跳跃一次。手掌和手掌、脚掌和地面发出的声响连成了一片,形成了铺天盖地的强大声势,将整个玫瑰碗包裹其中,产生一种玫瑰碗开始轻盈跳跃起来的视线错觉,让尼古拉斯张了张嘴,一脸错愕。

    其实,尼古拉斯的大脑深处是看过这样画面的,“砰砰啪”这样的应援方式最早起源于荣耀至死的第一次巡演,在纽约的麦迪逊花园广场;而后在不少首映式和红地毯都出现过,这种简洁却直接的方式几乎已经成为了年轻火山为荣耀至死应援的标志动作,不仅不会消耗嗓子的能量,而且能够以最简单的方式制造最大的波涛。尼古拉斯曾经多次在现场感受到这种阵仗。

    可是今天却不同,不仅仅因为尼古拉斯也是其中一员;还因为这是现场十万五千名观众所掀起的地震,那种恢弘的壮观绝对是生平前所未见,就连舞台上的雨果等人都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更因为尼古拉斯此时也真正投入到演唱会的节奏之中,他也是如此庞大的狂热份子中的一员,而不是单纯的记者或者旁观者。

    所以,尼古拉斯已经停止运转的大脑根本没有办法组织起思想,只能是跟随着现场所有人的节奏,一起击打起节奏来,“砰砰啪!砰砰啪!”尼古拉斯跳跃了起来,嘴角的笑容就一点一点绽放开来,那种酣畅淋漓地宣泄感让他宛若被一团光晕包裹着,温暖而惬意,幸福而眉毛。

    紧接着,尼古拉斯就听到了音响里传来雨果的歌声,“今天将会是他们重归于你的日子,现在你应该或多或少知道该怎么去做,我不再相信任何人能解释我现在对你的感觉……”几乎在第一时间,尼古拉斯迟缓的大脑就反应了过来,这是“迷墙(Wonderwall)”!

    难怪全场所有观众都再次亢奋了起来——或者说被亢奋的情绪推向了巅峰的巅峰,因为他们仅仅听到第一个音符就知道这首歌是什么了,这不仅仅是一首歌而已,这首歌让全世界都认识了荣耀至死,而且这首歌真正地将荣耀至死推向了事业的巅峰,造就了荣耀至死如今至高无上的地位。

    “砰砰啪!砰砰啪!砰砰啪!”

    排山倒海的节奏声几乎将阿方索的吉他弦音完全淹没,只有雨果那清澈透亮的嗓音在黑夜之中傲然绽放,那种随性的浪漫如同浪潮一般扑面而来,刹那间将氧气一扫而光,那种突如其来的窒息感不仅没有让人感觉到恐惧,相反让兴奋的情绪如同成千上万只蝴蝶一般,同时拍打起了翅膀。

    然后副歌的旋律就响了起来,根本不需要雨果的任何指示,尼古拉斯就听到身边的其他人停止了自己手里的动作,开始高声歌唱着,“因为,可能你将成为那个拯救我的人,而且,毕竟你就是我的迷墙。”尼古拉斯虽然慢了一拍,也紧跟着停下了动作,尽情地大声歌唱着。

    说实话,尼古拉斯是一个五音不全的家伙,他平生坚信,即使有人拿着刀架在他脖子上,他也绝对不会在公众场合开口唱歌。

    但这一刻,尼古拉斯根本来不及思考,在大脑做出“阻止”的信号之前,歌声就已经从内心深处喷薄而出,歌声依旧如同预期般五音不全,简直是对这首歌的一种侮辱。但尼古拉斯却没有感觉到害羞,相反,肾上腺素却开始爆发,血液循环开始加速,再加速。

    在他意识到之前,眼眶居然就被泪水模糊了视线,这让尼古拉斯觉得着实不可思议,甚至有些荒唐,可是他来不及做出更多的反应,只来得及擦了一把眼睛,然后旋律就进入了第二轮副歌,这一次,尼古拉斯没有任何犹豫,张大着嘴巴,用自己最大的声音合唱着,“我认为,可能你将成为那个拯救我的人,而且,毕竟你就是我的迷墙;我认为,可能你将成为那个拯救我的人,而且,毕竟你就是我的迷墙。”

    每一句歌词都在释放着热情,尼古拉斯只觉得大脑不断升温,再升温;空气变得越来越稀薄,更稀薄,就连每一次呼吸都变得无比困难,心脏的跳动变得如此沉重、如此强烈,就连空气进出气管和肺部的细微动静都变得清晰起来。

    这种感觉是前所未有的,即使尼古拉斯作为一名记者,经历过如此多大大小小的场面,他依旧感觉此刻是如此陌生、如此新鲜、如此美好,那种“肺部灼热得如同风箱一般”的滋味让大脑咕咕地沸腾起来。

    站在舞台上的雨果正在高歌着,“迷墙”的旋律正在释放出无穷无尽的能量,整个玫瑰碗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每一个人都在竭尽全力嘶吼着,挤光肺部的最后一点空气,只为了能够跟随着雨果的声音一起演唱这首感动了无数人的旋律。

    空气变得无比炙热,就好像站在桑拿浴室之中一般,那氤氲的水蒸气宛若火焰一般,在空气之中摩擦出无数朵火花,让视线之内变成一片鲜艳的红色,然后……然后尼古拉斯只觉得一阵窒息,他嘶吼得实在太大声,以至于大脑都开始缺氧,这让他不得不稍微停下来一会,试图调整一下自己的呼吸。

    就在这时,尼古拉斯旁边的一个人毫无预警地就倒了下去,就在她倒下去之前,那尖锐亢奋的歌声还在响着,“可能你将成为那个拯救我的人……”但下一秒,她就直接倒了下去,这让刚刚换了一口气的尼古拉斯有些措手不及。

    尼古拉斯连忙四周看了看,然后就看到了走道上的保安,连忙招手,可是现场完全是一片海洋,超过一半的人都高举着自己的双手,这使得尼古拉斯的手势根本没有办法被看到,犹豫了一下,尼古拉斯就朝前走了两步,试图吸引保安的注意,不过还没有等他步伐完全买开来,保安人员就注意到了尼古拉斯的异常,走了过来,尼古拉斯连忙招手,嘴里简单地说着,“帮忙!帮忙!”

    保安人员快速走了过来,然后就看到了尼古拉斯身边晕倒在地的那个女生,旁边的一小圈人都意识到出事了,纷纷好奇地投去了视线,这使得保安人员不得不示意大家让开,留出足够的位置。

    保安人员简单检查了一下,立刻就回头朝过道上自己的同伴招了招手,三个人从旁边拿了一个担架,走了过来。保安人员回头对尼古拉斯解释到,“没事,应该只是脱水。”

    不过不等尼古拉斯回应,他只来得及听他们说到,“这已经是今晚第十四个了。”然后就看着保安人员抬着那个晕倒的女孩转身离开了。

    十四个?今晚玫瑰碗可真是一座活火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